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8年06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创刊于1992年,为综合文化类半月刊。十几年来紧密贴近读者,以寻求心灵共鸣、展现人性光辉为办刊理念。通过清新的文字、灵动的版式、独特的视角、平等的姿态深入读者心灵。
原价:¥4.8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且美且独立
我们总是担心这世界美得还不够,于是我们喜欢锦上添花,比如“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断句,自然是“春江、花月夜”——这江,当然是春天的江了;这夜,当然是花香月明之夜了。春天的江多澎湃多深情啊,花香月明的夜多浪漫多合时宜啊。 我却倾向和欣...
晨读本丨埋在土里的一片榆钱
寺院里刚剃度不久的小沙弥,跟着法师每天坐禅念经。半年之后,他感到自己无所长进,更没开悟,就怯生生地问法师:“师父,我们天天坐禅,每日诵经,过了大半年,我怎么没感到自己有什么变化?这样下去,我何时才能悟得真经、修得佛性呢?” 法师说:“个人的...
晨读本丨春天
每年入春的手续是完全一样的,迎春、连翘、山樱、杏、梨、桃、二月兰、西府海棠……按说本来就知道形貌,又盼了那么久,就不该有什么惊喜了吧?但也许世上只有春天,不管熟悉到什么程度,它带来的惊喜都是最地道、巨大、神魂颠倒的。 我为什么喜欢春天?理由...
晨读本丨书本代替不了世界
很多人把作家写成一个脚踏大地、头顶青天的伟人,事实上,作家要比社会上的普通人弱小得多。因为他对人世间生活的艰辛比其他人感受得更深切强烈。对他本人来说,他的歌唱只是一种呼喊。因此书代替不了世界。 在生活中,一切都有它的任务,这任务不可能完全由...
晨读本丨孤灯
19岁那年,怀着对偶像金庸的崇拜,亦舒去《明报周刊》应聘。当时,她已在文坛崭露头角。 三楼的新闻室紧张而又忙碌,工作人員审查了亦舒的资料,带她去见社长金庸。走上四楼,仿佛来到另外一个世界,整个楼道空无一人、安静无比。社长室的房门半开着,一盏...
晨读本丨国风·卫风·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會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
晨读本丨平静
我相信,我们内心的平静和我们在生活中获得的快乐,并不在于我们身处何方,也不在于我们拥有什么,更不在于我们是怎样的人,而只在于我们的心灵达到的境界。在这里,外界的因素与此并无多大关系。大约 300 年前,当弥尔顿双目失明后,他就发现了这一真理...
专栏丨越过青春的徒劳无功
毕业后工作,也有过辗转犯傻。到电台的第一天,主任吩咐主持人,“这个是新来的同事。你做栏目多年,先得你多教教她。” 那位主持人的节目我听过好几年。声音很棒,有很多听众,就是好几年都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也没什么特色。据我所知,一直都是他自己集编...
专栏丨想念你,鲸鱼男孩
毕业以后的每年夏天,我都像活在大海中的游鱼,穿过一个又一个梦境的海峡,在回忆的潮水里辨认曾经。 被阳光晒得发烫的柏油路,在风中抖落笑声的绿树,一群单车少年飘扬的白衬衫,教室里疾速旋转的电风扇,还有窗外在蝉鸣中逐渐饱满起来的未来。 在所有身影...
笔生花丨胆大镇的泥人
在古老的胆大镇,居民们都非常胆小,他们什么都怕,怕蛇、怕狗、怕猫,连最小的蚂蚁也怕。人们都渴望自己胆子大,自己的孩子胆子大,所以他们把原本名字好听的茉莉镇,改成了胆大镇。 膽大镇的居民们因为胆子小,都不爱打架、不爱赌、不爱外出游玩,他们最大...
笔生花丨流浪的河流
河流在大地上流浪,人从河流那儿学会了流浪;河流在大海里永生,人却在死亡后寂灭。 8年前,当我由蜀地入秦塞,落户古城汉中时,曾固执地把自己称为异乡人。我先上电大,在一个叫芦家溝的地方,和一条唤作冷水的河流度过了两年相依相亲的幸福时光。 冷水河...
笔生花丨假如你想做一株腊梅
果然,你喜欢那几株腊梅,我来自南方的朋友。 你钦羡的目光久久停留在我的书桌上,停留在那几株刚刚开始吐苞的腊梅上。 你在惊异:那些看上去瘦削干枯的枝头,何以竟结满密密匝匝的花骨朵儿?那些看上去透明的、娇弱无力的淡黄色小花,何以竟吐出如此高雅的...
笔生花丨吹箫说剑
龚自珍(号定庵)以其卓然不俗之姿进入我的视野,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初中语文课本里收入他的《病梅馆记》。 老实说,我背熟了这篇文章,心头便斧刻下一痕磨灭不去的印象:江、浙两地的文人墨客爱梅成癖,乖悖自然精神,“以曲为美、以欹为美、以疏...
笔生花丨鸟儿中的理想主义
我对在笼中也继续扑翼的鸟一直怀有敬意。 几乎每一只不幸被捕获的鸟,刚囚入笼中都是拼命扑翼的,它们不能接受突然转换了的现实的场景,它们对天空的记忆太深,它们的扑翼是惊恐的、焦灼不安的,企图逃离厄运的,拒绝承认现实的。 然而一些时日之后,它们大...
成长园丨纯真年代
尽管我的成绩垫底,但托我妈的关系,我依然稀里糊涂地迈进重点初中的重点班。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我坐在倒数几排。班主任点了点人数,108个“好汉”,但她丝毫没感到惊讶。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每一届的学生几乎都有这么多。她本来去年退休的,却被家长联名请...
成长园丨学生时代的三个梦
异想天开侠客梦 1989年,我还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一位老先生在我家门口摆摊出租小人书。我家在镇上,临街。因为和爷爷很熟,老先生每次收摊后就把五个大书箱寄存在我家。作为答谢,他允许我随便取阅他的宝贝,于是我“拥有”了一座小小的图书馆。在那个...
成长园丨致岁月:你终于对我下毒手了
岁月: 你好。 当你看到这封信,能否暂且放下手里的杀猪刀,少在我脸上留一道疤,慢慢地听我把这些话说完? 这么多年,你已经把我从人见人爱的小正太变成了略有些猥琐的大叔,还美其名曰:成长。你看,你长圆了我的脸,让我长出了啤酒肚,带走了我身边的姑...
全世爱丨有一种友情,从青丝到白发
美国科学家莱特说:“老的树最好浇,老的马最好骑,老的书最好读,老的酒最好喝,老的朋友最可信赖。” 如果说,世界上最惹人艳羡的爱情是从校服到婚纱。那么,最让人感动的友情,一定是从青丝到白发。 -1- 有人说,离你最远的地方,是极地,离你最近的...
全世爱丨橄榄
那一片密集的橄榄树林,停立在黄褐色的山坡上,树梢上似乎挂着几片低低的灰色浮云。虽值冬令,但树叶儿仍是青苍葱郁。然而在那油绿的叶片背后,秋天缀满了枝头的尖尖的小果,早已被采摘得一干二净,连一颗也不曾剩下,我愿走遍这橄榄林找到它。 可是,我知道...
全世爱丨折纸
我最早的记忆是我儿时的一次哭泣。那次,不管爸爸妈妈怎么哄,我就是不搭理,一个劲儿地哭个不停。 妈妈把我抱进厨房,将我安置在餐桌旁,从冰箱上抽出一张彩色包裝纸:“瞧瞧,这是什么?” 每年圣诞节过后,妈妈都会将各种圣诞礼盒的包装纸裁剪下来,整齐...
全世爱丨望归
从山上下来,我赶着牛羊,一头老黄牛和两只羊。老黄牛已经很老,但对于农活熟门熟路,尚存的力气还能勉强对付板结的田土。两只羊都是白羊,母子俩。老黄牛温顺地沿路而行,两只羊时而跳入路边的菜园,仓促地啃上一口青菜,又迅疾地回到路上。 看到小羊调皮,...
美如画丨在香山
苏州张家港境内的香山,北枕万里长江,东临张家港运河,西望江阴,南接平畴,风景秀美,人文荟萃,古迹众多,素有江南名山之誉。 在香山看梅花 香山梅岭,在三十里外的远郊,在没有迟到和早退,没有绩效和升职,远离工业和钢筋混凝土的地方看梅花。 看成吨...
美如画丨月光帛
我总觉得,人一定要闲下来,至少要享有一点闲时光,闲闲地读一本书,看一株花,或赏一窗月。 然后在其间想象,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比如,想象月光落下来,是一匹古代的帛。一屋子的岁月,织在帛上,织上春兰、茉莉,一案一几,一书一茶,织上窗明心净。 清...
美如画丨草原上的英雄盛宴
赛 马 这是一场马的模特儿秀。300多匹骏马排成气势如虹的方阵,有的伸着长长的脖子炫耀自己的高大帅气;有的昂着高傲的脑袋,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窥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有的机敏地竖着耳朵聆听着马们的窃窃私语…… 每匹马身旁,都伫立着一个穿着蒙古袍的...
美如画丨桃花、水田、薜荔
二月十四日。 凌晨下过细雨,早晨村庄中有很薄的雨雾,隔了一天再去看前日的那两朵桃花蓓蕾,都开了。两朵桃花的花瓣沾着雨露,桃花的粉色是清艳的,原本看上去就很有水气,春雨濡花就更美了。放翁说好花如故人,我觉得桃花最是。见到这故人,我欢喜得跟什么...
美如画丨夜雨蜻蜓飞
·夜雨· 夜浓如醇酒,白天暄沸的音乐都安静了,很多人早早在舒适的时空酣然入梦。就在远方,细密绵长、如噬桑叶的声音隐隐飘来。 夜雨的脚步轻缓低沉,有时,她不喜欢喧嚣的节奏与鼓点,从而失去庄重与古雅的真实。她从容淡定,就像蚕...
美如画丨幽兰
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人说空谷幽兰。那绝境处才是空谷。 低微,空无……是八大山人水墨中的孤山与凋枝,是四僧笔下的静寺与孤僧,是春天一回头在人群中看到白衣黑裤的少年...
美如画丨一枝清采妥湘灵
喜欢鲁迅先生的这两句诗:“一枝清采妥湘灵,九畹贞风慰独醒。” 是啊,先生把自己刚刚从清水之中采摘出来的那朵荷花,献给你这清高的湘水之神;就让那一片无数兰花的芳香,安慰自己这颗孤独的心灵。 其实,先生在他早期诗作《莲蓬人》中的两句诗“好向濂溪...
美如画丨草木村庄
无论何时谈起村庄,我都无法回避它们,那就是生长在村庄中的草木。 草,一簇簇,一丛丛,葳蕤葱茏,围拢着村庄,装扮着村庄;树,一排排,一行行,密密匝匝,簇拥着村庄,护卫着村庄。草木勾勒出村庄最初的轮廓,也在默默陪伴村庄成长。它们是村庄最原始的村...
星星诗丨历史
我们的嘴唇第一次拥有 蓝色的水 盛满陶罐 还有十几只南方的星辰 火种 最初由上的别离 岁月呵 你是穿黑色衣服的人 在野地里發现第一枝植物 脚插进土地 再也拔不出 那些寂寞的花朵 是春天遗失的最初 岁月呵岁月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星星诗丨月下独酌
独酌是对酒的一种傲慢 可是,除了不解飲的月亮 我到哪里去找酒友? 天上也月,地上也月 花间也月,窗前也月 壶里也月,杯中也月 我穿上月光的袍子 月亮借去了我全身的清凉 举杯一仰而下 一个孤寒的饮者月下起舞 下酒物是壁上零乱的影子 我把酒壶摇...
星星诗丨故园
春天在周遭耳语 向着某一个断桥般的含义 有人正顶着风,冒雨前进 也许那是池塘青草 典故中偶尔的动静 新燕才闻一两声 燃燒的东西真像你 你以为我会回来 穿着白衬衣 我梦见你抵达 马匹啸鸣不已 或许要洒扫一下门阶 背后的瓜果如水滴 阳光一露出,...
倾阅读丨再说草木
草木的心性其实各各不一:牵牛花对光亮最敏感,每天早上速开速谢,只在朝霞过墙的那一刻爆出宝石蓝的礼花,相当于植物的鸡鸣,或者是色彩的早操。桂花最守团队纪律,金黄或银白的花粒,说有,就全树都有,说无,就全树都无,变化只在瞬间,似有共同行动的准确...
倾阅读丨颜宁:天真生产力
天真是一種生产力。极有个性而从未失去天真的颜宁,代表了一类科学家的气质。 哎呀,反正这是颜宁嘛 午后的国家图书馆里散落着低头看书的读者,一如往常的安静。2017年10月的这天,笑声从馆内的一个角落传出。两位穿着小礼服裙的女士踩着一脚蹬,手里...
倾阅读丨逛菜市场,真是一大乐事
上海尽有看不够数不清的高楼大厦,跑不完走不尽的大街小巷,琳琅满目的玻璃橱窗,车水马龙的繁华闹市。但是,我们的许多外国朋友偏要去看一看早晨的菜市场。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们刚到上海的时候不是也想到菜市场看一看吗? 那还是几年前的一个早晨,在...
倾阅读丨诗人的故事
像在空中撩一条绳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道人生抛物线。 譬如跨世纪前后十年里,我一直处于人生低谷,处处碰壁,照我老师说是“自开张以来就不曾发市儿”。我一直是一介寒酸书生,形容猥琐,目光迷瞪,年年要抠算着一枚硬币过日子。想靠写诗养家糊口,天下诗...
倾阅读丨看不见的韩江
旧时潮州八景如璀璨珍珠点缀在韩江两岸,互相呼应,又互相映衬,形成集聚效应,如众星拱月,又如锦上添花,使韩江平添了几分妩媚。 韩江,从诞生之初,就拥有独特的生命力。一千多年前,韩江还被叫作鳄溪的时候,并不像今天这么美。那时潮州被称为蛮夷之地,...
倾阅读丨《苏东坡传》序
我写苏东坡的传记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写罢了。多年来我脑中一直存着为他作传的念头。一九三六年我携家赴美,身边除了一套精选精刊的国学基本丛书,还带了几本苏东坡所作或者和他有关的古刊善本书,把空闲的考虑都置之度外。那时候我就希望能写一本书来介绍他...
倾阅读丨《至爱梵高》——生命的颜色
受友人之邀,晚上去看了一场刚上映的进口动画片《挚爱梵高》,真的是一部太值得所有热爱艺术的朋友去看的好电影。 《挚爱梵高》值得我们向它致以敬意——不仅仅是因为它为一位史上最伟大的画家梵高制作了一部独一无二、特立独行的动画电影,还在于在这个过度...
倾阅读丨为人生留白
电视节目主持人董卿在开完《朗读者》研讨会后接受记者专访,谈到如何给自己的未来写一段卷首语时,她说:“我留白吧,因为未来永远不可预知。而且你足够勇敢,可能比你写成的卷首语更精彩;如果你退缩了,你写再多的卷首语也没有用。”寥寥数语道出了耐人寻味...
倾阅读丨早稻田学生街的午间食堂
学生街的午餐有三大王者——拉面、咖喱、炸鸡,特点是量大管饱、味道够咸,与一般人对日本料理精细、味鲜的印象相去甚远。 止不住好奇,趁着“武道家”拉面难得出现空位,我钻进店里。店里只有8个吧台席位,平常门口总是有三五成群的学生在排队。进门先跟伙...
倾阅读丨离:一种出发的姿态
// 在路上 // 火车启动前,我单手托腮凭窗远眺。隔着玻璃望天,天有点灰,介于似灰似白之间。层叠的云彩在天上走,样子淡定不疾不徐。天在云上游,云游离于天之上,它们彼此剥落或抽取,相互依存并相融。离,是一种状态;离,能牵动内心最柔软的机体颤...
倾阅读丨知行合一
与北京师范大学的李保初教授畅谈教育,获益匪浅。 他的独子在美国首屈一指的麻省理工学院修读博士学位,成熟、稳重、孝顺、勤劳;他坦白地指出,这是他们夫妇刻意以完善的家庭教育配合严谨的学校教育培育出来的美好成果。 他含笑忆述,孩子八岁时,有一天,...
倾阅读丨雷海为:你所有的雨淋日晒,终会大放异彩
这几天,最励志的人物莫过于杭州的外卖小哥雷海为。他十几年来边送外卖边背古诗词,在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决赛上战胜北京大学的文学硕士彭敏,逆袭夺冠。主持人董卿曾这样称赞雷海为:“你在读书上花的任何时间,都会在某一个时刻给你回报。” 雷海为在...
欢乐颂丨六一:童言无忌
逛商场的时候,侄女要去厕所,让我和她妈妈在门外等着,结果嫂子急着买东西走开了。侄女出来只看到我一个,噘着嘴说道:“电视上说得对,越漂亮的女人越靠不住,還是姑姑最靠谱。”我…… 8岁的儿子存了不少压岁钱,变得财大气粗的。儿子:“爸,我要洗脚,...
欢乐颂丨有个段子手老爸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因为学校离家很近,大学期间我每礼拜都回家。去年考英语四级的时候,前一个礼拜日临走我爸问:下礼拜考英语四级了吧?我说是啊。礼拜四的时候,我爸又破天荒给我打了个电话:听说礼拜六考英语四级啊?我说是啊,应该就不回家了。我爸:嗯那太好了,你好好考试...
先生说丨哲思组诗
观书有感二首其二 宋·朱熹 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浪淘沙 宋·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
先生说丨欲望幻化生活
一个农夫在树桩边捡到一只折颈而死的兔子,从此产生了“守株待兔”的故事。我要说的是,这个幸运的农夫在一周后果然又等到一只因失恋而自杀的兔子…… 喜出望外的农夫拎着兔子赶回家对太太说:“看!冬天,我们每人都有一顶兔皮帽子了!”太太当然很高兴。就...
上镜吧丨晨光透过荆棘林
“妈,你一个人就别做田里的事了,抽水那些事太折磨人。” 母亲一阵沉默:“你一会儿随我去抽水。” “行!” 这是我的母親,我和她一样高。不可预知的变故与不可摆脱的生活重担总会催促人更快地老去,那年是她老得最迅速的一年。父亲将整个家的重担都放在...
上镜吧丨古韵现代共筑中国
古代的中国有着独有的味道,不论是在思想还是技术上都散发魅力。 回首望去竹林间,文人骚客吟诗作对、把酒当歌、倾诉衷肠;戏台上,生旦净末丑挥甩水袖、唱念做打、唱腔嘹亮……现代的中国仍有着自己独有的光芒,各类高新科技飞速发展,中国就像是一辆时代的...
上镜吧丨那一次我丢了时间
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像溪流潺潺,抚慰每一寸大地,滋润每一朵花草,不因娇艳,不为荣枯。 可是,在默默的时间的河流里,我们很容易丢失自己,忘了时间,忘了许诺,忘了目标,在一味的拖延中迷失自我。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像时间烙在自己身上的印...
上镜吧丨阅读自然
生活是一本五彩缤纷的书,我们阅读其中的酸甜苦辣;课堂是一本浩瀚无边的书,我们阅读其中的诗书礼仪。然而有谁注意到,自然这本随处可见的书? 我最爱周末,难得亲近自然。抛开沉甸甸的书包,甩掉填塞大脑的加减乘除,下一站去登高望远。 走在被膏润苔藓爬...
上镜吧丨茶的品赏之间
老友从黄山来,见我爱喝茶,遂赠我一罐黄山毛峰和一只玻璃杯,并教我品茶赏茶养杯。 老友说,用玻璃杯的好处,在于不改变茶的质量,又不失为品茶赏茶之便利。经老友开蒙,从此我泡茶,不用磁化杯,不用铝合金或不锈钢杯,更不用陶瓷杯,仅用透明的玻璃杯。 ...
上镜吧丨愧对千里之外的树荫
村庄里的孩童总爱玩闹,累了便倚着粗壮的树干歇息,让清风在树的荫庇下吹开黏着头发与皮肤的汗水。这棵树对我而言便是我的父亲,他远在千里之外,但我仍有愧于他。 父亲在我小学时便调往外地工作,一个星期也见不了几次面。每次回来,他总是带着许多需要换洗...
花瓣丨又是一年端午时
...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