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

天涯 (2018年01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天涯》是国内目前最负盛名的人文精品杂志之一。《天涯》以道义感、人民性、创造力定位,追踪当下的思想文化动态,努力切入时代...     展开
原价:¥12.00   促销价:¥6.4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作家立场丨观察中国乡村的两个坐标
编者按:乡土写作在中国当代文学里,最有成就、最有活力,同时也面临最多的挑战。快速的城镇化让农民进城的步伐加快,不少人喊出中國乡土写作已死或者正走向死亡的路上。可以看到,这些年关于城市的书写确实越来越丰富,中国人对新的生活方式的感知、拥抱、书...
作家立场丨国际视野下的乡村写作
我业余时间组织文化志愿者做乡村能力建设服务有三年多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乡村建设似乎也是一种“写作”,是以公益服务动机理念为笔,以人际沟通和项目管理为书写方式,以乡村资源、乡土社会、乡村产品和乡村市场为纸张或对象的一种观察、构思、解码与编码过...
作家立场丨“看见”故乡与面向未来的乡土书写
非常感谢各位老师和实践者们的大力支持与精彩分享!很荣幸能代表工作坊会务组在这里做个小小的总结。工作坊内容十分多元和丰富,实在难以归纳,我个人认为有个十分重要的关键词可以帮助我们进行理解——“看见”,它不同于“看到”,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
作家立场丨死之后
○ 在一座古园中,有一片老柏树林,那里有两个孩子,正在那个古祭坛旁,仰头看着一棵没有叶子的树,纳闷为什么这一棵树跟其他树不一样,为什么这棵树没有叶子?你摇着轮椅过去,告诉他们,这棵树死了,这是一棵死树。孩子们似乎听不懂,还不停地在问:它到底...
作家立场丨清水湾记事
清水湾 世界是相异相悖的。 北京很夸张地把湖称为海,不知是见识所致,还是狂傲的结果。云南那,那么巨大的湖,竟就叫为池,相比北京就真有些边陲仆从的感觉了。而港岛的东陲西贡这,有一地方叫作“清水湾”,以中文和中原的世俗文化去理解,清水湾既是一地...
作家立场丨渔民画记
一 《汉书·地理志》关于东南沿海的民风描述,有八个字:“文身断发,以避蛟龙。” 隔着遥远的时空,我仿佛目睹了那些赤裸的臂膀在海上展露出狰狞的一面。他们操控着臂膀上的肌肉,那些古老的图像便扭动起来,直吓得海中蛟龙也急急远遁了。在这里...
作家立场丨杯中的北欧天空
为什么旅行? 在还没有走出过村庄、镇子之前,我曾经以为,我们镇子是最大的镇,虽然对这个“最”字的比较对象不太明晰,但是,那个由几条街道、房屋和背后的田野所构成的空间就是我所认知的最远边界了。有点荒诞,以后的好多年,我都为那时的“井底之蛙”而...
作家立场丨迷失南欧,语言的圈套
一 迷失南欧,迷失于这片暴晒的,尚以农业为部分支柱的,不如我们想象那般富裕和安全的南欧。迷失于教堂穹顶的湿壁画,迷失于一座座古堡,一片片灰蓝色的海滩,一座座由古罗马雕塑、毕加索和梵高充满展室的博物馆,直至迷失于异族丰厚的文明。 从威尼斯到巴...
作家立场丨日本随想:过度的礼近于“非礼”
中国人对于日本的态度,高高低低,总感觉失之偏颇。无端的不屑很普遍,无边无际的推崇也不少见,尤其那些游历过这个岛国的国人,往往不吝赞美。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提醒自己要超越游客视角,观察日本人的人格、性情和处境,而且,这事儿很有吸引力。对日本的...
作家立场丨一言难尽的非裔美国人(外一篇)
诗人聂鲁达说,他有一次在湖畔的暮色中看到了一些印第安人,觉得他们是浅蓝色的。我以为他可能说错了,他看到的应该是非裔人吧?在剑桥城的查尔斯河畔,当夕阳西下时,常见一位头戴礼帽的黑面老汉坐在条椅上吹圆号。他双颊鼓圆了,眼睛望着河水,整个人看上去...
小说丨好孩子
两边的庄稼地高,中间路低。西头小牛庄,东头的大牛庄都管这段路叫楠竹巷。我在小牛庄,人们说大牛庄就说楠竹巷那头。我上学到了大牛庄,他们说小牛庄也说楠竹巷那头。现在我在楠竹巷上头的庄稼地里。我们三个人,山麻雀,还有阶级儿子。阶级儿子是大牛庄的,...
小说丨如果你是我
这个男人,我想要喊他爸爸,可是他不让。有人喊他爸爸,两个女孩儿,都是他跟他老婆生的,却不跟他姓。他是招女婿。什么是招女婿?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问起其他人,他们都笑话我,说傻子也想当上门女婿了,真是什么人跟什么货在一起啊。 好吧,我就是他们口...
小说丨打渔人吕大力的缉凶生涯
打渔人叫吕大力,住在蛟翔巷,紧挨着瓯江。 吕家从爷爷吕有敬开始打渔为生,在瓯江上兼职捞尸。他捞过甜井巷五十杖的尸体,将他完整送回家,按照风俗,五十杖老婆杜小柳给他一个大谢礼。有时捞上来的尸体无人认领,他也不恼,找张破草席,将尸体卷起来,背上...
小说丨酒狂
周末的中午,戴浩到家附近的面馆吃了一碗辣肉面。所谓的“苍蝇馆子”,口味颇佳,不到十个平方的店堂永远坐满了人,过来打包的顾客络绎不绝。男人们大多要两份招牌浇头,常听见收钱的阿姨冲一窗之隔的厨房喊:大肠猪肝一碗,拌!或是:猪肝素交,汤! 面馆是...
小说丨杀生
它是零,是虚无,如果它有重量,那也是微乎其微,如阳光下飘浮的尘粒,或只是一声渺渺的叹息。 那是一条花色斑斓的球蟒,缠在姝雪白的手臂上,吞吐着红色的舌信。黑色鳞纹,蛇身密布不规则形状的灰褐色块斑,有的地方暗黄,有的地方走着闪电般白金的纹。看久...
小说丨挨刀
旅长要来新兵连视察的消息是从宣传科长张广东的嘴里传出来的。张广东并不是真正的宣传科长,他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毛都没扎齐的新兵。他的科长任命是七班新兵刘欢提议、全排集体研究通过的。因为他传播小道消息和吹牛皮的能力在新兵连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得到了全...
散文丨峡河
好多年里,一直想写一写老家,一来是穷乡僻野,不毛之地,不要说出过什么人物,狗也没出过几只会咬的;二是在外面浪荡了半辈子,于这片地方已是游魂野鬼,我不认得几个人,大约也没几个人还记得我了,我不清楚这里的事,这里人也不知道我,总之,实在是没啥可...
散文丨我那些年的矿山生活
現在,就不知道了。 一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矿山,是2000年的冬天。当时,漫天大雪,春节在即,过年的费用已是眉头大事,孩子一岁半,还在每天靠奶粉过日子。矿山地点是河南灵宝秦岭金矿的朱阳镇王峪,后来知道那是整个西秦岭金矿中一个不足一说的平...
散文丨那年的落日
一晃,德成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 我离开萨尔托海也整整六年了。天迢地遥,不知道它现在变化成了什么样子了。如果井架还在,那作为标识的旗子该换了多少茬了?竖井,也该打到千米了吧?在千米的井下,一群人又是怎样的生存情状? 萨尔托海距石油之城克拉...
散文丨茵陈
先说我的家乡。 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叫峡河。记事时,叫峡河公社,后来叫峡河乡,到了1997年时候,撤乡并镇,就啥也不叫了,因为在行政版图上,它啥也不是了。但家乡的人,至今还是习惯叫峡河。在某处颇远的街上碰到口音极似的,问,哪里人?答峡河。那...
散文丨今岁又清明
爷爷是一九八七年走的。 那个春天,我在一所寒苦山区的中学读高二。学校离家很远,没有公路,自然也没有车,来来去去,都靠步行。那时候多数是一个星期或两三个星期回家一次,为的是带走一桶酸菜,五元生活费或一袋红薯干。 某个星期天,回到家里,吃过了三...
散文丨散落乡间的诗人
一 我教书的小镇,是座古镇。古镇里来过几个赫赫有名的人。两千多年前,有个被尊称为荀子的老先生在此为吏,并终老于此。他的坟上荒草离离,游人听信当地人的说辞,临走之时,必要在那老先生的房子上取一点儿土。据说,圣人栖身之处的黄土,可佑护学子金榜题...
散文丨大限
一 母亲死在那一年的腊月天。天空飘着纷乱的雪花,下着这个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母亲的双眼紧闭,不再看人世间的任何景致。 原本母亲是要活着等候这一场大雪的。天进腊月,家里的年货要买,家里的年货要腌。买年货,需要母亲一样一样地亲手买。腌年货,需要母...
散文丨则见风月
看戏 我总疑心开场锣鼓就如说书或口技起始前的醒木,一拍之下,便提点台下兀自嗑瓜子闲聊耷肩缩背目光涣散的那起观众——戏,开始了。 祖父到老年爱看黄梅戏,我是他的跟屁虫,就随着一起看。最早看的是《劈棺惊梦》,那年我十岁,知道扮田氏的演员叫马兰,...
民间语文丨白藤基地创建史(1969)
开路先锋 1963年,英雄的中国人民在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以回天巨力,难以想象的速度,越过了三年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现了前所未见的蒸蒸日上、热气腾腾的革命景象。 正在这个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响应毛主席和党...
民间语文丨情书一组(1980—1981)
资料提供者附言:1980年5月27日,我在《解放军报》发表了一首小诗: 红柳与枯草 这棵枯草呵,许是早先的草 籽随风落到此处; 恰逢一场骤雨, 它便把戈壁错认作沃土。 它急急忙忙伸出根须, 庆幸自己找到了归宿; 它一夜之间抽出了芽, 打算繁...
民间语文丨搜集江苏黄桥革命老区歌谣(1924—1949)
申陈二庄 申陈二庄,十里见方。 男当共党,女打官腔。 三岁小孩童, 能踏水波浪。 八十岁的老公公, 双手使刀枪。 先打蒋垛“申驴头”, 再打黄桥丁万昌。 杀尽贪官和污吏, 天下穷人得解放。 刀斧红旗飘 农民泪汪汪, 地主狠似狼。 青壮绑架去...
民间语文丨在瑞士当导游手记
瑞士位于欧洲中西部,距中国约8000公里,乘航班机从北京起飞,经过俄罗斯、芬兰、捷克和德国,空中飞行11个多小时即可到达。瑞士国土面积仅4万平方公里。别看这么个小国,人均年收入却高达3.4万美金,远远高于美国和日本,该国最富有的数百名富翁财...
艺术丨艰难的观看
在摄影界,1990年代以来我们经历的时期已经呈现出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凭借“对传统的敏锐感觉”,以影像来追求世界的真实;另一个是依据“新的自我意识”,探究摄影的真谛并阐明艺术的主张。前者忠实于传统的摄影技法和拍摄手段以获取属于这个时代的直观...
艺术丨郁特里罗:孤独成就的艺术
一 在巴黎蒙马特尔山下,有一条叫作“莫里斯·郁特里罗路”的石梯小径。给这条路如此命名,为的是纪念二十世纪独树一帜的法国风景画家郁特里罗。对所有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来说,在曾生活过的城市——尤其在有艺术之都称谓的巴黎能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天涯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天涯

杂志价格:¥6.4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天涯

杂志价格:¥6.4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