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7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小时光
一切美好的时光,都是我们可爱的小时光。 小时光是人生的长度,人的一生相对于历史、大海、高山来说,那是再小不过的时光了;小时光是快乐的年华,我们的欢笑一旦融入到花的开、云的笑,那是再长久不过的美妙了。 在生命的每一段岁月里,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晨读本丨让阳光照穿一张纸
用心、专注,滴水石穿。 春天,父亲问我,能否让阳光照穿一张纸。我想,莫说春天,就是夏天灼热的阳光,也无法照穿一张纸。 而父亲信心十足地把一张纸放在阳光底下,然后从衣袋里拿出一块凸透镜,对着阳光,把阳光聚焦的一个点一动不动地照在纸上。不一会儿...
晨读本丨秘密
让秘密在心底炼成珍宝。 学习,使人懂得秘密的可贵。 从小是喜欢保留秘密的人,不管是自己的還是他人的。意识到珍贵的感受无法分享、表达。如果示众,它对一些人是甘泉,一些人是毒药。我们最终会成为持有秘密的人。每一次黑暗与光明、寂静与地狱之间的穿梭...
晨读本丨路上的石头
命运的巨石需要伸手去推。 国王费迪南决定从他的十位王子中选一位做继承人。 他私下吩咐一位大臣在一条两旁临水的大道上放置了一块“巨石”,任何人想要通过这条路,都得面临这块“巨石”,要么把它推开,要么爬过去,要么绕过去。然后,国王吩咐王子先后通...
晨读本丨奇怪的事
可能我是个奇怪的人,但我很快乐。 我奇怪得不得了, 从乌云里落下的雨, 却闪着银色的光。 我奇怪得不得了, 吃的是绿色的桑叶, 卻长出了白色的蚕宝宝。 我奇怪得不得了, 谁都没碰过的牵牛花, “啪”的一声自己就开了。 我奇怪得不得了, 问谁...
晨读本丨题花山寺壁
如花一样,少年成才需园丁修剪。 寺里山因花得名,繁英不见草纵横。 栽培剪伐须勤力,花易凋零草易生。 【译文】花山寺因鲜花繁多美丽而得名,来到這里才发现,不见鲜花,只见杂草丛生。栽培鲜花勤奋地修枝剪叶很重要,因为花是很容易凋零的,而杂草却很容...
大家之言丨写字是件很好玩的事情
写作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一旦严肃认真起来,就不轻松、不好玩了。我不怎么认真地回答:“写作就是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给自己讲故事、自己和自己论是非,就是把茶壶里煮熟了的餃子倒出来。” 写作长篇小说《月亮,别哭》的时候,我给自己的任务是:每天一...
万物生丨少一些神鹰,多一些小鹿
对智利人来说,国徽上的神鹰和小鹿具有非凡表现力的象征,它体现了精神的两个侧面:力量与风度。这种二重性本身,就使得它极难表现出来。它们相当于某些神谱中的太阳和月亮,或者陆地与海洋,是两种对立的因素,二者都是美德,但对于精神来说,却构成一个难以...
万物生丨落叶
窗外,有一棵法桐,样子并不大,春天的日子里,它长满了叶子。枝根的,绿得深,枝梢的,绿得浅;雖然对列相间而生,一片和一片不相同,姿态也各有区别。 没风的时候,显得很丰满,娇嫩而端庄的模样。一早一晚的斜风里,叶子就活动起来,天幕的衬托下,看得见...
万物生丨妄想改变世界的最酷少年终于回归
2013年,一个名叫Boyan Slat的19岁少年刷爆Youtube:他要海洋再无塑料污染,要将恶臭的五大垃圾带清理干净;他要发明一个机器,改变被塑料侵蚀的世界。当时大人们都笑他:小孩儿做梦呢,醒醒吧。 然而,在7年后的今天,少年的白日梦...
笔生花丨和自己说话
自己跟自己说话?自言自语不是很奇怪吗?但转念一想,我们明知熬夜不好,但就是在深夜不肯睡,想跟自己待一会儿,这与“和自己说话”是不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啊,周遭的嘈杂太多,需要顾虑周全的也太多,看似热闹喧腾的生活背后,其实都藏着那个被忽略掉的...
笔生花丨好的画,通常都有气味
“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阿玲上奏着的名曲。”蒋勋“读”画,令我很自然地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来,想起中学生时代第一次听到“通感”这个词。画里有声色,字里有乾坤,艺术有气味,“许多艺术工作者,是带着对气味的记忆...
笔生花丨针与花
好文章都不是写出来的,它只需要你及时、真实、准确而又不失灵性地记录下来。生活里时时处处都有好素材:针和花,多么常见、多么不起眼的物什!大人觉得它们是完全没有感情、没有生命的小玩艺儿,但在一个八岁小女孩的眼里,针和花一旦分开了,针会孤单、花儿...
笔生花丨身价
“文如看山不喜平”,在一个人的阅读过程中,“冲突”和“意外”最能提神和让人印象深刻。一个高高在上的、讨厌钱的女孩,一个在小饭馆跑堂的、認为钱是个好东西的小伙,两个人的对话饶有兴味,而最后多少有点心酸的真相,则需要读者心有防备地“想一想”。聪...
锦年华丨鼓点
我们上中学时,烧饼三分钱一个,油条四分钱一根,面包一毛钱一个。可是我和宁训一人买了一支最好的金笔。那是上海金笔店最贵的金笔。 宁训长得不高,但是他的哥哥很高,是打篮球的,所以他也喜欢打篮球。他每天上学,拍着一个篮球走到学校,放学也拍着篮球回...
锦年华丨鲸鱼的爱情
从前有一只鲸鱼,他唱歌,但唱得不好。为了不吓着他的兄弟姐妹们,他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唱。和别人在一起时,他总是沉默。因为即使他说出最普通的话——一路平安、你好——都有些黑色沉重的味道。于是这只鲸鱼就总是不开口。他总是沉默地游着。 他的大多数...
锦年华丨姐姐张爱玲的青春见证
见证·姐姐的文學梦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 姐姐在《天才梦》里的这句话,十分抽象,但也十分贴切。在她发展天才梦的过程中,我母亲与我父亲的角色是推动者,我姑姑的角色则是照顾者。这三...
锦年华丨张爱玲经典语录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倾城之恋》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更衣记》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
锦年华丨扛把子的小绿车
有了小绿车,我真是风光了。那是一种模糊而强烈的自我感觉,没证据,不过每次骑车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长高了几厘米,路边花坛里的花都冲着我绽放。 小时候在东北骑了一溜烟儿自行车,我始终没听说过“单车”这个词;我们那时候都叫自行车,现在也还叫自行车。尽...
锦年华丨装宽带的人
师傅来电话:“你好,是你要装宽带?门牌号码?” 我:“503。” 师傅:“我马上到,开门。” 我开门,师傅上来,进门,没有从兜里掏出蓝色鞋套,而是直接把鞋脱了,走进来。 师傅:“路由器?” 我:“窗边。” 他看一眼路由器,拔了网线,接上一个...
全世爱丨喊山
对面是山,光秃秃的山。山之外还是山,扯着天奔进一片苍茫。山腰上缠绕着梯田,一道又一道,密密匝匝的。 它们要是一条又一条溪流,那多过瘾,山就不至于这般焦荒,庄稼就不会像妈妈们捻线陀上的细麻线那般毛糙,麦穗大如苍蝇的脑袋,苞谷棒里面的颗粒,并不...
全世爱丨跟孩子谈死亡与爱
菜虫4岁的时候,曾问我外公去哪里了。其实这个问题,是我一直在担心的。因为外祖父属于壮年早逝,这是妈妈、舅舅及外婆一家深深的痛楚。在外祖父去世的时候,虫爸还没来得及认识虫妈,舅舅也还没有认识舅妈。因为痛苦巨大,我们平时几乎不提。外祖父年轻时是...
全世爱丨一个人的热闹
读新凤霞的回忆录,时常觉得有趣。比如她写过一把小茶壶,好像说那是跟随她多年的心爱之物,有一天不小心被她給摔了。新凤霞不写她是怎样伤心怎样恼恨自己,只写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赔我自个儿一把!”后来大约她就上了街,自个儿赔自个儿茶壶去了。 摔了...
全世爱丨想念
母亲说,她还能劳动,用她的说法,还能“做生活”。母亲从她妈妈那里继承下来的“做生活”这个词汇,我在别处还听过类似的说法,比如说“做营生”。做这、做那、做活儿,除不开是为生活下些大力气。 我能想象出来,母亲怎么“做生活”。对于她,“做生活”不...
全世爱丨曾经
初一的时候,我妈上晚自习,我在家找空调遥控器,在床头柜深处的角落里翻出来一个颇有年头的硬壳本子。 我好奇心重,翻开看了。 里头是满满一本的情诗。我爸写的,写给我妈的。 我爸是很厉害的一个人,什么都干得很好,诗也写得很好,意境朦胧。 中间的某...
想象力丨星星清洁者
写这个故事,是因为有一次我从铁匠铺门前经过,发现一只装有神秘物件的纸箱,上面写着: Star Washers。 有人成立了一家叫星星清洁者的公司。只要给50-4765这个号码打个电话,清洁队立即就会出发。他们装备齐全、指令高效,而且迫切地想...
想象力丨征夫桃花泪
王坏水说,以前,长安城里的桃花一开就是三年不败。开够了,一朵朵地凋败下去,就又是三年。 征人远戍,去的时候桃花刚开,回来时先问桃花已落了几次。听到回答说已落了五回,那人不信,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长髯,也就信了。 也有不服的,去找桃花算賬,站在...
想象力丨和狗说话
在镰仓,每年有一次有趣的活动,那就是狗的展览会。大体是这样的:按体型和训练的好坏,决定一等、二等。就像接受程度高深的考试一样,狗的主人也非常认真。 镰仓的展览会非常悠闲有趣。比如,分成“最大的狗”“最小的狗”“长相最奇特的狗”“站立时间最长...
想象力丨从特写到长镜
查理·卓别林道:“用特写镜头看生活,生活是一个悲剧,但用长镜头看生活,就是一部喜剧。”这句话视为励志,也可以看成唏嘘。 只能以我见理解。把生活放大看,丝毫毕现,遗憾自然无所遁形。把自己放得太大,得失心也自然重若泰山;把快乐放得太大...
美如画丨草木深
从一座城,往外走,出城愈远草木愈深。三里不同村,五里不同景,七八里草木植物长势不一。 出城二三里,草木增一寸。深一寸的草木,可以藏鸟,戴胜、灰喜鹊、白头翁在草木间散步,梅花、杏花、梨花、桃花开了,深深浅浅、浅浅深深。 出城五六里,草色添一分...
美如画丨最好的月色我也曾看过
住在上海“弄堂房子”里的人对于月亮的圆缺隐现是不甚关心的。 所谓“天井”,不到一丈见方的面。至少十六支光(编者注:即16瓦)的电灯每间里总得挂一盏。环境限定,不容你有关心到月亮的便利。走到路上,还没“断黑”已经一连串地亮了街灯。有月亮吧,就...
美如画丨万物有缘铁锅槐
一棵上百年的老槐树长在一口铁锅里,这好像绝不可能,但确实如此。 去年11月底,我在河南商丘寻找人文古树,看了几棵汉柏宋槐都不理想,大家气喘吁吁地坐下来吃午饭。当地一位朋友突然一拍脑袋说:“怎么忘了铁锅槐呢!”放下筷子,我们便冒着小雨赶到七十...
美如画丨林语
森林在说话。犹如发自体内神经质的耳鸣,那声音是浮悬于深潭之上的朦胧月色,是不确定的模糊轮廓的流动空间。耳鸣不绝。 溪涧濑响,回溯最初的潜滴暗流,不知在哪一块被苔藓覆盖的石头底下躲藏——吹着笙笛的小精灵,在倾吐生之喜悦。 是新栽的小树,芽和芽...
美如画丨青纱帐
谁的手在天地间扯起壮观的帐子:嫩绿的、翠绿的、青绿的、深绿的、墨绿的,各色高茂的庄稼棵子高低搭配、浓淡掩映,在辽阔的田野上密匝匝排列,在飒飒秋风里傲岸站立。 青纱帐,多么美的名字,多么诗意的想象空间。它们是个庞大的族系,大片高茂的高粱地、葱...
美如画丨白鹭于飞
白鹭终于飞了起来——身影如燕山之雪,飘飞、俯仰、迂回,穿行在碧蓝如水的天空,在湿地那幅翠绿与苍黄间杂、色彩浓郁的油画里。 “草长平湖白鹭飞。”我已在那里恭候多时,目不转睛地凝望。因为你根本不知它藏在哪里,待你稍一走神,突然,一只或几只白鹭便...
美如画丨画梅记
甲午年春,与朋友去南京看梅花,同时吃到了很鲜的冬笋。 在元墓的明代老梅树下,忽然想起一件考古的故事,就是当年给朱元璋修墓的时候工人们忽然挖到了三国孙权的墓,这就不得不秉报朱元璋,是继續修?还是换地方?或者是把孙权的墓移走?朱元璋想了想只说了...
美如画丨荷花苑
荷花苑其实没有荷花,而是一片清水荡漾的笑,一片静若处子的绿,深藏于泾河源头,躲避喧嚣。 极目远眺,一朵朵舒展的荷叶,是一张张毛茸茸的绿毯,尚未走近,眼睛就被绿色击伤。不敢多看,怕濡染出泪来。 掐一朵荷叶,不防,脚被叶下的柔软俘虏,惊叫一声,...
倾阅读丨春天的张耒
北方的春天很短,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最美的时候,四季各有令人着迷之处,可毕竟错过春天的遗憾,要大过其他季节。 我书房里挂着一幅字,是作家杨葵兄所赠,上书“扫花坐晚凉”,为宋代诗人张耒所作。杨葵兄的字写得有意味,再加上张耒的诗句,更是意境无穷,偶...
倾阅读丨方舱日记
方舱医院像一座微缩城市,患者、医护人员在其间游走。他们写下“方舱日记”,记录不同的人间日常,这是在宏大的叙事之外,建立起的一份普通人的历史存档。方舱的日子一定都是快乐的吗?应该是不会的。但是如果能在这些枯燥、充满未知的生活里寻找到一点点微弱...
倾阅读丨影子的意义
2016年11月被宣布获得2016年度安徒生文学奖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现身丹麦奥登塞市领取该奖,同时发表演讲《影子的意义》,讲述跨文化的故事意义与当下人类面对的共同难题。 拜读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故事《影子》是近几...
倾阅读丨喧宾夺主
“请听着,我的好朋友,”影子对学者说。“现在一个人所能希望得到的幸运和权力,我都有了。我现在也要为你做点特别的事情。你将永远跟我一起住在我的宫殿里,跟我一起乘坐我的皇家御车,而且每年还能领十万块钱的俸禄。不过你得让大家把你叫做影子,同时永远...
倾阅读丨“南橘北枳”辨基因
“南橘北枳”这一成语,出自《晏子春秋》中的《晏子使楚》,其中这样写道:“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晏子春秋》中的故事相传是这样的:齐国公派晏子出使楚国,楚王聽说那个能说会道的晏...
倾阅读丨三色猫
太阳快落山时,我们会把通向书房的楼梯那里的窗户打开,这是为了它能從这里到厨房屋顶去捕食。 有一晚,它从窗口进来,叼着一只很大的稻草鞋,这是给小猫玩的。它不知在哪里的野地上找到了这鞋,越过十尺高的栅栏,爬上我们家的墙,跃上厨房的屋顶,然后穿过...
倾阅读丨油泼面哲学
追剧《白鹿原》,陈忠实先生的原著沉雄厚重,自不必说。但再好的文学经典到了影视行当就被念歪也算是一种常态,想要既不失原著本味又有特别的创新,难度可想而知。但这部电视剧版的《白鹿原》居然做到了。 凛然如山的白嘉轩、温良如水的仙草、无赖且蠢萌的鹿...
倾阅读丨阅读如恋爱
读好书,如遭遇一场恋爱。 读苏格拉底,总感到一种踉跄、窒息与焦灼,便忘情地扑向对方的怀里,喃喃自语:我的身、我的心,都需要你的拥抱,我也紧紧地拥抱你,没有羞涩,没有胆怯,没有邪恶。如果天性东倒西歪,那就收获一种东倒西歪的快乐吧。 读托尔斯泰...
倾阅读丨草木有情
春天的一个早晨,82岁的父亲早早给我打来电话:“你陪我回老家去看看,那棵树是不是发了新芽?” 父亲念叨的那棵树,是一棵槐树,是我爷爷在他34岁那年栽下的。这棵树龄已有70多年的树,成为父亲在城里的牵挂。那树下,就是我爷爷瘦弱的土坟。爷爷去世...
倾阅读丨唐朝“高考”的诗歌题目
一 你知道在唐朝,“高考”的诗歌题目是什么样的,有多美吗?今天来简单讲一下。 当时要想当进士,基本都要考诗歌,尤其是开元后。 你不会写诗就去高考?那多半当不了进士,只能称你一声壮士。 现在去看唐朝人的高考诗歌题目,你一定会感叹:出得真讲究,...
倾阅读丨庭院
只有居住在庭院中,我的内心才会真正获得安宁。这一点使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国文人。 在我居住的这家旅店,茶色落地窗外,有一座草木扶疏的花园。阳光灿烂,一直射到房间的正中,半个屋子都是暖洋洋的。花园里只有一些粗陋的假山和叫不出...
倾阅读丨艺术的纯真潜力
艺术是一种精神性的互动,它能够跳过语言文字,达到一种形而上的心灵沟通。我们日常的表演、音乐、绘画,大多都是讲故事,其目的在于透过故事,引发观众的某种心得或情绪。在这里,所谓的“艺术”只扮演了一个附属的角色,它是为达成某种目的而使用的工具,或...
倾阅读丨蝈蝈和蛐蛐
从不间断的是大地的诗歌 当鸟儿疲于炎热的太阳 在樹荫里沉默 在草地上,就另有种声音从篱笆飘过 那是蝈蝈的歌声 它急于享受夏日的盛宴的喜悦 唱个不停 而等它需要停歇 就在青草丛里稍稍憩息 呵,大地的诗歌从不间断 在孤寂的冬夜 当冰霜冻结 四周...
写作课丨他的词语如同独臂男孩的衣袖
你无聊吗?如果你说“我无聊”,那么你的痛苦程度,已经比体验到那种状态的时候要轻很多了。我觉得,像“空、无”这样的概念,就是为了填满真正的空、无的状态而被发明的。词的存在,表示人对于词所指代的对象有了意识,自此,人就掌握了那个对象。他们即使不...
写作课丨书中锦句
1.人的一生就像一出戏,只有落幕后才能判断这出戏的好坏。 2.苏东坡是大事聪明,小事糊涂。但构成人生的往往是许多小事,大事则少而经久不见。 3.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
读书会丨苏东坡突围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生于浙江省余姚县,现任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中国著名文化学者,理论家、文化史学家、散文家。 苏东坡到黄州之前,正陷于一个被文学史家称为“乌台诗狱”的案件中。之后,他从监狱里走来,被人押着,远离自己的家眷,...
读书会丨林语堂:幽默艺术与快乐人生
在1975年出版的自传《八十自叙》中,林语堂,这位闻名中外的耄耋老人曾用“一团矛盾”来概括自己。“他把自己描写成为一个异教徒,其实他在内心却是个基督徒。现在他是专心致力于文学,可是他总以为大学一年级时不读科学是一项错误。他之爱中国和中国人,...
读书会丨趣贴
大部分人认识林语堂,是从他作家、翻译家的身份开始的,尤其是人們耳熟能详的《京华烟云》。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在他成为一个作家、翻译家之前,早就是个发明家了。所以,林语堂最该被提名的,或许是诺贝尔科学奖。林语堂一生究竟搞过哪些科学发明呢? 首...
先生说丨春夜讲唐诗记
大疫期间,足不出户。晚饭后有暇,就记忆所及,给家人讲解唐诗。每次选一家之作四五首,或绝句、或律诗、或古风。内容太简单的,或用典太繁复的,都不宜讲。抄几则稍成片段者,就教于方家。 王昌龄《听流人水调子》: 孤舟微月对枫林,分付鸣筝与客心。 岭...
先生说丨绝世芳味
虞悰,字景豫,余姚(今浙江余姚县)人。仕宋位黄门郎,南齐建元初(公元479年)位太子中庶子,累迁祠部尚书。明帝立(公元494年),引悰参佐命,悰不奉召而称疾笃还,寻卒。传闻悰家善烹饪,武帝(公元483~493)尝求诸饮食方,悰秘不出,后帝醉...
先生说丨且待小僧伸伸脚
张岱《夜航船》序中结尾的小故事,我想拿来作本文的开头: 从前,有一个和尚,与一位读书人,同宿于夜行的航船中。读书人高谈阔论,和尚非常敬畏慑服,睡觉时,也将脚蜷缩起来,害怕碰到读书人。 然而,和尚听出读书人的话里有破绽,就问他:请问这位相公,...
先生说丨写作故事
一次,一个土著老兄和我讲,多年前他的一个亲属死去后埋在了河岸边,可家人发现不知是什么东西不断去掘他的墓,甚至破坏了死者的尸体。 先前以为是狼或獾,或是仇家,等家人蹲守几夜终于抓到了真凶,原来是一条五尺多长的食腐鲶鱼。它之所以能上岸,是因为那...
星星诗丨你自己来吧
再没有人了,再没有人了 你自己来吧 时间的路上你孤独吗 尽头是如水的寂寞 你的原初是谁,你的未来何在 你住着良心的身体都老了 你的青春、你的梦想这两片花翅膀呀 已经没有春天了 头发都白了 去找个镶着云影的泽畔 你坐下来,梳理你清水中的一生吧...
星星诗丨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 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 像放一块陈皮 茶葉轮换着喝 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 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 这...
星星诗丨一只乌鸫
麦豆 原名徐云志,1982年11月生,江苏連云港人,2009年硕士毕业于江苏大学。曾参加诗刊社第30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等,江苏省第九届签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组诗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扬子江》《中国诗歌》...
星星诗丨把生活现象据为己有
项见闻,男,村夫矣。滥竽充数而忝列省作协会员。半生飘蓬、尝尽艰辛,仍以深情爱着这个世界。出身寒门却喜附庸风雅,屡碰壁仍不思面壁悔过。好诗书、喜收藏、嗜对弈,孜孜不倦而实皮毛而已。半途习诗,一曝十寒,间有零星之作见诸于《人民日报》 《诗刊》 ...
上镜吧丨韶关札记
王近松 回族,2000年生,云南外事外语职业学院汉语专业就读。系贵州省作协会员,负笈昆明,作品散见《扬子江》《星星·散文诗》《诗歌月刊》《诗潮》等刊物。 丹霞山 记住韶关,因为一本杂志,也因为一个人。 因在杂志发了一些作品而认识韶...
上镜吧丨假如我是一只鸟
孔德馨 浙江省瑞安市第十中學学生,行走在梦想之路上的女孩。爱好文学,喜欢阅读与写作,在与智慧和有趣的灵魂对话中,自己也有了倾述的冲动与愿望,于是经常有一些文字涂鸦,虽幼稚粗璞,但率真可爱。相信语言会自己发出声音,在语言的氤氲中,感恩并享受着...
上镜吧丨阳光只给半个夏天
党婕 笔名漱石,原甘肃静宁一中青春文学社副主编,现就读于天津中医药大学。喜爱诗歌、音乐,热衷于创作,启蒙于顾城的诗,喜欢将缕缕情愫寄情于诗歌之中,也在不断学习其他创作风格,希望日后有新的突破。 没有大风、少了喧嚣 记忆里的夏天很干净 我记得...
上镜吧丨能自律者为俊杰
郭羽飞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学生,一个有着男孩性格的阳光女孩。爱读书、爱写作,却不执迷青春期少女的风花雪月,偏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在理性的文字世界里驰骋。 乔布斯有言:“自由从自信来,自信从自律来。” 这位成功者明确告诉我们:人,...
蚯蚓九段丨外婆
权蓉 女,现居呼和浩特,擅长写短篇故事,文笔清丽秀美,构思别致,有数百篇文字见于各类报刊。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凑两桌打麻将的,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 001 都都两岁,动辄就来一句“我小时候怎么样怎么样”。 我妈笑...
互动吧丨当一切都已消逝,恋恋不散的唯有气味
父亲对我说:“要记住一句老话——爱惜衣裳须趁新,爱惜名声要趁小。” ——普希金 只要方法得当,多才多艺就不是一件难事。 ——达芬奇 未曾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卡莱尔 世间的很多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 ——...
互动吧丨盛暑天气,觅得书中一味凉
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 ——杜牧《齐安郡后池绝句》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 ——杜甫《江村》 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白居易《江楼夕望招客》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 ——秦观《三月晦日偶題》 纸屏...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