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月刊

诗歌月刊 (2020年05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诗歌月刊》是国内大型原创性汉语诗刊,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本刊特稿丨新春
以诗歌的名义,向您致敬! 上蒼的指引 星斗在长空移动 地气在厚土中奔涌 戴口罩的娃娃正在朗读:春天来啦 春天来啦! 春风用它纤细的手指 把春水指向山野 到处都是春天的奔跑之声 小鸟也以其华丽无比的穿戴 牵着雨丝从远方赶来 只为了把花蕾从梦中...
本刊特稿丨致
记住他们的应该是阳光,但是云 白色和绿色的云,密封他们 如裹雷电 我远在贵州,默默下了一场又一场泪雨 自知诗句,远不如一个口罩 或一杯热水 隔离好自己与家人吧,安全一点 别让传染,浪费了民族受难的资源与拼力 我也是老戰士 心疼过云的沉重,方...
本刊特稿丨武汉病了
墙上的日历发炎了, 一页一页脱落。白云裁剪的口罩, 武装了交通、社区和场所的公共呼吸。 武汉病了,一只蝙蝠黑色的阴影, 遮不住大数据的扫描。武汉以外, 其他城市被“输入”的惶恐, 暗淡了鲜红的春联和灯笼。 过年的酒,在朋友圈刷屏的惦记里, ...
本刊特稿丨封城记
把所有车辆封存,把所有路口堵实 砌一道阳光的墙,把所有人隔离于玻璃深处 把所有种子隔离于泥土里 把所有花朵隔离于香气里 把所有病毒隔离于瓶子里 把所有诗歌隔離于文字里 我们众志成城,以沉默相对 我们万众一心,把钟声敲碎 你看啊,星空闪烁 你...
本刊特稿丨一个超负荷的群体
不用一一说出你们的名字 你们是一个群体 生死危难时刻,你们把自己的命押在了一线 唐山、汶川大地震, “非典”战“疫”现场都有你 们的身影 抗击新冠病毒,你们又出现在与死神搏斗的最前沿 你们—— 是舍生忘死的人 是救死扶伤的人 是在封城隔离...
本刊特稿丨此刻
此刻喧闹繁华的九省通衢 城封了路封了门也封了 只有满城的灯火還亮着显得 有些伤感和落寞 对于这场突然袭来的疫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也不能肯定什么时候结束 但这不等于失望或者无助 一场阻击病毒的战斗 在大武汉打响 曾经握过枪杆的我 深刻地知...
本刊特稿丨眺望火神山医院
我准备把一点一滴的阳光 捧在手心里,都珍藏起来 我准备把山林间最清新的空气 一点点收集,放在一个密闭的罐中 我准备把吃到的美食 做一个备份,留住它們的芳香 我准备珍藏一方洁白温暖的 手帕,宛若春日蓝天上行走的云 他们日夜奋战在医院的病房里 ...
本刊特稿丨这时候我们如何写诗
这时候,我们不愿意面对现实 这时候,家家关门闭户 这时候,我们不愿意说话 石头在深处,吃力地滚动 这时候,远方走投无路 一座城市,成为具体的黑铁 沉重的,三角形的,武汉。这时候 苦酒和药水需要共饮的嘴唇 这时候,尝试着写诗让人心中愧疚 而命...
本刊特稿丨疫中日记(节选)
1 隔离于宅 翻开《金刚经》 翻开《诗经》 最后翻开《本草纲目》 触目惊心: 蝙蝠、穿山甲、果子狸…… 既是药,又带毒 2 大城空空 我想去最中心地段 三环之内 每平方米几万、几十万的 那块宝地 抚一张琴 让这城里 欲望膨胀的众生 内心 静...
本刊特稿丨当我在暗夜之中走了很久
当我在暗夜之中走了很久 谁把我的手轻轻挽起 那庇护众生的巨树竟折枝伤叶 凋敝的绿色业已黯然失重 那汹涌的暗伤凛然高悬 我在人群之外的孤獨 像一滴新鲜的墨水 汇进一场寂灭的雪崩后 失声痛哭 当我在暗夜之中走了很久 是谁将肺叶上的祷词柔声哼唱一...
本刊特稿丨防疫日记(节选)
初五 人間两所医院都在武汉落地 火神山和雷神山 仙人想到的仙名字 崛起速度快得惊人 托塔李天王是否出身医生? 哪吒的风火轮在工地旋转 杨柳枝,菩萨的净瓶 一千万网友观看“神”施工 初八 越宅越将重点放在洗手上 对四肢不放心,对神经 想通过清...
本刊特稿丨直春
我必须坦承我的愤怒一一 对那些买卖和饕餮野生动物的人 对那些在灾难面前缺失警惕和敬畏的人 对那些曾经历灾难而不从中成长的人 对那些携带病毒还四处晃荡的人 对那些吃着“人血馒头”还偷偷数钱的人…… 我知道,一首诗不能代替口罩、针管和药片 但我...
本刊特稿丨有愧于雪的纯洁
春来了,冬天还在徘徊, 2020年的第二场雪, 来得真不是时候, 纷扬,单纯的快乐和透明的温柔。 庚子年,开门不曾求得大吉, 十二排行居首的生肖, 身染新冠肺炎。 白昼迷茫,比夜晚更黯淡, 空旷的中心广场吸纳了创世纪的混沌。 希望仍在期待,...
本刊特稿丨春天还在
数据仍在增长。确诊与疑似之间 只隔着一条刺眼的黑线,而横亘在 治愈和死亡中间的,是整个世界 有人为我们死了。那个“吹哨”的人 或许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夜晚 一个国度为他而失眠,一个民族 为他举起火把,照亮通往天堂的路 有人为我们活着。那个眼...
本刊特稿丨庚子幽灵飞
1 一個幽灵飞了 你永远别想“飞” 一个幽灵飞了 树叶苍白,两肺沦陷 一个幽灵飞了 万物艰于呼吸,大地失血 2 一个幽灵的飞 是一种看不见飞的飞 它不发烧,无明显症状,看不见 它可以在人体中找平衡 在平衡中自我复制 它伪阴性潜伏 它耐寒冷 ...
本刊特稿丨你,或者我和你
我孤独。想象中我是一块寂寞的礁石 被激情的浪反复推搡和击打 是一个树叶落尽后,在萧瑟的枝权上 裸露,高悬,被呼啸的风 冷冷吹着的鸟巢;或者 河流被截断,我是一条惊惶的逃无可逃 的鱼,渐渐露出发凉的脊背 我怎么离得开你?当我在封闭的屋子里 像...
本刊特稿丨庚子年手记(节选)
选一条带有春天色泽的领带 西服还是结婚时候的喜服 十年的光阴在裤脚上留下几个烫伤 女兒选出来一条素领带,说好看 我知道在这个小年的日子里 她长大一岁,更向往自由自在的春风 夜航船 夯车击打着春天最后的疫情 口罩以及洗手液隔离的日子 渐行渐远...
本刊特稿丨疫之诗(节选)
不得了,花开了! 我每天趴在窗口, 望外面的天空和楼群。 也扒着窗框原地跑步。 我已经被禁闭了多少天? 今天,我又趴在窗口, 外面天阴着,下着小雨。 我忽然发现 在一丛楼群间 开了一树的白花。 我一声惊叫: “不得了,花开了!” 感恩 感恩...
头条丨主编荐语
诗歌与其他文学门类一样,大体也存在“守正创新”的问题。 守正,即守正道,创新就是在守正的基础上力求出新。守正是根基,只有固本才会枝荣,才会和合共生,才会相异相补,相辅相成。 这期推出著名詩人林莽和先锋诗人余怒的作品。这两位诗人的风格是迥异的...
头条丨诗十二首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这世界上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约翰·多恩①不是艾略特不是 夸西莫多也不是 虽然理智让我如此言说 但那个在大雪中卖火柴的小女孩 依旧令我心灵空落爱莫能助 1666年9月伦敦那场大火 烧毁了圣保罗大教堂里所有的一切 一位...
头条丨读写札记
1.小写阿谀奉承之作,小写跟风随潮之作,小写追名逐利之作,永远保有一颗虔诚的诗心。 诚恳、真挚、明亮与透彻,贴近心灵,贴近生命的感知与领悟,寻找语言艺术的真谛,让诗歌更具现代艺术之美,是我一贯的诗歌主张。我一直相信罗丹大师的话:“艺术也是一...
头条丨转瞬(组诗)
不安 睡不好是因为星星这理由 不成立。它在窗外没有对你 发出任何信号不像是恶念。 抛出的东西没有碰到任何 障碍比如墙壁或峭壁却有 回声。因此你想到应该有 一个秘密的动力系统。在 一个老地方。维系着第一天 第二天第三天以至很远的一天。 你是一...
头条丨关于诗集《转瞬》及《物物铭六部》的几句话
1.诗集《转瞬》是《物物铭六部》的第二部。后者包括《蜗牛》《转瞬》《鳗》《喘息》《游隼》《耳呜》等六部诗集,两两相对,风格相左,近1500首。除了《喘息》几年前写作了一部分,《蜗牛》已经完成之外,其他的都是我以后的写作计划。 这六部诗集是截...
先锋时刻丨主持人语
杨黎的诗歌相信早已为绝大多数读者熟知了,所以本来也无需编者在此饶舌,但如果在此说几句给那些即便属于“极少数”的读者,肯定也是必要的。杨黎诗歌的重要性,要是放在中国现代以来的新诗史中讨论也许更加客观。他无疑是第三代诗歌的杰出代表,也是新诗以来...
先锋时刻丨杨黎的诗
杨黎 YANG LI 杨黎,诗人,也写小说。出版诗集、小说集、文集多部。 论多元 1 多元的对立面不是一元。一元 是一个汉语,它同时可以翻译为一神 绝对的和唯一的:作为迷失的羔羊 我看见绝对,就是我看见了方向:那唯一 我克制着情绪,说不哭 ...
先锋时刻丨张丹的诗
张丹 ZHANG DAN 张丹,生于1989年,四川遂宁人。写诗兼及评论。 生命学徒 阳光洒满,世界宜于一首哀歌。 人们行路的技艺,仿照帕格尼尼 24首随想。不断迎来枝叶和鸟鸣, 让人猜想冬天,是否并不存在。 两个中学生,偷走对方的命运, ...
先锋时刻丨风言的诗
风言 FENG YAN 风言,本名石运都,山东临沂人。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扬子江诗刊》等期刊。获第三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时代文学》年度诗人奖,第四届李白诗歌奖等。鲁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 啜泣 父亲,要...
新青年丨主持人语②
90后诗人闲芢的诗有着缜密的谋篇考量,诗中的意象、物象与抒情、叙述事件之间的相互叠加呈网状交错,每一个交叉点蕴蓄着不同的信息,这些信息在传递的时候略显庞杂,却没有过量的危险。譬如在闲芢《我梦的梦》一诗中出现樟树、肉桂、梧桐这些物象的信息为樟...
新青年丨闲芢的诗
春天,如果窗子是哑的 那把琴搁在窗子下有些春雪淡去了, 我什么都没做又好像什么都已做过。 这是一把半音阶口琴我检查过 簧片没有错误,其中的一个孔爱粘膜。 我吹奏,像春日的风吹奏我 一样吹绿这把琴。每每遇到粘膜的孔 就逃避过去就哑了一个节奏 ...
新青年丨熊志彪的诗
山谷 你试图以山谷般的沉默 抵抗我的言语。 你得逞了。 无声息间, 就闷灭了一颗颗唾液炸弹。 我不再去讲另一个世界的道理, 幻化成一座空荡的山谷。 你携着某个世界的语言 ——尚未约定俗成的声音符号, 以铜环震落铜绿的方式 叩响我枯朽的山门。...
新青年丨鲍伟亮的诗
初晴 如同剥开的山竹,透亮的弧度 临近春节,空气也是灯笼的形状 圆,是轮回,是静寂的酝酿—— 黏稠的硫磺气息。环环相扣时 远方的汽笛,喊出新岁的爆竹声 昨日迎来初雪,有农夫捡拾枯枝 年年岁岁,若意外叩门,便拮据三分 再扫除院中积雪,做饭,挂...
新青年丨解曜东的诗
山中 如果春天来得再晚一些 我只好在山中把思念酿成酒 一杯给松鼠尝尝鲜 另一杯付与山泉 让思念流遍整个人间 可是浮生固然难解 为何你仍徘徊在光阴之外 春影渐短草木生长 如果你与桃花一同归来 我愿意去采摘 一篮子灿烂春光 也许人世本该如此 我...
现代诗经丨主持人语③
商震的诗有着对世俗人生的洞察,融入他的生命智慧,启人深思。他的诗能从现实中读出虚无,又能从虚无中读出意义。而他的率直,带着不妥协,让他从世俗的流水、安居中得到禪悟。他的语言表达平静而又豁达,他将庸常升华为经验,再返回观照自身,对生命进行思考...
现代诗经丨安居(组诗)
水上宾馆 我住的宾馆建在水上 水一刻不停 从房子下流走 房子用稳定与水对峙 我坐着看流水 像看那些多余的时间 我和这座房子 坚定地守着自己的时光 北京的雪 冬天已经过半 北京还没有下雪 月光不是雪 但比雪要凉 我不再期待北京的雪 这些年来 ...
现代诗经丨苦楝树(组诗)
苦楝树 一棵苦楝树在我的眼里摇曳 摇曳出 越来越清晰的影子。 夏天时它年轻气盛, 让蝉儿迷恋。也让一个少年 钓鱼的心,变得淡定。 夜晚纳凉时,偶尔会站起身来 抬头仰望,或者与它拥抱。 它结出的果子是苦的, 只能用在我们的皮弹弓里 当子弹。 ...
现代诗经丨诊断(组诗)
沙漠之鱼 刚刚我又撕开毛边诗集的一页 用半日浮生仰慕一条鱼 看它在书的夹缝里游泳 我很好奇 这条鱼如何在树木的年轮里存活 又如何在纸浆的残留溶剂里 保持清醒呼吸 时隔多年 当你也打开同样的一页 你会惊奇地发现 这页纸的背面 我已成为一条潜泳...
现代诗经丨忍受(组诗)
忍受 忍受你的不进医院 不输液 忍受你疼痛时的咒骂 和渐渐不进粒米 忍受你将一张松皮挂在 一副骨架上 忍受你的溃败 从外到里 忍受彼此的无助与无奈 不能替代 忍受喉咙里的一次次呜咽 与盐分流失 忍受你不挥一挥衣袖 渐渐远去 忍受你极少疼爱的...
现代诗经丨秋风穿过梧桐(组诗)
秋风穿过梧桐 你赐予我绿荫,下午的阳光 我们驻足 看梧桐树下的垂钓者抛出锋利的钩子 我想给鱼群通风报信:绕开饥饿时的诱饵 表面风平浪静,而水底,暗藏凶险 席地而坐,顺从于轻柔的秋风 我打开折叠的刀子给一枚苹果去皮 替它,完成一生甜蜜的夙愿 ...
现代诗经丨风中的竹(组诗)
风中的竹 风把一排长长的竹梢吹低至 道路中央 涌动的穹隆,就要扣在我头上了 叶和叶之间在急速摩擦 又互相排斥 竹竿几乎要碰到地面。风声外 似乎听到我们体内,都发出 “咔嚓咔嚓”的声响 我在下面疾走,有着被刺中的危险 我生命中遇见过许多像风一...
现代诗经丨林间公路(组诗)
遥远年代的父与子 那是一个年轻的爸爸 三十郎当 那时候,他喜欢打麻将 他在村子里的小賣部打麻将 他的七八岁的儿子 站在他身后 有时候也坐着,看小卖部里的电视机 深夜了,麻将散摊 他和他七八岁的儿子往回走 那时候的夜晚 不像现在这样黑 是深蓝...
现代诗经丨主持人语④
唐纳德·霍尔的诗,大部分得益于他长年隐居农庄的生活,一住几十年。其隐居的态度决定了写作的深度与力量,从而造就了宁静的风格之美。但这种宁静之境并不意味着远离烦恼和痛苦,因为至少疾病、死亡的阴影是无法令诗人做到心如静水。霍尔对普通事物...
国际诗坛丨唐纳德·霍尔的诗
唐纳德·霍尔( Donald Andrew Hall),生于1928年9月20日,逝于2018年6月23日。当代美国诗人、作家、编辑和文学评论家。他著有50多本书,涉及儿童文学、传记、回忆录、散文等多种体裁,包括22卷诗集。霍尔毕...
隧道丨主持人语⑤
刘剑的诗通过对外部景物的描绘和抒写,创造了一个人内心的詩意山水。虽然他的诗有很多都是游历之诗,但诗中更多关注的是个体的存在处境,他在《存在主义》一诗中认为“萨特的存在主义是人道主义”,由此,他赋予了诗歌一种行动性,而这种行动性最好的表现是没...
隧道丨月光是另一种金属(组诗)
当月光进入冬夜的峡谷 我看到高高的廊柱闪耀着冷色调 公寓包裹在银色的光线里 不朽的铜管乐器,仿佛墙壁也是透明的 这时的城市是快乐的 人们与月光纠缠,人们相互间纠缠 在一个又一个小隔断间打开自己的书卷 织出自己的网络,折叠彼此的身体 轴线凹凸...
隧道丨依托自然的单纯与谦卑(创作随笔)
我的诗歌创作大体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初。那时候受“朦胧诗”以及所谓“现代派”诗歌影响,本人以一腔热血和激情,投入了诗歌创作的队伍。那时候荷尔蒙爆棚,有的是青春与冲动,但诗歌内核及经验明显不足,对诗歌的理解还处于...
评论丨主持人语⑥
诗人陈先发曾在《困境与特例》一文中指出:“诗,本质上只是对‘我在這里’这四个字的展开、追索而已。”这确是对诗歌与写作本质的精妙观察。写作者的宿命在于,作为有限有待的个体生命,却企望通过写作抵达无限。然而“我”的超越又不可能是凌空蹈虚的,而必...
评论丨“这里”是哪里?
希姆博尔斯卡的名句是:最天真的问题最难回答。这可证之于西方哲学上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同样,我曾经在闲谈中,一再半开玩笑地重复本地一位小说家的口头禅:“你在哪里?”是啊,我在哪里?我在写诗,我写的诗到底能不能说是...
评论丨火焰与细雨交织的版图
一 秋天的火焰 “在城市里找不到路固然无趣,但是如果你想在城市里迷失,就像一个人迷失在森林里那样,则需要练习……”本雅明在《柏林童年》里如是说。对于一位生长于北方平原,在乡村和矿区之间长大的年轻人来说,一座南方城市带给他的首先是一种“迷失”...
评论丨狂想之旅
我在上海,但我出生在上海最偏僻的小村子里。我们村有很多杂乱姓氏,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夏夜乘凉的时候各色人等粉墨登场,人才济济,鬼怪故事四处流传,有才华的人似乎都逃到了这里。我想我一开始写诗比较鬼魅应该受此影响。我们家据说也是逃过来的:“文革...
诗版图丨尘埃——读策兰(外三首)
如此多的灰尘 我们是吊在半空中的肉身 归于某处时,名字 只是一个灰尘大小的符号 它们没有负担,没有名利的各种困扰 很多星星,只属于另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的人 最终,都不会成为星座 啊,我们在走别人的路 别人在走我们的路 “生命盲目地 移动...
诗版图丨大雪(外二首)
有些鸟还在往高处飞 但我已經加入在地上啄食的麻雀 天空不被仰望,有些拥堵 像马路一样的慢条斯理 我们感觉不到的一种颠簸 却如鼓点般密集 天空已遥不可及,鸟越飞越高 翅膀上不再有惊艳的雷声和闪电 一场看不见的大雪 还在好多年的情绪里下着 总觉...
诗版图丨可见光(外二首)
每天早晨最大的产量 就是可见光。也许此时 有的人才张开瞳孔 有的人已经热泪盈眶 白昼从浩瀚的大海 地面的落叶和草丛升起 也问候脚印、淤泥 爬满老墙的缝隙 让每一处都可见 一粒粒光的坚强 没有什么比光走得远 结痂的光更亮 即使被黑夜围困 也能...
诗版图丨秋意苍茫(外二首)
始终认为,秋天 就是一个人的 也是一个制止喧嚣的季节 看落叶落下,还可以数一下 一片两片,无数片 直到落叶都落光了 你还一个人站在那里 只能听到蝉鸣 无论风怎么摇动 蝉还是一声接着一声地叫着 像透明的琥珀和溪水 世上的火焰在此刻全部熄灭 所...
诗版图丨颠倒的生命(外一首)
坐胎时,人 是倒着的 而我出生时 我粗心的父母 忘了给正过来 于是我以手扶地 用头端坐 常常两脚乱蹬 却什么也抓不住 人们的脚 轮流踢着我的脸 有时,我 也这样回敬他们一下 直到,我终于 看见了另一些人 留在天空里的脚印 偶遇 公交車突然启...
诗版图丨三沙·大水压境(外一首)
大水压境。有着铁一般的硬度—— 它曾从七千年前的渔猎时代走过 曾托起一只舟船上,苍凉的祷语 200万平方公里的浪花,这些古老的碎 盐—— 有着比石头更轻的内部 比开始更早的源头 海岸线是曲折的衷肠,成吨的阳光紧随其 后 漩涡深不可测,像动荡...
诗版图丨大雪(外一首)
春姑娘梳妆时慌乱间遗落的扑粉,抑 或是 报春鸟上路前迫不及待地撒出的报春 卡片 那些以舞蹈的旋律摇落的一地词汇 是无题诗,也是大合唱 润色了诗酒,焐热了田园 这时,把一句谚语种在大雪里 明年便长出遍地丰收的歌谣 孩子说,田野里精灵般闪烁的 ...
诗版图丨暮色降临(外一首)
劫难过后,钟声敲响 火焰,从普度众生的唇边熄灭 鸟鸣将黑色丛林之门敲响 翅膀收拢,也把善恶收回本心 暮色,佛一般降临 尘世中尚有余温的凡胎肉体 再次经历死亡 浴火中忏悔直至湮灭 而黎明的白骨 在一滴血光映照下 又恢复人间本色 丹东的银杏树 ...
诗版图丨夜行者(外一首)
夜行者吹着口哨 毛发战栗地走夜路 狼扑上来 把两个前蹄 搭在夜行者肩上 夜行者口哨间歇 复婉转如常 狼跟着下坡 等待夜行者回头 夜行者步伐矫健 口哨为小夜曲 夜行者上坡 将两手抚在狼蹄上 拽狼蹄让其跟上 狼不解 为何夜行者越走越快 夜曲越吹...
诗版图丨林中小路(外一首)
没见过有谁走来走去 那条小路好像一直在等 躲在那些树后面 同各种草拥挤,越来越瘦 几朵小黄花甚至开到路中间 也没见过被什么践踏 肯定不是树之间在走动 应该与一些野果、蘑菇有关 与山下的炊烟有关 与某一时刻的某种心情有关 与一次次失望有关 小...
诗版图丨在乡下(外一首)
在乡下 犬吠带着好奇 身影不能踏入它的視觉 在乡下 雪大 乡下被捂得严严实实 没有人愿意触碰 落在乡下的雪 干净得让人担心的雪 在乡下 牛是隐士 牛粪也很新鲜 其间夹杂青草芬芳 和你对话的 鸟鸣和溪水 在乡下 人们也是《本草纲目》的读者 熟...
诗版图丨人间再也没有你的白了(外一首)
1 人间再也没有你的白了 我恐惧北风狂野的疯癫 月儿一样的皎洁 一遍遍地叨念 我的心底泛起你好听的嗓音 今夜 我如何使出浑身解数 覓得你的马迹蛛丝 人间再也没有你的白了 我抖一抖我的翅膀 看能否如你一样 隐身飞翔 2 我的思念是小的 我的掌...
诗版图丨深秋叙(外一首)
绕过岁月的香火 白日的天空 亦晴,亦阴,亦雨 许是有尘惹罢绿散秋红 方知慢下来的不是时光 而是阑珊背后的脚步 写意丹青里的匆匆过客 不说怀念,不道再见 只把他留在画卷之外 从青莲的花间一壶酒 到易安惊起一滩鸥鹭的微醺里 饱经风霜的古诗词 终...
诗版图丨茧(外一首)
老家越来越小 在地图上,浓缩成一根小针眼 母亲,像一根线 佝偻着身子 在针孔里进进出出 抽出一根根思念 穿引儿时的乡音 殷红的亲情 缠绕一层又一层 每一次,都刺痛我的心 故乡,这根咳嗽的脉管 总也吐不完的乡愁 常常把一根长线,在鞋底上 一收...
诗版图丨老边墙村是不动的江山(外一首)
三月。云雀每叫一声,辽东的春色就增 一分 鸟声就是季节。青春云雀,三声鸣叫,老边 墙村 就匆匆盛开在杜鹃染红的山坳 日子从小溪流走。老边墙叶落归根,混迹 大地 成为大地的骨头。那些不翼而飞的砖石纷 纷投胎脚下村落 带边墙胎记的新生儿,次第降...
诗人在线丨杭州(外三首)
每次飞机一起飞,这只大乌 就张开翅膀,载着我飞向天堂 一落地,我就进入神话、传说 和故事的内部。特别是西湖 总是一位十八变的美女 每次相遇都似曾相识 又有几分陌生和好奇 浓妆或者淡抹,都恰到好处 苏堤和白堤,则是大宋和盛唐 留给人间最美的诗...
诗人在线丨访泰戈尔故居(外三首)
走在加尔各答老城区 看见白牛若无其事地漫步在大街 平视眼中的万物 偶尔也会停住,低下头,吃着人们 供在门前的苜蓿 罐头鱼一般的公交车 在更拥挤的喇叭声中穿行 它的门,一直敞开着 井巷深处的泰戈尔故居 绿色的拱门,红色的柱墙,白色的栏杆 把尘...
诗人在线丨树枝上的雪(外二首)
趴在树枝上的雪 干净,含蓄,像千年前 李清照刚刚搁笔的词 一团团,一阕阕 每一次在风中的颤抖 都在诉说人间的,离情别绪 应该告别了,用突然的坠落 鸟一样的瞬间展翅 化作树下的一小片湿 极为细小的噗噗声 敲响静夜的门窗 惊醒着,走入春天的泥土...
诗人在线丨我就想安静的在一首诗里活着(外二首)
我一直想写一首诗 用我的肌肉和热血做它的基石 像我父亲在乡下盖起的土屋 温暖和自由让这里的时光似流水 我一直想写一首诗 可以让爱冲刷所有饥饿的名词 像我母亲精心伺候的土地 植物的根部储满辛劳和丰收的期盼 我一直想写一首让自己满意的诗 所有的...
诗人在线丨我家住在守望村(外一首)
村里的人是守望者 每一次守望,与大地倾心交易 飘扬的羽毛铺开净化的大道 空城街上的樱花露出气息 落在大地,没有丝毫动静 村庄的人也是阅读者 我们捧起丰硕田野,向英雄嗦望 好比满眼成长的小麦、玉米、水稻 無论是过去的、现在的 村庄里的人还是盼...
诗人在线丨我将努力变得更轻(外二首)
我已经很轻很轻 比芦苇花比蒲公英比月光 都轻 我曾经很沉 和岩石一样在人间扎根 和星辰一样在天空悬浮 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经常在半空飞行 和云朵交换轻 把骨头和血换成日子 而所有的日子 将浓缩,我放进 天空的薄命…… 庖丁之刃 冬夜,像庖丁之...
诗人在线丨庚子之春(外二首)
与阳光对峙 显然是不明智的 黑蝙蝠飞舞巨翅,将狰狞撒向人间 无数白口罩在相互靠近 彼此辨别不出谁和谁 看见对方,就如同看见自己 呼出的热气,让镜片很快起上一层水雾 惊蛰之后,对春天的认识 依然一片模糊 独处 唯一的国王,向唯一的子民 发号施...
诗人在线丨严肃的人总是让我感到可笑
那只道边的猫如临大敌 盯着我,从它身边经过 看它警惕的样子 让我感到可笑,就像 无意中瞥见镜中的自己 一张严肃的脸 始终认真生活的样子 那位总是迟疑不定的保安 每次放行车辆 都是重大决策的样子 让我感到可笑,就像 那位陷入暗恋的男孩 飞快地...
诗人在线丨霍洛维茨在莫斯科(外一首)
正好有这张黑胶 喜欢这么说 好像我有很多张黑胶唱片似的 雨天听它 透過沙发、竹帘 就是俄罗斯的雨夜 我安于并不触碰 而一切近在咫尺 战争题材 后来,她 一定要写那个场景 当时,他沉醉于战争题材 和她讲他的电影,滔滔不绝 爱,生在了硝烟里 还...
诗人在线丨留下(外二首)
一颗锈了的钉子 是无从拯救的虚无 而一枚发了芽的土豆 一下子被扔进了时间的轮回 世世代代地永生 我不会永生 也不会灭亡 我只想在进入暗夜前 留下一些东西,在世上 山川默念 无声,无影,无形 这是一场突袭的潮水 洪荒之力下,多少脚印被冲刷无踪...
诗人在线丨夜幕下谈论人间事(外一首)
从家里出发,走路去山里 只用不到十分钟 这是我和燕山常年保持的距离 燕山白天从来都一动不动 任我们穿行其间,其旁,其上其下 脚步走的咚咚山响 到晚上,它们也会站起来活动活动 甚至互换了位置 它们总是在夜幕下谈论人间事 又总是在我们睡醒之前 ...
诗人在线丨桑蚕(外一首)
蚕,头带着烈日的光环 以躬耕的姿势,辛勤劳作 昏蛰了,又重生 重生了,又蛰死 用生命温暖了人间的炎凉 我也是一只蚕 吃着莎腰妹端上来的桑叶美食 她那双原本如玉的手 被岁月蚕食,留下生活的蚕茧 不劳而获,使我变得碌碌无为 我也有“春蚕到死絲方...
诗人在线丨天冷了(外一首)
天冷了,天到处都冷了 树冷了,树叶也冷了 小鸟冷了,鸟的翅膀也冷了 树冷了,抖掉了叶子 叶子冷了,憔悴着脸趴在树下 小鸟冷了,站在掉光叶子的树枝上 翅膀拍打着,飞起来了 在樹上盘旋,上下左右 天冷了,天冷得它无处落脚 夜里睡不着 夜里睡不着...
诗人在线丨儿行千里
亮一窗灯火, 我在寻找你。 儿行千里母担忧, 兒呀,你在哪里? 我知道你在坚守岗位, 衣服沁透汗水。 不管夜晚多么漫长, 不会把你的白衣染黑。 这一江春水, 连接我和你。 儿行千里担忧母, 妈妈,您可入睡? 我知道您在隔天遥望, 眼里含着泪...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诗歌月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诗歌月刊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