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2018年08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是中国一本具有重要影响的文学杂志,杂志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代表了当代中国文学及都市文化的发展潮流,被誉为“海派文学的主办基地”(王蒙语)。
原价:¥9.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短篇小说丨夜奔
一 肉与火与孜然,这确实是烧烤的气味。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撸串与啤酒之城,马上你就会看到烧烤摊,就架在到达大厅的门口,烟气腾腾,从天上飞下来的人们,直接落入肠胃和肉体的生活。 他快步穿过大厅,大理石的地面,起舞弄清影,这空旷明亮的、冷的、...
短篇小说丨一个干净明亮的厨房
原本裴俊明理想的居住蓝图中,并没有厨房。 当初买下十七楼,他就指定必须是一户没有装潢、家具、系统橱柜的空屋,只带一箱行李,以及一台笔记本电脑,就搬进这栋全新的大厦。 他打开大门,从玄关到客厅,不论是走进主卧室、客房、卫生间、更衣室,眼前的空...
中篇小说丨盗锅黑
金安早上五点就醒了。窗外一团漆黑,繁星在银河里,白霜在田野上,微光荧荧,大概都奈何不了冬月寅时的黑。这是人家铁拐李做强徒后悔了,一夜荞麦枕头上不眠,起床归还偷盗的铁锅的时刻,老天爷替他遮着耻呢。叫醒老金安的,除了膀胱里一泡热尿,还有秋裤里硬...
译文丨俄罗斯青年作家短篇小辑
编者按:2018年4月4日—7日,第二届中俄青年作家论坛在莫斯科举行。会议由俄罗斯作家协会、俄罗斯科学院高爾基世界文学研究所、圣彼得堡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莫斯科中国文化中心共同举办。此次会议除大会发言、专题讨论、参观访问和双语诗会以外,双...
译文丨遥远又美好
尤拉九岁的时候,没有多少自我意识。他只知道,比如说,他喜欢的颜色是橙黄色,他本人——尤拉,长得像自己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他还知道,自己曾在幼儿园把尿撒在马桶外,妈妈后来讲给婶婶阿尼娅听,她们一起笑。还有,他因为受委屈大哭过。这轻描淡写的寥寥...
译文丨人之子
五月的天气出奇的闷热。田野和树林干涸萎蔫,凶狠的马蝇吮吸着所有运动着的活物。院子里的狗热得昏头涨脑,它们躲在篱笆根儿旁,整日趴在那里,保持一个姿势呆然不动,吐着舌头,沉重地呼吸着。人们一边暗暗地骂着脏话,一边劳作着,浇灌着枯萎的菜园。临近傍...
译文丨新年事件
冬季悄声无息地潜入了这个城市。大片大片的雪花在夜里纷纷扑向地面,而到了白天,它们要么紧紧地粘附在行人的衣领上,要么成为孩子们手中炙热的雪团。大地的新主人很快就沉迷在它的新兴趣里:严寒将河中的黑水冻结成冰,在玻璃窗上绘出花纹,要是有谁敢不戴帽...
译文丨水坝
1 “水坝”的主浴场从早到晚都是游乐场。人们黝黑的身子上蹿下跳地在沙子里扑腾。拍球声、欢笑声、胜利的呼喊声、一个界外球引发的激烈争论声,不绝于耳。一个体形臃肿的少年,是主浴场的常客,常在一棵大树下的荫凉地儿避暑。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苗条人儿...
海上回眸丨红角
1999年深秋。我当年工作过的纺织厂女工委员给我电话,说是黄浦江边的工厂拆迁以后有个庞大的规划。女工委员向我描述未来,就像当年向纺织女工宣传“四个现代化”一样。兴奋之余,我们就感伤——工厂被拆除。女工委员告诉我,她打电话的地方,便是这个工厂...
以歌当哭丨一张百万美金支票
12月13日,2017 早上,我和你妹妹珍妮和弟弟大卫一起到殡仪馆。殡仪馆坐落在公路边,外观教堂模样,木头门廊,停车场草坪枯黄。对面是一家汽车修理厂,旁边是轮胎修理间。 珍妮签署后事表格,你将火化,妹妹拿出你妈妈的信用卡对我说,“佛罗伦丝支...
心香之瓣丨我家的小八仙桌
岁月变得寂静了,父母远行了,兄弟姊妹自立了,女儿出嫁了,空荡荡的家中,只剩下一套小八仙桌椅还是往日旧物,算起来在我家的年龄比我大多了,该有九十多岁了,它俨然成我们家中的一员了。 我连续搬了几次家,每次搬家,我总会让收旧货的来挑旧货。挑旧货的...
人间走笔丨家有园圃四季春
退休以后,我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每天大约花两三个小时劳作于园圃。我的园圃不在地面上,它在三楼的阳台上。 受祖母的影响,我从小学起就喜欢种花了,现在又喜欢上了种菜。我的园圃种的很多花草蔬果,和我们夫妻的体质有直接关系。我和妻子在体质方面,都属...
人间走笔丨我与蜜蜂
一 我和蜜蜂的关系,还得从1966年开始的那场运动中我的特定经历说起。 在运动前的十年间,我担任上海文艺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的文艺理论读物编辑组组长,在出版局副局长、著名的现代文学史料专家丁景唐建议和全程指导下,影印出版了与“左联”有关的文...
新诗界丨彼岸的镜像
海鸥 它们是散漫的 像刚刚逝去的光阴 礁石上漫步 浪峰上洗沐 捡拾波浪破烂的忧郁 命运是有根底的 曾经和未遂的美好 溺死在一滴海水里 它们列纵队 逆时针画圈 对付冷血的时间 羽翼扇动 义无反顾的绝望 越过死越过波浪 密不透风的深渊 大海是有...
新诗界丨刀锋上的群舞
谈谈贾科梅第 我出生那年贾科梅第死了。我四十岁 才认出自己。而贾科梅第是三十岁 如同人类的起源,穿越千万年后 死者仍能从白森森的枯骨中认出自我 我几乎忘记我还活着 这是青铜的胜利。青铜使我安心 先祖们,也从远古之夜奇妙地相遇 像那纤瘦如丝的...
新诗界丨延时抵达的暗影
春天,我犹豫的火车 春天,我犹豫的火车 一群手势被载 和一片青春被载 春天,我犹豫的火车 声音被载,话语被载 崛起的犹豫被载 春天,我犹豫的火车 留在春天的白日被载 我心里的站台被载 等待,另一片犹豫也被载 没被载的,我 推开月光的春意 岁...
新诗界丨空响的光线
一只鸟飞走了 一只鸟飞走了 露水列队返回到树叶 我目送它们 笑容朴素 一只鸟飞走了 能把我掏空的是一根枝条的 轻轻一动 婺源的早晨 我准备把窗外的每一声鸟鸣都带回家 它们带着各自的羽毛 它们来自毛茸茸的山坳 它们向我问好,漫不经心 像喝了露...
文学访谈丨理查·伯顿和《一千零一夜》
为“理查·伯顿译注《一千零一夜》中国影印版”写序,我首先面临一个问题:到底是以理查·伯顿为主,还是以《一千零一夜》为主? 以伯顿为主的理由是,《一千零一夜》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伯顿其人则一般公众所知不多;以《一千零一夜》...
理论与批评丨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
作家陈忠实曾为海明威在总结创作经验时所说的“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这句话击节叫好。在他看来,“属于自己的句子”即是指“作家对历史和现实事象的独特体验,既是独自发现的体验,又是可以沟通普遍心灵的共性体验”①,作家以此来彰显独立的个性。而在笔者看...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