作品

作品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主编心语精短小说征文奖作品选中篇小说名家散文新人新作发现诗歌美术备注:安徽目前仅限投递合肥、江苏目前仅限投递南京(江宁、...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9.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经典70后丨你什么时候原谅你的父亲(短篇小说)
1 亲爱的V,恐怕你是这世界上我唯一可以谈心的人——这是我搜寻多年得出的结论,我从未如现在这般想跟你说话,像二十年前我们在海滨长谈,仿佛海鸥与大海一直聊到黑夜掳走夕阳的余温——彼时青春碧绿,我记得你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原谅你的父亲?” 这...
经典70后丨盛可以论(评论)
一、引 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盛可以,2002年开始文学创作,到现在我写下这篇评论的2020年,期间已有十八年。十八年,这对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历史而言,它不会是一个值得详细记述的时间段。但是,这十八年,对于21世纪以来的中国社会而言,它已经...
中国故事丨寻找失败者(中篇小说)
第一章 常晚 走着走着,一个词跳上心头:失败者。 常晚被这个结论打蒙了,这三个字像是一颗手榴弹扔在脚下,眼见着嗞嗞冒烟,弹跳了两下,轰的一声,将他的世界炸个血肉模糊。 他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等待硝烟散去,放眼四望,烈日悬天,酷热依然,本市人口...
中国故事丨阿立与旋风(中篇小说)
都说只是个小手术,可从灌肠开始,旋风就感觉大事不妙。 旋风从来就不知道啥叫疼。两年前他送外卖,一辆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电驴子迎面撞过来,他不知往哪里躲闪,顺到了马路牙子上,人和车都朝着便道歪下去,右臂下意识地去撑,一股钻心的疼瞬间冲到了他的心...
世界文学丨在河边(短篇小说)
海伦心想:“我又恋爱了,一种新的恋爱?这是我来这里的缘由吗?” 她坐在黄色巴士线路的车站候车室;她心底记得这个又大又旧的候车室,脏兮兮的瓷砖地板,角落里孤零零的电话亭,以及糖果机、自动售烟机、爆米花机。她已出走四个月,但一切都还那么熟悉,甚...
探索发现丨传奇背后的传奇(随笔)
壹 骑士 段成式(803—863),字柯古,山东邹平人,晚唐著名笔记作家,嗜读书,以闲放自适,尤深于佛书,著有三十卷《酉阳杂俎》传世。 1.平淮碑 1080年正月十八午后,粗大的雪花漫天飞舞,蔡州(今河南汝南)城的北门,来了两人两骑。年长者...
探索发现丨汤显祖的前半生(专栏·左迁录)
1 1580年,一位不速之客敲响了汤显祖所住旅舍的大门。他不是别人,正是当朝首辅张居正的同乡和亲信王篆,此人时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这次前来,乃是传达张居正的好意。 王篆告诉汤显祖,只要他在科举考试上愿意合作,成为张居正第三子张懋修的陪衬,首...
粤派批评丨杨克:他在行走,他在歌唱(评论)
诗人的作用就是让可怜又疲惫的词语焕然一新。 ——里尔克 认识杨克先生比其他作家都早,是在二十世纪末。那时他正在主编新诗年鉴,我们中山大学几个研究生在同门青果兄的带领下慕名前去拜访他,他住在客村,算是近邻。可惜由于我对当代诗歌所知甚少,所以就...
粤派批评丨诗歌要有灵魂,呈现我与时代的灵魂(访谈)
健谈、风趣、妙语连珠,笑容亲切而温和,这是诗人杨克给许多前来听他讲座的同学留下的印象。这与他在诗歌中呈现出的那种对于时代、社会以及个人精神世界深刻、颇具承担意识的严肃思考形成一种奇妙的反差与映照。讲台上的他神采奕奕,像一位平易近人的朋友为听...
粤派批评丨欲望之花如何在都市绽放(评论)
在广州阅读杨克的诗是一件幸福的事,因为他的诗总能与生活相互映照。《天河城广场》《小蛮腰》《几个和尚在珠海情侣路漫步》《1992年的广州交响乐之夜》《逆光中的那一颗木棉》……我们的生活场景在杨克的诗里随处可寻;而他“在啤酒屋吃一份黑椒牛扒”“...
粤派批评丨在世界的版图写诗(评论)
2009年一次参观歌德故居的经历促使杨克写下这样的诗句:我用平仄的汉语敲门/走进你二千五百首诗歌里/一蓬翠柳刺破墙头的秋色/德语的音节轻重扬抑/惊飞两个鸣叫的黄鹂//先是站在浮雕前与你合影/我身着西装牛仔/心依旧罩着一件长衫/东西方诗人朝着...
粤派批评丨敬亭山与桃花潭(创作谈)
一山一水,相距不远,而今属同一个地界。敬亭山,华夏四海,几乎家喻户晓,而桃花潭,更是因了那首送别诗而成为从童蒙至老叟心中的缱绻深情。 郁达夫说“江山也要文人捧”,那个天才文人就是李白。他浪游天下,据说行走过80多座山、60多条江河。套改王阳...
天下好诗丨龟兹古国
在晾衣绳上晒得蜷曲的下午 在昏暗的洞窟 残破的壁画中,乐器还在弹拨 在一首不完整的和歌中—— 我曾听命于我的佩剑:这里是龟兹 我将会隐身于我的夙愿:这里依旧是龟兹 那波斯曲調的水分 让我在某一个地方秘密地活着 战争、苦役、罪人的刀口,将我弃...
天下好诗丨塔林
潜入那片塔林时,天全然黑了 我不知道他们在纪念谁—— 密密麻麻的石碑早在树影中停止了生长 干燥的风带来轻微的窒息 我是否该为黑暗中的名字感到恐惧? ——不管他们消逝于战乱、天灾还是迁徙 塔林,一个微型的祷告 我穿梭其間,试图读出熟悉的一句:...
天下好诗丨禾木的早晨
很轻,偏僻、起霜的早晨 是被冰雪封堵的河流,许久没人说出的话 我要到对岸去看日出 我们的朋友还在一个牧民家中酣眠 大群的鸦鸟从村口飞向草甸 ——我没有听懂它们的暗语: 沉睡的人或将永远沉睡 当人们还无法熟练驾驭梦境 当我还在哈萨克人的毡房里...
天下好诗丨又见布谷
白昼奇异如梦 草木刷新了过错 一匹老马用铃铛回应着世界 天空刚平息了一场慌乱 再听到布谷鸟鸣叫 我已到中年。它也不是 20年前海滨树林里 啼出少年新生世界的那只 在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清晨 它刚刚从波浪中飞回 高高站在树梢,又镇静又孤单 没忘...
天下好诗丨雨影区
世上有那么多镇子 镇子中有那么多路 而我却偏偏走進这一条 背风的雨水在围墙或篱笆处 要少于迎风地面上的 拥挤的词语中 我有一颗无力或汗颜之心 偶得一个警句是可能的 有求于光线,光线也设法 从我身上取走它要的 每个地方都有它照亮的一棵旱柳 每...
天下好诗丨焚风
“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 汽车前灯照着黑夜里 似乎什么都不是的小鎮 人生必经的贬损地带 太多的人和事 都轻轻滑落 车窗把圆形山体 切换到矩形天空 在一个快速闪回中 我,一个异地出生者 与坡地牧羊女身影重叠 那一声“再见”如不假以岁月沉淀...
天下好诗丨梅子雨
蝉声轻浅,不过三两声,小小的园子 教人不知春深还是夏浓。 她折得青枝在手,新绣的团扇没有招来 凉风,年青的修伞匠,依旧青衫款款依旧油纸 卷成一札,背着木箱披雨又来了。 贪酒的爹爹也不知在前院掌着柜还是吃得大醉 罢了,家中这满园的梅子一茬茬總...
天下好诗丨橘园
早霜落了一地,那是昨夜没剪完的 灯花。染过月光的薄帐子也没收起来。 十二只斑鸠鸟从南方来,在竹背篓里借宿了一晚。 橘园升起淡淡的雾,那么淡,没有大风刮过山岗 法力未足的狐仙要從山下来。 她环佩叮咚,金丝线绣肚兜,她问守园人橘子红了, 橘子究...
天下好诗丨杏花村
小楼一夜并未听得春雨,搁在檐下的 忘了收进屋的白瓷碗,倒是盛足了满碗的杨柳风。 她起身,想起新绣的那双缎面花鞋。 阳春三月的天。远远传来敲梆声,村口戲台上娓娓唱 不停是风月情浓。她如往日一般,打开镜匣 邻家的私塾开始早课,稚气的读书声绕过马...
天下好诗丨天突然晴了
天突然晴了 昔人或乘黄鹤或乘白云走了 我不得而知 几年间只觉得时光过得飞快 有时候想起你,京城的繁华 而今的南方,花园幽寂 偶爾有鸟飞过 一切都好好的 杨柳,竹篱,仿佛因为冷睡着了 仿佛它们一会又要醒来 寻找盐的一群人,走过 潮湿。惊恐 我...
天下好诗丨樱桃记
這个夜晚,没有声音的巨鸟在飞走 大朵的罂粟花发出暗泉流石声 向南叩谢祖先的人群已经离开。匹马四处 这个夜晚,一个穷苦的女人,放下她的重负 在一株樱桃树旁,低垂头颅 这个夜晚,我一个人面对一树樱桃 邻家的姐姐。她的光辉 让我垂涎。我被俗念包围...
天下好诗丨回忆录
如果我不停地向前走 可以碰到桃林,躺在孤獨中的父亲 那一刻,被我遗忘多年的人 将把致命的血癌吹进我的胃里 这是他欢迎我的一种仪式 他知道他的婴儿——来了 你得承认,生活不是那么一回事 有时候你无从去热爱一个远人 一个幼时就离开你 披着一条白...
天下好诗丨晴朗的一天
蓝色的矢车菊,陷入清晨的恬静与寂寞 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如耳边振翅的鸟 在飞—— 一对光洁的脚踝,踏着琥珀色的潮汐而来 天空,布满金黄的沙粒 这是晴朗的一天。阳光洞穿高窗外的栅栏 光斑缓慢右移,落在雾霾灰的床单上 一只舔着爪子的猫 一个混...
天下好诗丨向晚十六行
篱落下逐渐暗淡的村庄,自解缆绳 在茂盛植被的簇拥中浮沉 女人的汗味,原野上油菜花的体香 混合成一小片春夜的荡漾 一只柴狗凝望着黑暗,止不住嗷叫 近乎泣涕。直到夜幕厚重 几只暮鸟,还在寂静地盘旋 它们的巢窠,幽闭于一盏灯火 仿佛时光停驻,窄门...
天下好诗丨风吃着旷野
要用一块被赋形的冷蓝 补贴我精神的漏洞,在此之前 一切操作都是练習 一切目及之物都是幻象 幽灵练习穿墙而过,大鸟练习飞翔 植物练习垂爱大地 月亮练习用满身碎银打造一件器物 万物归寂,我们只有一把语言的梯子 升向漫长的奇迹。从未停止艰难的攀爬...
天下好诗丨你是一个日久弥新的青花瓷
我最美的事,是像一朵 五月的野鸢尾花,盛开在你的面前 美丽纽扣一样的雨燕,散布在 我们的脚印里。天鹅绒的天空下 每个身体都是一座絕望的废墟 为什么要企图抵抗时间? 你啊,让我感觉,我像一个老瓷器 嗯,你是一个日久弥新的青花瓷...
天下好诗丨嬉闹之屋
那是嬉闹之屋,脚与脚在地面上奔走。 这是嬉闹之屋,沉溺在自己中的幻觉 没有了。 这是一间小房间 圆形地毯 放在角落里供阅读 的台灯 时间之蛇吐丝——这是半空中的静默 心与心悬系 在一起 她想要剥离的绝不仅仅只是 一具冗余的外壳,她想要进入的...
天下好诗丨规劝
如同痛如果持续作用了整个冬天 那么牙痛的意义将丧失。只有 在不痛的时刻,牙痛的意义 才彰显出来,你也可以说,只有 牙痛的時刻,不痛的意义 才得到彰显。那么,空置一间屋子, 让旅伴消失是旅伴归来的唯一方式, 这样一来,一切相反的东西 都可以让...
天下好诗丨剩余物
有时候,我们的书写只是朝向虚无, 发出悲鸣或者喑哑的嘶嘶声。 有时候,会有一个回声在空间里, 突然出现,但多数只是幻觉。 有时候我想我们是否应当沉默…… 我是说——真的变成哑巴,不出声。 但属人性的一面令我们无法安静, 有多少真知灼見?有多...
天下好诗丨在北京的晨曦里
群山静卧,像巨人的身体 我看不清他的头颅、脸膛与手足 世界从石头缝隙里伸出一缕头发 柔顺如千年曙光,照亮从黑暗里 苏醒的大地。我置身于北京晨曦 仿佛新生的嬰孩沐浴母亲的慈爱 光影鲜活,晃动我的眼睛 我爱京郊山水犹如爱我的此刻 此刻潭拓寺佛塔...
天下好诗丨跟随马致远游京郊
我的灵魂或许是一匹瘦马的灵魂,马致远的灵魂 缓缓从村口迎面向我走来,他低着头,你写得那么好 还有何羞涩?我不是断肠人在天涯,我喜欢你一袭白袍 清瘦如马,我们的相遇是小桥与流水的相遇 是古道与西风的相遇,老树遍地,不见一只昏鸦 举人村的公鸡高...
天下好诗丨天空
儿子一指天空,我就起飞了 一个词在鸽子的翅膀里飞,直到鸽子和这个词 慢慢变成远山上的云朵 雨滴飞溅到绿色的草原和语言上 一千朵花同时盛开 远方的诗人因此给我起名 Quishkah Kaagutratih* 对风而言,每个人的母语是一首歌 我...
天下好诗丨春节
没有你,一个家庭照样存在 同样的春节晚宴:肉丸、鞭炮…… 孩子们继续长高 你还活着,所以你能够 听他们说:想念你!明年再来 或者听不了解内情的亲戚说: 你不孝顺…… 而你悬挂在猫头鹰的歌声中 一動不动,从外面 看熟悉的场景...
天下好诗丨雨后
在一个名字后面 雨停了 边界被封了 有人还记得从前 这棵红木树里的猫头鹰 高声呼叫 那棵红木树里的猫头鹰 低声回答 我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我隐约看到自杀 却没办法 阻止它 盡管我了解得比较深刻 这不一定要成为你的故事, 我说,希望他会听到...
天下好诗丨拉二胡的大伯
离开村子,一起走向火葬场 他问我:你还记得我吗?我估计你不记得 记得,我说,我第一次回家,你拉过二胡 说回家,我的意思是到村里办婚事 大伯很高兴我记得他的二胡 今天他拿着唢呐 它的歌声带我们走出下村 走过我们扔铜钱的那座桥 走向通往火葬场的...
天下好诗丨家
原来的家没了 但村子依然存在 再次生長 小麦自我 水稻自我 玉米自我 亲缘关系 意味着 你的骨灰能够在这里安葬 你还记得 那条通往坟墓的捷径 一浪麻雀冲向棉花 你婆婆的声音在薄雾中 这里的错误:你以为永恒 意味着一个永久的地方...
天下好诗丨岗楼
“南京大屠杀”75年之后 在下村和縣城之间的山坡上 我们发现一座古老的岗楼 我们爬进没了玻璃的窗户 从里往外眺望 冬天的田野几乎没有动静 飞行的白鹭,水牛的慢步 男孩在奶奶后面边走边叫奶奶 持续与恢复一样吗? 坚持是变化的另一种方式吗? 下...
天下好诗丨独自守在滩涂上的石雕
淹没与现身,水中的坚硬部分 立于泥淖滩涂 鱼蟹贝藻在身边来来往往 嬉戏这不曾离开的异类 唯有涅槃过的火山石懂得 这塑形的石头 背负渔村世代烟火的寄意 怀抱同体慈悲的古老悲喜,目视 渔船去而复返、去而未返 就像某些不曾言语的在场者 盡管大海汹...
天下好诗丨水声
离开会议与人群,我在水边听 岸壁与江流的太极推掌 它们淋漓的默语 恍如穿堂风,虚静而贴肤 面对着亮闪闪的话语模型 失语是我对自己从众的反抗 我偏好凹凸咬合的真诚 露出本质的牙印 犹如穿过市井墟集、亭阁楼群 从狭窄通道深处,觅见豁然敞开的码頭...
天下好诗丨日子因此而有翻新之美
小雪落在小雪的节点 仿佛诗有了自己的脚印 他站在色空鼓面前 就像动荡匹配了苍茫 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 亲人一般,体貼无声 那隔世般的远而近,诱使我 在时间之隙留下印痕 日子因此而有翻新之美...
天下好诗丨一个人比往常更早醒来
初阳刚露出半边脸 万千浮云在前面奔涌层叠 光芒从橙红的穹顶喷薄穿云 此刻立在寂寥半空的人 怀抱轻抚万物的曦光 一個人比往常更早醒来 是神让其从这个角度看世界 人有时要离人群远一些再远一些...
天下好诗丨镜像
指着花影下的围墙 我口齿不清地说:有人,那里有个人 母亲抱着烧得浑身滚烫的我 在阒寂无人的夜里踱步 每当这个片段在她口中复述 我总看见她恐惧又顽强的样子 这一场景的母亲,有时换成了我 而我怀里的嬰儿 将在怎样的场景中看见 他眼里的我...
天下好诗丨信
那些年我们频繁写信 仿佛日子全都在守信与寄信中 如今邮车稀落,人們言而无信 许多心意寄丢在路上 只有极速的快递 把物质从东搬到西,由南运至北 而我迷恋于信的期待 把信写成诗,并投进网络的邮筒 当它变成纸上的铅字 便是一种言而有信的回馈 呢喃...
天下好诗丨从擦净的玻璃望出去
久雨后的阳光轻抚万物 争相出户的人们悦色盈靥 仿佛赴一场春约 前往聚会的人是快乐的 怀抱俗世的舒適和可控的目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支点 有的支点近乎虚无 遥远于天外又贴近于心坎 从擦净的玻璃望出去 冬日明媚,人世安好 最简单或最繁复的可能...
天下好诗丨宝贝、宝贝
摘去生命的环形锁 土地辽阔,植物蓬勃 重生的羞涩与丰沛遍野漫染 一枝斜躺的桔梗花 仰吻爱神的汗滴 战栗的杯盏注满歡叫的汁液 生命原点的沉溺,要你一生 这无可替代之美—— 花朵的盛开 动物一样的宝贝、宝贝...
天下好诗丨当她老了
成为门槛上一道风景的时候 过去与未来就隔着一条石槛 一生中的角色,已在八卦村过片 也曾做梦,在天上飞翔 做母亲,在地上耕耘 做女人,在匍匐与扬鞭中翻筋斗 而今,性别与身世已无关緊要 那些鱼贯而来的男男女女,各自带着小部分的她 似浮云掠过。沉...
天下好诗丨水在我身体拍岸
叹息桥上已无人可押 爱之吻战胜了古老的罪行 多少情侣在这里情定日落桥 忧伤与爱总是如影随形 运河上的夕阳 身边歇落的鸥鸟 无数次穿过窄巷的熟稔 随着维瓦尔第的四季协奏曲漫延而来 威尼斯的水 又在我身體一阵阵拍岸 我是临水房屋伸进水里的码头 ...
天下好诗丨织物
独自练习在一条贯穿人生的细线上 行走。而不搖摇晃晃 我用诗之线编织珀涅罗珀之织物 在解构与重建中接通你来临的时光隧道 孤独并不使我懊恼 潜于线团中的你不时探出头来 递给我一些瓦片 让我在茫茫人世打着梦想的水漂 当我以近于无的水花 打出最远的...
天下好诗丨谁在我的梦里敲玻璃
砰砰响的玻璃 惊醒睡梦中的我 父親站在阳台落地玻璃边 不得其门而入 瘦弱的父亲已推不开 一扇进屋的门 就如曾经走南闯北的他已认不得 独自归家的路 前后出来查看的先生与我 只见玻璃门洞开着 而房间里父亲正在熟睡 是谁在我的梦里敲玻璃 岁月越来...
天下好诗丨突然爱上各式各样的盘碗
她们有着长方、椭圆、四边棱 甚至不规则的造型 钴兰、天青、玫瑰紫的面目 傲立孤标 这些各有襟怀的盘碗 在日子的沙礫中闪着丝绸的光泽 当我把她们端上桌面 梅馥、雪羽从其中纷扬而出 骄阳在楼那边慢慢落下 母亲此刻应也如是 在无边的磨蚀中拎出羽化...
天下好诗丨灰色地带
推荐语:臧棣(北京大学) 怀疑与朝气在青春的感觉中一直是一对充满激烈内在纠葛的难题。刘西溪这组诗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将青春的朝气用于人生的反思,作为诗人他不走捷径,直面青春经验中的种种问题,但骨子里,哪怕再多的灰色地带,也拦不住他坚信自己能凭借...
天下好诗丨每个人在春天醒来
推荐语:苏瓷瓷(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那些做梦的人背对着清醒的世界(弗洛伊德《梦的解析》)。所有出现在诗歌中的意向、词句和片段都不是偶然,换句话说,写作的意义更多在诗的“语言冲突”中呈现。语言同思维密切相连,是思维的载体和物质外壳以及表现...
天下好诗丨写给古小姐
推荐语:苏瓷瓷(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在黄明洋的诗歌里,所有的日常事物都不再简单。在《写给古小姐》里,他倾吐的绝不只是爱情,诗人把自己置于向“古小姐”——这一精神象征抒情的背景下,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展开写作。“涪江边”“九月的合川”“图书馆...
天下好诗丨往事
翻开祖母厚重的日记本,是涪江与嘉陵江交汇的地方 从小喜欢酒的祖母,不喜欢饮水 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水的清澈使人疲惫 让人睡觉时感觉不自然 近古稀的祖母,不再喝酒。在黄昏的时候 告诉我很多地方。比如在绵阳,纽扣和黑线相互交织 在父亲的身体上开出...
天下好诗丨允许
请允许我坐在你的旁边,用一天生完一生的疾病 允许我在雨中打伞,和其他人一样等着母亲回家 允许我爱一次我自己,我会按时起床,吃饭 和我爱的人逛街。和她讨论蔬菜和水果的价格 以及粮食和猪肉是否涨价。 请允许我见一次死亡,让我看看我死后的墓志銘...
天下好诗丨在傍晚时分
推荐语:徐威(惠州学院) 2018年我从中山大学博士毕业之后,回到了惠州学院,走上了高校讲台。那一年,我为大三学生开了一门选修课,主讲现代诗歌创作。董济东就是在这门课上走入我的视野的。二十五个人中,他是唯一一个男生。我从不爱点名,但每周四晚...
天下好诗丨颂词
推荐语:刘大伟(青海师范大学) 颂体诗可追溯至《诗经》,内容以宗庙祭祀为主。后世宗庙颂诗开始流向民间,大多以口耳相传的形式存在,文人诗词中较为少见。自“十七年文学”开始,涌现了许多与时代话语紧密联系的颂诗,但因其艺术性的薄弱而少有人提及。近...
天下好诗丨往日重现
推荐语:贾小瑞(鲁东大学) 余声的诗,我读得不多,好像也没必要尽读,就像我不清楚此时开得正艳的花儿的本门旁族,但不影响我在多彩的影中浸入春的深处。 还记得曾经读余声的诗,就留下了诧异的初印象。这一次,细读将要刊发于《作品》的五首,出乎意料的...
天下好诗丨海拉尔
推荐语:花宏艳(暨南大学) 张雪萌擅长在诗歌中营造一种现实之上的环境氛围,并在这种特定的审美空间内,力图超拔出人类共有的情感与品性。 若说《海拉尔》是寄托着作者心灵原乡的个性之诗,那么《假若我有一个孩子》则是通过内视角的转化,表达出对人类“...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作品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0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作品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作品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