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世界

散文诗世界 (2021年03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诗世界》(月刊)创刊于1992年,是我国唯一一本专登散文诗作品的大型纯文学刊物。由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办,...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丨美与同情
有一个儿童,他走进我的房间里,便给我整理东西。他看见我的挂表的面合覆在桌子上,给我翻转来。看见我的茶杯放在茶壶的环子后面,给我移到口子前面来。看见我床底下的鞋子一顺一倒,给我掉转来。看见我壁上的立幅的绳子拖出在前面,搬了凳子,给我藏到后面去...
散文诗经典丨影子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的影子显得高大了。 当影子显得高大了的时候,我才觉察,它只像烟一样浅淡。 烟是无数细微的碳粒子组成。本来可以燃烧,产生热能的碳粒子,和灰烬一同,随着炉膛里的热力,逃逸出来,蓬松,腾飞,变成了庞然大物。然而却轻飘,淡薄,转...
散文诗经典丨划过欲海的夜鸟
我被憨厚的一声鸟鸣唤醒。這是高远的夜天中一只独飞的夜鸟。我为这发现喜悦之极。如果描摹那声息,似可写作“嚯尔——,嚯尔——”有一种低音铜管乐器发出的亮丽。同时,让我不无感觉滑稽的是在听到的每一声啼鸣之后,必有地面某处棚户煞有介事地两声朝天的狗...
名家有约丨使河流改道的狼
狼群的例子,很好地证明了大自然里的一切是如何复杂地相互关联的。令人惊讶的是,食肉动物竟然可以让河流改道,进而重新形成河岸。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就曾发生过河流改道的事情。19 世纪,住在公园近郊的农民由于担心牲畜的安全,迫于压力开始大规模消灭狼...
名家有约丨关于远方的注释 组章
法兰克福 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常常带着我们家的斑点狗小豆豆去河边散步,我跟在后面,吹我的泡泡糖。隔壁的沃尔夫冈对爸爸说,你们家儿子前景堪忧,他好像永远和这个世界隔着一层。 他说得没错。在家里,小点点与爸爸妈妈更亲近。我喜欢独自坐在沙发后面的...
名家有约丨有了孙子愿做孙子
这里的孙子,肯定不是《孙子兵法》的孙子,而是我们的亲孙子。 很多人说,有了孙子当孙子。意思是,一切听孙子的话,为孙子服务,当牛做马都可以。过去没有孙子,对这句话理解不深。八个月前,有了孙子,也有了体会。我的深切感悟是,有了孙子愿做孙子!不是...
风雅集丨旷野的声音 组章
抽 芽 想要得到更多春天,从培养一株嫩芽开始。 顶开泥土还不够,从心上抽出一柄锋刃,与世为敌,遇风劈风,遇雨斩雨,遇光断光。 也接受一切馈赠,作为回礼,拼命活着去死。 一粒种子所要走的路,和一个人溃逃的路正好相反,都是从心上开始。 种子抽芽...
风雅集丨分身术 组章
雨,又落了下来 在芭蕉叶上再次得到确认:后来它才意识到,前置的雷声 并非多余, 你不要以为,当风又一次擦干暮云, 嘀嗒声会越来越小。 被打湿一次就够了? 叶片上的灰尘,大概不曾料到,雨水如此无情地 激浊扬清。 无所谓爱,或者恨, 雨是摧枯拉...
风雅集丨皮扎尼克组曲 三章
皮扎尼克在精神病院 第一天,皮扎尼克拥有了一个固定床位。第二天,皮扎尼克吃下了跟第一天同样的药。第三天,皮扎尼克体内的风暴渐熄,而院子里狂风暴雨大作。第十天,皮扎尼克写下了半首诗。第二十天,皮扎尼克思念童年并寫下了完整的一首诗。第五十天,皮...
风雅集丨鸟雀志 组章
黄 鹂 到唐诗里去找,唐诗是她们生活的最理想的环境。 到宋词里去聆听,宋词是她们叫的最欢娱的一片山林。 体羽鲜丽,性格开朗。喜着黄、红、黑色衣袍,贵族气质,稍稍没落,还没有放下架子。 以浆果为主食,素食主义者,在山林里修身养性。 吃昆虫,偶...
风雅集丨青藏高原札记
一 几天来,我逢人就说:我要去西藏了。 我看承德的天空很蓝,拉萨的天空会更蓝更高吗? 我要去朝圣,想清理一下灵魂,也不知这样的想法,能否实现? 一想到坐两天两夜绿皮火车,我有些兴奋,想一想躺在硬卧席上,多么惬意! 沿途一定有很多风景,一定有...
风雅集丨红河,你和我的故事
这一条红色的河·午夜 你在千里之外,莫名成为我思念的载体。红河,一块滋生爱情的土地。即使我从未曾见过你真实的模样,依然能在想像中丰盈你的四季。 这是一条怎样的河流? 从大理出发,挟带一路风花雪月,穿山越岭,在异国他乡涅槃成蝶。万物...
风雅集丨大海上灯盏摇荡
在大海上大步行走的人,不是走上了天空,就是走进了传说。 现在我看到的大海,一片云彩也没有,一只鸥鸟也没有,所有的船舶都被未来隐藏。天空那么蓝,那么空旷,像一片无边无际的创世的风景。 一个逃亡的皇帝跳过海堤,突然看见了天涯,这是一个国家的尽头...
风雅集丨杂章随谈 组章
一门新的技能取走了月下的影子,对于这个陌生的时间期限,不需要剪刀,今天依然是在冬季。 1 印有特殊图案的,用蓝色的笔,写黑色的字,蹿同黑色的影子,在半卷残光的月白下,更确切点,在门口的桂花园区里,分不清苍老又或强壮的大树桩旁,静静坐着。 誓...
诗浪潮丨时间的模样 组诗
安静的上午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 我的心 在尚且安好的时光里沉寂下来 彼时,安静一直远离我 作为一台生活的发动机 我总是不停地开动着 即使遇到再安静的时光都要避开 以免这部机器 在火热的生活里,熄火 如今,这台热得发烫 与生活和解的机器 将在这...
诗浪潮丨孤独时 二首
与往日书 乌鸦是有神性的 在冬天我们应该提前准备好卦爻 相机和微信,提前将往日加入朋友圈 将乌鸦的行踪 用小纸条,提前透露给巫师 它们上下翻飞,聚集,有着定数 或神谕。它们的叫声像助词 加重了人世沧桑与荒凉 它们站在雪地上 犹如钉子钉住大地...
诗浪潮丨细雨国清寺 二首
细雨国清寺 全部挑檐和风铃 都在细雨中静默 在连绵的天台山 这一座隋代古刹 仿佛已经与群山融为一体 今日没有僧人的吟唱 只有游人的絮语 在一座殿堂和一座殿堂之间 轻轻响起——此地真的不敢高声语 就连那座高耸的隋塔 也保持沉默 在远处...
诗浪潮丨尘世笔记 组诗
舞 者 她的身体由许多事物构成 一部分是草木 另一部分是鸟兽 当然也可能是石头,沉默 她不说话,却又一直在说 她灭掉语言的灯光 把想要表达的意思 倒进一个走动的玻璃杯里 一片叶子的翻卷,悬浮 给了她迷失的机会 那些设定的关节,情节 被一条音...
诗浪潮丨目送黄河出关 组诗
等来一场薄霜 秋深了。骑手 从河边提走阿妈的忧伤。 羊羔跪在草地,对落日 磕下一个长头。 他是瞎眼艺人。除了吹笛 还在等一个尘世间 也许见不了面的陌生人。 等了整整一个秋天 他只等来一场 从青海赶过来的薄霜。 转 经 割完青稞,桑哲仁波 领...
诗浪潮丨1919年之旅组诗
鲁 迅 1919年,一个鲁迅 花掉十个月亮 在青石板的狭窄小巷里 赤腳前行。他有一支笔 从肩膀直直触进大地 盘根错节,没有一根枝茬 鲁迅划响一根火柴 他上衣左兜里的圆形钱币 借着火发出明亮的灰色光彩 作为鬼魂,与他分担1919年的夜 再次出...
诗浪潮丨万物皆有寸草之心 组诗
以母之名 我们说着说着,就说起了 她还能有多少年的活头 很沉重的话题 很随意的出口 经年的风湿病 让她周身所有的骨头都变了形 哪里都是浮肿 却撑不起骤减的体重 未及暮年,已经过得像个老太太 一个人守着偌大的院子 只有一棵梨树,一棵枣树 还有...
诗浪潮丨伊人啊,你听我说 外二首
冬要有风 还要使劲吹 一吹得地冻三尺 二吹得晴空中什么也不留 蓝天是原来的,枯枝败叶是原来的 我也就是原来的了 然后,然后就显出一颗噼啪作响的心灵 那么,这风定是从衰草里冲来 从落着霰雪的莽原上吹来 从河床裸露的石头中奔来 落水为冰的骨头,...
诗浪潮丨尺寸 外二首
拿起凿子、斧头和刻刀,他开始 和时间算旧账 这些陪伴多年的老朋友, 彼此了解,他也小心翼翼 现在,他要造一艘船, 尺寸一定要长于自己的身高 那样躺在里面才不至于 再屈膝、弯腰 春分·雪 思考了很久,挣扎了很久 你,还是在这个貌似公...
散文坊丨澡雪而新
在一个阴沉寒冷的夜晚,一场大雪来到了人间,宁静又祥和。第二天黎明,世界那么干净,空气那样清新,我的心愿就像萌动的春芽,瞬间拱破了冬天的封锁。 正赶上元旦小假期,我如愿回到了高密老家看望爹娘。院子里的雪堆在杏树、柿树、丁香树底下,依然洁白、纯...
散文坊丨复旦有座逸夫楼
上个世纪1990年代,复旦有句顺口溜“南区的粥,校本部有座逸夫楼”。说的是当时学生食堂的菜太难吃,但,复旦南区饭堂的粥却是一流的。大锅粥总比小锅熬的粥滋润有味道。当时复旦作家班同学经常到校外小铺,去排队吃大排面。五块钱一碗面,面上放置一大块...
散文坊丨家乡风物散记 二篇
大味至淡 我家乡人素有吃淡菜之习惯。出来久矣,喜食淡菜者甚少,而我依然不变此饮食嗜好。 所谓淡菜就是只用清水煮菜,其它油盐酱醋各种调料一概不放,且煮具不沾油烟方可出真味。 各种时令瓜豆蔬菜中可煮淡菜者众,多以口感平和中正者为佳。其中又以白菜...
散文坊丨牧蜂图
整个尘世,逐水而居的,是鱼,跟着鱼来的,才是渔夫。同理,对花痴迷,对蕊执著的,不是人,而是蜂。 但对花研究更彻底,对蕊更爱惜的,肯定不是蜜蜂,却是养蜂人。 窄窄的摇荡的跳礅桥,足有500米长,宽却不过盈尺。每走一步,都让人心惊,肉跳。河对岸...
校园行丨乌撒大草原
一 松树,简单的松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了抵抗群体性的孤独,围拢一片草场。草场被风或者时间,撕开一个口子,松树却怎么努力都围不拢了。 神仙们不知所踪,估计是云游天下去了,瞭望台杵在那儿,不知道看见什么。 一些村庄散落于此处,一些村庄散落...
校园行丨允许,慈悲成空
小寒已过,允许时间累加,并且允許,慈悲,可以转身成空。 余火燃烬,我的背囊里没有衣物和帐篷。雪花开在枯枝上,山涯上有一只兀立的鹰,突然飞向远方。 灶洞里的火苗煨熟了一锅的地瓜,我丢失了可御寒的食物。秋风里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孩子,我想起,那年,...
校园行丨潞江坝:俯仰之间
在潞江坝,你必须永远保持俯仰的姿态。 热谷之上,自然万物皆被收容进这块褶皱状的谷地,以绿色的姿态舒展开来。褶皱状的落差,从海拔三千多米的高黎贡山一直延伸到仅有几百米的怒江畔,置身其间,你唯能俯仰。这种落差恒久地保持了潞江大地原本的姿态,如同...
校园行丨南郭寺礼佛 四首
雪与羊群 北方以北,豢养一群羊 牧场里,站着圣洁的神 一场大雪飞飏在暮色中 在低徊的羊背上行走 空对着,把生命的垂落提紧 雪与羊群,是抖落在人间的云 南郭寺礼佛 我看见一串积雪 又一串积雪 安放于温润的黄土崖上 如远方洁白的哈达 落在 佛的...
校园行丨拾麦穗者 外一首
几位欧洲妇女俯着身,寻找着土地遗落的泪 那时,我仰着头,看着她们,皱纹里的汗液 这让我想起过去,过去与家人一起捡拾的 几穗麦子 那些母亲河的汗滴产生了一种静默 一切的力量,低矮了背景的天空 整整四年,那幅画都在我耳邊嗫嚅: 泪水,会撕裂一些...
校园行丨明日之诗 四首
山 中 漫长的夜,冬风吹落梅花 猫头鹰听见我的叹息 好比我在黄昏见到无巢鸟 连夜赶路十里地,到山中 山中有寺庙和佛陀 在荒野为尘世的孤魂野鬼 点亮一盏灯 佛陀说,今夜你就睡在芦苇下 我似一粒尘埃,以枯木为枕 芦苇不会引来蜜蜂蛰伤我 它们是一...
校园行丨喧嚣之后
雪,下进竹林 最近的日子多点静气 喜欢杯子里的茶叶舒展 那是历尽搓揉烤炙的生命綻放 用心听上弦月弹奏的古典吉他 和着清灯半盏柴火一堆 时间过得慢 这惬意不是与生俱来的...
校园行丨朝海的方向完成的仪式 外一首
高高的姑嫂塔 总把时间当空间瞭望 从遥远的宋朝开始 守望便是面朝大海的一扇窗 此岸與彼岸是禅宗的定义 却被隔成一个弧形的苍穹 用身体的针线缝合 思念的疼 头发搓成的风筝绳子 一头向海天伸展 一头向大地深扎 南洋太远,远不过思念的长 望夫石不...
校园行丨旧忆里的雪
1 冬的夜总比其它季节来得静,有没有风都能感受到的静。空气清清冽冽的,有腊梅的香一点一点被等待的时针从记忆的河里轻轻拨捞起来,渐渐熟悉,清晰而浓烈。 一定要经历过许多次的对雪的等待,才能真正悟到雪的好与美。等一场雪,最好在傍晚时分,世界安宁...
校园行丨对一盒烟的喜爱 二首
雪 雪从铅灰色的梯子上下来 走下暗灰的滑湿的小心的台阶 雪一直想下来 我看见的雪 提着裙摆有些热闹有些拥挤 有些喧哗 走到半山腰 她们停下来 迟疑着 要不要继续走下去 对一盒烟的喜爱 我不抽不打開 不点燃 不让它变成烟和灰 变成烟蒂 变空半...
校园行丨云语 外一首
当天空渗出蓝色,太阳唤醒大地 云朵就会在空中奏出她的第一首曲子 我想追随飞鸟的舞步去听听 在那蓝宝石般的天空中 早晨的云朵弹拨的美妙乐曲 云的乐曲,自有她的个性 不喜规整华丽的巴洛克 也不爱奔放不羁的浪漫主義 清雅悠扬的古典主义,似乎 才是...
校园行丨造物主
她听到枝丫的莺雀,婉转鸣叫间,叫醒了阒寂的大地。 她看到阳光踉跄跌进溪流,零碎打捞中,勾勒出云海的轮廓。 她看到燕鹊归巢,蚂蚁搬家。 就连极夜的尽头——喜马拉雅山的雪水,都有来自江河湖海的记忆。 这世间的万物,囿于扶持,困于陪伴,且乐在其中...
校园行丨见过星辰的人不会止于谷底
烟云浩渺,明月慵懒。望着月色皎洁,万物寂静,我也无声。月光如潮,好似要把我淹没,沉溺其中,心底竟再也没泛起一点涟漪。 月色轻跃上我的指尖,手指好像在发着光,发呆的我,眼睛映着圆月,想着刚结束的这次考试,想着那不堪与落魄——是的,一切都涌向我...
校园行丨52赫兹的鲸
新的时代,发展的步伐在加快,人们似乎都很匆忙。很多时候,人们或许没有时间去音乐厅,去到那种典雅的环境中细细品味古典音乐之美,更多的,只是随意地点开APP,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或许,他们也想寻找一首能诠释自己情绪的歌曲。 然而,对于一些人来说...
名师堂丨朱角拉山的秋天 外一章
把头抬到四千米的海拔以上去,抵达蓝天。 蓝天似洗,只有太阳的光芒依旧热烈,只有一只鹰偶尔的飞翔,将影子投向不远的雪山。 而秋天是沿着雪线开始的,被风向河谷里吹来,吹成流光溢金的油彩。 肉身欢愉,忧伤如潮水般退去,在消隐的最后捧出对世界金黄的...
名师堂丨石头记
1 有块石头,青埂峰下,披星戴月,沐风栉雨。 要是到了天上,它至少也可以给天补个漏洞;现在却委身大地、混迹人间,或与人母子相扶,或与人肝胆相照……时为谪臣逐将,或为败卒休官……零落成泥……化神奇,为腐朽。 混得好的,混成了富二代脖子上的玉。...
名师堂丨石头哪有什么抒情 外一首
流水不是我带来的。秋风 也不是。我恐怕要被误会了 可内心冰凉的不是我 热得滚烫的,也不是我 晨钟,是浪花在歌唱 暮鼓,可能是一片叶子的弦,断了 石头哪有什么柔肠百转,連一根 会弹奏的水草,都不如 可这天地之间 必须要有旁观者,只看着,不说话...
名师堂丨写生杂记 外二首
衬布上摆放着大葱、萝卜和白菜以及油盐酱醋 这些入画的静物其实就是生活 静止状态中少了些许烟火气 多了几分高贵和典雅 早已熏黄的手指依旧夹着香烟 这逼仄的空间里,呼吸困难 调整构图,调整颜色 那些许的留白,给人喘息的空间 挺直腰板,尽可能掩饰...
名师堂丨救救喜鹊
“咔嗒——咔嗒——”挖掘机工作的声音不断传来。操场北边墙角的那棵老柳树,在挖掘机巨大的“黑手”摇撼下,渐渐地松动,倾斜,最终“轰然”倒了下去。随同它一起倒进黄土里的,还有那个硕大的、在柳树杈上盘踞了好些年的喜鹊窝。 喜鹊们大概已经搬走了吧?...
名师堂丨被记忆窖藏的往事
小时候,在我们乡下看一场电影,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仅仅是因为票价高,更重要的是因为那些年,乡下文化生活匮乏,能吃飽不饿就是了不起了。如今,每每想起,那些年,为了看一场电影,我心中总会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 记得我年少时候,很少有电影院,即...
名师堂丨读诗札记
很喜欢读报纸副刊上的诗。感觉那些小诗写得清新脱俗,别有情趣。 一个副刊版面,通常只刊登一首诗,余者为散文或小说。这种感觉很好。读诗要心静,不能性急。因为只有一首詩,我一点也不急。先不慌不忙地读了第一遍,然后回过头,又不急不躁地读了第二遍。像...
名师堂丨我的伴
我贴着暖气坐在语音室窗前等待。房屋,树木,曲棍球场地里的一个个木头长椅,还有悬挂在铁丝上一面面巴掌大的彩旗,地上覆盖的一层白雪,都寂寥地一动不动。两个烟筒,一大一小,一远一近,就显得特别突出。远处的那个烟筒冒出的烟被冻住了,像游不动的一片云...
单行道丨水之鸟
在南海里水的一条江边,一家在一个食肆用饭。三只鹈鹕挺立竹排上,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那三只鹈鹕,比起其它渔民手中的鹈鹕,可能幸福多了。因为,它们只要站着,就是工作,就是表演,虽然,腿上有绳子牵着,但不必为渔民捕鱼。 据说,鹈鹕能捕鱼,渔民利用...
单行道丨在芳村
不必为枝枝叶叶煽情 在芳村,陆羽也只是一个符号 沾亲带故的:普洱茶、铁观音、黑茶 各有籍贯又相安无事 芳村有神,神不开口 神话到处都是。最神的一个 是金钱的别名:时间 老的,或者老得快的 抹掉记忆再造许多故事 风也风流,水也扬波 于是,茶叶...
单行道丨大雪节气的诗
想象的马匹 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 推开门,远处山峦横陈 往事消退在时间里 霜花盛开,在空间里 包括我们,一切都是渺小的 大自然不是威脅,是等待 没有你,大雪是一场盛大的遗憾 诗歌表达的形式,梅花回响 不要质疑一本日历的终点 和窗外的咯吱声 这...
单行道丨母亲每天送来一些茄子
已经初冬。屋前的茄子花 仍开出淡紫的颜色 在寒冷中,抵御寒氣向内的暴力 这是难以置信的。时间的边缘 从记忆里分离出 一种缺血的饱满。那时母亲 对她种的茄子温柔至极,定期记录下 它们的生辰和生长状态 为此,我常调侃母亲: 它们可比你的儿子都亲...
单行道丨他
桃花散尽,果子也落了地 它的香却贴紧了他的衣裳,不曾离去 万鸟归林,一如群星归入他的眼睛, 大海造就他的泪。 暖黄的微风席卷成浪,浸染了他精美的靴子 他的脑袋长了颗心脏,手臂一挥带动了柳叶儿 他的身姿早与桂树融为一体 反正生生不息,反正不惧...
单行道丨深夜,给我递刀子的人
有人在深夜敲我的窗 很急,很短 我打开窗,只有 一只流浪狗在悄悄走它的路 一把刀子放在窗台上 刃口朝着我的心脏张大嘴巴 这恐怖的一幕,持续在梦中上演 我的不安却是真实而长久的 我杀过人,因为见死不救 我杀死过自己,因为虚度年华 我杀了我,因...
单行道丨群鸟
你是群鸟中的一只 伙伴们都飞走了 你还蹦跳在我头上的枝头 时不时地向我啾啾两声 一个激灵我忽然想到 七仙女与董永的传说 可我只是一個扫地的清洁工 何况我也不是一个孝子 那年母亲走的时候 我却在异乡的车间忙活...
单行道丨信用卡
妈妈,我已被经济封锁了喉咙。满身债务快阻断我最后的气息。 你说,再困难也不能向信用卡这只魔鬼伸出乞讨之手;他会让我身首异处。 我能轻易地想象到头颅寻找身体的场景;我能轻易地想象到身体寻找头颅的慘面。 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群人提着还在...
书间道丨永远的赤子,永远的初心
《傅雷家书》不好读,这是长久以来,根深蒂固在我脑子里的固执的判断。它不像小说那样,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叫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忧愁,一会儿痛楚,一会儿沉默,一会儿赞叹。它也不像散文那样,语言轻灵而富有诗意,轻轻地读过去,心里会漫上一...
书间道丨散文的创意写作
在创意写作方兴未艾的当前,早年是复旦大学学子的张怡微,在完成硕博课程及留学深造以后,选择回到母校任教,担任复旦大学创意写作课程的导师,她主要开设的课程即是散文方面。但她在最初教学与备课时发现,即便国内创意写作开设已经有一段时期,不管大学排名...
会员风采丨大陈望夫礁
在大陈岛,每个人都是大海的子民,而每一个渔妇心头,都塑着一尊望夫礁。 望眼欲穿呀,对着东海,从日出到日落西山,从潮涨到潮落,视线保持同一个姿势不变。 谁立的破规矩,男人可以出海,女人却不能上船,要不然,在岸边翘首以盼的,可能是我的郎君。 大...
会员风采丨刀
幺叔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一生平淡无奇 鲜有刀口舔血的生活 舞刀是把好手 镰刀割稻,柴刀劈柴,菜刀剔骨头 挥舞镰刀的手 时常拽紧一片金黄 劈柴的手 随着皱纹乍现不停的颤抖 只有握着菜刀的手刚劲有力道 对于凶徒和刽子手 幺叔信奉 放下屠刀,立地成...
会员风采丨一只不肯落地的大鸟
1 白马过隙,大闸如岁月滞空的大鸟,在大沙洼沿上不肯落下。 放羊的季节,我时常爬那闸上眺望远处沙墟的银光。 春水过闸以后,桃花就开了,苦菜花黄黄的,柳英乱飞。 大闸通往村庄的路,是我可以小憩的栏桥。 少年背上的青草、野菜都比年轮重实,闸栏是...
会员风采丨康藏旧事 二首
侍 女 木雅头人的太太从庭院经过 月色下的银饰寒光闪闪 彩绘桦木雕花窗格后 十四岁的大少爷 正把俊俏的使唤丫头按在床上 第一次的冲动慌乱而潦草 她抿嘴一笑 不声不响地走回寝宫 心里陡生莫名的失落和兴奋 侍女绝不允许暗藏高贵的血脉 更不可能成...
会员风采丨飘 外二首
栅栏无法禁锢郝思嘉,野蔷薇也不行 她的烈马轻轻一跃 就高过它们。她的马蹄声,带着风 也带着北部山区的泉水叮咚 一万多亩麦子地,也拦截不住。她路过 麦子弯了弯腰,露水滴落 她的方向指向于我,不用告诉她 我的世界,那些迁移的候鸟会说出来 是的,...
会员风采丨“平儿”其人
在曹雪芹所著的《红楼梦》里,平儿一出场,就被亮明了身份:周瑞家的带着刘姥姥“先找着了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名唤平儿的。”平儿是王熙凤的四个陪嫁丫环之一,也是凤姐的心腹,贾琏的侍妾。 平儿的容貌,书中没有直接描写,但从他人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她...
会员风采丨遇见冬青
就在这一日的上午,我遇见了冬青树,与杂文学会文友们的书峰锦锋村采风行之中。 于我的性格,我更想把她比作一位女子;确切地说,是比作一位傾国倾城的女子。她确实很美,与往常俗见的那些笔直、粗壮大树,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她的气质里有着独特的雅致,且不...
互动吧丨龙卷风的神奇威力
龙卷风通常是极其快速的,每秒钟100米的风速不足为奇,甚至达到每秒钟175米以上,比12级台风还要大五六倍。 风的范围很小,一般直径只有25~100米,只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直径才达到一公里以上;从发生到消失只有几分钟,最多几个小时。 龙卷风的...
互动吧丨黑死病劫难之谜
有一种跳蚤附在一种善于长途移居、随处栖身繁衍的家鼠毛皮间。被带菌跳蚤咬过或沾染病人排泄物的人,都可能染病。14世纪的欧洲人把这场疫疠,视作上帝对人类犯罪的严重惩罚。 这种令人恐惧莫名的疫疠随商旅自中亚细亚传到克里米亚,然后由往来的船只带至地...
话题丨毕生奉献教育事业的实践家
在教育这片苍茫的大海上,成都双流中学实验学校这艘航船已经航行了十七个年头,掌舵这所航船的就是校长高志文先生。 对于教育,高校长有自己独有的情怀和理解。 对于双中实验校这艘航船,他认为: “让学生成长为最好的自己”是不变的航标;“人本、规范、...
话题丨庙铃
悲观主义的瓦,覆盖神衹的眼睛 檐下有风穿墙而去 香火明灭,诵经声含混不清 蒲团拧结命运的真假与虚实 不绝如缕的清澈与混沌 风尘仆仆的人,灵魂栖居? 虔诚的朝拜,藏着不为人知的欲 缭草的无奈与惊喜,桃枝乱颤的瘾 三生三世的貪嗔痴 华丽的僧袍,...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诗世界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8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