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美文 (2020年16期) 电子版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美文》杂志由陕西著名作家贾平凹主编,1992年9月创刊。十七年以来,着力展示当代散文写作的最新状态,发表了海内外作家一...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9.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文章丨热中议热
天热,就是天在发高烧。以此类推,天下雨,就是天在悲泣;天电闪雷鸣,就是天在发脾气;天阴,就是天心情郁闷。 天热,人就热。但人的热,和天的热,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天热,是天真的燥热,并把自己的热,释放出来,从而让大地滚烫,让草木发蔫;但人热,并...
美文·散文新锐丨妈妈是个美人
屈佳丽 现就读于陕西学前师范学院,曾发表文章《你可以不乖,但不可以学坏》。喜欢诵读、写字、摄影。痴迷烟火,热爱诗酒,是个想和山川湖海风花雪月的有趣女孩子。 “我这么劳心劳力地养你,就是为了让你气我,是吧?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你怎么变得……...
美文·散文新锐丨锦时杂忆
鲍伟亮 1997年生,山东莱阳人。作品散见《中国青年作家报》《山东文学》《山西文学》《青少年文学》等报刊,曾获“包商银行高校征文散文奖”、“樱花诗歌奖”等。 1 “爷爷,快点儿呀!快点快点!” “你这小家伙,慢点儿跑,还没开始哩!” 我已...
最主张丨远方的信使
1 层层分明的田野与水渠上面,一条笔直的铁路逶迤向前,记忆的尽头,三个,五个,八个,十个,无数个小孩推着自行车,沿着铁轨两侧边走边笑。他们时不时唱着歌,咧嘴灿烂大笑,他们就这样朝前走着,时间,世界,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 不一会儿,铁轨开...
最主张丨大地史诗
原本以为,出现在大地之上的每一条河流,都是一个流动的伤口。但当我立于运河之畔,重新审视这一切时,才始悟大化所在。若干年前,这河迹上下,或许是一马平川,怪石叠叠,人不齐至之地,或许是屋舍俨然,茂林修竹,繁衍生息之所。诸因一缘,连成这绵亘千里的...
最主张丨燕巢与花事
破阵子·春景 [北宋]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近来住在乡下老家。老屋的檐下,一双燕子如约归来,还住在...
读经典丨袁随园君墓志铭
君钱塘袁氏2,讳枚,字子才。其仕在官,有名绩矣。解官后,作园江宁西城居之,曰随园3。世称随园先生,乃尤著云。祖讳锜,考讳滨,叔父鸿,皆以贫游幕四方4。君之少也,为学自成。年二十一,自钱塘至广西,省叔父于巡抚幕中5。巡抚金公鉷6一见异之,试以...
读经典丨和而不同,君子之交
读清代古文,不可避免要遇到桐城派的文章,也就不可避免要遇到姚鼐这个桐城派的真正高峰,他继承了方苞、刘大櫆的衣钵,又自创了很多独具特色的理论,讲究义理、考据、文章融為一炉。因为重考据,他的《惜抱轩文集》所收录内容和诸多笔记文章多是考证。姚鼐的...
读经典丨诗词新读
林景熙(1242—1310),字德旸,一作德阳,号霁山。温州平阳(今属浙江)人。南宋末期詩人。 林景熙自幼聪颖,好读书。二十岁时已有诗名。南宋理宗景定三年(1262),林景熙被举荐到首都临安就读太学,于南宋度宗咸淳七年(1271),由上舍生...
读经典丨听,蝉的苦吟
夏至已至,“一候鹿角解,二候蝉时鸣,三候半夏生”。而我只想听蝉。 无论在原野乡村,还是在小镇城市,只要有阴阴夏木,便可闻蝉。如若蝉声从高柳绿槐间流出,声音清越,并不聒耳。有一片林子就更好,盛夏晴日,葉隙闪着点点细碎的光斑,树阴更显浓而清圆,...
美文故事丨向死而活
那是我第一次目睹死亡,站在殡仪馆的门前,夏风热闹地吹着,但是我整个人都是冰冷的。我来这里送送我的爷爷——在医院里忍受了将近一年病痛的折磨的爷爷。 其实他走的时候也还算安详,给人一种下一秒就要打起舒适的呼噜的错觉,就像往常入睡前一样,可最后响...
美文故事丨生命的韧性
当我看到它迸发出新绿时,我的内心充满欣喜。这株豆苗是那么充满生机,多么坚韧!它克服了种种困难,才终于生存了下来。欣喜之余,我不由得陷入沉思:生命的价值是什么?生命的价值如何体现? 这使我回忆起这株豆苗经历了多少大大小小的磨难,也让我想起了事...
美文故事丨芸生
窗边,一朵枯黄的茉莉从枝头无声无息地飘落,过不了多久,就会湮没于我的记忆,就是存在的痕迹都会消失殆尽,谁都不会知道这一朵茉莉曾经如何孤傲地开在枝头又如何萧瑟地离去,连它是否来过都会成为未知。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它终将成为虚无。 我打...
美文故事丨延续在黑白里的生命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早晨,唯一不同的是面的风味换了一种。 面碗放在格子桌布上,里面散发着酱香,氤氲的热气中,隐隐约约唤起了我关于味蕾的记忆。只是闻闻就觉得里面藏着年少时热切喜欢的味道——姥爷调的螃蟹汁的味道。 可当我坐下后,慢慢仔细回忆刚刚调酱...
美文故事丨露水生命,痛快生活
曾经,年少。 我总认为生命本就该灿烂,任何平庸都是对生命的不敬,所以,曾经,我是如此地羡慕飞蛾,一种并不十分美的生物。 世人皆笑飞蛾扑火的愚蠢,我却偏爱其放肆。身处黑暗,心却向往光明,有目标,有理想,有未来,向往过,奋斗过,燃烧过,便无愧于...
课堂作文丨冬日最美的红日
万古天地烈雪铮,刀剑煮酒千里風。吾辈山海朗明月,共赴金城一场冬。大雪未销满弓刀,红日驱尽天下疾。 ——题记 雪峰苍穹·孩子 我生在漠北,长在边塞,听的是秦腔胡曲,见的是沙场忠骨。十二岁那年,边塞小城下了二十年间最大的一场雪。在白云...
课堂作文丨心灵的远行
生活的空间越來越逼仄。 每天走出门面对一模一样的高楼大厦,看着千篇一律的车水马龙。每个人都厌烦不已,但每个人又都无能为力。在这样繁华却空洞的城市里,在这样快捷且急躁的节奏里,“远行”无可避免地渐渐成为了类似于“世外桃源”般美好而不切实际的愿...
课堂作文丨倾听诗词的声音
诗词对我有著莫大的吸引力,闲暇之余,翻阅几本诗集,细品几篇词话,无疑是乐在其中的。从儿时的“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到如今诗经里“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我从身坐漫天银色月光中体会李白的浓稠思乡之情,幻化为在城阙苦苦等候的痴情女子,魂牵梦绕...
课堂作文丨童子有时
眼前,她笨拙地向我奔来。 眸光里的稚趣肆意地泻出,夹杂着些轻快与任性,似是山间流连的星月闪烁,点缀银河漫天。 她的笑从不收敛,双唇径自咧开到最大的弧度,随着喉间发出的银铃般的嬉笑,像是包揽了世间美景。 她爱笑。不论熟识与否,她总会扬起嘴角,...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白袍点墨” 新材料作文导写及例文
文题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盐城市2020届高三年级第三次模拟考试) 明代何良俊《四友斋丛说》中讲到“白袍点墨,终不可湔”,意思是说一袭白袍,一旦沾染了墨,便永远也洗不掉了。“白...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莫教点墨染白袍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细细想来,再华美的衣袍,被蚤子爬满,也会让人感到一阵恶寒。甚至当其经晾晒除蚤之后,你也时常会想着曾经被蚤子爬满,不会再因着它的华美亮丽而穿上它。只是曾经沾染,这件衣袍便因之毁于一旦,一如人生。 或许有...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白板
英国哲学家洛克提出过著名的“白板说”,即人最先都是一块白板,而白板上写了什么,画了什么,都是后天的经历与观念。 而人生这块白板,其特别之处在于:它不可更改,不可清洗,不可去除任何一笔一画。 这听起来不免有些严肃,甚至不近人情。难道我们终其一...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点墨成花
人生无常,变化万千。每次命运所留下的墨痕都是我们的一部分,都不该,也不能够被洗涤。面对那些不完美的墨痕,我们能够做到的,便是面对它,点墨成花。 “我每天都要与四五个人交流并记录他们的言行,我不用纸笔,用的是录音机。”阿列谢耶维奇如是说道。她...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无意染墨,有心风华
明代大儒何良俊在其著述中曾讲到“白袍点墨,终不可湔”,此言可谓一语中的。白袍若此,为人亦然。若无从一而终的坚守,一旦点上了追名逐利的浊墨,便也就失去了一袭白袍的风华。 穿越历史的尘埃与古人游。无数仁人志士都巧妙避开名利的浊墨,着一身白袍推动...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莫使学术惹尘埃
诚如斯言,“白袍点墨,终不可湔”,做学问者,本该“穿着”淡泊名利的学术“白袍”,潜心于学术研究,可一旦为名利所动,心中便失去坚守,就犹如白袍沾上黑墨而无法洗掉一般,堕身于名利场中,想离开却发现难以自拔,失去了本该有的“学术精神”。 所以做学...
大语文·阅读与写作丨于泥泞中绽放
人是社会中的人。 而毛泽东主席曾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因此,无论在哪个国度,无论在哪个时代,社会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为此,人所处的环境,也不可能总是一泓清水,而是随时随地都会遭遇泥泞。那么,我们就一任自己陷于泥泞之中吗? 当...
大语文课堂丨古今多少事,都付歌谣中
今年年初疫情肆虐的时候,全国的线下授课已经全面停滞,我和骨干团队在一起开会,大家说孩子们会度过一个漫长的假期,这期间的学习该如何安排呢。中高年级的孩子们,大多已养成了特定的学习习惯和节奏,唯独是那些中低年级的小孩子,阅读量还上不去,如何让他...
大语文课堂丨公主,蜘蛛和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好奇又贪心的公主,一只能听到什么就变出什么的蜘蛛和一口能穿越的井。 一天,公主在花园玩耍,遇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蜘蛛,公主把它放在手里为它疗伤,蜘蛛慢慢地睁开眼睛對公主说:“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星火蜘蛛,我可以听到什么就变出...
大语文课堂丨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三月七日,暮春时节,阳光甚好,微风不燥。我约上世昌、梦得去往农舍后的远景亭喝酒谈诗论歌。远景亭位于雪堂之后的小丘之上,登高望远,乡野春色一览无余。 喝光夫人釀的桑葚酒,吃光我一早炖得酥烂的猪肉,微熏的我们都红光满面,嘴角隐隐约约还残留着油渍...
大语文课堂丨穿越古诗词
我坐在桌前,手里的诗集正打开在《问刘十九》这一页,“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象着天欲雪的样子,却发现窗外一个个六边形雪花,像小小降落傘飘飘悠悠地飞下来,贴在玻璃上,那雪花在我目光里渐渐融化,米色的窗帘连同桌子和诗...
大语文课堂丨这天,我发现爸爸是超级英雄
电视里播放着超级英雄的画面:身披红衣的蜘蛛侠扶起座座倒塌的楼,穿梭在大街小巷。我激动地喊:“太帅啦!”爸爸瞥了我一眼,然后笑道:“我不帅吗?”我摇摇头:“没有蜘蛛侠帅。”爸爸笑了笑,继续看起了电视。 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影像。我的爸爸...
大语文课堂丨《赠汪伦》扩写
今晚的月光格外明朗,这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与汪伦在饯行宴上谈天说地,不亦乐乎,但当他告诉我明日不能为我送行时,我还是有些失落的。 第二日早上,阳光明媚,小草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树上的小鸟叫得很欢,仿佛是专门为我送行的。来到桃花潭,这里...
大语文课堂丨盲
夜,已经很深了,沿路的灯忽明忽暗地闪着幽幽的光。那个刚刚从大厦里走出来的男子,手夹着公文包,身着一身一丝不苟的西装,没有人会注意到袖口上那个匆忙补好的小洞。他走在夜色里,嘴角忍不住地扬起,那张年轻稚嫩的脸上闪烁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与渴望。 他...
大语文课堂丨小寄居蟹教我觅食
我躲在水草里,突然,我觉得我的两只脚在移动。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两只小寄居蟹驮着我在走。这时,一个大浪打过来,我赶快从寄居蟹身上跳下来,拼命地往岸上跑。我边跑边回头看,寄居蟹一家没影了。大浪退去,寄居蟹宝宝从沙子里冒出来。它找到沙滩上冒气泡的...
大语文课堂丨干草车
离家十年后的我终于有机会回到我的家乡了,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抬头看,天空蓝的像海洋一样,也像大海一样无边无际。我的头稍微歪了一点就看到了乌黑的积雨云,积雨云就像小时候妈妈给我买的巧克力棉花糖一样,软软的、蓬蓬的。有的云依...
大语文课堂丨一次奇怪的晚餐
伴随着墙上挂钟的滴答声,我渐渐地沉入了梦乡。忽然感觉鼻子好痒,不对,脸也跟着痒起来,但是好困啊,我实在懒得起来开灯打“蚊子”了,索性就任由它吸两口吧,又或者我的巴掌能赶走它。但是,我抓住了什么?一条毛茸茸的绳子,不对这绳子手感也太好了,还粗...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芭蕉
途经山东济南时,在章丘区明水街道上见得一幅《醉花阴》的意象画。 画中的女子被刻意描绘得过分纤瘦修长。女子身旁一株芭蕉与半壁青瓦的房檐齐高。画中另有几株番红,满院落花。簟竹阑干之间鸟雀相啼,俨然是一幅淮南小景。因而,那画中芭蕉长得那般繁茂葱郁...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选择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此生若如三月花,看得见开始,猜不透结局。他哪里知道,年少时刹那间的选择,竟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题记 温暖的春雪没有一丝寒意,悠然的雪花,反而给这早春的黄昏带来一种宁静...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品花
六月初,街边开了许多明艳的花儿,一簇簇的。它们或鲜红,或清丽,皆热烈地吐着蕊,恣情沐浴在夜晚凉爽的空气里。 这时候,我多想观赏花海:看海棠花摇动她粉红的裙摆,听月季花张扬地吐露心声,嗅丝缎般的纯白色栀子花香,叹百合花斜逸的芳华……就连不知名...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美文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21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