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2017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是中国一本具有重要影响的文学杂志,杂志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代表了当代中国文学及都市文化的发展潮流,被誉为“海派文学的主办基地”(王蒙语)。
原价:¥9.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新人场特辑丨同屋
林远把脑袋塞到水龙头下面,冲洗完,直起身擦头发,有一瞬间,他在镜子里看到了两个字:杀人。 仔细看,是徐坤新买的衣物除菌液。瓶身上写着“2.5L+1.5L”,下面是广告词:深入杀灭细菌。 刚开始合租时,林远开洗衣机,把内裤、袜子一起放进去,被...
新人场特辑丨莲花
1 这就是大运河了,车从桥上经过时,沈余指着车窗外的河跟坐在后排的徐静莲和陈圆说,这座城市是靠这条运河才变得繁荣的,当年隋炀帝、乾隆皇帝都是沿着这条河下江南的,他们肯定想不到有一天这条河会彻底失去价值,变得一文不名—— 这时候是三月,他们一...
新人场特辑丨世界时钟
从超市出来,天阴沉着,冷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梢。马良提着的两个购物袋里盛着春饼、火腿、豆瓣酱、葱花和土豆,我们准备下午做卷饼吃。马良在前面,他穿着那件我送的黑色夹克,甩开两条又瘦又长的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马良平常走路就快,现在我已经落下了一...
新人场特辑丨泰坦尼克登陆
裴俊本打算三天后走的。桐泾路的房子又矮了几寸。老翠开门,脚步细碎。裴俊坐在沙发上,坐出一个固执的漩涡。这个漩涡是为老翠准备的,她要梳妆打扮,扔下手中的《三毛传》,擦粉饼,戴头花,绷上衣柜深处的裙子。 裴俊说绿色的好,她换上红色的:“你和你爸...
新人场特辑丨林间草地
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完全遵循我们的理智。 ——拉罗什富科 一 老刘儿子放学回家,作业本也不拿,从打印机上拿了几张纸往桌前一坐,眼睛一闭就开始咿咿呀呀地唱。赵淑琴在厨房里听了一会儿,一句都听不懂,既不是流行歌曲,也不是寻常小孩子的那种胡言乱语。...
新人场特辑丨黑灯火
上次争吵在两年前,我记得,汗渍。白衬衫上满是半透明的汗渍,还有诅咒一般萦绕的酒气。仰之,你蹒跚着撞进门来,怀里抱了座根雕,价值我们半年收入。你用手指紧紧扣住它,你的指尖微微发白,你的肩膀吃力地耸起,你的胳膊撞到门框,而它毫发无伤。 “眼睛。...
新人场特辑丨早婚
努尔是镇上最富有人家的女儿,因生得美貌,脾气又温良,小小年纪就被人做媒订了婚,有钱就是这点好,活得自由,不用对自己有计划,也不用对未来作过分复杂的设想,一切的顺其自然都可顺手拈来。 努尔房间的窗子向着花园,有时候坐在窗前绣花的时候,风将窗外...
诗歌丨无理数
雪的盛世还在继续。致密的温差 是玻璃窗上如海一般的雾气。 放学铃声尚未着陆,教室里拥挤的 密度,在空空如也的胃中膨胀。 讲台上,年轻的数学老师轻轻 收起疲乏的講义,停下来的声音 像熄灭的温柔火焰,合拢黄昏的 光束。很多事物有待修葺,比如 两...
诗歌丨五月书
想到你便是坚硬与复杂,继而 是疲惫的柔软,是指节在发间穿梭的 伶俐与平缓。调遣莫须有的形容词, 我研习表达的纯熟也无力概述行进的温情。 在生活的平衡木上,你以年纪的褪色, 缓缓托起我的固执与途穷的天真。 如若摇身抖落掉你的经验主义, 幼稚之...
诗歌丨当沉默成为一种奢侈
如果预感到有风,就不必强求 这万物都不为所动 一些刺激性的味道和光 挣扎着,蒙住眼睛又能看见一切 从起点出发又回到起点 从黑夜出走又回到黑夜 父亲拍了拍裤脚上的泥 领着羊去吃自己坟头的草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好 每一滴露水,都是月亮的残缺 他...
诗歌丨在黑马河天黑之前
(一) 巨大的傍晚亲切—— 山峰收回他们的侧脸,凝望远处云层 阵雨过后。那些迷失的花朵尚未醒来 危险的马匹正淌向一条灰色河流 安静。草原的发动机冒着热气 在餐桌里我们等待烤羊腿湿漉漉的香 回忆起几只来自青海湖的鸟—— 当它们从头顶飞过时,曾...
诗歌丨柏绝句
1.2016年2月2日 先生……我该如何称呼您?对不起,我依旧不习惯使用第二人称, 我们有太久未曾见面了。从您寄自香港的最后一封信算起, 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其中就包括,我的出生。我会否令您失望呢? 我们将在台北见面。或许您的脾气和我一样坏...
诗歌丨后天的颂歌
那天,为你饮雪,味觉纯白 时间识途,不分先后 回憶也追寻:哪天? ——那天,火炉里埋首叙事 一人晚来急,两人担忧 雪里红马呵气,在前一天 前一天大雪已欲燃 那天,天地间横亘如一者 坐在婴儿的身体里写信 一封永远之信,写着 那天写着,雪下着 ...
诗歌丨泛舟
我们怀着黑色的精神,鱼也如此 一个断树桩举起苍白的手告别 ——S·普拉斯 傍晚打烊前,我们匆匆把船 引向湖心;想起從前少雨的季节 我们把旗子摇上去,又摇下来 有时也只是装个模样,显然 并没有人真正看着,或停下来 交出时间,像做一次...
诗歌丨理想流放
室外的广袤远甚于言语,一群 芳香洁净的姓名纵地翻过低矮的槛 接受晚风纵横的吹拂,夹杂着的 远东的暴雪,此刻已不再有寒意 在从未驻足的天台轻抚想像的马 在烟囱之上我们互相围拢,抵御 中央散放的书籍且当作蜡烛, 有一种好奇被灯光照亮了一半 青春...
诗歌丨黄昏辞
地平线下面,是逝去的世界 它的光还蔓延在这里,极目望去 齐岳山的风扇不规则地旋转,有 不肯离开的风。这样看是最合适的 不会被大风吹落,也不会因为太远 而丢失感觉。吹吧,黄昏铺展 吹不出另一個太阳。沿着山的脉络 是太阳照耀的云,有红色,黄色 ...
诗歌丨金陵两刻
1. 很快就要到南京了,他甚至能隐约辨识到 那躁动的地平线正往上,冒着稠密的气流。 小心地,托起臃肿的行李,先知先觉的人总有 非凡的动机,他伸手去够背部过于拥挤的汗珠, 想像着玄武湖像一卷巨大的史书向他摊开, 秦淮河隐去是非,长江是一把悬空...
理论与批评丨如何赋予人物生命?
几年前似乎是在作家张悦然的访谈里看到,小说中死去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一样,都需要超度。我想像着那样一幕场景,夜深人静,作家用稿纸裁出笔下人物的形状,立在桌上,或是念经,或是祈祷,或是默哀三鞠躬,而后,用两只指头夹起,把纸人放到闪动的烛火上,化作...
张炜诗作丨我与沉默的橡树
寻 找 从最陌生最隐秘之地出发 十指抚摸世界四角 于几维空间里跌宕,而后 躺在一张吱嘎作响的床上 用泪水抗议,用手臂,用心血 长路上拉合白色雾幔 后面是你洇去的声音和睫毛 你白晢葱嫩的黑夜之光 造物主关于我的尝试 如此繁琐和枯燥,痛苦 属于...
诺日朗因缘丨“当下的一百年”
2015年10月3日,德国国庆节。柏林著名的文化活动场地世界文化宫,举行在总题“当下的一百年”下的中国专题项目。这也是我为世界文化宫策划的第二个大型中国主题项目。 那天,柏林浸染着最美的秋色,天空一碧如洗,树叶金黄橙红,街头音乐此伏彼起。周...
我的5G丨与病同行
新童话 小时候读安徒生的《七色花》,女孩得到一朵花,一片花瓣实现一个梦想,很快地,剩下最后一片花瓣,最后一个梦想。她让一个瘸男孩,扔掉拐杖,奔跑起来。小时候读到这里,替那片花瓣怪可惜的,要是我,我留给自己,我给自己一个什么?小心眼儿的自私现...
生存课丨有娃子和奥菲利亚
一 有娃子的手吓人。 似乎比正常的手大出一倍,肿大变形的指节和手腕布着圆滚滚的疙瘩,很难想像一双手上会结出这么多疙瘩,像是两坨庞大的生姜。想到这是一双摩托车手的手,每天要塞进手套,握紧车把,搭载乘客去往镇子乡下的沟沟岔岔,就更不寻常了。 两...
心香之瓣丨亡友老顾印象记
一 老顾是我的好友,也是相识近四十年的老友。我这样说,并非谬托知己,因为他生前也常说“丹晨和我几十年的朋友了,应该是很了解我的”。 老顾就是顾骧,著名的文学评论家、作家。我从认识他开始,一直唤他老顾。他比我年长一岁,资历比我深,学识也胜我,...
人间走笔丨因吃想高士
名士风流 只是为了回头/多看你一眼/船就开走了/我要在渡口/建一幢寺院/一些经过这里的/蜜蜂和蝴蝶/成了吃斋念经的/良家妇女/再要搭一座戏台/让春风得意的春风/成为戏子/我要把对岸的戏子/娶回家/顺流而下的河水/翻身下马/顺流而下的河水/对...
人间走笔丨柴家山忆行
柴家山是朋友赵国静的老家。 前不久,他约我和博文两家人去他的老家走走,看那些生长在村边的古树。如今这也是亲近大自然的一种享受。 柴家山位于文县口头坝乡的边缘地带,口头坝乡就是文县最偏僻最苦焦的地方,可想而知柴家山是何等的边远贫困了。这个村子...
文学访谈丨写作如生命
韩一杭:听说1980年代的华师大文史楼里有一个通宵教室,里面时常坐满了形形色色写小说的人。您当时也是那个通宵教室的常客吗? 李 洱:那个教室也是中文系上课的教室,文史楼一楼西头南边那一间,很大。我还记得它的窗子外面有特别茂盛的夹竹桃,一到晚...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