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百家

散文百家 (2018年03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散文百家杂志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公开发行的优秀期刊。自创刊以来,以新观点、新方法、新材料...     展开
原价:¥4.50   促销价:¥2.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烛窗心影丨善陀(外二篇)
善陀是一个村子,若干年前它在一座山的山凹里,它的热闹来自于屋子里的那些人声。若干年后,善陀消失了,植物覆盖了它。冬日树叶落尽时,看过去,备受摧残的村庄显得生硬和突兀,一座寺庙的舞台还在,只是没有了背墙,敞开的舞台犹如一扇落地大窗,更多的自然...
烛窗心影丨黄叶地
太阳的光芒,如金色的鱼网弥天撒下,但拯救不了那些叶子——手掌大的悬铃木叶子,一半枯黄苍老,一半青黄憔悴,在鳞片一样闪亮的光斑中颤动,然后迅疾地俯冲下来,低进我的视线里。 一叶知秋。叶片用敏锐的知觉,触探时间,驮着季节。秋天的重量太沉,树叶累...
烛窗心影丨我的河流向东坡
思濛河南岸丰茂的芒草,绿中泛黄,风荡过,像一张华丽的染色丝绸。少女伸出芊芊手臂,滑过草地,向一棵高挺的枫杨跑去。树叶黄了,落了,铺满一地,少女捡起一枚黄叶,对着太阳高举着。北岸的少年看得痴了,分明是诗经意境再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
烛窗心影丨何以契阔
清晨,读到一句话: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安静。笃定。清灵。古意。 也是在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才知道“跳脱”指的是手镯。而我,一直都钟情于手镯,尤喜银镯。但却不知它的别称。跳脱,轻轻读出,舌尖和嘴唇是跳跃的样子,整张脸也跟着生动起来。这样的...
烛窗心影丨一眼千年 一生守护(外一篇)
抱恙在家,不敢出门,强劲的风可能会穿透身体。 承认自己是无能的,只能傻傻地做一件事儿,万万不能分心。赵编辑经常和我讨论我文字的事情,有些事情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有些事情很神奇很微妙。阅历的单一,知识的匮乏,这些都是原因。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便...
随笔长廊丨茱萸的孩子已作逍遥游
2017年12月14日,360百科余光中的页面,呈黑白两色,送诗人远行。 在百科的条目里有两条记载与屈原故里有关: 2010年6月,余光中亲赴屈原故里湖北秭归参加“2010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暨海峡两岸屈原文化论坛”,并专门创作一首纪念屈原的...
随笔长廊丨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我对于文学的热爱,大概源于文学的种子是以基因的方式深深根植于我的体内。记得那年我5岁,正在读育红班,育红班也就是现在的幼儿园。 那是一个雨夜,我趴在被窝里,双手捧着小脸支在枕头上,望着被雨水冲刷得锃亮的窗玻璃愣神。雨水沙沙好像落在我的心尖尖...
随笔长廊丨人与城
走进水泥森林般的城市,楼房、车辆、街道、行人,密集杂糅,令人眼花缭乱。人们穿行其中,如同蚂蚁般辛劳。衣冠楚楚的人,文明,有礼,舒适,一个个活成了精。人们聚居享受生活的日子,就那么神仙似的高高在上吗? 走在城市迷宫里,过去现在和未来,高端与低...
随笔长廊丨青神之神
我本想去眉山寻“三苏”,不料先遇到了青神。 眉山往南,岷江往南,说是“三苏”之一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的“初恋地”青神县。他在青神中岩寺悬壁上留下青年时的墨宝“唤鱼池”,也留下了他与老师之女王弗的初恋故事。 奔中岩寺而去,却被领入岷江畔的江湾...
随笔长廊丨老人、冬瓜及沙耆故事
周日,去了鄞州的塘溪。在朋友引领下,走访了沙耆故居。 一幢经典的老房子。院落,廊檐,木柱子,及其细细节节处的雕刻,显示出这是户殷实的人家。与坐落在沙村山坡上的寻常旧宅相比,这幢两层木结构楼屋,有着独特的奢华感。不仅是形式上的,更多源自于屋子...
随笔长廊丨我们为什么去旅行
什么是旅行? 有人说:离开熟悉的一切,去熟悉陌生的一切。 有人说:旅行是让被躯体包裹的心灵晒太阳。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和理解。 为什么要去旅行? 有人说:我迷惑于大自然神奇的力量,我要与她融为一体。 有人说:身体和灵魂,有一个必须在路上。...
人生叙事丨单身楼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鸣响,我被卸在西北戈壁一隅。 背着铺盖卷、拎着脸盆下了火车,秋风萧萧,丝丝凉意扑面。我伫立在站台上,向东望去,一片高压电网密织的工业海洋镶嵌在戈壁腹地,缭绕不绝的烟雾,信手描绘着蓬勃的工业图腾。 我的目光被牢牢抓住,如此眼...
人生叙事丨我的闺蜜高丽娜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1636个花团锦簇的基层县里,要想找到我们献县很容易,因为献县,是一代文宗纪晓岚和民族英雄马本斋的故乡;在由我们64万可爱的献县人民构成的茫茫人海中,要想找到民女我,也很容易,倒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的大名鼎鼎,而是因为我的闺蜜高...
人生叙事丨那年夏天
我坐在礁石上,面对着浩瀚的大海,背后是散发着80年代气息的沙洋渔村,凉凉的风带着特有的鱼腥味,徐徐吹来。那年夏天台风起,翻涌的海水越过石头筑的低矮的沙洋海塘,灌进了沙地,淹了拳头大的西瓜,漫了花生秆,也紧锁了那些老农们拧成川字的眉。被咸涩的...
人生叙事丨农庄雨后吴堡行
入夜,鼓噪吵闹的蛙声,猫咪的嘶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开灯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三点多,起身下床穿鞋竟然一脚踩入水中。卧室里哪来这么多水?莫非在做梦?赶忙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环顾房间四周,天呀!粉红色的拖鞋像一艘皮筏子上下起伏的飘荡在水面上...
人生叙事丨大刀面
素来不喜食面!就这点来说,我不像个陕西人。 那天,陪日渐年迈的母亲逛完街,她提议:“我们去吃大刀面吧!" 看着兴致蛮高的母亲,我不忍拿我所喜好的火锅啊炝锅鱼啊什么的去扫她的兴,还善解母意的说:“好啊,早听说大刀面是华阴的传统美食呢...
亲情人间丨女儿树
女儿出生后,老公照例到娘家报喜。 在老家,报喜是大有规矩的:孩子出生后,女婿首要的任务是到娘家报喜,喜品不多不少四件。生儿子的话,喜品中就一定不能少了红蛋;生女儿,便将红蛋换成碗口大小的芝麻饼,饼子用红纸包上或者将红纸用水浸湿,挤出红水点在...
亲情人间丨生命的安暖与寒凉
正月十一是奶奶的生日,第九十三个生日。奶奶由民国走来,有着尖尖的三寸金莲,还有着眉目里独有的娴静。 每当读到“折一把旧时光,慢慢地想呀慢慢地瘦”这样的句子,我就会想,那个折了旧时光的女子,应是奶奶这样的女子。走过漫长的时光,老到哪里都去不了...
亲情人间丨我的两个爹
我是一个有两个爹的人。一个爹是我的亲爹,一个爹是我的公爹。 在没有出嫁之前,我常常对人说,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是我爹。小时候,我爹从没有打过我,但也发生过一件我爹对我不好的事。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我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吧。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的...
亲情人间丨母亲是永远的暖
吃老豆腐的童年 我成长的环境是穷苦的,但因为有母亲的爱,我又是幸运与幸福的。 在我的记忆里,我还在梦乡母亲就起床磨黄豆了,我们家靠卖豆腐支撑生活。那古老的两块圆形大石磨被雕刻着斜纹,中间留着下豆的如拳头大小的窟窿,被固定在叉着腿的三条木桩子...
亲情人间丨茅屋上的青杏
先有的树,后有的人。树迎接一个人的到来,目送一个人的归去。村子里的人来来去去的,多少年不见少。树也来来去去的,多少年依然站立着,抓紧泥土,头顶苍穹。 在乡间种树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的讲究。说是“桑”连着“丧”。宅前栽桑会...
亲情人间丨青云街碎片
读书的时候,每年寒暑假,父母都要把我送到江安县城祖祖的家里度过。过完假期回家时,祖祖总会塞给我下一期的学费,送我到码头,目送我上船直至船开后她才沿着江边慢慢走回去。祖祖退休前是县城里一家单位的会计,在我眼中,她一直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 我被...
美的园林丨一个人的牡丹园
好一座五彩缤纷的牡丹园!微风撩拂着我的长发,不知名的小鸟在婉转唱歌,偶尔有布谷鸟合几声,我置身于锦团簇拥、香云缭绕的牡丹丛林和大自然的美妙的音乐之中,我从这朵雍容华贵的粉牡丹,扑向那朵亮丽富有而华贵的黄牡丹、花瓣呈紫色的紫牡丹、花型宽厚的白...
美的园林丨属都湖,纤尘不染的心
藏族男孩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小绵羊。名字温顺,人却干练,语言犀利、经验丰富。七八岁就上山放牛了,早早肩负了养家糊口的责任。他说:“很多人都是冲着‘香格里拉’四个字来的。不要对香格里拉抱太大的希望,香格里拉是云南较落后的城市。” 我被他一语中...
美的园林丨我的诗歌我的歌
一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过这样的话:有三种单纯而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那就是对爱情无法抑制的渴望,对知识永不停止的追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 小时候,夕阳里的父亲在小院里一边打理架上的花草,一边给我讲红楼梦里的诗词。少女多愁善感的...
美的园林丨折射海丝光芒的泉州蓝
“蓝蓝泉州湾,青青戴云山,海上丝路从这里铺向世界……”一曲《蓝蓝泉州湾》,撩起多少人对泉州蓝的向往。我是幸运的。我的家在泉州,家门口的海,阳光下永远折射出耀眼的蓝。 蓝,在色彩学中,象征年轻、永恒,是希望之色,寓意美丽、清新、理智、勇气、豁...
院校文荟丨榕枫艳影
我选了一个角度,注视一株株榕树,一株株枫树。它们在这里,相守了几百年。 我很少这么长时间地注视一棵树,或一片树林,也很少去追究树的种属。因为在我的意识里,所有的绿色植物都是令人怦然心动的,是大地派来的使者,它们衍生出一切,却又不骄不躁。 佛...
院校文荟丨市井生活
某位作家在他的作品中写喝茶,喜欢坐在一爿民居的阁楼之上,能望见一溜连绵起伏的屋脊,屋脊之上有鸽子鸣着鸽哨掠过,也有野猫踩着屋脊的瓦片,俯瞰芸芸众生,更妙的则是屋脊之下的人生,闺阁内的少女对镜贴花黄,窗户里小夫妻吵架拌嘴,小孩子在天井里追逐打...
院校文荟丨花迎客
成千上万只亮紫色的蝶,展着娇俏明媚的翅膀,密密层层栖在闪着光泽的绿叶之上。初到大理古城,从洱海门进人民路,才走几步,壮观的蝶群就惊艳了我的视野。 那是一树盛开的三角梅,依着一座二层小楼的灰墙,侧身迎向来往的游人。这二层小楼,是我们一家预定的...
院校文荟丨杏花,杏花
一直认为,南方适合种梅,北方才适合栽杏的。梅花不畏南方的寒冬,杏花不惧北方的春寒。却不知道,总有一些江南的才子,痴迷于杏花的美艳。有一年去五台山,时令已是阳历的五月,沂蒙山区的杨柳都已扬花吐絮,五台山上的冰雪竟还迟迟没有融化,高山背阴的地方...
千字文苑丨那些华丽与苍凉的背影
静夜重翻《聊斋》,神思缥缈。想到聊斋女子大多娇美聪慧,勤善持家,更可贵的是不骄横,率真坦荡,是男人心中永远的梦想。那些神怪离奇的情节,几许飘逸灵动的身影,总是在世人的想象空间里畅行无阻。 辛十四娘,为救落难的冯生,耗尽心力,临终前还为他安排...
千字文苑丨江阳秋色
两江交汇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里有一个飘散着醇香的美丽小城,唤作酒城泸州,而泸州有一个好听的故称叫做江阳。 江阳的秋天历来是短暂的,常常是没脱几天裙子,就直接穿上棉衣了。而今年却是个例外,九月的江阳已轻洒桂花雨,细细密密如烟...
千字文苑丨在江南的丹青墨色里等你
又是江南的梅雨季节。 雨季,在江南的丹青墨色里是道如丝如幔,如纱如雾的梦幻斜笔勾勒的即景。 雨季的葱茏和繁茂,雨季的婉约和多情,雨季的绵绵和潇潇,构成了江南独特的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的景致,也形成了江南独有的人文地理和别具匠心的韵味。这种韵味...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百家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百家

杂志价格:¥2.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百家

杂志价格:¥2.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