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 (2020年04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十月》创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十月》创刊以来,...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时代风云具体而微的缩影,有时候这种关系清楚鲜明,有时候却幽暗隐晦。刘汀的中篇小说新作《何秀竹的生活战斗》,是一部有很强概括力的作品。底层出身的何秀竹,在中考、考研、初恋等人生节点,为了与命运抗争,都采取了战斗的姿态。但她生...
中篇小说丨何秀竹的生活战斗
1 对自己被踢出家长沟通群这件事,何秀竹早有预感。 当她冲动地把多多的成绩单发到群里,而且@了所有人之后——尽管她不是群主,@无效——她就知道自己肯定要惹众怒。但是何秀竹必须这么干,也只能这么干。多多上学期期末成绩大爆发,考进了年级前五、班...
中篇小说丨失我记
撒把米也是罪过! 让鸡斗了起来。 ——小林一茶 1 我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的,我忘了在什么地方开始的,除了那种冲动,别的我都忘了。看着从我身邊走过去的人,我忍不住,有几次真的没忍住,就问了: “你是谁?” 我忘了,我其实不在乎他们是谁,问完又...
中篇小说丨再见白素贞
1 “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鲁迅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雷峰塔终究又建起来了,而且我这个侏儒式的许仙也会命犯桃花? 不妨告诉大家吧,我姓陈,原名叫陈元,昵称“第七个小矮人”。具体有多矮呢?我测量过几次,每次从...
中篇小说丨白 鲸
“要想完美地演绎一个角色,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真正成为那个角色。” 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这句话,是五年前的夏天。当时我和老孔在城东鸭林冲那片城中村踩点已经两个月,西瓜的价格从两块跌到两毛。我和老孔一组,蔡屹和杨舒明一组,再加上胡大和一个从内勤借...
短篇小说丨十二本书
“有旧鞋换洋火。”吆喝声一出现,我们院孩子都跑出去,随后大人也来到大门洞外。好多年没吆喝声了,春天胡同口出现卖小鸡的就让我们很意外,很兴奋了一阵子:农人推着一辆双梁加重自行车,一边拴着一只大箩筐,筐里的小鸡你挤我、我挤你满满当当快漾出来。大...
短篇小说丨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汉书》载:安土重迁,黎民之性;骨肉相附,人情所愿也。 金山屯 关叔问捣捣,其实他想问我,但他问捣捣,你听见了吗?捣捣光看我,他不爱跟关叔说话,又非得说,就点点头。关叔放心了,他佝偻着腰板坐在棚子里,又说我怎么觉得就我听见了呢?他探了探耳朵...
短篇小说丨游 泳
1 每逢暑假的时候,我都会去小姨那里。小姨叫潘素素,是妈妈最小的妹妹,今年三十二岁还是三十三岁,我记不清了。这也没什么要紧,反正在我看来,人上了三十岁,就已经很老了。 小的时候,小姨常来我家玩。她在医院里上班,记忆中,小姨身上总有一股药水味...
短篇小说丨最小的水滴
楼上老位置又开始滴水。水滴匀速降落,罗莉躺在床上跟着节奏默数水声。 当初,第一次发现半夜楼上滴水她很紧张,怕洇湿了家具,她循着声音找到厨房的位置,声音来自天花吊顶板的上方,塑料吊顶板微微的弹性使水滴落下时如同小鼓槌敲击在牛皮鼓面上,声音被扩...
小说新干线丨鱼丽之宴
鱼丽于罶,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 ——《诗经·小雅·鱼丽》 我看着窗户上的那块玻璃,其他玻璃都是透明的,只有这块,是“毛玻璃”。玻璃纹理上,填满了无數多边形,像多孔的岩石,挨挨挤挤、黏连,让你有点儿密集恐惧。我住的是老...
小说新干线丨干杯,元神
小丁找我,说有神秘朋友请吃饭,来就是。 我一过去,都是清一色的九零、零零后,而且都是女孩。有点不对劲。我小声问小丁,你的神秘朋友呢? 她拉开双肩包拉链,小心揪出一只毛绒胳膊,如果那也可以叫胳膊。继而看到一整只白色毛绒熊,她还戴着一顶紫色尖帽...
小说新干线丨我用机器思维写小说
我大约有十八年没正儿八经创作过中短篇,二零零二年,我大三,第一篇正式小说发表在上海的一家著名杂志,那段时间,还陆续拿了些小奖。我依稀记得,奖金是当年学费的三倍,我当时甚至无耻地认为,自己或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作者。 工作后,环境改变,心境也随...
小说新干线丨“永恒的”虚无之渡
颜桥的小说出现在老牌严肃文学期刊中,天然携带着使人耳目一新的气质。人畜无害和毫无攻击力的萌态、小巧机智的腹黑、冷眼旁观的吐槽和“不吝赐教”的自嘲,颜桥的叙事腔调表征出青年人对生活的态度,换言之,我们对当代青年的理解。 所谓“我们”——一厢情...
正典丨芹脂之盟,那几个伟大读者
1 乾隆二十七年,岁在壬午。正月,乾隆皇帝开始第三次南巡,鲜花着锦、烈火烹油,银子花得淌海水似的。这一年为西历1762年,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在阿姆斯特丹出版,这是危险、邪恶的书,不能出现在国王治下的巴黎。同年7月,彼得堡发生政变,即位不久...
思想者说丨故乡即异邦
大雾迷蒙的早晨,我和父亲一前一后走在荒野小径上,说着闲话。难得的亲密时刻。我从小出门读书,很少回家,假期回来彼此交流并不多,父子间轻松漫散地一起去赶集的场合很少,更别说聊聊家常了,所以此刻我的心情很愉悦。湿气弥漫,四周苍茫一片,影影绰绰地什...
散文丨旷 野
一 炕是土炕,用一块块土坯垒起来,中间隔成风道,烟火顺着风道在大炕下绕几圈,然后从另一面墙洞蹿到房顶的烟囱上去。饭做好了,炕也烧热了,而且会保温很久。晚上睡在上边,得不断地翻身,或垫上厚褥子。这么跟你说吧,睡炕的人一般都不会犯关节痛、腰痛的...
散文丨春蚕记
农历四月,我把一些细碎的时光给了一百条蚕,它们回馈我最后一头“春天的小兽”。 农历四月,我把一个黄昏和一个凌晨给了十万条蚕,它们抵达我,以一束光的形式。 一、起初 那时我不知道,会只剩下最后一条蚕。 放大镜下,一百条蚁蚕匍匐在桑叶上,像一百...
散文丨雨季终将离去(外一篇)
即将过去的这个夏天,我因为一档名为《乐队的夏天》的综艺节目,找回了许多青葱岁月中与摇滚和阅读相关的记忆,曾经沉睡的激情突然在日趋平静的生活中被唤醒了。 “我最爱去的书店,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在刚刚...
译届丨培 训
丹尼尔·奥罗兹科(Daniel Orozco),美国小说家,出生于旧金山。1979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曾在加州大学医学中心当过临时工,后又到旧金山州立大学和华盛顿大学深造,获博士学位,现在爱达荷大学教授创意写作课。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诗歌丨裂开的星球
是这个星球创造了我们 还是我们改变了这个星球? 哦,老虎!波浪起伏的铠甲 流淌着数字的光。唯一的意志。 就在此刻,它仍然在另一个维度的空间 以寂灭从容的步态踽踽独行。 那永不疲倦的行走,隐晦的火。 让旋转的能量成为齿轮,时间的 手柄,锤击着...
诗歌丨阳光灿烂的一天
骨 头 我见过很多骨头 未散架的鱼骨在只剩下汤水的盆和猫的眼中 使我看到自由也有布满尖刺的肉身 狗骨硬而弯曲,嶙峋中也有卑躬屈膝的影子 只有牛骨粗大坚韧,似乎任何时候 都有着忍辱负重的品性。我见过的这些骨头 一种硬过一种,骨头最硬的活得最苦...
诗歌丨高铁与乡愁
乌镇的早晨 清晨的乌镇 漾在欢喜的水里 人们如一簇簇疲惫的水草 在河底沉睡 空无一人的大街 空旷的河道 装订起多少动人的爱情 南来北往的心情 又在客栈醒来之前 抹去所有痕迹 老家的大门敞开 那是一个温馨的暗示 而我是一个匆匆过客 怀旧,是一...
诗歌丨灯火与雨声
所 在 雷声滚过高空时, 我买药归来, 提着温经散寒的几味药 站在一株暮春的槐树下。 预设的一场朝雨没有出现 妻子偕儿进香去了。 我见过那座山下的庙宇 它的墙面是明黄色的。 此时我脚边落下的槐树叶子 也是明黄色的。 我们携带迥异的浮世之脸 ...
诗歌丨木星引力
木星引力 他没有火车 从来不来看我 没有走过我的街道 看一棵淋着雨的玉兰 没有在我的小城抽一支烟 在后湖的长椅上,仰望星空 要有足够的距离 地球才能逃逸 木星的引力 走了半生 冬天的雪 从梨花的枝头 冒出来 天空蓝得 让人想飞一会儿 几朵云...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9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