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

天涯 (2019年04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天涯》是国内目前最负盛名的人文精品杂志之一。《天涯》以道义感、人民性、创造力定位,追踪当下的思想文化动态,努力切入时代...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8.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作家立场丨全球语境内的性别化谚语
正如某些人所相信的那样,我们作为人类家庭成员的共同点不仅在于全球化,而且在于古老的人类普遍性。作为人类,我们拥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我们的祖先和当代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基本的驱动力和需求,如食物、住...
作家立场丨性、性别与文学创作中的观念观自觉
性别问题讨论的第三次热潮 很多人都会注意到,最近这些年中国社会对性别问题有一种较为普遍的关注热情。这不止表现在关于反性骚扰(Me Too)等已经在互联网和社会舆论上形成了某种“运动”形态,更表现为年轻的80后、90后们有关注性别问题的普遍意...
作家立场丨性别意识是一种基本的社会意识
女性议题的兴起往往是重大社会变革的前兆,或者,就是其内容之一。第一个提出女性应当有继承权的人是先驱者,它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第一个提出放足的人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她让女性可以自由地行走,男女平等不再只是观念和口号中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和你...
作家立场丨一个新的性别观时代已经到来
一 从2018年7月到2018年12月底,我用半年的时间对当代127位新锐作家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性别观调查。这个调查在《青年文学》(2018年11期)、《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9年2期)及《南方文坛》(2019年2期)发表;之后,又...
作家立场丨复活的暗黑大地
一查天气,心情顿时暗淡。 九月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行期是用心挑选的。俄罗斯天气阴郁,一年中多数日子非阴即雨,素有“暗黑大地”之称。九、十两个月,是俄罗斯秋高气爽的季节,通常会有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没想到八天行程,预告中不是多云便是有雨,竟没有...
作家立场丨卡瓦菲斯:城市作为世界
寫诗并不难,写好诗也不太难。难的是踏出第一步,最难的是找到自己。在找到自己或差不多找到自己的时候(1809年),卡瓦菲斯写了一首诗,叫作《第一级》,记录诗人迈出的第一步: 青年诗人尤梅尼斯 有一天向忒奥克里托斯诉苦: “我现在已经写了两年了...
作家立场丨禾木河源
引子 我一直笃信,每一条河流必定会有一个美妙无比的源头。作为喀纳斯的老护林人,这是我多年行走山野的经验之谈。 雄伟磅礴的阿尔泰山,在中国境内由西向东绵亘五百多公里,由于地表水源丰富,发育了十几条极富生命韵律的河流。这些河流,每一条都会从大山...
诗歌丨诗歌精选2019
野豌豆简史(外五首) ——赠一行 一个人需要多么幸运 才可能在人生的角落里 遭遇到它的偏僻之美: 大方到哪怕你已在星球大战中 面目全非,或是浑身疲惫, 看上去像是刚从银河深处 潜泳归来。一点也不认生, 无论你身上还剩下多少 宇宙的可...
诗歌丨留言(外五首)
夜里出门的松鼠和狍子,夜游神般的生灵 愿你们路过时对我的苞米和豆角手下留情 时刻以宽宏慈爱的心,让我的老母和孩子 有衣服和食物 我在我的田边上竖起这块没有上漆的木牌 在木牌上留下我的祈祷和留言 我是这块土地上世代耕种的农夫之子,就住在 不远...
诗歌丨和阗混蛋(外四首)
请吧,在一枚鸵鸟蛋里 加入鹅蛋、鸡蛋、鸭蛋 鸽子蛋、鹌鹑蛋、麻雀蛋 配以蜂蜜和玫瑰花酱 昏天黑地地搅拌、混溶 一枚美味混蛋做成了 一枚混蛋的诞生,不亚于 和阗玉历经的沧海桑田 在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 玉石们已分道扬镳 将世界分成一黑一白 ...
诗歌丨儋耳(外五首)
我愿意此生只爱一个名字 假若你是儋耳,假若你在夜晚喊疼我的乳名 我愿众人在你的身体,和平相处 我愿尖锐的器物 不要撕扯你的衣衫,不要拼命地 扎进你的胸脯。土地热爱植物,沟壑包容流水 我愿这些寂静的晚上,有人为你 诵读《儋耳赋》。假若你是儋耳...
诗歌丨万古烧(外五首)
我买了一口好锅 可以用一辈子的那种 陶土的,有松木盖的 只要天塌不下来 我就可以一直用 它煲汤,烧肉 但更多的时候我宁愿 它就那样闲置着 像我一样空空如也 却不可测度 在一起 1986年我的父亲母亲在黄鹤楼下 留下过一张合影。没想到 这成了...
诗歌丨安多河流考(外三首)
舟曲把夹岸的花木介绍给我们,我们欣然认 领。 碌曲把嵯峨的群峰带给我们辨认,我们惕然 而心惊。 玛曲把旷野的星空交付给我们,我们竟至于 无措,陷于失语。 清明 如果一人离去,豹子会不会为之目裂? 如果一人离去,巨石会不会自崖顶跌落? 如果一...
诗歌丨屋檐下(外二首)
雨水四处驱逐,让你无处逃避 奔跑是为了停止奔跑 此时你才羡慕未雨绸缪者 在雨中,犹如闲庭信步 此时,你才知道林立的高楼 难寻一爿屋檐。瓦不在,檐何有 此时,你才知道一爿屋檐的重要性 屋檐在,方能立足 雨中飞燕,不知筑巢何处 即便寻常百姓家,...
诗歌丨幸福十二帖
1 解开巴茅的发辫,从湖的耳垂走到 额头。我们环行小半圈, 止步于前戏。湖变得越来越大, 剩下了越来越多的发辫和幸福。 2 树林深处的公共的静谧,因两滴鸟鸣而 加深,因一对仙侣而 试用了私有制。 3 山道两边都长满了银合欢, 那些修长的荚果...
诗歌丨夜航(外三首)
有时我从夜梦中惊醒,仿佛是远行归来 风尘灌满双腿,光影压紧肩头 路弯曲着,头顶是失重的乌云 有時在夜深处,一把刀在我胸膛磨砺 心是它的鞘。它吹毛即断 渴望饮血,以拭锋刃上的月光 有时我写作到很晚,夜一直在陪着 星辰闪耀,是我把纸上的修辞搬到...
诗歌丨再见面以施主相称(外六首)
秋天是很容易吃坏肚子的 他想,因为各种收获都下来 所以,秋天是好的 摘菜時,拣到一只虫子 他任它在手指上蠕动 却不知如何处置 最后,他把它放进洗净的菜里 这算不算杀生呢,他想 而暮色近了 她这一去不知还能不能回来 再见面 当以施主相称 观海...
诗歌丨出走(外二首)
我身体里的一个人开始走出来了 通过移步 这个无形的人 幾乎与我同高,一样胖瘦 他闷闷不乐 像一个在屋里呆久的人 他移出我的身体 独自地在世上走着 我对面的那张桌子 也凭空消失 桌上的花和绿萝却还在 像一种象征 在很多年后 我知道还有一个无形...
诗歌丨树(外一首)
山脚下的那棵树 起雾时,仿佛仍是一棵树 它常把我的目光引向 高处(高处有什么?) 天空那么空 又那么远 仿佛可以接纳人世 所有的祈祷 呼喊 与心不在焉的眺望 黄昏的溪流 溯流而上 随意翻动脚下的石头 溪水打着旋 卷走细小的沙粒 2017年初...
诗歌丨夏日记梦(外二首)
扇子抓住窗棂哀告, 它被一台落地的骆驼牌电扇赶了出去。 嵌巨镜的大衣柜、胖墩墩的高低柜 黄山牌电视机,我从妈妈爸爸的大床跳 到它们对面的两只单人沙发之一上, 清晨的黑色素在房间缓缓流动。 我想喊卡,我想走到门外,哑光的窗外 是甜美的姐姐,但...
诗歌丨过时的雨与命运的雨(外二首)
雨,使一些人埋汰; 使一些人离开首都; 使另一些人成为行将就枯的人; 使别的一些人走向二氧化钙, 专业性的。 雨干脆把一个花哨的人打倒。 打倒这件事使他确知人的意义 与人生的无意义。 一场雨下了一整日,但通常是一下 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雨中...
诗歌丨春日五行(外二首)
插秧人挽起裤腿,泥水贴着脚肚 他畅快地笑,插秧的姿势 犹如一场精致的性爱 春日,蝴蝶成群扑向花粉 野兽伏地,无声潜过青草中的田野 郁江河 想象中的翠翠,现实中的三三 哦,沈从文在河边看野鸭子打架 水底的石头呢,那被水流浸润的 坚硬,确实有一...
诗歌丨惠新里雨后(外三首)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蹲在天桥底下 抽着烟,背靠一座停车场 看车子开进又开出 午后,刚下过一场雨 道路狼藉 树木被撕碎,零落一地 有些落叶浮在积水上 这受了伤的水,亟待痊愈的水 叶子就是它的结痂 两位老人牵紧彼此 在散步。一段道路 被重复无数次...
诗歌丨在岁末(外二首)
嗨,我该以一个准父亲的身份自称吗 还是已然就是一名父亲? 在“岁穷月尽,挨年近晚”的早晨 你的母亲并没有直接向我宣告你的到来 而是让我在一种美丽的猜测中蒙福 我在想,上天安排了一个什么样的灵魂来与 我相遇 来命定我接下来的岁月 且让我努力为...
诗歌丨老酒馆(外一首)
春节过后的第二天 我们在南湖路边的老酒馆小坐 我们不是亲人 我们坐在一起 我们坐在一起 我们不是恋人 虎牌啤酒喝掉四瓶 我们没有离开的意思 苏圃路老刘家粥店的粥 越熬越稀,我们 没有离开的意思 水从状元桥下流过 又流过灵应桥,水 没有离开的...
诗歌丨丹顶鹤(外三首)
今天,通过医院的机器设备 我偷窥到自己身体里有一大片沼泽 五脏六腑,都已深陷泥淖 即便是遵医嘱,戒酒,加强锻炼 也难以恢复到从前 干脆认命 并往好处想,沼泽就是湿地 虽然看起来,一大片荒芜 却能调节气候,涵养水土 维持生态平衡,让我的心脏 ...
诗歌丨灰烬亮,或夜读(外三首)
灰烬亮时 他是夜的蓝色儿子,在书里照镜子 他对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脸,订正自己 这所有的,夜都看见了 夜里,夜常常醒着 醒在许多层,每一层 都有惊惶的黑雾在拉伸 他的手指不敢拨开手指间的空隙 没有人比他更懂一本小说的芳心 他怕终于,行间距里的...
诗歌丨大雪让一棵树埋下三千伏兵(外一首)
因为下雪才会有马吗 鹅毛大雪在空中扬起马蹄 大雪会覆盖骏马 大雪会覆盖奔跑 大雪让江河变柔,让爱情变软 大雪让一棵树埋下三千个伏兵 大雪讓道士在寒山寺旁隐如棋子 大雪让诗歌与白为伍,低头不语 大雪让一口大井装下张打油的蝉声 因为下雪,世界沉...
诗歌丨春天的惊喜,来自悄然无声(外一首)
一夜之间 也就一个梦的长短 融融春风来过 草木的筋骨猝然发酥 身世细节留给冬天 鋪陈的过程缺短记录 缀满枝头的嫩芽、花骨朵 点亮所有过往目光 没有锣鼓 春姑娘就上了轿 再探头出来 远山近水都陷入陶醉中 徜徉在夜的两头 从某个黄昏到某个黎明 ...
诗歌丨长满眼睛的墙(外一首)
坐在屋里无聊的墙边 听两个老男人在聊音乐 我吸着香烟喝着便宜的啤酒 一到夜晚 他们都开始发疯 我看着墙,它看着我 面孔都没什么改变 最多是多情的样子 我们分別饰演春天的花朵 如寡妇般悲情的力量 你是我的月亮 我爱月亮 虽然它嫁给过大海 嫁过...
诗歌丨门庭的上方(外一首)
琴弦响起,窗外细雨 曾在某条河流与我相识 砍伐森林的锯子和斧头喝足了树木之血 镜子醒着,永不需沉睡的镜子 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 你是什么颜色,它就纪念这种颜色 当宇宙的金属在上空发生碰撞 活着的人,在时间的内部不断磨损 有些事物消隐了,有些事...
诗歌丨路引(外四首)
我的一位老兄,向我描述 他被雷电击中的经历时 我想到的是某个清朗的夜晚 我专注于一本诗集的阅读,以至于 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 直至虚空中传来了隐隐的雷声 几道闪电在乌云中盘旋 最终没有落下。一种无法言喻的失落 笼罩着我,那道原本必将击中我的闪...
诗歌丨橡树林留下来了(外一首)
一个老人为了阻止林业员砍掉他的橡树林, 他每天都要去那块林间空地上转转, 像个狩猎者,他有时候问路边的人: “你看到那个林业员了吗?” 有人说看到了,有人说没有。 那块土地自他一出生起就属于他的祖父, 那片橡树林在他出生的时候已有五十个年 ...
诗歌丨谜之六(外二首)
壁炉前 词语自觉在稿纸上跳舞 一群碧绿的草芽 钻出纸面 隔着暖暖的火光 有人拿着魔法棒 指挥一场 无声的合唱 神降临 披着薄薄的玫瑰色外衣 谜之八十 我喜欢到市场 收集故事 菜摊,肉砧上 阿婆装着鸡蛋的篮子里 今天,一个卖鲜花的女人 给我递...
诗歌丨人间(外一首)
群山下的牧护关 房子低矮 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 像一节节藤蔓爬满了 陈旧的岩石。 但又仿佛一个个野果 遗弃在沟壑的旁边 秦岭的山有千万卷 但我手中没有一卷 我在林里听 风呼啦啦地叫 无尽的树影晃动在眼前 阴暗处的花岿然不动 荡漾的回声 却唤不...
诗歌丨仲春,在澳门(外二首)
议事亭前地聚满了看云的游客 喷泉在恍惚之间,涌动着众生的幻想 风景斑斓,圣母玫瑰堂敞开一扇门 光从心中上升,百年的赞美诗越发清丽 我像时间的流浪汉,走在午后的新马路 遇见一个诗人是极其困难的事 那辆去往黑沙滩的巴士疾驰而过 沉默的灰猫仰望飞...
诗歌丨火蜂窝(外一首)
中午,我顶着秋天的软太阳 找昨晚被点燃的火蜂窝 找一个家族的遗址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甚至无法确定,蜂房 曾经坐落于哪一棵椰子树上 不慌不忙的海声,和着 不紧不慢的呀语 经过我站立的地方 抵达那片曾经鸟飞蜂绕的树梢 有谁听见了 昨晚岸边 ...
小说丨张琼与埃玛·宗兹
他中途去餐车吃饭,从那个女人的对面路过,但她恰巧侧转身体,去看窗外,所以他最后只看见了她右边的脸颊。吃饭的时候他想,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漂亮又这么暗淡无光? 他不记得那天他点了什么主菜,反正不是鱼香肉丝就是宫保鸡丁,那是他最偏爱的两道菜了。他...
小说丨蛤蜊候风雨
1 最后一次接球的时候,我突然有点恍惚,想把那个旋转的金黄色网球打到云天相接的地方去。 雷从天边滚来,他们三三两两收拾东西回去,我礼貌性告别。有个戴帽子的人冲我跑过来说,你就是陈林吧?我是那谁的表哥,想留你个电话,回头我们聊聊吧。下起了小雨...
小说丨清肝明目
谷子的身子,这几年闹出不小的动静。前年割了扁桃体,去年割了阑尾和包皮。磕过观音喝过符水,不顶事。今年他索性化被动为主动,抢先割掉自己左耳上那多出的一粒耳屏。 谷子的身子,倒也不是净输出。这不今年鬼打墙,想到去体检了,结果发现肠胃里头多了一种...
散文丨小白传
你说猫的命运靠什么? 小区里有一只灰白间色的长毛猫,扁圆脸,灰绿色的大眼睛,尾巴蓬得像只狐狸。她受了一点惊吓后逃窜几米,停步转身侧脸遥望的表情,神似电影《乱世佳人》的女主角郝思嘉。 她被原来的主人用一根铁丝勒住脖子,不勒到死也无法吃饭,勉强...
散文丨回柴河
秋日,辽北关门山,草棵子里钻出一群人。 这群人很怪,放着汽车不坐,只想走山间小路;明明一把年纪了,却认为自己最小;目光沉稳老辣,偏说自己傻。 他们没夸张,他们说的是当年。这个当年,不是泛泛一说的当年,而是可丁可卯,整整五十年前的当年。也是秋...
散文丨渔民阿龙
阿龙坐在街边,嘴里嚼着新鲜槟榔,双脚搭在凳子上。他右手夹着一支烟,不时放到嘴唇边,一阵浓雾腾起。他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身体精瘦,面色黑红——这是长期出海、被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的结果——眼睛大大的,茫然看着小镇风景,又含着一丝冷静的凶悍。...
散文丨八仙桌
一 乡村民居,八仙桌是厅堂中的王,它书写着许多东西。 八仙桌置于房屋中轴线上,稳定平和、亲切大气,入户推门,人心便安。 无论家境殷实清寒,制作一张八仙桌理所应当。八仙桌本属家具,俗话称为“打桌子”。早期专请木匠师傅进门打造。吉宅落成,崭新的...
散文丨山中灰烬
细想起来,我和老张只见过两次面。第二次见面是在横穿芭蕉坪的山区水泥路上,一个去山下的松新镇赶街的日子。当时我刚回山,正带着孩子在路边散步,给她采摘熟透的龙葵果。天晴得好,极有穿透力的阳光把草木烤得热烘烘的。孩子耍出汗了,我帮她脱掉外套,在手...
艺术丨宋庄访谈录
受访者:胡介报 李广明 方力钧 岳敏君 采访者:施玮 2018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在宋庄环岛上上美术馆后院的养生画馆中,我对宋庄艺术村的缔造者胡介报书记和中国最大民营美术馆馆长李广明先生,进行了一次朋友间茶叙般的访谈。 这次的围...
民间语文丨心理医生手记(2018)
一 K桑是我看过的第一个精神失常的日本病人。 首都机场的工作人员在第一时间能发现K桑,我认为真是不容易。设想一下,在万千人流中,一个国际旅客突然间行为异常,就引起了机场安保人员的注意。在确认身份后,按照标准操作流程,机场方面同时通知了救护车...
民间语文丨单亲妈妈日记(2007—2009)
2007年1月30日 要节约房租!我将之前住的大房子退了,在我爸租的小店旁边租了间小房子。之前做的那个电子产品的业务,所有客户都成了他的客户,他都带走了。单单有一家工厂,那采购跟我的关系蛮好,她会断断续续下些订单给我。有了订单就代表有钱可以...
研究与批评丨二十年来话《风筝》
1 《风筝》值得探讨的问题很多,但我以为问题主要集中在结尾,而最不容易理解的也正是《风筝》的结尾。 要讲清楚《风筝》这个奇怪的结尾,必须对这篇作品所描述的两兄弟童年时代那件伤心的往事有一个通盘了解。事情很简单,第一人称讲述者“我”从小就不爱...
环球笔记丨农村基层治理的辩证法
新近一期的《社会科学》刊载了贺雪峰的文章,就规范化管理背景下的农村基层治理问题发表了看法。 贺雪峰说,取消农业税前,国家要借助村干部来完成提取资源的任务,因此,就必须要调动村干部的积极性与主动性,村干部在与上级的谈判中就有主动权。在当前国家...
环球笔记丨“大众女性主义”为何流行?
2019年4月19日的《洛杉矶书评》网站上,刊载了弗兰·比格曼针对萨拉·巴内特-葳瑟的著作《赋权:大众女性主义与大众厌女症》的书评,题为《大众女性主义有什么错?》。 众所周知,女性主义第二波的重要功绩,就是使得那些“不可...
环球笔记丨你为什么会把共享单车丢进河里
2019年4月28日的《香港书评》网站上,刊载了杰夫·克拉普针对共享单车的有趣評论,题为《山山水水、无尽单车》。 众所周知,在共享单车流行以前,城市里还曾存在过公共自行车,而在克拉普看来,这两者存在着重大差异:在使用完公共自行车后...
环球笔记丨逐渐多样的漫威电影
2019年4月30日的《泰晤士报文学增刊》网站上,刊载了罗兹·卡维尼针对最近這些年漫威电影的评论,题为《到达无限——然后超越》。 在卡维尼看来,流行文化企业的规模和野心并非其品质的保障,但却需要被我们纳入考虑,比如,漫威漫画在过去...
环球笔记丨英国科学社会责任协会的历史和遗产
2019年5月17日的红辣椒网站上,刊载了简·沙里斯的文章,题为《反对机器的科學家们》,在文中,沙里斯对当年英国科学社会责任协会的科学家们反对科技滥用的激进历史进行了评述。 沙里斯指出,当下科学和技术所造成的社会后果已经非常清楚:...
环球笔记丨霍布斯鲍姆与其历史书写
2019年5月9日的《纽约客》网站上,刊载了柯瑞·罗宾的评论文章,题为《埃里克·霍布斯鲍姆:解释历史的共产主义者》。 在罗宾看来,霍布斯鲍姆乃是当世最为知名的历史学家,他著作等身、广受译介,且创造出一系列改变了学术版图的...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天涯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3.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天涯

杂志价格:¥8.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天涯

杂志价格:¥8.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