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 (2018年04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原价:¥15.00   促销价:¥5.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文学最富有魅力的地方之一,是它的不确定性,因为生活本身就总处于变换迁移之中。 张翎的中篇小说新作《胭脂》,搭建了一个漫长宏阔的舞臺,祖孙三代人的情爱与生活,其实很轻易就会被摁进固有的框架。一幅高仿宫廷画的诞生以及它曲折地失而复得,是小说的全...
剧本丨檀香刑
剧中主要人物 眉 娘——孙丙的女儿。女高音。 孙 丙——戏班班主,眉娘的亲爹。戏曲男高音。 钱 丁——高密县知县,眉娘的干爹。男高音。 赵 甲——刽子手,眉娘的公爹。男中音。 小 甲——屠夫,赵甲的儿子,眉娘的丈夫。男高音。 小山子——叫花...
中篇小说丨胭脂
没有哪个夜晚比一个发生火灾的夜晚更加黑暗。没有人比一个在吼叫的人群中奔跑的人更加孤单。 ——卡尔维诺《国王在听》 上篇:穷画家和阔小姐的故事 最初我看见的只是一抹粉红,很小,很淡,像是清洗狼毫时不小心溅出来的一滴水。我想揪过一个袖角来搌那滴...
中篇小说丨我的两个战友
有一天,年轻女作家小夏有些忐忑地叫住我说:“陶老师,昨天下午,我在龙山公园遇到一个人,那人五十来岁,穿一身军队的迷彩服,眼神好像不大对劲,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说啥,后来他唱起军歌,嗓门挺大。别人问他话,他也不搭理。我老觉得,那人像您一个老...
中篇小说丨退之的故事或者蜂巢
退之的故事或者蜂巢 只因有了那些不抱希望的人 希望才赐予了我们 ——瓦尔特·本雅明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苏轼 事实上,这是“我”和“我”的故事。当今天的“我”,遇见未来的“我”。 在故事开始之前剧透主要情节,是小...
短篇小说丨别人的生活
天气很好,春天来了,阳光明媚,是个好兆头。像我这样的乐观主义者,每天起来都觉着是好日子。 今天也一样。 我坐地铁上班,到了单位,也不用进门,就直接开了我哥的现代领动去 接人。 我哥是开公司的。 开公司没有什么了不起。 我哥真没有什么了不起,...
短篇小说丨失忆之城
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的记忆究竟隐匿着何其深邃且难以预见的秘密和黑暗,也无人知晓的是,记忆中究竟有多少诠释爱和善良的结晶和玄藏。 人生是一扇门,在心识的运转下打开无限的通道,门后的“世界” 皆是实验的场景,每一个人进入其中感受体会,究竟门后的哪一...
短篇小说丨朱三小姐的一生
一 每个人都在等待朱三小姐死去。她已老瘦成一把咔吧作响的骨架子,却仿佛永远不会死。 祥元里的孩子们,自打有了记忆,就识得她。那时,她头发还是皂灰色的,夹了些许银白,用篦子向后梳齐,在颈窝上盘个元宝髻,簪一朵塑料牡丹花。她身穿藏蓝的阴丹士林旗...
短篇小说丨蓝山农场1997
1 二月,雨水剛过。我们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早自修,班主任胡老师进来了。胡老师三十多岁,她个子很高,一张方方的脸盘上长有一对不大的眼睛。她不大爱笑,整天阴着张脸——不过,那仅仅是在对着我们的时候。平常,我们坐在教室里能听到从隔壁办公室传来的笑...
散文丨凹 村
什么东西在吃掉凹村 晚上,我从一场大梦里醒来。之所以是大梦,是因为我把凹村的天和地都梦完了。 这场大梦中,什么都在奔跑。地和天也在跑。地和天跑过的地方,一片死下去的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跟从来没有过似的。 我坐起来。这场梦累坏了我。 在大...
散文丨猫头山脚黄泥屋
一 我的外婆家在猫头山脚,地处富阳县新联公社,从前这里的日子很慢很静。清明前后,猫头山上的映山红开起来,布谷鸟一叫,山民抬起头看,满山像是点起了灯。 猫头山脚有村,叫石墓村,村前有溪,叫坑西溪,村里有棵古老的桂花树,长了八百六十多年,八月里...
思想者说丨偏移与乡愁:安德洛玛克的故事
1 安德洛玛克我想起你 今年冬天贾非留在巴黎。 我们相约去看一场雅克·里维特(Jacques Rivette)的很长的老电影。1969年的黑白片《狂爱》(L’amour fou)。四个小时以后,重新走出巴黎大堂广场地下的电影馆,夜...
世界文学期刊概览丨与鸟飞翔
一本好杂志是时代的引导者,办杂志的人是杂志的灵魂,决定杂志的格调色彩和高度。铃木三重吉和他所创办的《赤鸟》,正是这样的典型例子。 提起《蜘蛛之丝》,大家都知道是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著名短篇;提起新美南吉,大家就会想到他的《小狐狸阿权》;但是...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你好,请叫我徐銤”
那一定是他! 一個白头发的老人,提着一只普通的蓝色公文袋。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一个陌生的男人大声说:“错了错了,老人家。”白发老人略微愣怔了一下,旋即哈哈笑说:“那好,我去前面楼上看看。谢谢你啊!”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身冲到门口,却看到,...
诗歌丨我的眼泪就是我的膝盖入门
垂柳的感激入门 擅长发侧芽,令早春朦胧于 我们有时可以逃离 已变形的铁屋,将天真 消化为天真的计谋。荷塘边, 它们是安静的伙伴,安静到 时间也无法出卖它们的安静。 不管你使多大的劲儿 将它们拽向你的好奇, 它们仍会弹回到风景的摇篮之中。 它...
诗歌丨加勒比
加勒比 谁乳房中的花朵 纷纷涌向秋天又在祖母的 灰发中消瘦 谁的建筑材料 完成着一座座无人加冕的教堂 谁的歌剧 波浪之书一本本打开又归于剧终 谁的修道院 沿着墨西哥湾 一粒粒沙子在 天空下弥散 荒野终结处 大道坦荡 垂暮之海闪着微芒 星星的...
诗歌丨我看见一块石头逆流而上
废弃的桥墩 没有什么是完满的—— 残缺世界里,完满是一种疼痛 桥墩站在那里,河流是虚拟的 流水反复失真,带走了碧波和荡漾 寬阔越来越小 岸在流动,河水已远 冰冷的钢筋,水泥和沙子 紧紧抱在一起。人间悲情 目送流水,向死而生 废弃,是它存在的...
诗歌丨无 想
修 树 我喊老曾来修树 老曾带来了他的儿子 这是一棵有年头的鹅掌枫 每年春天都把阳光删去十行 河那边也在修树。那是一条小河 河边的路却叫滨江大道 那里修的是香樟 居民們对修剪枝叶很有意见 于是电视台的人扛着摄像机来了 老曾很紧张,他不知道这...
诗歌丨静秀太仓
郑和的背影 唐 力 我站在你的身后 站在你当年的起锚地,我来得太晚 站在时间的身后,我看到620年前 你的背影,高大魁伟,聚散风云 但我看不到你的脸,你面向大海 你的眼眸里,一定包含着古老的海水 一定有海鸟,唳天而飞 一定有长鲸,气吐云霓,...
往期杂志 更多
  • 十月

    十月

    2018年04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8年03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8年02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8年01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6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5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4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3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2期
    电子价:¥5.90
  • 十月

    十月

    2017年01期
    电子价:¥5.90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