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 (2020年04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创刊于1980年1月,是百花文艺出版社创办的,我国第一家专发散文作品的纯文学刊物。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百花文学奖获奖者新作丨 寻李白
去宣州,登上谢朓楼,近旁的朴树国槐,皆满冠明黄,风来,落叶簌簌菲菲。老人们坐于树下对弈,颇为陶陶然;远望群山剪影,刘禹锡《秋词二首》中几句来到目前: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 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 这宣州,自谢朓以降,李...
百花文学奖获奖者新作丨里斯本;佩索阿的碎片
观看,以隐身的形式 1912年,佩索阿在文学刊物《鹰》上发表了第一篇文学评论《从社会学角度看葡萄牙新诗》。后来,他和友人创办了《流放》《葡萄牙未来主义》《俄耳甫斯》等文学刊物,宣传现代主义。虽然这些主张也遭受到保守派的非难和讥笑,但佩索阿仍...
百花文学奖获奖者新作丨我的林间小屋
那时候,临湖那片山地上的松林还在。地上有了林子,地一下变得神奇起来。进林子一看,林地上铺满深红色的松毛,从山谷一直铺到山包上,又从那里往下铺。金黄色的阳光从上面、从绿色松针间筛落下来,在红色地毯上游移,这一切美得真叫人不知如何是好,你想用你...
百花文学奖获奖者新作丨停摆之城
我是傍晚四点到达松阳的,但车站楼顶的大钟,显示的却是十二点二十五分。 或者说,是九点整——那是一个正方形的四面钟,在出站口,我能够同时看到这座钟的两面,指针各自固定在不同的时间。 我第一次来松阳,是在十年前。那时这座钟的指针就已经停在了现在...
百花文学奖获奖者新作丨鸟声二章
雁群过境的日子 母亲一边起床一边跟父亲说话,说她好像听见过雁的声音了。母亲没有察觉,从听到雁群的第一声鸣叫开始,我就再也没睡着。我大睁着眼睛,竖起耳朵听了一夜。雁群的叫声高亢辽远,穿过月光,穿过云层,仿佛漫天飞舞的雪花从天而降地覆盖了村庄。...
行旅丨 牧归
青海湖畔宽广的草原上,每一天,都会有炊烟伴随太阳从帐房里升起又飘散。每一天,晨光下的牧人们都重复着永远也做不完的事情,感受着不一样的欢乐和遗憾。 晨光微露中,拉羊家的女主人和长大了的女儿们先起床,给取暖的炉子和烧饭的炉子生上火。房子很快暖和...
行旅丨海上人间
《普陀旧志》记载说: 宋元丰中,侯夷人贡,见大土灵异,欲载至本国,海生铁莲花,舟不能行,倭惧而还之,得名以此。 当地也有渔歌说: 莲花洋里风浪大,无风海上起莲花。一朵莲花开十里,花瓣尖尖像狼牙。 神仙之传说,向来是超自然的。信者信之,不信者...
行旅丨山怀水抱
石浪 世有波浪,有云浪,有雾浪,有尘浪,有五陵少年浮浪,有漆园吏南山客楚狂人恃才放浪,也有石浪。 吾乡有石浪,是地名,也是地质奇观,且有大石浪和小石浪,在一偏远乡镇缥缈深谷间。我不曾见过,知情者言之口溅飞浪,我神往之如三月未饱想念一堆腐脑肥...
解释与重建丨同归
从渡口下来已是黄昏,分不清方位,只觉得周围是南腔北调的人,有接站的,有问询的,像是一碗煮坏了的粥。也有沉默不语的,他们侧身于路边,三步一跪,像逗号,也像一个个感叹号,在众生熙攘中默默起身、合掌、叩首,似乎众生皆是他们的佛主。母亲呆呆地看了他...
解释与重建丨 月亮的叫声
我时常幻想先人的样子。头发蓬松,腰背佝偻,整天待在那个空着的角落。在我的思想深处,这样空着的地方很多。我感觉整个村子都是空着的,墙也是空着的,阳光斜照进来,墙边的桌子上留着鱼鳞一般的亮色。 一年一年过去,日子一切照旧,没有半点改变。那栋老屋...
解释与重建丨时间三记
钟表上的针 他感觉到时间有些异样,是从奶奶家的自鸣钟开始的。 奶奶家藏在大山的皱褶里,门前石头垒起的高坡下流着时枯时盈的溪水,前后左右都是山,漫山的竹子把夏日的蝉鸣密不透风地射过来,直往耳朵里钻,就像螺钉越旋越紧。那是阳光充沛的午后,一只黑...
讲述丨奥格教我的事
离开加州以后,我再没有给奥格写过信。 奥格是我新到美国时学校派给我的英语拍档,我在很多文章里写过她,那个时候我们每周见一次面,她会带我去当地人才知道的小花园、集市,有时候也会待在她的很漂亮的家,聊一下午的天。有一次她要去仓库取她换季的衣服,...
讲述丨卖猪仔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如果你未曾在广汕公路上被卖过猪仔,并不是说你有多幸运,只能证明你很少在那条路上出没。即使你像我一样,一年仅有寒暑假加上清明、国庆期间往来,你也会有这样“中彩”的机会。 卖猪仔,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遍布于广东各条国道和省道、不...
讲述丨 四郎酋长
几经周折,我跟镇长电话联系到真正的游牧事宜,他说下午酋长们要来镇上开会。 午后,在石渠县尼嘎镇政府楼道上,镇长一见我,就说:“菊母远牧场离石渠县城几十公里, 是最近的,他们都不会汉话。” 楼梯拐角处站着一个康巴汉子,身材高大神情木然,披肩发...
讲述丨晨露的去向
表弟阿勇已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二十多年了,他似乎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就像我刚刚看到的天上那朵云,说没有就没有了,也就仅仅是一阵风的工夫。 1997年底,祖母病危,我和二弟将攒下的一万元寄回雷州家里,以防祖母不测之需。一万元,在当时算是一笔不小的...
闲话丨 爬杈猴
即使不是雨后,每到黄昏,那些小小的生命也拱出地面,一个细如针鼻的小孔就可以成为它生命的通道。眼睛睁得溜圆,腰弯成九十度,注意力集中,很快有一个小惊喜,快速拂去地面上的杂物,用铁铲敛去潮湿的泥土,拇指粗的窟窿出现在眼前,像雨点打在水洼上的窝,...
闲话丨野水芹.菊花茶
野水芹 野生水芹的味道,绝对是人工培育的水芹所没有的。小时候,母亲偶尔去河边摘一把水芹回来,洗干净之后放进铁锅里。锅烧得通红,刚刚放进去的猪油完全融化。水芹入锅的刹那,伴随着滋滋的响声,一股水芹的清香弥漫开来。不过,这味道堪称鲜美的菜肴,母...
闲话丨蜀葵女巫
那年雨水壮,送母亲回老院住,推开柴门,妈呀,蒿草忽悠忽悠挤满所有空间,下脚就踩着伏地野花,刺菜甘菊蒲公英燕子翼,敢是来到奶奶们老故事里的荒郊野外? “一个人走着走着天就擦黑了,荒草没窠正害怕,一片金灿灿的黄花地里冒出了厅堂瓦舍,灯火亮堂堂的...
看·听·读丨柳泉恩仇
青梅的报恩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蒲松龄大概是喜欢这首《点绛唇》。 青梅母亲是狐女。她一出场,就很惊艳。她狡黠地藏在书生衣带尾端背后,一回头,掠发微笑,露出莲花般的绝世容颜。这惊鸿一瞥把书生看呆了。 不过,他下意识地怀疑对方是女鬼。 ...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