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0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主要栏目:魅影惊情、悬疑空间、灵异笔谭、丫丫侦探社、推理之门、幽默鬼岛、城乡异闻录、极速体验、特别推荐等。
原价:¥3.00   促销价:¥1.2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今古传奇丨射王弩
南北朝时期,柔然汗国日渐强大,成为雄踞北方的一个大国。这一年,老可汗病逝,其子豆伦即位。豆伦年少,国相铎铎辅政。 然而在这表面的稳定下,高成王却在秘密策划谋反。高成王是豆伦的亲叔叔,天生神力,尤善骑射,双臂膂力过人,能拉开强弓硬弩。不过他脾...
今古传奇丨黄鼬子
黄鼬子,说的不是黄鼠狼,而是老街一个姓黄的算命先生,因为算得准,跟黄大仙一样灵验,故而得名。 事实上,黄鼬子大字不识几个,不过多了点鬼心眼儿罢了。无论是谁,第一回去他家里找他,一准儿找不到。问他家里人,家里人手指比画了半天,不是说到山里吐纳...
今古传奇丨火狐玲珑心
寒冬腊月,大雪飘飘。直到出了乌城,踏上前往飞云岭的山路,昌裕皮货行的少当家江戎才向跟在身旁的秦文志道明了此行的目的:寻找并逮住那只修炼得颇具神通的火狐狸! 秦文志出身商行世家,父亲秦守仁做的同样是皮货生意,商号全顺记。听江戎这么一说,秦文志...
今古传奇丨鬼 三
听说鱼肚河到陕西的路上有土匪,领头的叫鬼三,見什么抢什么。劫财谋命,挖心剖肺,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谁见过?谁也没有见过,都是听说的,但从此这条川陕交通要道,没有人敢走。也有不怕的,比如这林奔,这次就要走这条路。当然,不是他要走这条路,是他...
今古传奇丨孤山上的老狼
少年上学时要经过一段无人烟的山路。學堂很远,每天他都要早早起来,怀揣娘给他烙的杂面饼子上路。那时,自行车没有普及,学生上学全靠步行。 山黑黢黢的,不高也不大,可是传说山上住着一匹老狼。老狼从来没有祸害过人和牲畜,少年不知道狼以什么为生。狼一...
红尘异事丨白鹿之名
秋声凄厉,阴云密布。父亲气息奄奄,身体虚弱到已经无法承受手术,仅能睁开一条缝的眼睛里透露的是无可奈何的生无可恋。然而,恐怕也不会比三十年前他年少时洪水暴虐的那个夜晚更加绝望。 尽管每次讲起那段往事,他总一脸哀伤而神往的微笑,好像英雄般地在洪...
红尘异事丨三张接骨方
张老爷子有一张祖传的接骨方。靠着这副药方的收入,张老爷子又当爹又当妈,一人把三个儿子养得跟牛犊子一般壮实。 可家里什么都好,就有一件事让张老爷子不顺心。仨小子挨着肩膀长大,脾气都挺火爆,经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大打出手,把张老爷子气得每次都...
红尘异事丨拯 救
道士的一番话,让宋大成立时跌入无尽的惶恐之中。 宋大成是湖北汉口的一个商人,经常往来于汉口和赊店之间,将南方的竹木通过汉水、唐河运抵赊店,再将赊店出产的“三粉”运往南方销售。 商人们都十分迷信,无论在家里还是铺子里,都供着神灵。宋大成也不例...
红尘异事丨沉 船
老吴发现了一条沉船。他是在摇着那条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爷爷在世时使用的船,去远海打鱼时发现的。老吴的这条船可是有年头的老船了。别的不说,船身上的锔子就多得数不清。可就是这样一条快要散架子的船,老吴硬是坚持摇到了四十八岁。老吴想,再过两年就把旧...
乡野记趣丨六尺巷
飞沙岭一坡一山都是黑油沙地,好田好土啊,抓在手里捏一把都能冒出油来,那可是老天爷留下的好东西哟。 飞沙岭出名,六尺巷更出名。 六尺巷是一个老村子,老房老屋,老井老树,老院老街,随便在墙上刮一把灰都能看到时间和岁月的痕迹。 六尺巷就建在飞沙岭...
乡野记趣丨小瓦的秋天
沱河像一把镰刀一样拐了个弯儿,顺着这个弯儿往前走,就能找到那个叫赵洼的村子,而那个一边扒拉面条一边往院子外面赶的女人,就是小瓦。 小瓦个子不高,走路像兔子,没有声响,左转右拐,就进了庄稼地。就在进入庄稼地之前,小瓦刚好扒拉完面条,她轻轻往上...
乡野记趣丨看 戏
傍晚,二哥收工回家,还没来得及放下粪桶,就兴冲冲地对大哥说,县川剧团来了,今晚在学校里演戏。 大哥双腿斜跨在门前的石梯上,弓着腰,用一支篾片仔细剔着锄头上的泥土,没好气地说,听说了,一人一票,凭票入场。 二哥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怕啥,吃完...
乡野记趣丨做 证
净塘村很小,和皖西北别的村庄也没有什么不同,村民大都以务农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过得安静而平淡。 解放前,村东头住了两户人家,一家姓王,一家姓李,两家相处得非常融洽,常常互帮互助,亲如一家。 可惜,这种融洽的关系没过多久便被打破。起...
世情百态丨元青花
淮安旧城改造,地下挖出许多古代残瓷碎片。 残瓷碎片虽然不完整,但它们让古玩爱好者们有了更多想象空间,他们据这些瓷片揣度它完整时的器形、补充出缺损的图案。 如同面对断臂维纳斯。 光头强和王大先生是此中高手,只要瞄一眼残瓷碎片,他俩能立马断出年...
世情百态丨深 宅
慈惠墩来了打首饰的银匠。这给她百无聊赖的日子着了亮色。 她推开厚重的楠木门,沿着悦耳的声音走,就看见了银子一样白亮的他。银子在他的手里,片刻化成水,又成了銀条,银条像面团儿,任他巧妇般或扁或长地揉捏,成了形,再用一把小锤子,在模具里錾出好看...
世情百态丨摄影家阿麻
在娄城,如果也像扬州排八怪九怪的话,虞达岭排不进十怪,但排十一怪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你如果向人打听认不认识虞达岭,十有八九会说没听说过这个人。如果你说就是那个搞摄影的阿麻,闻者一定会说:呃,阿麻,知道知道。说阿麻就是了,谁不认识他啊。说...
世情百态丨嗜 茶
古时有个大财主,家财万贯,平生没有别的嗜好,只爱喝茶,尤其喜欢以茶会友。他吩咐家丁,凡是上门来喝茶的,不论贫富贵贱,一律以礼相待。财主因此贤名远播,常有人慕名而来。 某日,有老乞丐登门。此人衣衫褴褛,须发皆白;不要钱粮,只讨杯茶喝。家丁很快...
世情百态丨活着的手艺
他是一个木匠。是木匠里的天才。 很小的时候,他便对木工活儿感兴趣。曾经,他用一把小小的凿子把一段丑陋不堪的木头掏成一个精致的木碗。他就用这木碗吃饭。他会对着一棵树说:“这棵树能打一个衣柜、一張桌子。”面子要多大,腿要多高,他都说了尺寸。过了...
人与自然丨老贺和狗
检疫员贺洪民不管走到哪里,都领着一条大黑狗。这条大黑狗经常跟在老贺的屁股后面,头来回地转着,像是怕发生什么意外侵犯了老贺。 一次,老贺的丈母娘讨来一个偏方,说是用野鸡炖生姜治气管炎。丈母娘的事老贺很上心,虽然他身为检疫人员,明知打野鸡是违法...
人与自然丨长眉驼
我跟在长眉驼后面,感觉自己很像一个牧人。长眉驼吃草,我看沙漠,看雪山,看两只鸟儿鸣叫着谈情说爱。 长眉驼只吃一种草。这种草的叶子很少,而且还长在全是尖刺的枝上。找到后,它们会视如神物一般凝视片刻,然后从鼻孔里喷出鼻息,将草叶上的灰尘吹去,再...
人与自然丨猫
余老太早年守寡,膝下无儿女。男人走了,留下一座老屋。 有一年,一娘家亲戚来看余老太,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娃,说娃没了父母,带给余老太做伴。 余老太要了娃,随男人的姓,唤平儿。平儿管余老太叫娘,余老太送平儿上学,吃了不少苦。 平儿大学毕业,留在省...
新聊斋丨小 蛮
圣上选妃在即,趋之若鹜者有之,避之不及者同样有之,如谢家。 小蛮是谢家的独生女,更是青花镇首屈一指的美人儿。当地知府巫德虽口碑极差,眼光却不赖,他内心比谁都清楚。小蛮这妮子,正是自己时来运转飞黄腾达的跳板。 谢家以经商为生,虽非大富大贵,家...
新聊斋丨秀才斗牛
田秀才家的后院栽了四棵橘子树,到了秋天,村上就挂满了红澄澄的橘子。这天,田秀才摘了一箩筐橘子摆在家门口叫卖,一文钱一个。 一个云游的和尚走了过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可否给个橘子解解渴啊?”田秀才一听是出家人,便从箩筐里取了一个给他...
新聊斋丨幽冥之惑
据《河东记》记载,唐文宗大和八年(854年)的夏天,长安城仍如往常一般燠热,大街上亮白一片,行人都恹恹的,连街边的柳树也都无精打采地垂着。 街头一处宅子里住着一个名叫段何的进士。七月的一天,段何同一班举子出去饮酒,一群人推杯换盏,纵酒欢歌,...
新聊斋丨藏在背后的蓝眼瞳
在夏天来临前,程芳如愿搬进满庭芳公寓的16楼,她将几袋垃圾装好临时搁在门外,不料当夜,袋子被老鼠咬得乱七八糟。 程芳无法容忍老鼠的存在,于是去找物业管理员理论。管理员边在本子上登记边说:“以前多好,你对面那家就养过一只猫,可惜死掉了。” 程...
悬疑志丨猜出来的鸟
鲍勃·斯科特被绑架,三天后来了信,收信人为“R.斯科特亲启”,盖着纽约的邮戳。 “可能是绑架者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本案的埃文斯说。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用镊子取出两页纸,在桌上展开。两页纸都是用铅笔写的,一页是印刷体,一页是...
悬疑志丨瘆人纽扣
唐朝末年,在江西省弦高镇(今江西婺源)有一个大户人家,主人叫王世轩,他有个18岁的女儿──小翠。小翠自幼便与城西马员外的儿子定下了娃娃亲,而如今小翠已到待嫁之年,王世轩特意给小翠打造了一对价值连城的“龙凤呈祥”耳环作为嫁妆。这对耳环玲珑细巧...
侠客行丨高手
高手年纪轻轻就出了名。 高手一出道时,正赶上武林大会,他凭着手中的一把短剑,击败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所有高手,自此之后,“高手”一称,就非他莫属了。 高手成名后,很多人不服气,找上门来挑战,全被高手在三招之内击败。久之,高手不胜其烦。但很...
侠客行丨落日斧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天空中飘起灰蒙蒙的雨丝,没有孤烟,没有落日,却有长河,确切地说是长河帮。不远处就是长江,每年的七八月份都会涨水,也就是俗称的汛期。一大早,大师兄李行就带着长河帮帮众聚集在此。 七月初八,注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今天...
笑笑吧丨高手出马
小李在学校里经常被小张欺负,小李的父亲老上门去和小张的父亲理论。 老李是会武术的,一向用拳头说话。可老张并不是省油的灯,他练过拳击和散打,软硬不吃,蛮横护着犊子。两人吵着吵着,约定去公园决斗。老张膀大腰圆,没几下就把干瘦的老李打趴下了。老张...
笑笑吧丨认 亲
这天傍晚,陈奶奶正在吃晚饭,小黑突然狂叫起来。出门一看,一个干瘦的老头儿站在门口,“你找谁呀?”对方带着哭腔说:“姐,我是狗蛋儿呀!”陈奶奶仔细端详,终于认出是自己的亲弟弟。姐弟俩抱头痛哭起来。 陈奶奶名叫陈梅,弟弟叫陈默。40多年前,因为...
笑笑吧丨钟馗捉鬼图
那个晚上,我去了我学生家。学生是个领导,在市里任要职。 学生热情地把我迎进客厅,墙上一幅画引起了我的注意——钟馗捉鬼图。 画面上,钟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虎虎生威。钟馗的大手紧攥“鬼”的脖子,那“鬼”微显透明的胸内,隐约藏着一颗黑色扭曲的心...
微语堂丨母狼领路
那年深秋,我的朋友乌云在青海的寺庙中生了重病。为了救她性命,寺庙的旺堆活佛决定赶在大雪封山之前送她出山。但是,一行人在风雪中迷了路。在青藏高原旅行过的人,都知道在山野中迷路意味着什么。 正当旺堆活佛也为迷路皱起眉头的时候,一个如同神话的奇迹...
微语堂丨恶意善意
几个旅行者跟随反盗猎志愿者走进可可西里。一只可爱的小藏羚羊,忽闪着好奇的眼睛,尾随着这一行人。萌萌的小家伙打动了旅行者,他们纷纷拿出食物给小藏羚羊吃。就在此时,志愿者一声大吼,吓跑了正欲吃食的小藏羚羊。 游客们向志愿者表达不满,而志愿者的回...
微语堂丨女 鬼
女友车禍身亡以后,他悲痛万分,用尽所有办法,终于找到途径能再见她一面。 他像过去约会那样,理了发、熨了衬衣,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 不料,他见到的却是一个模样吓人的女鬼,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过来,吓得他落荒而逃。 女鬼站在原地俏皮地笑了,仿佛...
微语堂丨让爱一步棋
男人一般不和自己的老婆下棋,一是喜歡下棋的女人少;二是水平相差大,对弈起来不在一个层次;还有输赢影响感情,得不偿失。但我的父母却是例外,从年轻到白头,下了一辈子的棋。 上世纪60年代,父亲在部队服役。探亲时,经人介绍认识了母亲。父亲退役后到...
微语堂丨好心没好报
刚才经过小区门口,看到三个保安正抓住一个小偷暴揍。 我这人心软,就说:“几位,别打太厉害了,送派出所就行了!” 保安就停手了。 小偷沖我嚷:“别管我,你快跑!不是让你拿东西快跑吗?” 保安松开小偷就把我摁地上了,而那个小偷嗖一下就没影了……...
微语堂丨证据易销,人性难改
有个叫黄彦的县令,很善于断案。一天,两个村民为一块土地的所有权吵得不可开交,黄彦接案后,也犯难了。那块土地是新开垦的荒地,没有办理地契,缺少物证,至于人证,也没人说得清楚这块地究竟是谁开垦出来的。 面对两个争执不下的村民,黄彦灵机一动,厉声...
微语堂丨意外状况
听说何叔爱打麻将,大刘特意每天到公园陪他,还故意输钱给他,一来二去就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终于有一天,大劉向他道出实情。 大刘:“何叔,我喜欢你家婷婷,你就同意我们在一起吧!” 何叔直摇头:“不行,不行!” 大刘:“为什么?您放心,我...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