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 (2019年05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十月》创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十月》创刊以来,...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0.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愛、忠诚、勤劳、善良,这些世俗生活的幸福元素,也可能是人性那涌动的生命力的枷锁。胡学文《一水三浪》里,高考落榜青年阮平顶替父职成为肉联厂职工,在与劳模、好师傅也是好女人潘美红的恋爱婚姻里,三次出逃又三次回归。以爱、责任和命运的名义施加给个体...
中篇小说丨一水三浪
1 举着伞的陶班站在花池边,伞背灰黑,伞柄枯黄,而他的脸苍白如纸,被开得正艳的波斯菊映衬着,像从另一个世界逃亡而来,在淅沥的雨丝中,说不出的凄惶。 步出考场的阮平突然一愣,不知陶班为何立在这里,不明白他为何这副形象。监考老师都是从外校抽的,...
中篇小说丨请为我喝彩
我叫孙闯闯 北京三月的某个午后,天阴森森的,号称今天有雪,没有霾。但事实恰好相反,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谁会在乎今天有雪或有霾。会议结束后,《摩登音乐》的姚小瑶在办公室里攥着手机徘徊。她在脑子里,构思着五套向孙闯闯老师催稿的说辞,片刻后,终于给...
中篇小说丨方国民师傅
一 方国民失联三天后,有人在城南小凌河发现了一具无名男尸,因为脸部浮肿,已经无法辨别面容,只是身高与方国民接近。认识方国民的人都说那就是方国民,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被警方否认。 在这个手机时代,微信、QQ、陌陌、探探、电子邮箱、MSN等社交软...
短篇小说丨江州往事
最高的山墙 谢宜修像一张活动的照片,永远是一个表情。一堆人里有她跟没有她一个样。她也尽可能跟人群保持距离。上工下工,要么前面,要么后面,她总是一个人,跟大伙隔着一段路。在地里做事,她手脚不是最快的,也不是最慢的;不跟人拼命,也不挨懒拖沓。收...
短篇小说丨众神谱
蚕 神 河湾村北部的山坡上有很多桑树和花椒树,桑树上直接结蚕茧的历史已经过去,自从一棵歪倒的桑树上吊死过一个人以后,桑树上就很少直接结蚕茧了,即使偶尔结几个,也不是像往年那样黏在树叶上,而是悬挂在枝头,只有一根丝线连着,像个吊死鬼,人们嫌晦...
短篇小说丨西皮流水
石砚青改名时,刚满六岁。师傅说要学戏,不能自个儿没了分寸,得避开祖师爷的一个“砚”字。又说这姓名里藏两顶石头,命嫌太重。打那时起,石砚青就改名叫石青了。自从改了名,果真卸重一般,石青的日子的确轻快了,连着嗓音也越发灵动了。 师傅姓于,从天津...
短篇小说丨环形山
环形的十号线载着十万个人绕着三环跑,他们都来不及下车,又坐在那里等了一圈,没有人感受到暗夜来临。所有人在隧道拉伸的时空里做着各自的事情,无数的沉默、交谈、翻书的声音,乞丐们的吹拉弹唱,报警器的嘀嘀声,鲜花盛开的声音,有人打盹,有人肩上的背包...
散文丨一段宋朝洞庭和它的地形学
0.题记 此文是为“六月六”我湖南老家父母亲组织的家庭活动而写。“六月六,晒龙袍”,这天适宜老年人晒晾寿衣、寝具。这段时间正是洞庭湖汛期。我家在“六月六”这天会举办盛大仪式,来客都是家庭方面的朋友,并不是族群性和社会性的。我爷爷生前是洞庭大...
散文丨薄暮与少年
时间往前走,记忆向后走,三十三年过去,一个四岁的男孩依然在石桥上徘徊。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村口张望,间或有人往桥上来,他就避开几步,跑到桥边岔路口的红豆杉下,假装看溪水卷起一片打转的落叶,他不喜欢人家问起,心里的委屈好比口袋里捡到的一枚...
散文丨天生
1 自然即可称为天生,天然天生之物尤其珍贵。 一切从天生开始,从野蛮的洪荒开始,从最真实最天然最混沌之处开始,它包罗万象。不用说千年,往前一百年,你的祖先也是泥土大地和山前水边摸爬滚打的人,没有他们也没有人类文明。无论人朝文明世界再进化多少...
散文丨走过房陵
数年前,新华社十堰记者站站长袁正洪先生告诉我,他们要建一个“民俗文化网”,全力打造“房陵文化”,他郑重也激情地把他的故乡房县推介给了我。他说,房县民间的神农文化、西周诗经文化、帝王流放文化、汉水文化等多种文化,在民间世代相传,数千年的交汇,...
小说新干线丨囚 鸟
一 黑豆饭躁动着香热的白雾,饭粒滚过一层橄榄油,晶莹透亮,像抛过光。齐名想起《酉阳杂俎》里提及的玉屑饭。如果玉屑饭真曾存在,那它一定是抢在小冰期穿过了白令海峡,一路向着温暖的热带海湾进军,最终在世界并不起眼的角落开枝散叶,成为这里的众生日常...
小说新干线丨鸭子飞了
比赛刚刚散场,一片暗绿色像一摊泼出来的水,汇入人行道和街道车辆之间的每一道缝隙。已经跳了两次红绿灯,车子还是纹丝未动。 徐臻拿掌心甩脑门,真不该周末晚上把车开到这种地段,逛街的和看球的,都是祖宗。这时一位穿着热裤亮出白嫩大腿的女孩,正擎着两...
小说新干线丨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老话讲,医不自医。写创作谈,很有些给自个儿刮骨疗毒的意思,容易主观,主观容易造成误判,方寸之间,可真是要了亲命了。好在写作者毕竟不是病患,不会造成何等骇人的损伤,至多牛头不对马嘴,落得个笑话罢了。但写作不同于行医,恐怕根本在于所谓的主观与误...
小说新干线丨开锁的人:读梁豪新作
在年龄相近的写作者里,梁豪是我较早读到的几位之一。当时不少期刊杂志纷纷以“90后”为闸口,要为文坛开阀引入新鲜血液,一时间大量陌生名字涌出,很快制造出热闹现场。相比于最常被提及的几个同辈,梁豪一开始写得不多,推出新作的速度也不快,一篇一篇的...
思想者说丨最后的猎人
1.雪崩是一种预示 是在后来,我才知道那几位猎人的命运变化,是从一场雪崩开始的。 那几位猎人并不是纯粹的狩猎者,他们的身份是可可托海矿区的工人,但从二十多年前开始,他们的本职工作却是在外打猎,用猎捕到的兽物保障矿区的肉食供给。这种扭结的命运...
译界丨雷沙德·克利尼茨基诗选
雷沙德·克利尼茨基,波兰诗人、翻译家。1943年出生在奥地利的圣瓦伦丁。波兹南大学波兰语系毕业。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他的诗歌作品主要通过萨米亚特(samizdat)即地下出版物方式广为人知,是“新浪潮”的代表诗人。早期...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12306之恋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马克思 引子:购票长龙悄然消失 “复兴号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以诗一样的语言,为中国高铁点赞。中国铁路进入高铁时...
诗歌丨深情可以续命
人生自古谁无死 应该敬重那些敢于赴死的人 敬重那些大义 勇气 担当 但对于大多数等死的人呢 死亡就是一种无奈 这些年看惯了生离死别 尤其是母亲走后 我时常想 如果让自己 在一个即将逝去的人 和他至亲至爱的人 两者之中 选一个 (虽然我早已没...
诗歌丨乌鸦与采石场
芦苇与鱼 岸上挤着一大片芦苇。 海里游着一尾鱼。 一道堤坝横亘在它们中间。 开着白花的芦苇,野茫茫一片。 带着大海游动的鱼,只有一条。 一条堤坝横在它们中间。 人世间到处都有这样的芦苇。一棵 挨着一棵,密密匝匝。 一棵芦苇的孤独,淹没在众多...
诗歌丨让灵感擦拭掉锈斑
旅 途 在漫长而困乏的列车上 有个人仰着头睡着了 整列车厢的人都看着这个 睡着了的人,挂着香甜的笑 从嘴角流出一丝涎水 他靠在座位上 座位铆在车厢的地板上 车厢架在列车钢轮上 钢轮驭着他的梦在铁轨上飞跑…… 而另一个人躺在鲜花丛中 这个人仰...
诗歌丨礼孩的诗
夕阳不经意的流传 把一个词放进落日里掂量轻重 天空画出的句号,接近了蓝色的隐喻 必须清除背景的杂乱,才能辨认出 落日在你的内心燃烧出的辉煌 夜晚在吉林龙藏山居喝茶 月亮升起来,醒目地挂在眼里 夜,没有疾风,夏日的树林 变凉,弥漫出晚间花园沉...
诗歌丨杏花浩荡
喊醒一座古堡(外二首) 郭新民 喊醒一座古堡 拜托满山遍野纵情奔走的杏花 有翠鸟从我心空嬉戏飞过 播下了一片欢声笑语 走近一座古堡 走近一位大智若愚的长者 它的沉默也许就是我的忧虑 它的微笑亦是故土一丝安宁 审视一座古堡 亦如审视固守一地的...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0.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0.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