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9年08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3.2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笔生花丨给牛打伞
夏天到了最热的时节,凉水放上两个钟头都会发馊,何况白花花的鲜牛奶。母亲每天早上五点钟就从炕上爬起来,衣服穿得简单,套了大背心,穿了单裤子,踏了雨靴,连饭也顾不上吃,简单洗把脸,就牵着一大一小两头奶牛到奶站了。到了奶站,母亲会看到,比她还早的...
笔生花丨誓诗
阿赫玛托娃是我热爱的诗人之一,世界级的短诗之王。她对我的吸引,基于两种特定的品质,一种是心灵上的,一种是文本上的。 阿翔这首《誓诗——致阿赫玛托娃》是他众多面目相同作品中的一个,起步于沉郁的地方,試图唤起非凡的道德性,但技艺太过娴熟,连润色...
笔生花丨高榻
能够吸引人们目光的好文绝对具有某类特性,就算不从某种理性出发,充满了偏见亦无妨。就个人的散文阅读记忆而言,周涛的《高榻》是我心目中的名篇之一,另一篇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初读《高榻》,为周涛的雄浑笔力震撼,再读《高榻》,则感受到了一种他为...
笔生花丨蜘蛛的智慧
奥利弗·哥尔斯密对我来说是陌生的英国作家,但他的《蜘蛛的智慧》我非常喜欢。该文在情节的设计上着眼于极富感染力的细节,完全可以和那个一生以写昆虫为业的法国作家法布尔相媲美。我们的旁观者经验告诉我们,在人类简单而可笑的认知里,蜘蛛因长...
笔生花丨难忘那夜的秋雨
此文的色调并未表现辞章的华丽,反倒始终笼罩着“秋风瑟瑟,细雨绵绵”的氛围,给人的感觉特别凄冷压抑。但,此文坚定地维护了那种放低姿态却又凛然不可侵犯的人的尊严,读来尤其令人动容。充满实用格言和处世贤文的文章我们经常能看到,不否认很多人从那里获...
如初见丨书是有光的
1书是有光的,来自灵魂。 我在黑暗中找到我挚爱的这本书,读到第一个字的时候,梗在喉咙,很久都没有发出声音。语境和意象融入到我的灵魂。 我荒芜,我苍凉,都不能掩盖那一刻的激动。 停顿不过一秒,我在书脊上滑动,深深地陷入情节。 那年八月,我读到...
晨读本丨输在三分之二
马拉松比赛跑到二十八公里处最为疲惫,这时,全程已跑了三分之二,如果放棄,谁看着都可惜。可据大多数退赛者描述,那一刻身心涣散、万念俱灰,选择放弃几乎毫不犹豫。 有人为此做过试验,将马拉松的长度延长,并告知运动员,结果令人大为惊奇,不论延长多少...
晨读本丨认得回来
一个人的玄想能走多远,便是他才气的度量。有人记得回来的路,只因他的路简单,走得不远;有人确实走得很远,却迷失了。 《后西游记》第二回,小石猴告別老猴通臂仙:“愚孙要别老祖去求仙了。”通臂仙笑道:“求仙好事我不阻,你但出门,便有千歧万径,须要...
晨读本丨对错
锻炼身体时,如果动作做对了,一些看似简单的动作,都会让你觉得酸痛,流汗。如果没做對,轻轻松松也就过去了。 人世间的其他事,有时也是如此。年少时,我总是觉得生活特别难,心里似乎承受着比其他人多的酸楚和痛苦。 如今明白,并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反...
晨读本丨虫鸣打湿一身
一个在秋天赶夜路的人,虫鸣会像露水,打湿一身。虫鸣疏疏密密、嘈嘈切切,从四面浮了上来,打在这个人身上,衣服、口袋、头发、眼睛、耳朵,都是湿的。 与秋虫纠缠,京城玩家王世襄的衣裳也曾被汗水、露水打湿。他在京城郊外捉蛐蛐,从早上开始,直到下午也...
晨读本丨苏幕遮·燎沉香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译文:细焚沉香来消除夏天闷热潮湿的暑气。鸟雀鸣叫呼唤着晴天,拂曉时分我偷偷听它们在屋...
晨读本丨南方
从你的一个庭院 观看,古老的星星 从阴影里的长凳 观看,这些布散的小小亮点 我的无知还没有学会叫出它们的名字 也不会排成星座 只感到水的回旋,在幽秘的水池 只感到茉莉和忍冬的香味 沉睡的鸟儿的宁静 門厅的弯拱、湿气 ——这些事物,也许,就是...
晨读本丨我手写我意
写作乃一项古老的活計,但对任何一个初试写作的人来说,它就是一项新鲜的活计。我少年时的生活太过匮乏,独对文字的奥秘充满了强烈的兴趣,仅仅读过几部烧脑之著就暗暗下了决心,我也要写出那样好看的书来。读书本来是解惑的,却给我带来无穷的疑惑。 年轻时...
万物生丨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有一年夏天,我到苏格兰西北海岸一个叫作爱约夏的地方去游历。那一带的风景仿佛日本内海,却更曲折多变。 走到一个海滨,我突然看见人山人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穿深蓝、大红衣服的,步履蹒跚的,闹得喧天震地:原来那是一个有名的浴场。那是星期天...
万物生丨没有退路,才会义无反顾
【后退】 在北漂的路上,我曾是一名逃兵。 那是我头一回来北京,却给了我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当时是2008年,我刚参加工作,起点不算低,当同龄人还拿着2500块的工资时,我已经月薪过万了。工作还算体面,但心里总有一种犹豫——每次在工作和生活中遇...
锦年华丨月下小人
1 我曾经在一个人生阶段很忙,整天有推不掉的应酬,吃不完的宴请。有时都连上了,直接就从这个饭局被送去下一个饭局,根本不着家。或者两拨人冲突了,不得不专门进行磋商,以保证我的出席。还有那种情况,夜生活过于消耗,榨干了我的精力,最后被送回家时我...
锦年华丨记忆里的桂花
小时候,我住的大院里,曾经有一株桂花树。那时候,北京的院落里,一般种些海棠、丁香、石榴、枣树之类,很少有见种桂花树的。秋天时,它开花,花很小,藏在树叶间,不仔细看,几乎看不见。院里的街坊曾经用它加糖煮沸做过糖桂花。但是,在我的记忆里,似乎从...
锦年华丨安放在抽屉里的青春
“我在给您写信,还要怎样呢?我还能说什么?” 这是普希金的诗体小说《叶普根尼·奥涅金》里达吉雅娜写给奥涅金情书里的第一句话。情书的最后一句是:“写完之后,我不敢再看一眼,羞愧和恐惧使我手足无措。” 达吉雅娜充满羞涩的情书寄出去了,...
全世爱丨失父
1 入了冬以来,沈翠珍总是头疼,偏在一侧,大部分都在左边。要说有多疼那也说不上,可是,总也好不了。白天倒也算了,沈翠珍最受不了的还是在夜间。夜间的疼痛剧烈了。这一来沈翠珍的觉就再也没法睡。偶尔睡着了,全是梦,老是梦见端方小的时候,老是梦见端...
全世爱丨我的父亲母亲
一 上世纪末最后一天,我总算良心发现,在公务结束之后,买了一张从北京去昆明的机票,去看看妈妈。 买好机票后,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一打电话她一下午都会忙碌,不管多晚到达,都会给我做一些我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直到飞机起飞,我才告诉她,让她不...
全世爱丨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世上万般情感,恣肆汪洋,但倘若循波逐流地去溯源,源头一掬必是爱。 你的快乐、思恋是爱的拥抱;你的忧伤、痛楚是爱的失约;而你的悲愤、痛恨则是爱的背叛。对深爱者,青草青青,蓝天蓝蓝;对乏爱者,青草只是青草,蓝天不过蓝天。 1912年,英国豪华客...
全世爱丨岁月把我雕刻成了你
看到一则脆腌三杯小酱瓜的菜谱,趁周末有闲试做一番。去菜市场买来新鲜黄瓜,仔细地把黄瓜洗净,切头去尾,再分成小段。拿出厨房小秤,按照菜谱指导的米醋、生抽、盐、糖的量调配了酱汁,尝了尝,觉得不够酸,又自作主张添几勺醋。把酱汁入锅煮沸,再把黄瓜浸...
想象力丨造星星的人
他整天都在叮叮当当地敲敲打打,连周末也不休息。偶尔会溅出好看的星星来,但这些星星都会一闪即逝,很难固定成形。 看来,要想造出一颗星星来还真不容易。他得歪着头,在星星冒出来的一瞬间,轻轻呵一口气,像小孩子吹泡泡一样,有時候会把一颗星星吹起来,...
想象力丨二十二号
二十二号,这是从出生起就伴随我的名字。 我在一所寄宿学校长大,从来没有见过父母,也没有亲戚,甚至朋友。不过,这些事情并不会让我感觉到难过。甚至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也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我好像天生就没有难过和痛苦的情绪体验,用一句时髦的话来概...
美如画丨隔篱
竹篱、茅舍、草垛、炊烟,其间鸡犬相闻,瓜蔬染绿。典型的村居生活,一一写下,眼前就是一幅闲适养眼的田园画,可以吟哦歌咏。 “隔篱犬吠窥人过,满箔蚕饥待叶归。”这样的安谧时光令人心动。只是心疼那些可爱的蚕宝宝,可别饿坏了它们。隔了一道篱墙,大黄...
美如画丨我唯一的松鼠
我擁有的第一种动物是一只小松鼠,那是小学一年级的事了。小学一年级,我家住在乡间,有一日从学校回家,在路边捡到一只瘦弱颤抖的小松鼠,身上的毛还未长全,一双惊惧的、刚张开的眼睛转来转去。我把它捧在手上,拼命跑回家,好像捡到了什么宝物,一路跑的时...
美如画丨响水跌水弯弯树
惊呼声起,一段亮蓝的水从翠绿幽谷中跳出来。 多么纯净的蓝,多么澄澈的蓝,多么鲜亮的蓝!蓝得让人瞠目结舌,蓝得让人心旌荡漾,蓝得让人欢欣鼓舞。即使翻遍色系谱,也找不到合适具体的蓝来定义它。它的蓝,是与世隔绝的蓝,是空前绝后的蓝,是绝无仅有的蓝...
美如画丨鱼鳞瓦
白墙黑瓦,零星隐现于远处山林里,真是好风景。我忍不住在路边停车,远望河对面那林间的老屋,看那白墙与黑瓦。 层层叠叠鱼鳞瓦构成的屋顶,斑驳的样子,真美。 我喜欢鱼鳞瓦。 在浙西南乡间,这样的瓦曾经随处可见。童年时候,我们坐在瓦下听风。风是从山...
美如画丨晒秋
蟋蟀一声紧似一声的弹奏声中,村庄日渐丰腴。从田野里飘出来的风挟裹着瓜果醇香,沿着那条深邃小路踢踏踢踏就走进了季节深处。 藏在岁月深处的镰刀被季节唤醒,在月光下被磨去斑斑锈迹。刺啦刺啦,刀刃紧贴着纹路细腻的石片,在月牙一样的磨石上面荡着秋千,...
倾阅读丨精工有迹,大匠无形
我的父亲在2017年4月份的时候刚过了100岁的生日。他于1917年出生在广州,当时父母亲是银行家,后来成为中国银行上海的总经理。我父亲是六个孩子中的老二,在他幼年的时候在苏州、上海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在苏州我们有家庭园林,在夏天的时候他会到...
倾阅读丨重庆小面
重庆和成都永远是一对娇嗔的冤家。作为人口大省的省会,成都在有生之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二弟变成了直辖市,心中难免五味杂陈。 然而在饮食方面,成都从来没有失去自己的优越感。在天府之国吃东西,你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话:“重庆菜基础不错,但味道重,那是...
倾阅读丨误闯阅微草堂,一次集齐三种“香”
老北京人写回忆录,总忘不了“槐花香”三个字,其实这里追念的是两件事:一是槐花,二是槐花的香气。槐花最美的不是挂在树上,而是夏天的雨后洒满胡同和小巷,白色的,米粒那么大,星星点点,亦润亦羞,一下子把古老的京城变小了,变嫩了,变得特别文艺和可爱...
倾阅读丨毛姆与蒲甘
原来大作家毛姆也常常“生活在别处”,把旅行当成一种解脱。1922年某日,48岁的毛姆逆伊洛瓦底江而上,坐船从仰光航向蒲甘,游历蒲甘后到了曼德勒,又用26天骑马深入缅甸东北部掸邦偏远的景栋,然后一路跋涉到泰国、柬埔寨、越南…… 那年头毛姆怎么...
倾阅读丨一个作家应该谢谢什么
对于我这样一个出生在中国最北端的写作者来说,首先要谢谢脚下的冻土地。它在五十五年前元宵节的黄昏,让我落脚,尽管我像其他婴儿一样,带给它的第一声是哭声。但大地就是大地,它从不会因哭声而不向我们敞开怀抱。 其次我要谢谢正月的飞雪,它使我睁开眼睛...
倾阅读丨我们的祠堂
这些年里,我一直篤信:祠堂,是大地上鲜活的遗存,是正宗的中国“国粹”,是一方方最独特的“中国印”。 在那里,我们黄皮肤的中国人都能寻找到我们的根,都能看到自己的“胎记”。无疑,祠堂是存放我们乡愁的陈列馆,是安放我们灵魂的栖息地。一座祠堂,就...
倾阅读丨化学给我们带来什么
元素周期表,方方正正,排列井然有序,世间所有元素之间的规律是如此简单明了。但绘出这样一份简单的表格,背后是无数科学家数十年夜以继日的心血。门捷列夫在先前多位科学家对各类化学元素不断研究发现的基础上,于1869年3月,将当时已知的63种元素写...
倾阅读丨把明朝王爷的名字放一起,发现了一张元素周期表
先来看几个明朝王爷的名字:朱公锡、朱慎镭、朱同铬、朱同铌、朱在铁、朱在钠、朱均钚、朱奉镅、朱成钴、朱成钯、朱恩铜…… 朱元璋是一个能干的人,会带兵,会打仗,开创了大明王朝,还是个潜伏在明朝的理工男!竟然都用化学元素来给皇室后代起名字!放着几...
倾阅读丨化学生僻字
化学悠久的历史,千百万次实验 总结定律公式,是世界的诠释 化学神奇的历史,每颗原子都是故事 呜喔…… 磷在夜空化作一道光,门捷列夫见微知彰 七横十八纵族列周行,氢锂钠钾铷铯钫 喔…… 质子中子 喔…… 核外电子 喔…… 结构决定性质 氢 氦...
写作课丨苏轼:东坡每事,俱不十分用力
苏轼论文,讲究“文理自然,姿态横生”。说起自己的写作,他曾说过一段有名的话:“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文说》...
读书会丨《西游记》的多种阅读可能
8 月 经典读书会 推荐书目 《西游记》 作为中国古代第一部浪漫主义长篇神魔小说,《西游记》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开创作品,被尊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讲述了孙悟空出世,然后遇见了唐僧、猪八戒和沙和尚三人,唐僧从投胎到取经受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
读书会丨《西游记》中神奇的四大部洲
在《西游记》的一开篇,作者吴承恩便给我们介绍了一个神奇的世界:“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 其实,吴承恩所给我们展现的这个世界并非他自己的凭空捏造,以四大部洲...
读书会丨邮票上的《西游记》
2019年4月20日,中国邮政发行《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三)》特种邮票,全套4枚,小型张1枚。图案分别为“三打白骨精”“智斗红孩儿”“斗法车迟国”和“情阻女儿国”,小型张“众神收青牛”。 《西游记》是由明代小说家吴承恩所创作的中...
先生说丨作文的作文
和中学生说作文,是有点犯踌躇的事。因为就中学而言,作文作得好的,其实已经是作家水平,他只是还没有练出来,没有成名而已。 眼界局限在“校园”“爸妈”“朋友”跟前,作文功底已经有了,视野却是“在窗前,在门前”——这是现下绝无办法的事,因为你要考...
先生说丨“词中二李”作品中的花间余韵
清初沈谦《填词杂说》云:“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是为“词中二李”。而“当行本色”则指“内行并且是本来面貌”。 词本是唐代一种新兴流行歌曲的唱词,为供宴饮娱乐时用。晚唐五代的欧阳炯《<花间集>序》有云“不无清绝之...
星星诗丨隔江泪
隔江泥衔到你梁上 隔院泉挑到你杯里 海外的奢侈品舶来你胸前 我想要研究交通史 昨夜付一片轻喟 今朝收两朵微笑 付一枝鏡花,收一轮水月 我为你记下流水账...
星星诗丨诗经里
喜爱一处景,从它的名字开始 它的小雅,它的思无邪,它的关关雎鸠 以及三千年流淌的余韵 桃树不是一株两株 而是一大片桃林诠释的芬芳,桃之夭夭 心底却被烧灼出一道水路,乘舟迤逦而行 分花拂柳,只为与一片蒹葭相见 黄昏时拥抱或促膝交谈 石碑上的风...
星星诗丨前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就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 他如此輕易地,又...
互动吧丨八月,等来一阵风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许浑《咸阳城西楼晚眺》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 ——杜甫《贈花卿》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 ——刘桢《...
上镜吧丨秋光正好
秋光正好,秋景宜人。四季风物奇迹般汇聚在秋日里——春的灵气,夏的充实,冬的静谧。它们不再是机械地积累,而是奇妙地、完美地、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了一起,仿佛中国画中不同的笔法和墨法。 秋光之美,美在充实。太阳的怒火已经在时间的安抚下逐渐消退,大地...
上镜吧丨一株谷子
暑假,我无意间发现我家阳台上令箭荷的花盆里长出一株绿色的植物。饱满的穗子,粗壮的茎秆,葱茏的叶片。 我凝视着它,它怎么会长在令箭荷的花盆里?我问妈妈这是什么花,妈妈告诉我它是一株谷子。我这才明白,妈妈经常熬粥喝,经常用淘米水浇灌令箭荷,那粒...
上镜吧丨风筝
儿时经常央着父亲带我去广场上玩。孩子心性,什么东西落在眼里都是有趣的,每次去广场总能发现新鲜事物。广场上人很多,数不清的游客中夹杂着数不清的小贩,带着大大小小的箱子,一字排开来都是玩具。色彩鲜艳的风车,呼哧呼哧的哨笛,装上电池就会叫唤的小猫...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5.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3.2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3.2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