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

小小说月刊 (2018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Mini Novel)1993年创刊,是由河北省文联主办的省级文学刊物,它以“文学意境 青春意趣”为办刊理念,围绕着“悦读、感动、成长”的宗旨,用精短的小说察世事万象、悟情感真谛、启睿智心灵、品人生哲理等。曾获中国期刊协会“全国中小学图书馆馆配期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等称号。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红尘异事丨飞来的木桶
1939年冬天,沂蒙山区比往常年份冷得多。这样的气候对患有肋膜炎的徐向前来说是很不舒服的。 部队很快就要从东高庄村移防了,一有空闲徐向前总是到老百姓家里多转一转。 这天他和警卫员随意走进了麻其老人家中,老人正坐在被窝里取暖。麻其想从床上起来...
红尘异事丨麻罐儿
元城县抗日四大队在沙圪塔驻扎,麻罐儿找到大队长赵北源,要参加队伍。赵北源叉着腰,侧着脑袋,虎着脸,大声说,你是谁家的小孩子?还没枪高呢,擦擦鼻涕一边玩去。麻罐儿的兴奋劲儿一下子没了,撅着小嘴巴说,我会唱歌。 神枪手秦小壶在一旁眯着眼睛嗤嗤笑...
红尘异事丨生死二题
黑 蚁 地震发生之前,老太太正给她的三个孙子讲蚂蚁的故事。 她们坐在堂屋,大宝和二宝偎在老太太的膝旁,小宝坐在她腿上,不时用小手挠她的下巴。老太太手里拿着半个馒头,旁边的小桌上放着馒头筐,里面盛着她刚刚蒸好的馒头,散发着香甜的热气。老太太用...
红尘异事丨魏东情史
听到对门家钥匙开锁的窸窸窣窣声,米丽穿着印有大嘴猴的睡衣就跑出去,连外套都来不及披,粉红拖鞋踢踢踏踏的。 对门出差一个多月的男人果然回来了。走廊里的灯昏暗柔和,穿着警服的英俊男人一脸倦怠。米丽迎上去问,这回怎么走了那么久?男人说,罪犯狡猾嘛...
往事如烟丨梅九
龙泉镇有个奇特的风俗,女子婚嫁,离不开一幅丹青。 记不清从哪个年头起,该镇便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出阁前的女子外出须以白纱遮面。一旦有了媒妁之言,女方得以一幅画像传呈男方,妍丑往往决定婚事的成败。 梅九是镇上首屈一指的画师,开了间梅韵画坊。...
往事如烟丨张五爷
在滨州,如果张五爷说自己的书法第二,那就没人敢自诩第一了。 张五爷擅楷书、隶书,尤以草书最为拿手。张五爷龙飞凤舞的草书不仅气势磅礴、遒美健秀,细品,还能品出金戈铁马的气势和落纸烟云的沧桑。 张五爷在墨里加入了自己从中草药里熬制的独家秘方,所...
往事如烟丨天水桥下
锦溪镇的北端是一个“漾”,“漾”是什么?是比湖小、比水塘大的一片水域。漾的南岸是轮船码头,漾东、南分叉成两条河:往南便是锦溪镇的市河;往东是北界河,北界河上有一座高大而精致的石拱桥──天水桥。桥的北堍是观音堂(合作化以后改成了粮店),紧靠着...
往事如烟丨得意门生
民国前的浦江县,浦阳镇西关外就是三教九流云集之地:民国后的浦江县,浦阳镇西关外还是三教九流云集之地。戏剧杂耍、说书卖药无所不有。 十五岁的孙小片挤来挤去,从说书棚挤到杂耍摊,从杂耍摊挤到乱弹场前。 中间,一个小要饭花子被人驱赶,在他面前绊倒...
千年演义丨酒祭
扬州已经被清兵围困了七日,扬州督师史可法也率领将士们整整坚守了七日。这七日,清兵大帅多铎先后送来三封信,劝史可法献城投降。史可法每次都对来使说:誓与扬州共存亡! 天色暗淡下来,史可法仍在城墙上巡视。他看到将士们士气高昂,斗志旺盛,就稍稍有一...
千年演义丨春风沉醉的晚上
1587年,春。 一天傍晚,正要下班的内阁大学士申时行接到了太监传来的圣谕,让他加会儿班,到皇极殿谈点儿政事。 申时行一时悲欣交加。算一算,上次见到万历皇帝,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半个月来,万历皇帝像个任性的孩子,把自己关在大殿里,歇了早朝...
千年演义丨玉枕
唐太宗继位之初,东突厥吉利可汗战败被擒,领十万大众来长安请降。随行带来宝马千匹、肥羊万只以及各种奇珍异宝献给朝廷。珍宝中,有一件稀世之物:一块羊脂玉枕。 玉枕尺许长,四寸宽,四寸厚,通体乳白透亮,凝滑如脂,望之如团雾凝聚,摸之似婴儿肌肤之光...
千年演义丨乐在于心
书法家钱穆父任开封府尹时,曾向欧阳修请教书法之事。那一天,欧阳修在书房接见了钱穆父,叫家仆沏一壶蔡襄送来的小龙团招待他。 钱穆父说:“年轻的时候学书法,极普通的笔,极普通的纸,觉得技法掌握得很快,也感到很有情趣和快乐;现在练习书法,笔是徐堰...
那山那水丨吃饺子
那时候就是那时候。 那時候不是这时候。 那时候吃的是高粱面、山药面、瓜菜代以瓜菜代替口粮,还不够吃,吃不饱,要想吃顿白面饺子非常非常难。 那时候我在一所初级中学教书。学校在乡下,门前是一条缓缓流淌的清水河,四周是莽莽苍苍的太行山。我才25岁...
那山那水丨喊魂
桂枝挎着柳条篮子,跟妈说,媽,我下湖割草去了。妈一边用手拌着瓷盆里喂猪的麦麸和山芋叶,一边应,趁凉快赶紧去吧,不要贪玩啊,早回来烧锅。十岁的桂枝挎着硕大的篮子,上身穿浅蓝色的褂子,下身着橘黄色的裤子,脚上是褐色的塑料浅靴。走在乌鸦岭的大堤上...
那山那水丨乡夜
洞房花烛那个晚上,夜深人静,福顺和新娘子贵娥睡下了。可是堂屋里的叹息声把他惊醒了。 堂屋里,娘孤独地坐在矮凳上,面前的矮桌上摆着半盘婚礼上吃剩的卤煮花生豆,拿着酒瓶, 哼着不知是《秦香莲》还是《窦娥冤》的老戏词儿。 “娘,半夜了,还不睡觉?...
人间情缘丨石钟山下的诗意
父亲说,他和母亲相识在石钟山下。 我家里有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短辫子齐肩,弯眉皓齿,长长的眼睫毛下有双会说话的眼睛,水汪得清莹透澈,微微的笑意,浅浅的酒窝,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看过我母亲照片的叔叔阿姨,问我父亲的几乎都是一个问题,你是怎样把...
人间情缘丨枕头里的家
女人经常出差。她背一个很大的双肩包,里面塞满换洗衣服、化妆品、牙膏牙刷、书籍……当然,那里面总是塞着一个柔软轻便的枕头。有时女伴会笑她,她解释说,宾馆里的枕头不合适呢。 宾馆里的枕头的确不合适,要么太软,要么太硬,要么太高,要么太矮,好不容...
人间情缘丨谁的眼泪在飞
张山跟着杨紫去了趟家。张山两只手拎着满满的礼物,看到杨紫的母亲,叫了声:“阿姨。”老太太的脸有些冷,说:“你,你说你叫什么?”张山说:“阿姨,我叫张山。”老太太点点头,说:“张山,你有房吗?”张山说:“没有。”老太太又说:“你有车吗?”张山...
百味人生丨瓷炉
一 潘家园市场很大,地摊遍布两侧,秦始皇使过的酒盏放着杨贵妃嘴里含过的玉块,和名妓李师师的肚兜、释迦牟尼的舍利一起堆放在尼龙布上。 陳显把摩托车后保温箱里的外卖拿出来递给摊主:“您的外卖。劳驾问一下,最近的厕所在哪儿?” 摊主手指往西边一伸...
百味人生丨芬芳桃李
听说前台来了一个新人,还是个美女。早晨上班的时候经过前台,果然是个养眼的小姑娘,彬彬有礼,还一脸的羞澀。 十点刚过,这个新来的前台小姑娘抱着一叠报纸信件来到办公室并径直向我走来:“报纸和信件是交给您吗?”声音轻柔悦耳,和人一样很美的感觉。 ...
百味人生丨老秤收藏家
梁歆臣是锦溪镇土生土长的老住户。他这人不抽烟不喝酒,就一爱好,喜欢老物件。在镇上,他也算资深的收藏家了。不过,他的收藏与众不同,他不收藏书画,不收藏瓷器,不收藏玉器,不收藏铜器,也不收藏石头,他单单收藏老秤,即杆秤。 梁歆臣偏爱收藏杆秤,与...
百味人生丨烟事
陈平戒烟了,戒烟的原因说起来有点儿可笑。 陈平想盖个牛棚,没有檩木,托表哥帮他买。表哥他们村在山上,山上木头又多又便宜,表哥交际又广,买车木头不成问题。果然,第二天表哥就给他回话说,木头给他买好了,是村上的树,让他自己去伐。表哥悄声说:“你...
善行天下丨违规的司机
经过人员调整,董星辉成了公交126路的一名司机。上班没几天,有一次他把车开到一个叫花园路口的车站时,有一位年轻女子过来对他说:“师傅,求你个事,我儿子腿脚不方便,你能否在前面那幢黄色楼房前停一下?” 董星辉目测了一下,那幢黄色楼房离车站足有...
善行天下丨一碗热汤
立冬的一场雨,让这个小城的路面变得更凉了,踩在上面,一阵阵寒意从脚底一直传到指尖。 傍晚,一个老婆婆蹒跚走在大街上,她遇到餐馆就往里看两眼,直到看见这家义连香饭店。老婆婆慢悠悠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客人很多,她在角落一个没人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
善行天下丨21世纪的煤油灯
我在城乡结合部开着一个五金杂货店,隔壁住着个病恹恹的小伙子。为了治病,他负债累累,上门讨债的人经常不断。他穷得连电费都交不起,家里用电早就被停掉了。为了解决夜里照明问题,一天夜里,他到我这里买煤油。 “蜡烛花销高,我用玻璃瓶做了个煤油灯,点...
青春花语丨谢谢你,高锰酸钾
小时候我家在乡村,那会儿父亲做药材生意被人骗光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很多债,导致爸妈天天吵架,我和我妹也免不了毫无征兆地挨揍。爸爸用最后的脸面借来一笔钱,大概有3万吧,去养殖场买了鱼苗在水库里养鱼。可想而知,这笔钱是多么重要,是爸爸孤注一掷后的...
青春花语丨穿线
大刘有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叫亮亮,特别调皮捣蛋,时常惹是生非。夫妻俩为了教育好这个儿子真是伤透了脑筋。各种专家讲座,他们听了不少,育儿良方的书籍,也看了不少。各种套路和方法他们也轮番使用过了,可惜收效甚微。 大刘老婆说,要不带亮亮去看看医生...
职场风云丨老店的规矩
美丽的西子湖畔有一家百年老店叫“福贺祥”。“福贺祥”以经营茶点为主,店里卖的茶点香甜可口,价格实惠,传承至今已百年有余。 相传当年的创业老掌柜名叫李百川,原为山东聊城人,因受当地豪绅排挤,不得已携家眷逃难至此。 老掌柜在老家时便是从事餐饮生...
职场风云丨活干好了不吃亏
两年前,王建和同村的人一起到城里打工。开始他只是在建筑工地上干零活,后来他学会了贴瓷砖。因为贴瓷砖比干零活挣的钱要多一些,于是他就专门干起了贴瓷砖的活儿。 王建是个老实人,心地善良,干活细心,他贴瓷砖做工慢,但手工好,就连工地上的包工头都说...
谐趣园丨辈分
一天,县里某局的姚局长和姚科长在饭局遇上了,酒至半酣,说的话越来越随便,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辈分的问题。 姚局长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姚字,天下的姚姓是一家。我姓姚,叫姚忠義,你也姓姚,叫姚广仁,这要是按辈分,你长我两辈,我得叫你爷爷呢。” 姚科...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采采,听我讲个故事
采采,听我讲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樵夫。樵夫每天上山打柴,都要经过一条小溪。小溪对面,一个二八少女,经常在溪边浣衣。少女的家,就在溪岸不远的一块平地上。 嗤,别告诉我樵夫爱上了少女! 呵呵。小溪并不宽,樵夫一个大跨步,就可以跃过...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父亲的阳雀花
在开满阳雀花的田间,父亲的吆牛声依然很有节奏。 父亲有两年不做农活了,他把时间用在了怀想母亲的那些往事上。 母亲走时,父亲满是疲惫,一脸的沧桑和悲凉。 在城里的这两年,父亲看着厌食的孙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孩子挑食哩!”我无奈地解...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画蝶
南城有一画家,姓庄,人不知其名。 其妻早逝,并无子嗣。独居城东樵山,平日不露其踪。唯初一十五,布衣短褐,披蓑戴笠,至白云寺外,寻古柏虬枝,挂画三幅,待价而沽。偶有收获,尽数买酒,与人同醉,自得其乐。 白云寺声名远播,香火颇盛。寺外山势蜿蜒,...
闪小说丨菜花黄,梨花白
奶奶,讲讲爷爷的故事吧,村子里的老人都说爷爷真厉害,打死过两个日本鬼子。 你爷爷啊,胆小得要命。一片落叶掉到脑门上,他都要吓一大跳。 啊,那他怎么敢跟凶恶的鬼子拼? 那是1945年的春天。對,是春天,清明过后不久。你看啊,我们这里的春天多美...
闪小说丨冬天的诗意
下雪了,天空静默。大地静默。群山静默。村子也是一片静寂。牛栏里,嚼着干稻草的牛睡着了;狗蜷缩起身子,脑袋藏在肚皮下面,一动不动;那些过年要吃掉的鸡,挤在一起,打着瞌睡。这个时候,侧耳倾听,可以听到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无边的黑...
闪小说丨白云生处有人家
老莫的面前,放着一个古炉,与电视里的一模一样。这个宝物,是老莫从白云寨淘来的。半年前,为了抓拍白云寨的云海奇观,老莫夜宿白云寨。在借宿的那户人家的香案上,老莫发现了一只积满香灰的古炉。老莫心下大喜。他试探着问户主卖不卖。户主捋着花白胡子,笑...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2.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