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 (2020年05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十月》创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十月》创刊以来,...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飞 发
喂呀呀!敢问阁下做盛行? 君王头上耍单刀,四方豪杰尽低头。 ——题记 楔子 “飞发”小考 清以前,汉族男子挽髻束于头顶;清代则剃头扎辫,均无所谓理发。 辛亥革命,咸与维新,剪发势成燎原。但民国肇造期的“剪发”,把辫子齐根剪断而已,发梢披散,...
中篇小说丨对 河
长期以来,我都把对河看成另一个地方。实际上,它跟河这边同属于一个镇。而我们的镇又是县委县政府驻地,所以其实它也是县城的一部分。但许多河这边的人,恐怕和我一样,在潜意识里便把对河的人与我们区分开来。其实这种看法在我出生之前就已存在,它只不过是...
中篇小说丨我的清迈,我的邓丽君
一 阿格从坐上飞机那一刻起,耳畔就一次次地回响著温和甜美的曼妙歌声。那歌声如吴侬软语般婉转清澈,如雨如雾,如泣如诉,阿格依稀记得,那是从一台手摇唱机发出的,手摇唱机带着一只古铜色的喇叭,从底座侧面插入一个手柄,上下使劲转动几十圈,贴着圆形红...
中篇小说丨落地生花的银
照理,外公应该在清澈的水里看见自己,一张混合着尘土与汗珠的年轻脸孔,以及长途奔跑之后起伏不定的惶恐眼神。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怪,跪下来,拂去水面上漂浮着的枯败树叶,从他手上洗褪去的血污,像拖着尾线的胭脂水粉,在水里缓慢扩散之后,逐渐聚拢的水...
中篇小说丨狍 子
一 经过一年多没日没夜的拼活儿,我终于获得晋升。会上宣读命令后,我回到办公室关掉待机三个多月的电脑,填请假单申请回家休国庆。 机场接上我,父亲的面色不太好看。车上,他对我带的大件行李箱表示不满,说一个军人走到哪都该轻装上阵,尤其衣服够穿就行...
短篇小说丨去听他的演唱会
“去不去?” “什么?” “演唱会。” “誰的?” “躲山里了?张学友啊。” 隔着电话,隔着大半个海岛,信号没被风吹弱、没被太阳晒化、没被山林阻挡,小孟几乎看到了曾翔脸上的鄙夷,看到他竖着标志性的中指,看到他嘴角没变而眼角一跳一跳,像是里头...
短篇小说丨木兰无长兄
一 “对面那个小女娃太淘了,简直就是个花木兰!”早些年,每次去看望父母,坐下来母亲都会瞟一眼斜对面那家的窗户,无奈中带着点嘲讽说出这句话。我脸上笑着,心里对母亲的状况充满担忧——她已经无数次说过这句连标点符号和语气都分毫不差的话了。父亲这时...
短篇小说丨有人于此
刚离开公司,天泽就开始懊悔。明明那人有意刁难,为什么自己还要保持平静,而不是直接怼回去?那人有意刁难过的,大部分已经辞职离开,天泽马上就要干满十年了,不会冲动到立刻辞职。可留下来又怎样呢?那几个被刁难后坚持留下来的人,还不是从此一蹶不振,在...
短篇小说丨蝉 琀
1 江面白茫茫的,氤氲在极浓的水汽里,两丈以外是看不清的,待看清眼前事物,已至跟前,渡船便是这般突然出现,恍若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这时辰里,坐船的人稀罕,岸上除了元子,还有一年轻姑子。不等渡船停稳,姑子便一拧身,急急跳上了船,嘴里不忘一句...
散文丨雪与归去来
圣彼得堡,洗衣河畔,好大一场雪:我从一家旧货店里出来的时候,不远处,教堂楼顶的十字架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浮肿了起来,形似一顶高高在上的帐篷。夜晚正在降临,而雪却下得越来越大,雪之狂暴几乎使一切都在变得停止不动:灯火周围,雪片忽而纷飞忽而聚集,...
散文丨一座园林的惊心动魄转让史
他出生时已堆积了万古愁,如果还纠结着老祖宗多尔衮的墓园,还怨念曾经的西郊美园林,那就不是顺应时势的金寄水了。 一、金寄水 金寄水先生应该对失去西郊燕园毫无印象,燕园是后来的叫法,如今也是北京大学校园的一个别称。当年它还属于金寄水先生所在家族...
正典丨石头,雪芹所在之地
1 大荒山在哪儿?青埂峰在哪儿?无稽崖在哪儿?崖下那一块补天所遗之石有多大?多么高多么宽的一块石排得下七十万、八十万、一百万字? ——皆为愚蠢的问题。不会有人真的相信《红楼梦》是创生于一块石头。石头里能蹦出猴子,石头上不长小说。但曹雪芹不管...
思想者说丨麦尔维尔读札
1.以实玛利(Ishmael) 2007年4月中旬,我应邀前往美国纽约大学东亚系讲学。接待方将我安顿在华尔街近旁的一家旅馆里,并对我开玩笑说,他们安排我住在华尔街,是为了让我感受一下身处资本主义世界心脏地带的文化氛围。4月17日凌晨,我从电...
小说新干线丨二十一楼
一 敲门声响起时大概是下午三点钟,起先有点窸窸窣窣,后来响起来一阵急促的有节奏的嗒——嗒嗒。荆枝正在午睡的后半段和一个穿着浅色卫衣的男人商量怎么才能煲出一锅上好的腊味饭,恍惚觉得他追到自己家来洗手做羹汤了,停顿几秒才明白外面确实站着个人。 ...
小说新干线丨去岛屿
1 贤记不声不响地缩进一条窄窄的巷子里,不是回头的客人都很难察觉到在这条曲曲折折的花纹石板路尽头有家开了一百多年的馆子。店面传到何李贤手里已经是第四代,招牌上几个大字的金粉都脱落了许多,“记”字上头的点更是消失得完完全全。酒楼的装潢还是十几...
小说新干线丨宛在水中央
这几年,我对世界的认知好像逐渐发生了某种重心偏移,不再执着地探究一个最后的真相。越来越觉得,周围的人和事往往是混沌、复杂的一团,一头扎进去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就像1999年那个作文比赛出给考生的一道题目——考官把揉成一团的纸扔进盛满水的玻璃...
小说新干线丨无个性的人,或城市女子图鉴
“她梦见自己在热带雨林里跟着一群鸵鸟呼哧带喘地逃避鳄鱼,不知怎的就被它们衔着衣角飞到半空,在越过树梢的片刻它们齐刷刷地松口,害她重重跌落下去。” 看了李晓晨的两篇小说,不知道为何我的脑海中总是盘旋着其中一篇中的这个梦境,可能与它出现了多次有...
译界丨阿莱士·施蒂格诗选
安眠曲 我關灯之前 你只有五分钟。 因为你用一整天等待的诗 并没到来。那么就数数有些什么。 是这些:桌上疲倦的书本, 植物卷曲着叶片正酣睡, 电视机嗡鸣,桌面上一只飞蛾在震颤, 陷入对灯光致命的爱慕。 只有一分钟了。三十秒。 现在我裸身躺在...
诗歌丨雷平阳近作
弹 奏 在老虎背上放了一张琴 老虎也乐意听我为它弹奏一曲 但我,顿时失去了常态,不知道 弹奏什么曲子为好 最终什么也没有弹奏 就在老虎背上放了一张琴 制 烛 在烛盏内的蜂蜡里插入麻绳灯芯 点燃之后,微黄的光亮中 他们继续制作蜂蜡和细麻绳 割...
诗歌丨峡谷与拖拉机
致阿赫玛托娃 苦难不需要辩护。 苦难不需要辩护吗?身边的士兵 让冰封的枪刺重新吐露光芒 冬天总是那么浩大 你的身影 比苦难曲折—— 但灵魂是直立的 灵魂 有火的光焰……大雪将牢狱 锁得更为昏暗 你 会在哪一种时刻 错过自己的 丈夫 儿子 和...
诗歌丨城邦之谜
城邦之谜 人们等待一位木匠 谷仓和工具已经收拾整齐。 入夏后,南方暴雨频频 山里白雾徐缓而来 飘摇如苏醒的幼龙娉婷 游向山外。 它竟渴慕离去? 服务此地是多少巧匠的荣耀, 本地人自组小小城邦, 规则受人尊敬,每个居民都有了 必要的作用 一门...
诗歌丨青 草
清明节 清明的早晨 远山在太阳之前起身 兄弟俩 脚前脚后走向北山 他走几步,他也走,他停 他也停停 他怕他停下,怕他拐弯 他以为他再也走不动了 或忽然回头 他们不知道背后跟着我 看他们给祖坟烧纸添土 说先人各有各的好 生命并未結束 仿佛他们...
诗歌丨刘春的诗
种下六株百香果 中午,嫂子带回六株果苗 让你种在屋后 你找了六个地方,用锄头挖开地面 把它们一株一株栽进坑里 扒些泥土盖住树根。 想象开春后枝条尾部长出小叶片 不消几个月,藤蔓就爬上墙头 和预先搭好的棚子 再一年,绿色的珍珠挂满屋后。 而你...
诗歌丨夭夭的诗
欲言又止 给你言语的枷锁,给你 未愈的伤口,给你镜子 和镜中的合唱。 给你悲伤的额头,给你正果, 挂在修行的枝条上。给你夏天, 所有的供词都热烈、绵长。 而我是尘封多年的积雪, 为了建造虚构的茅屋, 为了再次见到你,我终年压着 胸口的惊涛,...
诗歌丨卜水者
这个世界充满光 睡莲,月季,格桑…… 它们拥有此刻 所有的光亮 这清晨越来越清晰 我再也无法 沉湎于梦中的植物 这个世界充满光 我暗不下来 纸 上 几百年前的宣纸 淋过许多朝代的大雨 一些字迹 早已经面目模糊 古人的心跳却还在 墨迹渐渐褪去...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9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