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

小小说月刊 (2018年06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由河北省文联主办,于1993年创刊,是全国惟一刊发小小说原创作品的省级刊物。“内容丰富、文短旨远、鲜活大气”是《小小说月刊》坚持的风格,“人生、人性、人本”是《小小说月刊》倡导的主旨。主要栏目:四季芳洲、哈哈世相、谐趣园、滚滚红尘、一帘幽梦、似水流年、益智园、另类园、荒诞夜话、神秘岛等。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红尘异事丨最后的较量
警官刘勇追赶了歹徒一个整夜,没想到对手最后狭路相逢竟然是在林子中的这一片空地上。山高林密,在追击过程中刘勇一马当先,早已与其他警员失去了联系,因此当他与歹徒撞个正着之后,只能是双方两个人单枪匹马地对峙。 正值黎明时分,林子间还缭绕着一团团淡...
红尘异事丨家事
日本人预谋在盐河口抢滩登陆时,驻扎在苏北的新四军,即栗裕的一个独立纵队,迅速集结于盐河两岸,他们一边挖工事、修地堡,占据有利地形;一边在周边几个村镇征集新兵,补充兵源。 五爷,就是那时候应征入伍的。 全国解放后,我父亲从电影中看到有“火线当...
红尘异事丨救命皮带
鲁山张良,商埠名镇。 大清早,做生意的,赶路的,人来人往。谁也没在意,十字路口南侧小桥旁的榆树上,好像绑着一个人。 终于,有人指着小桥喊:“快看,树上有个死人。” 十多个好事者跑到桥上,只见一人被用皮带绑腰吊在树上,双眼紧闭,细看面容有些熟...
红尘异事丨胡先生
张大躬身子,冲着草屋抖抖地喊,胡先生在家没? 张大手里拎着一把韭菜,韭菜用润湿的稻草扎着。在东北,讲究吃头刀韭菜。开春儿的时候,经过一冬的孕育升华,韭菜吸纳土地精华,别有清香自然的味道,无论是下锅炒抑或包饺子,都有一种仪式感。 张大听见胡先...
往事如烟丨十里梨花
她知道他们一直在较着劲。她知道他们的名字,叫粟,叫锦。 她在梨园里见过粟,在斑竹林里见过粟,在老君山和观音寺里见过粟。他们从未打过招呼,她只知他种田,英俊,有父亲留下的十里梨园。她经过他的梨园,见他站在似雪的花海之中,她的心即刻柔软,如同梨...
往事如烟丨秀才娘子
秀才娘子的名字叫榆钱儿,原来是涞阳城一大户人家的丫鬟。榆钱儿长得娇小,眉眼是眉眼身段是身段。老爷的眼睛就老往她身上瞄,太太覺得这丫头不能再留了,便把榆钱儿嫁给了秀才。 秀才是太太远房侄子。秀才曾婚配,但媳妇三年前死了,榆钱儿过去,算续弦。 ...
往事如烟丨佛跳墙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对小和尚说:“庙里粮食不多了,你下山去化点斋米回來吧。” 小和尚点点头,背起袋子就下了山,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老和尚一个人在庙里等了一年,终于按捺不住,朝庙门上挂了把锁,也...
往事如烟丨蒯金匠
清康熙年间,县令董其在关帝庙内建演戏楼,特书“摹古绘今”四字,命砖雕艺人季洪阴刻入砖,填以花青,嵌于照壁。 董氏每字起笔皆作“渴笔”,显得虚灵秀峭,运笔则侧锋直行,宛如折带屈铁。通幅清隽流丽,遒劲有力。 非常人所能及。 为表对关帝虔诚,董其...
千年演义丨木纹黄
题记:青田石的一种,黄色,有千奇百怪的木纹形状。 金海陵王听文臣给他讲过一首词后,才知道南方有个汴州,那里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更具诱惑的是,有嫦娥一般妖娆的美女,这些美女一律明眸皓齿,腰肢如柳枝一样婀娜多姿。他瞥一眼身边...
千年演义丨绝笔
月色穿过高墙小小的窗户,落下一个梯形的光团。借着这团月光,毛延寿在砚台上磨着墨团。到底是皇家的精墨,即使在这阴冷的死牢里,也散发着一股好闻的香味。 此时,手中磨家伙的人可能不止他一个,明日午时三刻,行刑的刀斧手们也一定在磨着他们手中雪亮的斧...
千年演义丨废纸不腐
八月十五,进奏院衙署,窗前,苏舜钦看着缓缓西沉的太阳和渐渐热闹的大街,不由一声叹息。好友刘巽问他为何叹息。苏舜钦苦笑了笑,说出自己的烦恼。 原来,作为当世有名的大词人,苏舜钦和他的诗朋文友们每年中秋节都要在京城的文韬阁聚会,赏明月,观舞乐,...
千年演义丨锦衣卫
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从小我就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 16岁那年,媒婆带着一个小伙子走进了我的家,他就是我未来的夫君。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梅青。 结婚的日子定在开春。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小伙子家境非常一般,看来荣华富贵的生活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梦。...
那山那水丨村医
“这小子,出息了哈,小时候,我还救过你一命哩。”耄耋之年的先生对我说这话时,正拄着拐杖走在通往村卫生室的路上。 满头银发、慈眉善目的先生,轻抚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人也不糊涂,每回看见我,总是微微一笑,顺口喊出名字后,仍忘不了提及救我之...
那山那水丨母亲的小木匣
母亲说:“小木匣的锁坏了,你给我换一个吧。”我接过母亲手中那把带着岁月锈迹的锁说:“行,下班后我去修锁匠那里看看。” 还没下班,接到多日未见的同学电话,说他来出差,想见面聊聊。我想锁早一天买晚一天买没事儿,下班后便拉着同学一起吃晚饭。吃完饭...
那山那水丨南京的太阳
到南京的第二个晚上,我接到警察的电话。电话里,警察说:“有个男人自称是你父亲,麻烦你来一趟,确认一下他的真实身份。”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来南京,是参加小鹿五周年演唱会。临来时,父亲在手机里千叮咛万嘱咐,不接听陌生电话,不搭理陌生男人,不独...
那山那水丨红儿要出嫁了
田家庄有一个风俗,出嫁的姑娘在新郎到来之前,必须先穿上嫁衣,独自绕着村庄走一圈,表示自己即将嫁人告别家乡,才能坐上花车离开。 红儿是田老汉的二女儿,生得极美。今年二十五岁,终于要出嫁了。在田家庄,女孩超过二十二岁还没嫁人,就被称作老姑娘了。...
人间情缘丨黑板上的爱情
如果不是王麻来提亲,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那天,王麻来秀莲家。秀莲要嫁给王麻的消息,就像一阵风,瞬间传遍了整个大队。 王麻不仅嘴歪、鼻塌,而且个矮,用当地的话说,只有三兜牛屎高。仗着城里有当干部的亲戚当靠山,在乡里耀武扬威。秀莲呢,是队里最漂...
人间情缘丨螺丝扣
拌了一夜的嘴,也不知道是谁对谁错,反正谁都不让谁。 似乎是,男人还搡了她一肘子。当时没觉得疼,躺下了,泪却还在流。 怎么经常吵呢?为了个啥吵呢?想想,也说不上来。反正是,隔一段时间就吵,隔一段时间就吵。她呢,恨得牙都痒痒的。她没记得吃了什么...
人间情缘丨昙花开放
男人给女孩打来电话说:“我家阳台上的昙花快开了,今晚你能过来一起看吗?” 女孩先是一愣,但不久就爽快地说:“好的。” 男人是女孩的同事。 男人和女孩的办公桌挨着,两人在一间办公室里面对面办公。女孩刚来时,碰上工作上不懂的地方,常问男人。每一...
百味人生丨罪人
呼啸的北风掠过小清河,割得我脸颊生疼。我跪在父亲坟前,跟父亲说我有罪。 小清河的水稀稀拉拉,一如我的眼泪。 小清河的水无论春夏秋冬从没有枯竭过,小清河的源头在大山的深处,几处山泉汇总,到了粟村这一带,就有了小清河这个好听的名字。小清河再往下...
百味人生丨草帽面
甘城的这个夏天,确实热得古怪。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稀奇事:在甘城小学旁的一条小巷内,来了个卖热面的,卖的是普通的葱花肉丝面,可人人都说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面的香味儿。常常凌晨两三点了,还有很多人坐在那里吃的吃等的等,像好久没吃东西了。随后...
百味人生丨一棵树的非正常死亡
房子拆了一间又一间,村民搬了一户又一户,偏偏就一棵老树阻挡了拆迁的脚步。 树不是什么稀有树种,一棵乡下农家屋前屋后常见的老槐树。枝繁叶茂,冠大如伞,粗壮如柱,得两个成年人围抱方可。 这棵树生长在一户农家的院子里,主人非常珍惜。 “它已经有一...
百味人生丨死命追逐
那天,我蛰伏在一处偏僻处,等待着形单影只的人经过。 不一会儿,有个身着西服,一副业务员打扮的小个子年轻人出现在我的视野。 他手里好像攥着一部苹果手机。好极了! 我蓄势待发。 他刚走过我眼前,我就蹿出去一把扯过他手机,紧接着掉头跑人。 跑出一...
奇幻星空丨城里的牵牛花
起初她只是想在出租屋里种一小盆牵牛花,那种紫色的喇叭状的小花总能慰藉她思乡的情绪。 可是那盆花却发了疯,绕上只有巴掌大的窗台,缠住单人床的床脚,占领了挂衣服的架子……它铆足了劲儿掠夺一切可掠夺的地方,实在没地方了,干脆爬上墙面,很快,四面都...
奇幻星空丨隐身药水
叶子虚刚迈进办公室的门,就被顶头上司喊去训了一通,最近他所在的销售部门业绩不好,屡屡在会上被点名批评。事实上,叶子虚最近确实在工作上分神了,只因为他女朋友最近举止怪异,让他不由胡乱猜想。 沈晓芸是个明媚动人的女人,叶子虚当年可是费了好一番工...
奇幻星空丨吹笛人
1 小镇上来了一个吹魔笛的人。当他经过街道时,树上的小鸟齐声鸣叫,各家各户养在花盆里的花争相开放。吹笛人随身携带着一个布袋,专门收集花香。小镇上所有鲜花散发出的香气都被这个袋子吸进去,吹笛人扎好布袋口,带走了。 也许是由于不慎,也许是天意,...
青春花语丨你们就是角峰上飘动的白云
十年前,我曾在粤北山区支教。我支教的学校叫角峰小学。学校只有一座两间的老房子,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从角峰最高峰往下看,它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线上绑着的一个灰色小盒子。弯的是山路,灰的是教室。稻子渐渐黄了的季节,这个小盒子就成了一阶一阶...
青春花语丨被爱簇拥的青春
真正感受到母亲的爱,是在我长大的那一瞬。从前以为,母亲只爱姐姐。 母亲说,姐姐是太阳,我是月亮。所以每当我衣服破了或者过年时,母亲拿了姐姐穿过的衣服给我,我总觉得天经地义。太阳那么亮,月亮自然得让着它。 十二岁那年,夏天来的时候,母亲拎了两...
青春花语丨向湖心扔一颗石子
每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我们最自由的时光。 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们女生可以坐在学校月牙湖边快乐地说笑,我们可以偶尔向湖心扔一颗石子。然后,我们一起看着小石子荡起涟漪,一圈圈,慢慢地荡漾开来。 刚刚进入高三,离高考不到一年时间了,学校为了缓...
职场风云丨把本职做到101分
汪菲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银行当实习业务员。 汪菲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客户存款或取款,手续并不复杂,即使没有大学学历,经过简单的培训,也能很快适应。 这天上午,银行显得有些冷清,汪菲正準备核算一下刚才的业务账单。一位年约40岁的中年人径直走进银行,...
职场风云丨特殊训练
读大四那年,谈欣上学期还在拼学分,其中最难的一门课程是设计,这门课程是毕业设计的最后一公里,也是今后工作的实际应用,必须学好。但据师哥师姐说,这门课程有点变态,课程设置变态,老师变态,学生也会跟着变态。真有这么夸张吗?谁知道。 談欣没多想,...
谐趣园丨神器
老钱和朋友合伙开快餐馆。盘店、装修、雇工等诸事办妥,就等着办下执照“十一”后开业,可是营业执照迟迟办不下来。 老钱往审批机关跑了四次。第一次,办事窗口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女士。老钱说明来意,对方不说话,只把下巴朝右前方扬了扬。老钱不明白,又问...
谐趣园丨先干为敬
包间里,宾客满座,酒菜飘香。 张三给众人倒满酒,然后指着对面一个有些谢顶的胖老头对李四说:“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曾是咱县财政局的赵局长。” “哎呀,赵局长,失敬!失敬!”李四听了,脸上瞬间堆满笑容,连忙起身,双手举杯敬酒。 张三接着说:“赵...
谐趣园丨没有租不出去的房
老蔡的母亲过世后,家里多出了一间屋子,老蔡打算把它租出去。出租广告贴出后,很快有人来电咨询了。老蔡是个老实人,如实相告空屋的情况,并说本来月租金400元,现在只要300元。不料话没说完,对方就挂电话了。转眼三天过去了,那些租客一听房间里死过...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母亲的嫁衣
母亲一共有八套嫁衣。听说还是当年父亲借钱置办的。 那时的公社文艺队,母亲是腰鼓手,父亲是唢呐王。母亲敲的腰鼓节奏铿锵。父亲吹的唢呐高亢激昂。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花前月下,母亲便嫁到了高山上。 母亲极少穿嫁衣。可是,一身的粗布衣着依旧遮不住她...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昨天和今天
离村子很远的地方,有一架木桥。桥下,水流湍急。 一天,甲乙在木桥上不期而遇。抬眼相望,两人都怔住了。 难道是他?甲抹了抹眼睛,眼珠子瞪得老大。 难道是他?乙也抹了抹眼睛,目光有些躲闪。 瞬间,那场恶战在他们脑海里同时回荡…… 在一个山头,两...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冷
冷。 琪琪往身上加了一件衣服,又加了一件衣服。 寒假第一天,琪琪久久賴在床上。被窝里暖和,永远不用起床就好了。 厨房里锅碗瓢盆一阵闹腾,奶奶躬着腰,一步一挪把早餐端上餐桌。 一小碗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热气快要散尽时,琪琪洗漱完,端起属于她...
闪小说丨布鲁托
布魯托缓缓消失在草原尽头,头也不回。若兰瘫坐在草地上揉着肿痛的脚踝,任伤心的泪水流淌。 “嗨!没什么好哭的。”若兰擦着眼泪。来这片草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分离吗?现在,为什么会有被抛弃的感觉? 若兰从这里带走布鲁托的时候,布鲁托才一个月大。呆...
闪小说丨猜不透的谜语
濮之琦的《芜湖风土记》中,有个有趣的故事。 话说清朝末年,不知何处来了一个和尚,在安徽芜湖的十里长街上化缘。 这个和尚每到一个店里,总要先说一句话:“一个人两只眼。”说了一家又一家,谁也不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人不是两只眼,难道是三只眼?...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2.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