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校园版

读者·校园版 (2019年18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校园版)是一本依托于《读者》,面向广大中学生的杂志。内容除了精选《读者》杂志中更适合中学生的篇章,还围绕校园做...     展开
原价:¥9.00   促销价:¥3.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成长丨我的暑假没有故事
暑假又到了,没想到作为一个大人,我的内心竟然还是隐约盼望着暑假的。省去了每天接送孩子的辛苦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又能体会到那种悠长的时间感了。 炙烤着大地的阳光,没完没了的蝉鸣,午后一片寂静的街道,慵懒的树叶在等待着不期而遇的一阵风……...
成长丨22岁的高中生
高考那一年,我18岁,我的后桌22岁。没错,22岁。 他在4年前经历过一次高考,分数不太理想,便直接外出打工了。几年兜兜转轉下来,他还是想圆自己的大学梦,于是重回课堂,备战人生的第二次高考。 跟我们这一群青春洋溢的高中生相比,在社会上摸爬滚...
成长丨成长,就是成为自己的过程
如果有一天,我把我的中学时代写成一本回忆录,吴颂无疑是这本书中最独特的一笔。从初中到高中,吴颂连任五届学生会主席,把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活动主持得风生水起。当我们为了校三好学生争得头破血流时,他轻轻松松地就获得了省三好学生的荣誉。他走在聚光灯下...
成长丨成长中最大的敌人,是羞耻感
1 我人生的第一个“官职”,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班主任随手指派,当了英语课代表。 那时候,英语的重要性还远没有现在这么高,所以班主任才用了一种特别随意的态度——用指节敲了敲我的桌子,轻描淡写地跟站在门口的英语老师介绍:“以后她就是你的课...
成长丨被人讨厌并不可怕
哲学家阿德勒说,一切烦恼皆源于人际关系。有时候觉得这真是一件悲哀的事。世界那么大,宇宙那么无垠,黑洞的照片都拍出来了,而我们的眼睛,却依然盯着身边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们的注意力,也总是无法免俗地聚焦于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日本诗人小林一茶写出...
成长丨弹一首阳光明媚的歌给你
我是从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开始学弹吉他的。 漫长又没有作业的假期,我出去旅游了一圈回来,还剩近两个月的时间。偏巧在旅游的过程中看见街头艺人在弹吉他,我觉得酷得不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艺术学校报了名,买了一把吉他,打算发展一门特长。 我背着吉他...
成长丨对弈荒野向晚钟
权蓉,青年作家,杂志编辑,开设专栏“蚯蚓九段”。作品发表在各刊物和文摘选本。《读者》签约作家。曾获“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内蒙古日报》“十佳文学新人”,内蒙古大学第六届文学创作高级研究班学员。 教我们体育的老师总是不够硬...
成长丨寓言毒害智商
小时候,你所读到的寓言中,有一则叫《卧薪尝胆》。故事是这样说的: 春秋时期,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勾践被俘虏、受辱。被释放之后,勾践在睡觉的地方挂了个猪胆,半夜睡在柴草堆上、每天吃饭的时候,勾践都要尝尝苦胆,提醒自己不忘被俘之辱。经过20...
悦读丨想去就去,你也可以
很多小朋友问我,编剧的就业情况怎么样,怎么出版一本书,怎么卖掉一个剧本……我在他们这个年纪,似乎从未想过这些事。 我只是喜欢写,想写,想写好,想写一辈子。之所以高考选专业,在中文和戏文之间选了第二个,是因为我觉得戏文给我的创作自由更大。中文...
悦读丨画与话
其實,好消息都是铺垫,坏消息才是主题。 做一件事之前能看到成功,这,就是信心。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不是每条路都能开车去…… 被人嫉妒,几乎是一个强者的标配。...
悦读丨八月
当黑莓饱满地挂在林中, 挂在不属于任何人的莓枝上, 我整天晃悠在高高的枝条下, 什么也不想, 只是伸出被划破的胳膊, 把夏日的黑蜜塞进嘴中; 整天,我的身体自得其乐。 在流过的幽暗溪水中, 有我生命的厚爪, 張扬在黑色的钟形浆果和枝叶间; ...
悦读丨我真是一个贪图美好的家伙
要在清早爬起来,六点之前,那时你就可以迎接到太阳。 年深日久,日子都会各有其形式。 形式是好的,好的東西放在好的形式里便会获得一种庄严感。 早晨迎接太阳最有形式感。当你的双臂朝东边的太阳伸出,人看到太阳,看到天空,便有沁凉的信息从手心进入。...
悦读丨苔藓笔记
朋友斧子跟我說,看见苔藓他就会想起老家,就会想起童年。斧子说,不知怎的,老家门前台阶石缝里的苔藓,竟会这么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记忆里。在干燥的北方,苔藓并非随处可见,也许只有发过呆的孩童才会长久地注视脚下这极其渺小的生命。我想,雨后潮湿的空气催...
悦读丨好男孩的一百种死法
积木男孩 没有人知道,积木男孩其实是自己拼装起来的一堆积木。 每次恋爱,他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生怕一用力,就会伤害到他心爱的女孩,更怕伤了自己,让身体变得支离破碎。 因为每次分手他都会丢失一块积木——也不知道是被女孩们带走了,还是被自己弄丢了...
悦读丨读者
那位愁容满面、皮肤枯槁的绅士 一心只想干一番英雄事业, 永远准备在第二天外出冒险, 但人们猜测他从未离开过书房。 详细记载他的奋斗经过 和他悲喜劇似的荒唐行为的历史 不是塞万提斯,而是他的想象, 无非是一部梦想的历史。 我的命运也是如此。 ...
悦读丨寄不出的思念
曾经我十分瘦小,且性格非常内向,自从遇见红红,一切都变了。 作为新生的我,总被一些霸道的同学欺负,纵使受了很多委屈,也不愿意去向班主任打小报告。而红红不一样,她不惧怕别人的欺负,面对我的胆小,她不厌其烦地为我出头,保护我。 我们很快成了好朋...
悦读丨山水诗词,我的青春旋律
或许对于许多人来说,青春的旋律应该是放肆而热烈的,然而旋律不是也有多样性的吗?有人热爱摇滚乐,有人钟情于古典音乐,有人偏爱奏鸣曲…… 对于我来说,山水诗词才是我真正喜爱的旋律。 在嘈杂、纷乱的世界里,人必然需要精神依托。古代的诗词歌赋是非常...
悦读丨院
家门口有一条小道,很小的道,大的车过不去,只有陪伴了父亲十几年的摩托车可以通过。小道前面是绿油油的菜地,小道向左右两边伸展开来,一边连着山路通向了小镇的商业中心,虽说是商业中心,但也仅仅是一条街道罢了;另一边连着我和伙伴们的童年。 那个小道...
点滴丨亲身体验
假设我们身边有位游泳达人,开设了如何提高游泳水平的系列专题讲座。假设三年时间里,你风雨无阻、毫无懈怠、专心致志地聆听了讲座,学会了游泳的知识,获取了游泳的心得,并最终顺利毕业,但仅凭这些,你就能够马上下水游泳了吗? 无论成绩多么优秀的学生,...
点滴丨文明和野蛮的区别是什么
最近我偶然看到一篇微型科幻小说,是河森堡写的。情节大概是,有一艘外星人的飞船突然出现在地球的上方,它会干什么?会杀掉全人类吗?小说里的猜测是不会。 为什么这样判断呢?小说里是这么分析的:这些外星人能走这么远的路跑到地球来,那一定是因为他们的...
点滴丨惜物
我们最近似乎都有一点失去了柔软的心地。 難得一见的、朗朗的冬日晴空,再无人出神地仰望,心中赞叹“真美”; 裸露的电线,在风中“咻咻”鸣响,那声音,再无人听出春天临近的气息; 早春的道旁,无名的杂草,萌出小小绿芽,再无人驻足观看,感受它的可爱...
点滴丨有边界和无边界
一名大学生问一位社会学家:为什么您总强调在社会生活中要有边界意识呢? 这位社会学家说:因为在社会生活中每个人都有着不容侵犯的权利和尊严,都有一条边界存在。在这条边界内,人能舒畅地呼吸。但是许多中国人缺乏边界意识,任意侵犯别人的边界,于是无视...
点滴丨座位会影响成绩
在大阶梯教室上课与在小教室有所不同,座位可以由学生自行选择,而这种听课方式可能会左右他们的学习成绩。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学生在大教室图纸上,给自己习惯选择的座位做了标记,并填写选择该座位的理由。随后,由教...
点滴丨言论
“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我自己了吗?” ——《阿甘正传》 别人的观点即便姹紫嫣红,也并不能适用于所有人。每个人的思维都有尚待开发的空间。选择唯唯诺诺地接受是对自我的否定,得不到生活的宽容。 ——沐溪 每...
点滴丨漫画与幽默
热带鱼 闹闹一直很想养热带鱼。一天中午放学后,他接到妈妈发的微信:“赶紧回来,家里有热带鱼!” 闹闹兴奋地一口气跑回家,推开门,只见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热气腾腾的带鱼…… 人 生 同学甲:“如果人生可以刷新、复制、粘贴就好了。” 同学...
点滴丨檬妹
“萌妹”这个词大家都已经比较熟悉了,是网络用语中对可爱女孩的称呼,起源于日本二次元文化,几乎人人都爱“萌妹子”。那么“檬妹”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说“萌妹”是一种夸赞,那么“檬妹”就更接近于自嘲,两者虽然读音相同,但是内涵天差地别。 “檬妹”...
视窗丨趣图
本届奥运会的金、银、铜牌正式亮相。据东京奥组委介绍,日本政府从2017年4月1日开始,用两年的时间在日本全国搜集了约7.9万吨的小家电和621万部旧手机,从中提炼出32千克纯金、3500千克纯银和2200千克纯铜,所有制造奖牌的材料均来自这...
视窗丨智能花盆让你轻松读懂植物“心情”
由Mu Design公司的設计师Vivien Muller设计的智能花盆,可以把你最喜欢的室内植物变成一个虚拟宠物,它可以让你轻松读懂植物的“语言”,令养花就像养宠物一样轻松有趣。通过花盆上的LED屏幕,你可以直观地了解到植物此时此刻的“心...
视窗丨不一样的花和鸟
对大多数人来说,画得“像不像”是评价一幅画的基本标准。但“画得像”在不同的画家笔下,也会有不一样的表现。就像五代时期,同样是奉行“妙于生意,能不失真”的写实主义,却出现了两大截然不同的绘画流派,一个精巧富丽、雍容华贵,一个恣肆放逸、清雅散淡...
视窗丨为什么绝大多数动物都不会攻击人
我喜欢找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玩耍,但我很少干扰它们的生活,既不威胁它们也不帮助它们,甚至极少与它们的距离小于50米。那些貌似在距离很近的地方拍的照片,实际上离得很远,是用长焦相机拍的。 有时候为了拍到好照片,我甚至会躲在草丛里趴半天,...
天下丨爱因斯坦究竟发明了什么
谈起爱因斯坦,你听到最多的是他发明了什么呢? 毫不夸张地说,根据爱因斯坦创立的科学理论而衍生出的发明创造,渗透了现代文明的每一个角落。我们衣食住行的每个细节都闪现着爱因斯坦的影子,但因为缺少感恩和追问的习惯,我们竟毫不知情。 这里用一个假设...
天下丨你脸上的人类进化史
今天的我们和200多万年前的老祖先的长相差得还是有點远,这些差别正好反映了人类进化的历史。早期人类祖先靠质地坚硬的植物性食物为生,为了咀嚼食物,他们需要强有力的下颚肌肉和臼齿,因此他们的脸宽且向外凸起,面部肌肉发达。随着人类开始使用工具切割...
天下丨恐怖片为何如此恐怖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房间里的灯光忽明忽暗,原本寂静的房间突然传出“呜呜呜呜”的诡异声音。突然,一個白衣女鬼出现在房间里,它四处飘荡,好似在寻找什么。然后它慢慢探向床底,发现了躲在底下瑟瑟发抖的你。“啊啊啊啊!”你被吓得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天下丨麻省理工学院20号楼
被誉为“世界理工大学之最”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内有一座造型奇特、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建筑。这座楼与高端严谨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学术氛围格格不入,人们不禁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好奇:麻省理工学院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建筑呢? 这座建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施塔特中心。...
天下丨玩游戏,发Nature
刚读研,我就发了篇Nature(《自然》杂志)。要问有什么经验?嗨,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打了打游戏。 没谦虚,没骗人,没做梦,这是真事。 2019年6月,国际学术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发布了一篇关于蛋白质结构设计的论文,一眼扫过去,和各国顶尖科...
天下丨无聊简史
古代人整天为生存而操劳,没时间无聊;现代人整天看电视、玩手机,也很少会感到无聊。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杰弗里·奥尔巴赫说,人类是从18世纪才开始感到无聊的,他在《帝国主义的无聊》一书中说:“虽然有学者把无聊的起源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
天下丨X射线下,看穿名画的秘密
近期,佛罗伦萨的艺术品研究机构Opificiodelle Pietre Dure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对17世纪女画家阿特米西亚·简提内斯基的画作《亚历山大的圣凯瑟琳娜》进行了X荧光光谱分析等非入侵式探测,发现这幅画中隐藏了一个秘密...
天下丨为什么自己胳肢自己不管用
你不感到奇怪吗?无论你怎么胳肢自己,即使搔自己的脚心或是胳肢窝都不能使你发笑。 要了解其中的原因,先要多了解一些关于大脑是如何运转的知识。大脑的一项主要任务是猜测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当你忙于日常活动时,比如下楼梯或吃早餐时,大脑的某些部分总...
天下丨《爱丽丝漫游奇境》的科学迷思
盛夏的一天,爱丽丝陪着姐姐懒洋洋地坐在河边,为了打发时光,她起身去采野菊花。突然,一只穿着马甲、手拿怀表的红眼睛大白兔跑过来,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这下子爱丽丝精神了,她悄悄地跟在兔子后面,跑过草地,跳进了一个兔子洞,从此开始了她的奇妙...
天下丨垃圾:人类文明的“痕迹”
用什么可以证明人类文明的存在和发展? 城邦、建筑、书卷、工具、音乐……这些都没错,但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垃圾。 在意大利的罗马,人们发现了可能是目前世界上可考证的、最早的垃圾填埋场——泰斯塔乔山。它建成于公元2——3世纪,占地面积2万...
天下丨莎士比亚,也可能是一位植物学家
如果莎士比亚没有成为剧作家,他应该是一位不错的园丁,或者植物学家。 植物见证了《仲夏夜之梦》的喜剧:仙王为了捉弄仙后,命令淘气小精灵迫克去采来三色堇的花汁,滴在仙后的眼睛里,她醒来后就会狂热地爱上第一眼看到的人。没想到阴差阳错,把姻缘线搅和...
天下丨新年的钟声应当何时响起
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进行到零点时,都会安排一个敲钟的节目。而随着悠扬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农历年)便开始了。但对于钟声究竟应当何时响起,人们是有不同意见的。有人认为,既然夜半23时已进入子时,钟声便应当从23时响起。这样的看法对不对呢?我们不...
世相丨我遇见一个天才
《我遇见一个天才》的作者是美国诗人布考斯基,这首诗由中国当代诗人、翻译家伊沙与老G翻译。诗是这样写的:“我在火车上遇见一个天才/大約六岁/坐我旁边/火车/沿着海岸风驰电掣/我们来到海边/然后,他望着我/说:‘海一点都不漂亮’/这是我平生头一...
世相丨与“土味”毛衣的成长对决
“下次再说。” 我不止一次从长辈那里得到这句回答,语气大多充斥着敷衍和不耐烦。和很多同龄人一样,这句话绑定着我许多不愉快的回忆。 我就读的初中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女生一律留短发,在校期间必须穿校服。而统一定制的校服大多松松垮垮,一眼望去,雌雄...
世相丨与父亲一笑泯恩仇
回忆起小时候,父亲对我仅有的几次心血来潮的教育,几乎全部是威胁恐吓形式。 父亲有一双骇人的大眼,还有两条杂乱的浓眉。每当他想传授给我什么的时候,他就会猝不及防地靠近我,提高音量,舞动他的浓眉,圆睁着眼睛,提醒我,我已经进入了他的怒气领域和力...
世相丨那个空脸人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千与千寻》里有一个漫画人物,全身黑色,头戴一个白色面具,被称之为“无脸男”。此经典形象由此成为一种象征,不特指某一人,也无好坏之分,而是泛指这样一个群体,总是感到空虚寂寞,阴郁地行走于人间。 在中国,同样是漫画人物...
世相丨格调
午后准备休息,闭上眼,空气中却总是萦绕着淡淡的甜香,徘徊不去。 香气源在哪里?起床,鼓起鼻翼如蝉翼,四处嗅闻。本嗅觉侦探,继续逡巡着空气中的那一抹轻甜,一一排查:早晨出门前,喷了点儿橙花味的香水,那香气是接近茉莉花茶的清冽,而且它的持香力有...
世相丨在演播厅里痛哭
我们做过一个节目,叫《父女之间》。节目的最后,在我们的调解下,一对父女现场和好了,父亲给了女儿一个拥抱,女儿在父亲怀里抽泣个不停。这是真的。但你在有些电视台看到的这种画面是安排好的。为了“好看”,节目组恨不得说:“再抱一遍,刚才那个角度不好...
世相丨蒲松龄的《促织》好在哪里
为什么蒲松龄写的故事常被改编为影视作品?因为哪怕篇幅短,故事和人物的变化也是足够丰富的。 比如说《促织》,哪怕只是多年前读过,你随便找个人问,对方也多半能回答出主要情节:孩子变成蟋蟀。为什么记得住?因为人家故事讲得好。 上来就给了“帽子”,...
世相丨林黛玉该不该吃五香大头菜
張爱玲恨《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续书,甚至说:“《红楼梦》未完还不要紧,坏在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疽——请原谅我这混杂的比喻。” 我倒没那么恨,只是有点不爽。概因我读书时,很在意看个吃。《红楼梦》前八十回里,吃得很妥帖;后四十回的吃,就不大对劲了。...
世相丨读书这事最大的真相
一次,我去一所大学开讲座,一个男孩提问:“我没看过你的书,你能用一分钟说服我,让我喜欢上你的书吗?”我聽了这个问题,忍俊不禁,想了想,回答他说:“我倒是想反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喜欢我的书呢?”那男孩呆住了。 关于读书这件事,其实人们有很...
世相丨一碗汤的乡愁
感谢食堂恶劣的饭菜。 午饭时分,照例在单位附近寻食果腹,太平路东口新开的一家皖北土菜馆,很不起眼的小门脸,让我停下脚步。门口简陋的围挡背后,是一个吊炉烧饼的灶,托盘里的油酥烧饼泛着诱人的金黄。翻开菜谱,地锅鸡、萝卜丝炒粉条、蹄髈茄子一锅端、...
人物丨“垫底辣妹”重返校园
超人气实习老师 梳着齐耳短发的高中女生一边哭泣,一边向一名年轻女性跑去。后者的长发染成了时尚的褐色,穿着休闲款的毛衣,张开双臂迎接她。 “沙耶加,我想跟你聊聊!”女高中生大声说道。而这名女性抱住她,听她讲述完心中的秘密之后,轻轻地拍拍她的头...
人物丨我是个普通人,只不过得了两次诺奖而已
弗雷德里克·桑格坚持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 智商一般,成绩普通,学生时期没拿过奖学金;靠不拿工资的条件才找到了一份科研工作,实验台紧挨着养小白鼠的笼子;一辈子只做了两三个课题,没怎么发表论文;更没有任何行政职务,甚至连个教授都不是。...
人物丨经济学天才的学生时代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伊斯坦布尔》一书中说:“我在学校学到的第一件事是,有些人是白痴;第二件则是,有些人比白痴更糟。”天才在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受到周围人的排挤,或被环境暂时所压抑,可是只要他们一有机会,就会能...
人物丨菲尔米诺:永远不要忽视我
伴随着“红军”利物浦队崛起的轨迹,菲尔米诺也逐渐成了重量级的球星。他不属于横空出世的天之骄子,也并非可以主宰比赛的灵魂人物,但是在他身上,人们总能觉察出那份不妥协的斗志,他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门前撒手锏。贫穷、被冷落、怀才不遇,甚至遭受驱逐,这...
互动丨获胜的可能性
小明和小红玩掷骰子的游戏,共有两粒骰子,一起掷出。若两粒骰子的点数和为7,则小明胜;若点数和为8,则小红胜。试判断他们两人谁获胜的可能性大。(答案见下期) 上期答案: 调查员虽然可以知道3个女儿年龄的总和,但是他仍然说光有这些信息还不够,这...
互动丨小编絮语
跟一位作者约《我的中学时代》栏目的文章,被作者婉拒。我们约稿不成功的先例也不少,理由通常都是“近期写作计划已排满,没时间”,但这位作者的理由是“关于自己的中学,好像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事情”。 看到这个回复,我突然被一种真实感所击中。关于中学...
互动丨脑洞大开
...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读者·校园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7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读者·校园版

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读者·校园版

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