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美文 (2018年12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美文》杂志由陕西著名作家贾平凹主编, 1992 年 9 月创刊。十七年以来,着...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文章丨人,生活于看不见的关联中
适逢六月,凡经历过农村生活的人,脑子里很容易浮现出黄灿灿翻滚的麦浪,以及农夫收割碾打时的挥汗如雨。 麦收时节,致敬农夫,感恩麦子,俨然已固化为深谙“粒粒皆辛苦”者,心灵的惯性悸动。然而,并非人人皆具有这等的觉悟,能意识到自己的一日三餐,源自...
文学新势力丨孤儿院的守望者
又一次经过那家小小的孤儿院,那个流着鼻涕的瘦小男孩仍然呆坐在门前。这次,我没像以前那样径直走过,我就在他的面前蹲下。 “你在这儿干吗呢?”我歪着头好奇地问他。他大概是第一次见我,又羞怯又不安地拨弄着手指,声音低低地说:“等。” “等谁?是等...
文学新势力丨逝去的麦子
我一直在想,该如何评价麦子的一生。 当岁月的时光走过十月的灿烂,麦种就被播进土里。伴着一只翻扬的粗糙的手,麦种便被抛向空中,就被阳光镀上一层闪亮亮的金黄。它们先是相互撞击,而后又很友好地散开,最后纷纷跌进犁过的新鲜松软的黄土里。 在空中的短...
文学新势力丨独自出发
晚上十点刚过,我便悄悄地穿好衣服,背上早已准备好的旅行包,轻轻地拉开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家。 没错!我要离家出走,独自一人去世界闯荡。 临走前,我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就像电视剧里那些戏剧性的情节,我把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除了爸妈的卧室)都看了个...
文学新势力丨明媚时光
我们的友情像水,涓涓地流,细细地淌。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还是一个戴着牙套的小姑娘。你长得不算太出众,胖胖的脸蛋儿笑起来有两个大大的酒窝,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副天蓝色镜框的眼镜,乍看上去,倒是很文静的。 那时的我们,面临着升学考试,每天应付着...
美文话题丨于灯火阑珊处,回首相看(一)
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寶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美文话题丨回首·那人
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 ——林 夕 从老家返回的路上,偶尔听了首老歌《K歌之王》:“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永远不必等,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这本是一首情歌,却让我想到了姥姥的眼泪,想到她那句“你们都忙,我知道,可你...
美文话题丨还顾望旧乡
我们的眼前五彩斑斓,我们的心里、梦里却被一种平凡的色泽填满。如果人有灵魂,这就是温柔的底色。千万次,在五光十色迷乱了目光之时,这是所见的唯一。就像“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种恍惚的情绪多么常见,它偏爱独行者,偏爱灯...
美文话题丨一盏阑珊灯火
今岁元夕,花灯如昼,翠华千盏,浮香万重。东风携几缕游丝暖意舒展云端,乐音招摇直入长街尽头。 当我读到《青玉案·元夕》的时候,面前徐徐展开的,便是这样一幅画卷。 那一番蓦然相逢的缱绻之意,总让我忍不住屏息轻声念之品之,仿佛画卷上的青...
美文话题丨一回首,灯火灿烂千年
今夕何夕?今夕元夕。新年伊始,第一个月圆之夜。 一场烟花正缤纷上演,在空中耀眼地铺展。我站在繁华之外,看你在繁华中穿梭。 东风已来,百花未开,却在今夜,吹开了千树繁花,无边无际的夜色,被击退到世界的边缘。五光十色的彩灯缀满街巷,玉树琼枝,你...
美文话题丨南宋语者
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城墙外金戈铁马,强敌压境;京城内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我站在这里,眼睛温暖而湿润。 冬夜渐暖,温润的微风抚开了万树银花,吹落点点光华。宝马雕车,香风相送。凤箫凄吟,玉壶流光。鱼龙花灯温柔飞舞。美人闺秀满...
美文话题丨幼安词里寻元夕
多奇妙,在我们都追寻不到的过去,曾也有像现在一样实实在在的点滴;在稗官野史都记不到的历史里,曾也有世人再也寻不回的分秒。 近来浅读幼安《青玉案·元夕》,不知怎的,总觉得自己成了遗落在南宋上元灯节时夜市一角的珠翠,那繁华又带着些许苍...
美文话题丨元夕幻梦
正月十五的晚上,满城灯火,人们尽情狂欢。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 蓦然回首,仿佛回到千年之前,又仿佛穿越千年之后,过去、现在、未来,一切都在眼中浮现。 往事像烟花放飞,驰骋于天地间...
美文话题丨寻
叹息着寻遍千春,你寻见了什么? 月光洒在你单薄的外衣上,映着你单薄的心。 寻·笼下彩 元夜无情。 东风轻入半卷的竹帘,刮着你轻摇的两袖,吹来灯会上喧嚣的烟酒味,吹着你的脸颊,没有泪,如焦的愁似散非散。 独坐在窗边你暗忖着要去灯会上...
年华本纪丨被风吹散的对窝
在散乱堆着柴禾的墙角,布满尘灰的对窝显得毫不起眼,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独守乡野。此刻,她的心境或许正如寒风中冰冷的身体般充斥着落寞,却又留存着最后一丝希望与温度。近几年出生在城里的孩子们回到村庄,谁也不曾注意到她,只偶尔觉得这块石头的造型有...
年华本纪丨拉萨魔匣
《一千零一夜》,读到剩下最后一个故事。 试着不在乎现实和虚构之后,我摇摇晃晃地从一个南方亚热带的梦里醒来,望向车窗外,竟然是一片沉静的雪域。 沉静的雪域,车厢里没有一点琐碎声音,窗边的人手里都拿着书,似乎是神话故事,又似乎不是。但我想,这种...
年华本纪丨四趣图
岁月为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于舟楫上过生涯,或执马鞭更而终其一生之人,日日生活皆为旅行。 一年一次的祭神,是农村过年不可缺少的习俗之一。很多年没有回老家的我和爸爸,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床准备东西,点心,水果,香火,一样不能少。爷爷...
读经典丨三戒并序
吾恒恶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2,或依势以干非其类3,出技以怒强4,窃时以肆暴5,然卒迨于祸6。有客谈麋、驴、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 临江之麋7 临江之人畋8,得麋麑9,畜之。入门,群犬垂涎,扬尾皆来。其人怒,怛之10。自是日...
读经典丨短小精悍言近旨远的柳氏寓言文
陈 楠 陈楠 20世纪80年代生人,籍贯河北。毕业于西北大学,古代文学硕士。主要从事古代文学和语言学教学工作,兼任出版社古籍编审。 说起寓言,人们一下子就会想起狐狸吃葡萄,想起《伊索寓言》了。其实寓言在中国出现得很早,先秦散文如《孟子》《庄...
读经典丨抛球乐
冯延巳 (903年—960年)又名延嗣,字正中,广陵(今扬州)人。南唐开国时,因其多才艺,先主李昪任命他为秘书郎,让他与太子李璟交游。李璟登基的第二年,即保大二年(944年),任命冯延巳为翰林学士承旨,保大四年(946年),冯延巳登上相位。...
读经典丨他的欢乐是暮色中的烟火
王 倩 任教于西安市铁一中,所带学生高考成绩优秀。郑州铁路局骨干教师,西安市教学能手。2005年获全国中语会“创新写作教学与研究”课题成果展示会观摩课一等奖;多篇论文获全国、省市区级一等奖;参与编写《唐诗鉴赏辞典》(中学版)、《“新课程”读...
课堂作文丨总是如此的爱
老实说,一开始叫我去支教时,我是拒绝的。前面几个组的叮嘱言犹在耳,这群六年级的学生是如何顽劣,如何难管,如何不争气。支教感受我也看了不少,大部分人感叹幻想的破灭,这群孩子与他们所想的山区学生相差甚远,说脏话贪小便宜样样占全,发食物时甚至会抢...
课堂作文丨石缝断想
街角。墙头。石缝间。 看似黑黝黝、光秃秃、冷冰冰的你,孕育出的花红草绿使我眼前一亮。 街道旁的绿化草地中,肥沃的土壤上,草儿郁郁葱葱、润如油膏,花儿争奇斗艳、娇嫩欲滴,引来群群蜂围、阵阵蝶舞,成了这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呵!这花儿真好看...
课堂作文丨一路芳香
汽車飞奔在回家的路上——荒凉的路上,只有车轮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为我作伴。我打开广播,断断续续的声音飘了出来:“……三岁女童,卡车碾压……十多路人漠视,不治身亡……”开着车的爸爸轻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时候,窗外忽然闪过一个人影,...
课堂作文丨记忆中的麦芽糖
“麦芽糖!麦芽糖!新鲜的麦芽糖卖喽……”有多久没有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了。 小时候,爸妈因为工作忙,把我托给奶奶照料。那时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生病咳嗽。每当这时,奶奶便会买麦芽糖给我吃。 那糖啊,仅是卖相就讨人喜欢!琥珀般清澈透明,如蜂蜜般粘稠,...
留学备忘录丨自己把自己弄丢了
何 杰 南开大学汉文化学院教授,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中国语言学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及语言学研究。曾赴拉脱维亚大学讲学、任教两年,同时在波罗地海语言中心讲学。曾应邀赴德国汉诺威参加世界汉语教学研讨,一篇论文入选。出席第6届...
名师博客丨心中那座山
父亲,是女儿心中的一座山,这座山也许不那么巍峨高大,却是女儿终身的依靠;这座山也许并不那么秀美,却是女儿眼中最靓丽的风景;这座山也许缺少柔情,却让女儿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亲情。 小时候,我和弟弟的玩具是最多的,也是最稀奇的,全部是父亲亲手...
特别阅读丨挤老米
读了朱介凡先生的“晒暖”,说到北方话的“晒老爷儿”“挤老米”,又使我回了一次冬日北方的童年。 冬天在北方,并不一定是冷得让人就想在屋里烤火炉。天晴,早上的太阳光晒到墙边,再普照大地,不由得就想离开火炉,还是去接受大自然所给予的温暖吧! 通常...
特别阅读丨茂陵的集
乍暖还寒时节,北方的雾霾余威未尽。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也为了瞻仰一下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和他的两位爱将的长眠之处,我趁着周末闲暇,驱车前往兴平茂陵。 意想不到的是,眼看墓冢近在咫尺,我被却一场人山人海、喧嚷热闹的市集堵在了塬下,在斜风细雨的...
语文讲堂丨个性评史,鲜活论今
【导语】 清代吴乔曾以妙喻辨析诗文之差异:“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都是以文学形象表情达意,给我们更为具体的感受。作者的意志思想好比是“米”,散文则是做成的“饭”,诗歌是饭发酵的“酒”。饭比米香,酒比饭醇。那么如何像做饭...
六月笔会丨纸
折一纸飞机,迎风,放手。飞去找历史,又或去找未来;向上是天空,远处是大海,好似落在哪里都会很美好。 纸是文明和智慧的载体。蔡伦造纸后,历史似乎才真正清晰起来,《史记》《三国志》《资治通鉴》……一笔一笔书写至今,承继了文明的香火。那些随时间飘...
六月笔会丨狂犬
邻家张伯家门口卧着一只狗,金黄的,肩上有几处明显的咬伤。凛冽的雨斜扫着,无情地打在它身上。我有些可怜它,正想投给它些许食物,却听到“嘎”的一声,张伯推开了门,差点踩到狗。 “这谁家的狗?”张伯看着我。 “不知道。”我看着那狗耷拉的尾巴,说道...
六月笔会丨门边的守望
记忆中,总有一个身影倚门而望。 那是从小疼我惯我的奶奶。她总爱跟邻居吴奶奶说我如何不懂事,如何让她不省心,可说着说着,就眉开眼笑起来。我当了她十二年的谈资,开场白每每离不了那句:“我养个孙女,就像养了个瘪子女儿,我对她妈都没这么上心过。我那...
六月笔会丨风雪夜归人
“有酒吗?” “有。” “有解酒的药吗?我……不会喝酒。” 老翁身披棕褐色蓑衣,衣摆的麻已经把大腿蹭出几道红印子,他大概已知觉全无。身躯麻木而僵直,锯齿般的衣摆割在老皱枯干的肉上,起了一层老茧。刀锯般的疼如同蚂噬。他神情慌张地走过桥阶,僵硬...
六月笔会丨又是樱花铺满路
校园里那一路樱花开了。 是下过一场雨的缘故吧,细细小小的花瓣被打落在白色的地砖上,整条小径都充满着香香甜甜的味道,沁人心脾,让路过的人沉醉迷离。人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习惯性地把快乐与惊喜拿出来分享。看着满地的花瓣,我不禁想起了“红消香断...
六月笔会丨戏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浅唱低吟间,古人的悲欢离愁尽显;水袖翻飞时,不变的刻苦坚韧仍使观者震撼,更不必说那台步生莲,眉目婉转,说出了文字的惊艳,唱出了历史的沉喧。 戏,便在朱笔勾画,帘幕开合之际,携着让风尘修掩的沧桑,立在我们面前,待我们拂去那尘埃。只可惜,岁月蹉...
六月笔会丨杀猪
农历腊月二十这天是我家母猪花花被杀的日子。 可怜的花花在我家度过一年的幸福生活后,浑然不知即将被杀的命运。 早晨九点,懒太阳白惨惨照着泥水混合的冻土。花花刚睁开长长睫毛覆盖的双眼,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躯。嘴里回味着昨晚吃的糠菜饭。她并不知此刻...
六月笔会丨昨日饮酒赴雅集,今日兰亭空一人
春日乍现,发觉时已是暮春,不知是否还有人留意春日瑰丽的曼妙时光。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最伟大与随性的文集,莫过于这场让所有人倾醉倾倒又为之迷恋与痴狂的曲水流觞。 而这杯温黄酒盛在檀木盒中,在历史与文学的过去中漂荡了许久。上游曼舞下的桃瓣,是江...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农民爸爸的蓝天
“妈妈,我回来了——”拖着长长的尾音,带着刚和同学嬉闹时的喧嚣,刚到门外,我大声嚷嚷起来。 系着围裙的妈妈打开大门,手里还拿着锅铲,带着灿晶晶的笑:“宝贝读书读傻了吧,门都不会开了,有没有闻到香味?”她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去。好香!是我和爸爸...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难忘冲冲
难忘你伸出长长的舌头,呼哧呼哧喘气时的神情;难忘你叼着细细的线团,在我身边蹭来蹭去时的顽皮;难忘你追着自己尾巴的影子,不停地原地打转时的兴奋……冲冲,我最好的朋友和伙伴,感谢生命中曾经有你,永远不能忘却你我之间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遇见冲冲,...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小镇
盛世丹青比不上你眼中的一抹细草。 绝代诗词比不上偶然回眸的弯眉浅笑。 流光溢彩的繁华都比不上记忆里青苔暗生的古瓦。 记忆里有一处地方,你觉得它吵闹,拥挤脏乱,甚至灰暗。也许你在别人的生活中看到了璀璨的城市,玲珑的精致,也许你看见了远方与诗,...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生如夏花
蒲公英随着风飘落到海角天涯,它被风牵着走,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就像正值年少的我们,怀着一颗好奇的心,向充满未知的世界出发。 那条泥泞的小径,是它发芽长大,待了几年的地方。身旁几株盎然的小草,是它唯一的伙伴。每当春风来临,轻抚它的脸庞时,它总...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如果有来生
如果有来生,无忧亦无惧。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站成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随地扎根,慢慢生长。只要有不屈的信念,就可以长成参天大树。树不虚伪,可树也有感情,树也懂得人间温暖,...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猫
我是猫,还没有名字。 睁开一双棕褐色的双眸,第一眼看到的是那明亮但却并不刺目的太阳,懒洋洋地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眯起眼盯着对面的红砖房子发呆。按照人類的计时习惯,我到这个世界上已经将近六个月了,却连一顿像样的饭出没吃过。刚出生时母亲也是饥肠...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墨香
风的羽翼抚上那带有清墨的书张,窗外的细雨残留着淡淡的余香。 我轻轻地走近,那片柳巷。阴暗的小道中,弥漫着古木的清芳。脚下的鹅卵石,孰知经过多少次痛苦的磨合,才成就今日的模样。四下无人,伴随着我的仅有朦胧的静谧与无边的黑暗。偶尔的几声虫鸣,萦...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露天电影
蝉声依旧,月色皎皎。 眼前的露天广场映着些清明的月色,竟显得有些凄凉。残存的旧色交相辉映,染在唱台早已泛黄的幕布上。 村口的声声密锣就着一抹霞光敲响了。早就听闻今日有人家要在村口放映一场露天电影。吃过晚饭后,我便闹着母亲同我一起去看电影。母...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