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文化

大理文化 (2018年08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本刊融历史、文化、文学艺术为一全,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示大理古老历史、悠久文化、绚丽文学艺术。
原价:¥3.00   促销价:¥1.2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开篇佳作丨锄镐翻飞
段成仁,男,大理州永平县人。业余进行文学创作,曾在《天涯》《芒种》《边疆文学》《散文百家》《云南日报》《大理文化》等刊物发表散文若干。现供职于永平县新闻信息中心。 一 组成无尽时空洪流的无数片段,无时无刻不在起始,终止,起始,终止……所以,...
小说平台丨小猫
1 没有什么好遮掩和隐藏的,一开始,我就可以告诉你,我是一只猫。你一定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的模样长得还算说得过去。可你的这一眼,应该不会看出,我曾经有过三个主人。 我也说不准我的第一个主人,他算不算是一个作家。他真是勤奋啊,每天下班回家,吃过...
小说平台丨征婚启事
一 柳溪村新近爆出一条新闻:柳老汉的女儿柳梅英贴出了征婚启事。消息传出,人们纷纷涌向村委会门口,只见宣传栏旁贴着一张一尺见方的红纸,上面用钢笔写着一首征婚诗:家住桃花溪,芳邻二十七。貌非七仙女,情比织女深。欲觅如意郎,共度百年春……人们七嘴...
散文空间丨农夫三章
今日樵夫 挑一挑柴,悠悠地从山道上下来。小路似羊肠,曲曲弯弯。山的较高处,有乔木、灌木和青松,樵夫的身影便隐约着。在他停脚的时候,会吹出一声口哨,会唱出一句山歌,和着山箐里的飞流瀑布,自成一帧千古风景。 这风景只属于遥远的过去,记录在历代画...
散文空间丨石竹素描
那是一段不断贴近土地的旅程。清晨的阳光刚刚照着漾濞的山坡与河流,车子就离开了被漾濞江环绕着的县城,一路向着群山的纵深处而去。石竹,作为一个想象里的村落,很快就要呈现在一群人的视线里。据说,山里是有杜鹃花的,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暮春时节,被杜鹃...
散文空间丨旧时花朵
人的一生,似不断长着的藤蔓,这中间,会开满许许多多的友谊之花。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才使得我们的生命变得多姿多彩。每当我们回过头来,想起他们的时候,就像想起旧时的花朵,那种芬芳与美好,时时刻刻都在缤纷着我们的心田。 病友老田 一个陌生的电话...
散文空间丨读书记
窗前明月枕边书 你问我的欢乐何在? 窗前明月枕边书。 这是戴望舒的诗,是诗人精神生活的写照,意境不同凡俗。 这也是每个读书人所乐于追求的,包括我自己。因为人类有好书相伴的日子就是所谓“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如若我们的身边无“诗意”可言,我们...
诗歌广场丨吻
桃花谢了 梨花落了 野草翻了个身 想怎么绿就怎么绿 母亲親手播种的那粒种子 生长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上 贴着故乡的脸蛋 留下一个真实的吻 轻轻的吻 甜蜜的吻...
诗歌广场丨午后
阳光向我靠近 河流。弹唱着悦耳的单曲 我开始复制母亲的背影 在村庄背后的山坡 在狗尾巴草肆意生长的田埂 在星光和虫儿对唱的夏夜 清风是你拄了一生的拐杖 你呆滞的眼犹如千万植物的眼 千萬双眼凝结成一份爱 指引我奔赴一场乡村之约 谁也分不开...
诗歌广场丨再写母亲
春天。你为我们埋种下秋天 用生活的漏斗一层一层过滤忧愁的泥沙 你亲手摘下红色的樱桃 金黄的果实 自己舍不得尝一口 喂我们—— 一群馋嘴的野猫 人世间的贪婪者 我们却不愿意尝一口 你眼睑苦涩的泪水 一輩子。你紧紧握着一把陈旧的锄头 一次次翻新...
诗歌广场丨秋收后的田野
几只麻雀翻来翻去地扑腾 想唤起某段记忆 更多的美好被农人采收回家 幸福开成扇形 湿润的部分占据着眼眶 悬在心里的五味瓶 究竟是啥子味儿 路上。一拨人日暮中相继老去 一拨人又开始临摹着生活的彩图 风雨之后 所有的脚印将会被时光抹去 梦想或将不...
诗歌广场丨故土难离
河面的波纹在母亲的额头晃动 与生活的暗礁时刻发生碰撞 没有任何惊喜发生 唯一值得赞美的意外是 你河畔插下的杨柳现出了高挑的身材 你精心种在田园里的一粒种子长成了一穗 我常常在春夏秋冬交替的瞬間翻阅 读得眼泪汪汪 变得心肠柔软 至今我真的想象...
诗歌广场丨五月。一株扎根泥土深处的秧苗
是炽热的阳光煨沸情感的汁液 是思念的觸须紧紧抱住的根 是糖果催开孩子般的笑脸 是爱的叶片舒展开的一亩绿 是荆棘深深扎入心灵时的一份痛 化作一滴雨的轻 一缕风的柔...
诗歌广场丨秋野
秋收结束 田野里一片荒芜 母亲扶了一把倒塌的稻草人 (没有更多的人想起它们) 这些曾经低头的稻秆 重新获得抬头的机会 秋风给予了它们太多的自由 秋水流眸一瞥 仿佛宋词中复活的美人 抖动着纤细的腰肢 而我需要在某个黑暗的夜晚 收揽你的一路辛酸...
诗歌广场丨月光之外的想念
夕阳回家 月光远行 相同的旅程 一个经历白天 一个承载黑暗 蟋蟀留下脚印 拥抱有点潮湿 一只萤火虫 栖身篱栅 荆棘丛中 倒刺复活 刺行走的脚 劳作的双手 带血的骨頭 肚里藏着的几根花花肠子 直来直去 额头上。汗水匀速落下 浇开生活中幸福的花...
诗歌广场丨梦里经常去的地方
多年来。无论身在何方 我像一粒逢春萌芽的种子 一直没有离开 生长在老家的后院 漫步在母亲抚摸过的田野 奔跑在父亲犁耕过的山坡 哦!那条洗得童年无比洁净的小河 滋润着梦 我时常从七尺男儿身上 提取牵挂和眷恋 期盼与希望 風儿总会与我相互谦让...
诗歌广场丨世界太亮。一支蜡烛暗夜里消瘦
暗夜里的蜈蚣 草叢深处的蛐蛐儿 石头变作护体的神钟 轻敲一下。慧眼。明灯。 风。二月里拨出声波 万物无邪 心生慈悲...
诗歌广场丨沐春
门扉上墨香还未散尽 大写的朱红粉饰了小院里盛开的桃花 桃花。當我喊出 犹如喊着一个春姑的乳名 大地的胸腔啊 一团火 点亮了桃花的影子 妖娆之后 有花瓣细微掉落的声音 响彻整个春天...
诗歌广场丨在春天放牧一只羊
绿草。一纸写给荒山的契约 阳光和雨露像文字里写下的標点 洁白花絮引申土壤深处刨出的疼痛 没有什么不好 放牧在田畴的一只羊 用牧鞭敲打着朝霞和落日 清脆的响声扩散远方...
诗歌广场丨感恩时光
门。敞开着 走出。再也回不去从前 走进。将会越离越远 我们唯一能做的—— 在心灵间安一扇窗 观四季轮回 看风雨流转 穿过人间菱形的孔 搭建一座爱的天梯 一步一步往上爬 不会寸步惊心 当老去的一天 時光馈赠的花朵 白发间丛生 皱纹间纵横捭阖...
诗歌广场丨行走在春天
固态的水开始流动 沉寂的山谷苏醒过来 在臘梅的召唤中 小草是随行的同伴 鸟鸣山清幽 小花亦芬菲 行走在原野 种子弥补了阳光的漏洞 一切刚刚开始 地之大 天之广 迈开你畅快的步伐...
诗歌广场丨妈妈。我们一起回家
2018年2月15日。微风 除夕夜。响起鞭炮声 迈向新年的步履匆匆忙忙 內心的壁厚隔绝一切喧闹 一页文字里散发的余温和书香 写满归程 我们路过山川。河流。田野 空气里有我们熟悉的味道 这一年有人离我们而去 我们遇见了许多陌生的人和事 一切都...
诗歌广场丨无法深知的世界
我一直無法深知 为何要来到这个世界 为何把最后的刀枪藏在腋下 在山坡喂马 在溪水边牧羊 雨后的彩虹挂着芦苇的白头 黄昏中流逝的水 触碰伤痕 谁还能感知黑夜 感悟露水冰凉的手指 就是死一万次 也无法赎回昨天的罪孽 我不再在风中穿行 晾晒凄清温...
诗歌广场丨写给史铁生
一个人说走就走了 连脚印也没有 就摇着轮椅走了 初冬的雪还没有降临 大地还在和严寒作最后的斗争 你就和一只白色的蝴蝶 带着一片轻盈的梦飞走了 巨大的夜压迫着我的心脏 让我在黄昏不能自由地呼吸 你是否还抱着一只羊 回到遥远的清平灣 你是否还摇...
诗歌广场丨村曲
寒山瘦水 小桥昏鸦夕阳下 一代骄阳似火 已经西斜 看春天景色 乱了心事 騎着小毛驴 回家 遇到孔子 问声平安 明天请起早 童声读着诗书 请孟公子回府 处理国事桑麻 放下凡身 连天的芳草去了天涯 蓝天碧水 田畴如棋 换了人间 枯木蓬春 鸭掌划...
诗歌广场丨把一双干净的手伸进水里
一双婴儿的手多么干净 在劳动中流汗的手 多么干净 多么芬芳 我不喜欢涂满香粉的手 和那抓住欲望把命运交给上帝的手 在生活中许多人把手伸向金钱 或且伸进开花的裙子 探寻风的秘密 就是没有人把手伸向天空 或伸向冰涼清澈的水里 让小鱼儿吮吸手指 ...
诗歌广场丨母亲的身影
三十年前外婆的身影挂在墙上 三十年后母亲你的身影也挂在墙上 作为劳动者的你们 只有在照片里才显得斯文庄重 那一双眼晴看着我 让我不敢停下脚步 母亲说 路走着 总会有出头的时候 生命的阳光为什么 总是在快绝望的时候才会出现 母亲 你是站着还是...
诗歌广场丨故乡的春水又涨起来了
故乡的春水又涨起来了 我用淘米的竹篮也能网到几条小鱼 那些米粒大的小鱼在墨水瓶子里游着 多么欢快 原来快乐是没有大小的 来年鱼大了 一定住在我家的水缸里 从屋檐瓦沟流下的水 就是世上最迷人的音乐 我还抓了许多萤火虫 照亮它水里的生活 我故乡...
诗歌广场丨起风了,我喊着羊群一起回家
在故乡 我挖过野菜 也挖过土豆和花生 也掏過鸟窝 有一条小花蛇 曾做过我的新娘 我从没看过这么柔软的腰肢 能把月光和星星捆绑在一起 起风了 我喊着羊群一起回家 那时太阳还没落山 那时故乡的炊烟多么香甜 像一个多情的女子 把故乡的青草味 喂到...
诗歌广场丨黄昏的手艺
一个乡村的木匠 在打一口棺材 空洞的房子 他的墨線拉得很紧也很直 一生的牙齿在寒夜颤抖 那些带着秋水微波橡木的刨花 有着怎样奇异的香味 一生做了多少口棺材 剩下高挂的长明灯为黑暗照明 把收敛者装进捕蛇的口袋 也就一袋烟的功夫 没有故乡 我的...
诗歌广场丨麦的村庄(组诗)
1 沿途开满了春天 农人带着我曾在诗歌中描绘的表情 深入麦田 麦苗青青,像一片碧水 源源不断流进我的心里 艳阳高照。村庄的名字 在举起的站牌上微笑 一闪而过的村庄,令我想起 挽留不住的朝气蓬勃的少年 鸽子展翅书写满天的喜悦 有一刻,我把飞翔...
诗歌广场丨宝丰古镇
宝丰古镇,演绎着千百年的文化 厚重,淳朴,乡情,书写历史 乡音,土墙,临街铺子 构筑古镇的内涵 古桥,土木牌坊,石板路 白族语雕刻的对联 丰富了白族人的灵魂 无风,有暖暖的太阳 顺着沘江 南来北往 至今,沒有吆喝,没有嘈杂 安静的生活,像世...
诗歌广场丨古城暗香
深邃,古朴的风景 看不见冬天 压弯了古城的天空 有寒梅绽放,摇曳的灵魂 暗香,选一个有阳光的午后 奢侈地掛满小院 与天空的湛蓝比美 与古城的往昔争春 一缕幽香,点燃 夜的孤单...
诗歌广场丨宝丰小巷
时光,再一次老去 小巷,悠长,长大的故事 被古镇收藏 磨平的青石板,长满 青苔的瓦房,空旷的诗 走进老人的思想,活着 燃烧的梦想 千百年了 都没有将小巷 扩宽,住慣了 谁也别想 霸占 民风,民情善好 守住了祖辈流传下来的小巷 就守住了世代生...
诗歌广场丨梨花之约
未曾接受预约,在四月 在云龙的天池 万亩梨花如白雪 奢侈地挂满枝头 惊吓了空寂的大山 鸟飞,玉透,春风 再一次轻轻抚摸梨花 温热的唇 透着满满的乡愁 跳跃的诗,奔跑的人群 在梨花丛中诱捕 美的瞬间,如约 在花海,在大山深处 听梨花欢呼的心跳...
诗歌广场丨又见梨花开
沉默,无法解读春天 你的惊艳舒展山的眉头 在浏览每一寸土地的時候 凝视,放弃了追逐的原则 有你,栀子花含羞落寞 甘愿在草丛之间 垂泪 你展开的热吻,扩展了梨园的灵魂 静止,没有波涛,回眸 天池,大山不再沉陷 花瓣泪,砸疼 万亩梨园的天空...
诗歌广场丨在梨园赏花
空闲,上山,向着天池方向 行进,没有邀请 昨夜。一场喜雨 含苞欲放的花蕊 在黑夜里 有谁聽到 妙曼的梨花 催春的声音 停下脚步,立刻被花儿拥抱 置身花海,剔透的洁白 是少女的初吻 有谁,能拒绝 迎风招展的枝头 像新郎官第一次娶媳妇 扭捏,却...
诗歌广场丨春的颜色
我无法满足于 普通的顏色,在被风干之前 决定权在我手里,终于 逃脱束缚,晶莹剔透的肌肤 让万亩梨花,分不清 主人是谁 不需要分辨适度的柔和 在最饥饿的时候 明亮透心的颜色 是春的呐喊...
诗歌广场丨走盐马古道
大山,向天空爬行,怀揣 追梦的青春,我和你 义无反顾地踩疼了 通往山上的碎石路 借助现代化的汽车 轻易将山顶的风景 尽收眼底,留存一份怀念 爬行的汽车累得喘不过气来 走走停停,一路的苍凉 長满无尽的乡愁 谁能想起多年以前 再坚强的大山被马匹...
诗歌广场丨美丽的遇见
她一转身,世界安静下来 有谁,能弹奏乐曲 或许一杯茶笑谈人生 或许一壶酒慰春风 或许,有太多的或许 在行走的文字之间 与你邂逅,是上苍 三百年前的约定 在翘首以盼的季节 在万亩梨园,如约,守候 数着星星,在你回眸 一笑之間 我看见了翻飞的蝴...
诗歌广场丨天池琴声
幽静,细诉,心情,流水 指尖流淌着云朵,奔腾的马匹 哭泣的玫瑰,悠长的歌喉 堆积,分离,碰撞,停顿,悄然离去 舞蹈的音符,欢快,纯净 与琴声交融,与世界隔离 与心一起舞蹈,活着的灵魂 再也不觉 劳累 编辑手记: 诗人闫建斌的组诗《母亲的河》...
大理旅游丨凤羽古镇印象
爬到松涛滚滚的鸟吊山向东俯瞰,一个因凤凰羽毛掉落而得名“凤羽”的广袤田坝尽收眼底,它由东面只长野草不长树木的红土高坡和西面巍峨翠秀的国有松林鸟吊山包围成南宽北窄,如葫芦形的巨坝。方圆数十里的平坝上撒落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村庄,每一个青瓦白墙的...
大理旅游丨苍山西坡映山红
神奇的大理苍山西坡,漫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西坡的杜鹃花景观,由南依次向北绵延五十多里花海,其中数官房坪、马鹿塘、安南等处的杜鹃花开得最艳。苍山也因此具有了“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苍洱呈锦祥,清溪倒映映山红”的美誉。 而杜鹃花是...
大理旅游丨探访客喜村
在巍山青华乡,有个美丽古老的客喜村。客喜村,这个听起来就能让人欢心喜悦的名字,在我生命里耳熟能详,在我心里低吟浅唱了几十年。只因源于我的城南旧事里,村子里有几个被我们称为婶婶的,就是客喜村人,她们都是十多岁便嫁到城南,如今已是七十古来稀的老...
大理旅游丨走进拉乌核桃谷
核桃谷我们又称它为核桃箐,地处大理、楚雄两州交界处,东与楚雄州大姚县的三岔河乡接壤,南与大理州祥云县米甸镇相连,西与宾川县古底乡相依,是宾川县拉乌乡的一个彝族村寨。一条路是从宾川县城经平川、古底、拉乌到达,行程80多公里,行车要两个多小时。...
大理记忆丨记忆中的上学路
很多时候,和朋友聚在一起,谈得最多的其实不是未来,而是回忆,特别是那些曾经拥有的共同记忆。那些承载着我们集体记忆的事,往往更能引起共鸣。记得一个朋友说,她的幼儿园、小学、高中、大学现在都被拆了。我忽然觉得很感慨,我们是小学同学,我们共同的小...
大理艺苑丨凿尖上的舞者
云南省大理州的剑川县素有“木雕之乡”的称誉,多年来,“剑川木匠”和电影《五朵金花》中的白族小伙子“阿鹏”一样,成了当地响当当的文化名片。而在剑川的木雕艺人队伍中,今年年近50岁、从事木雕30多年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木雕传承人张庆昌就是一位凿...
大理讲坛丨云南新文化运动先驱徐嘉瑞
徐嘉瑞(1895-1977)字梦麟,白族,著名文史学家、教育家、诗人。被著名民族学家马曜评价为:“他是五四运动以来云南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人物,又是最早研究和整理民族民间文学的先驱,是云南文坛无可替代的一面旗帜。”他一生从事教育和文学研究,...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大理文化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大理文化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大理文化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