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7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Mini Novel)1993年创刊,是由河北省文联主办的省级文学刊物,它以“文学意境 青春意趣”为办刊理念,围绕着“悦读、感动、成长”的宗旨,用精短的小说察世事万象、悟情感真谛、启睿智心灵、品人生哲理等。曾获中国期刊协会“全国中小学图书馆馆配期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等称号。
原价:¥3.00   促销价:¥1.2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今古传奇丨丑丫头
柳园镇武举人昝香斋的家里,有个黄发黑面相貌丑陋的丫头,因为不受昝香斋的喜欢,平日就干些洒扫庭院劈柴担水的粗活儿,沉默寡言的,一天不说几句话。 那年,昝香斋和青石街的魏匡正打赌,看谁能把镇外将军坟前的一个石人,扛到镇里的观音庙前,赌注是两匹枣...
今古传奇丨赎票
“白记”布庄是个新开张的店铺。老板白老端,和独生女儿白婷一起经营铺面。 那时候,涞阳有好几家布庄。由于竞争激烈,“白记”开张后,生意并不很好。聪明的白婷想了个办法。每当店里进来新的布料,她便先给自己做件旗袍穿在身上。白婷做衣服的手艺是跟她母...
今古传奇丨将军与王
将军与王,相逢于乱世。 那时将军还不是将军,将军只是一个隐于深山道观之中不问世间纷争的小道士,而王已是割据一方的诸侯。王有救民于水火之心,有雄霸于天下之志,无奈身边缺少得力的谋臣干将,总是长吁短叹。 王开始遍寻天下豪杰,暗自壮大自身力量。在...
今古传奇丨算命师的墨镜
瞎子刘的算命摊摆在罗汉寺山门外一条逼仄的巷子中,他从不像其他神汉那样玩什么“桃园三结义,孤独一枝”的花招,也不给客人摸骨,他只养了一只鸡,一只神鸡。平日,谁要算命,只需用朱砂笔将生辰八字写在黄表纸上交给瞎子刘就行。 瞎子刘接过黄表纸后,通常...
今古传奇丨鹊登枝
这一年,西凉县又恰逢十五花灯之夜。苏家十六岁的小女儿苏锦因耐不住寂寞,偷偷带着侍女从后门溜到了花灯街。两人疯玩了好几个时辰,才顺着柳堤往回走。 柳堤上挂满了花灯,亮如白昼。突然,有个瘦削的中年人提着一盏花灯迎面走来。那花灯跟其他的花灯不一样...
红尘异事丨金鸡独立
金鸡独立!于顺祥一声断喝,迅疾变招,右手倒立,双腿叉开蹬向苍天,左手贴身蓄势待发,状似小孩打鹰隼的弹弓。 于纯奇闻言见招,大吃一惊。 金鸡独立这招在祖传的密宗谱里是稀松平常的一招,是一足立地,两臂展开,状似一只雄鸡展翅高叫。于纯奇武功出神入...
红尘异事丨油条三
北方人说话的尾字儿化韵,确切地说,油条三应该叫“油条三儿”。油条三有三小,小个子、小嘴巴、小眼睛,人长得也精瘦。他这个名字的来历,源于他爹老段是卖油条的,每天一大早在巷子口炸油条,而他排行老三,被大家称作油条三。 在元城,油条三算个奇人。 ...
红尘异事丨鸡血碗
住持明宜云游去了。铜台喇嘛庙仅有喇嘛海阳和一条狗。 日本人来了。庙上的铜佛、铜窗台、铜台阶皆被熔铸,循着枪弹的弧线呼啸和燃烧。 寺庙没有了富丽堂皇的风度,空空如也。 风吹过来,窗口如疮痍,呜咽。 海阳不敢懈怠。打扫寺院,擦拭门窗、佛龛,点燃...
红尘异事丨渡口
黑沉沉的夜,包裹着渡口的一切,只有渡口边上的小木屋里,还亮着如豆的马灯,那灯光从没有捂实的窗口里映照出来,朦朦胧胧地洒在沙河河面被风掀起的层层波浪上。 吴老汉斜靠在床头上,似睡非睡地打着盹儿,又不时的一个激灵打起精神坐起身来。往日里,到这个...
乡野记趣丨年戏
村子后面的大路上,人很多,接连不断,如搬食的蚂蚁队伍,都急慌慌地朝前赶。一个胖大嫂,用手拖着一个嘴唇上挂着鼻涕、往后打着坠儿、撒娇卖痴不想走路的小男孩,嘴里骂骂叨叨:“小爹,快点走吧,再不走,好戏可就开场了!” 他们是赶着去看年戏的。 村子...
乡野记趣丨醉鸭子
不要睡过了头!尽管我一再提醒自己,结果醒来时,还是晚了。 厨房里闹得正欢,几口大锅咕嘟咕嘟地吐着泡,缕缕白气夹着浓香扑鼻而来。母亲天不亮就起床忙碌了。 还不快去洗漱吃饭,一晃就到中午了。母亲催促我说,脸上却挂着笑,没有半点儿埋怨的意思。 昨...
乡野记趣丨袅袅升起的炊烟
炊烟升起的时候,我们喜欢坐在村子对面的河堤上数烟囱。一个烟囱一缕炊烟,一缕炊烟就是一户人家。 烟囱也好像在和我们捉迷藏似的,夏天,我们数来数去,只有十八个;到了冬天,烟囱无端地就会多出两个,变成二十个。那两个烟囱在夏天时,被茂密的树叶遮住了...
乡野记趣丨桃花坞
那个地方原来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不叫桃花坞。可我知道后来它改名叫桃花坞了,却是因为表哥的缘故。我表哥是个普通的农民,能让一个地方把叫了几百成千年的名字改了,真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 表哥是我姑的孩子。表哥的小名很古怪,叫吃饱。...
世情百态丨托孤藏宝
清康熙年间,云州城南的柳家庄有个姓柳的员外,颇有家资却无福消受,刚年过半百,便一病不起。柳员外膝下有一子年仅6岁,名叫柳宝儿。宝儿的生母早逝,如今柳员外这一病,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宝儿了。 宝儿有个表叔叫柳贵,是柳员外的一个远房兄弟,自小父...
世情百态丨唐木匠
唐小二胸前,一直挂着一块麻将大小的木牌。木牌的方寸地儿上雕着三株菊花。谁问“木菊”的来历,唐小二都不答。从小有人拿糖撩,长大有人拿酒逗,他硬是没漏出一个字。 “木菊”出自唐小二祖父之手。淮城人多曾听过一段顺口溜,“木匠活,谁在行。穿城过,看...
世情百态丨鸡血王
那时候,巴林草原上的人们还过着并不富足但很平静的生活。 一日,村里来了个“南蛮”收破烂。所谓南蛮,是北方人对南方人的统称。这南蛮操一口蹩脚的普通话,个头不高,前额突起,双眼炯炯有神。当他喊着“破烂换钱”走到村北老冯家的猪圈旁时,忽然两眼发直...
世情百态丨都市花园
都市花园是纸马爷在世的收官之作,也是他一生扎得最好的纸马。纸马爷从10岁开始拜师学扎纸马,一扎大半个世纪。看过都市花园的人都说,那简直就是黄州城都市花园小区的浓缩版,黄州城都市花园小区所有的设施,纸马爷的都市花园里都有,而且栩栩如生。 人们...
世情百态丨不翼而飞的填水脚
清嘉庆年间,有个姓魏的贡生,花去一大半家业,终于买得绵竹知县一职。于是,一上任,他便急急盘算着如何大捞一笔。 可这绵竹,唯一的财源就是绵竹年画。绵竹年画声名远扬,其精品被王公大臣竞相收藏。因此魏知县一到任,就四处寻访绘制绵竹年画的绝顶高人。...
人与自然丨母狼的交易
父亲说他小的时候喝过狼奶。 起初,我不信,以为父亲吹牛。父亲就用手指指一旁抽闷烟的祖父说:“问问你爷爷。” 爷爷只是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爷爷早年闯过关东,是个猎手。在我的记忆中,他留下的故事很多,更多的是他在深山老林亲历的传奇。 那是一个...
人与自然丨一只点头的甲鱼
身居某部门要职,他不滥用职权,不爱金银钱财,不爱古董珍玩,唯独爱吃。他对吃十分讲究,尤其偏爱各种野味,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没他不敢吃的。闲暇之时,他会换上便服,开上那辆不显眼的旧车,走街串巷或去偏远乡下,寻找各式独特美食。 他的下...
人与自然丨黑马
那一年秋后犁地,我们借了岳父家的马。套上马,我在前边牵着马的笼头。然而,这匹马很不配合,它好像认生,像是知道犁的不是他家的地,就有些使性子。它呼呼地走几步就停下来,头一扬,尾巴一甩,让在后边扶犁的哥哥几次摔倒。后来它又尥蹶子,我新婚的妻子来...
新聊斋丨霍不老
月亮挂在东山,河里隐隐浮起白雾,王不得从河底升起来,爬上河岸,去找霍不老喝酒。 霍不老是下河汊的艄公,四十多岁,面前两只酒碗,青幽幽地映着月光。 王不得拾起一碗酒,虚敬霍不老,艄公点点头,拿起另一只,喝了半碗。 王不得定定地望着霍不老:“其...
新聊斋丨奇怪的喊声
由我们村到小学校经过一段十几米长的高坡路,我们管它叫小顶。那天王小海上学走到那儿,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喊:“快跳。”王小海不由自主地向前跳了一下,站好后,回头望望没有人,心里不由一抖.是谁啊?怎么喊一声就没有了呢?可自从那天以后,他路过那儿就听...
新聊斋丨倩影幽魂
有一天我开车从东乡回抚州,路过七里岗时,我看见路两边全是坟。这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心里忽然就冒出了“明月夜,短松冈”的诗句。我有些害怕,不敢往两边看,只盯着路的前方。不一会,我看见前面路边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车近了些,男人向我招了招手...
新聊斋丨孤鬼报恩
清明节快到了,这天,王二上山去给他爹妈上坟。刚走到山脚下,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香表纸钱撒了一地。王二抬头一看,只见眼前有个孤坟,他边收拾边对着坟头说:“你是想让我给你烧纸吗?好,我给你烧吧。”便分些纸钱烧了。 上山时,平时挺费劲的路,...
悬疑志丨胡人被杀之谜
唐朝初年,长安城里五色居发生了一起命案,震惊朝野。 这晚,五色居来了两位胡人男子,叫了酒菜在包厢里享用。待到天蒙蒙亮,也不见客人出来结账,伙计担心赖账,便去敲门,谁知推开门后,却见一位胡人男子倒在血泊里,另一人不知所踪,屋内窗户大开。 掌柜...
悬疑志丨响马
你知道响马是什么吗?就是古代出自于山东的路上,骑马戴铃为暗号的强盗。响马为人看上去都很侠气,穿着打扮也不俗,一般人还看不出他们的真实身份。他们除了明抢大家富户外,还擅长施用计谋,谋害你在不知不觉之中。清代《咫闻录》中便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故事...
侠客行丨剑劫
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铸剑师。现在他觉得他铸出了一生中最好的剑,剑有龙吟,剑身透亮,泛着寒气,透着杀意。 爹曾对他说过,铸剑师总会铸出一把一生中最好的剑,可能是第一把,有可能是最后一把,更有可能是中间无数把中的一把。 这么多年来,他苦练武功,苦...
侠客行丨桃花红唇
暖暖春风,柔情万种。 江南少侠燕鹏飞朝桃花山庄缓缓而来。 桃花山庄庄主桃花姑娘比武招亲已是第三个春秋了。江湖传闻,桃花姑娘不仅美艳绝伦,且武功无人能及,但要想一睹桃花姑娘芳容,与之比武,必要先过桃花山庄布下的三关。江瑚上用两句诗喻此三关:刀...
笑笑吧丨吃货也得有范儿
北齐御史裴景鸾,是个超级吃货。但凡听说有同事家弄好吃的,他都要去蹭饭。但也不是毫无原则地乱蹭,他觉得跟自己意气相投的,或是有共同语言的,才去蹭,否则,八抬大轿请他也不去。 这天,另一吃货尚书吏部郎中崔瞻在家里享受美食,正吃得带劲儿时,门卫来...
笑笑吧丨同是天涯沦落人
文雯是个小学生。这天,她在学校的联谊活动中,和一个名叫田甜的女生交换了礼物,她用一个布娃娃换回了一个米老鼠书包。 放学回到家,爸爸知道后非常生气:“那布娃娃是爸爸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怎么可以随便拿去送人呢?要知道,那里面可倾注了爸爸对你的爱...
笑笑吧丨一切都只是前奏
一对刚举行过婚礼的年轻夫妇从教堂乘马车到家里。 “喂,瓦莉娅,”丈夫说,“抓住我的胡子,使劲揪。” “天知道你想打什么主意!” “不,不,有请啦!我求你呢!抓住,使劲揪,别客气……” “得了,你这是何苦呢?” “瓦莉婭,我要求你,要是你爱我...
微语堂丨饭在桶里
周五的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出去玩,很晚才回家。第二天起床时已近中午,家里静悄悄的。我喊了几声“妈”,没人答应。 这大中午的我妈去哪儿了呢?我刚准备给她打电话,忽然看见客厅的茶几上压着一张纸。我拿起一看:“儿子,看你还在睡,就没叫醒你,妈跟几个阿...
微语堂丨向北遇贼
向北最不喜欢夜起,特别是冬天。年初三的后夜,因为睡前喝了点小酒,这会儿他又被尿憋醒了。当他在院子的下水道放完水之后,照例又放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屁。突然,有笑声从楼顶上传来。向北脱口而出“有贼!”,就向楼上跑去,他先让过那个没笑的贼,迎着没来得...
微语堂丨火车上的年轻人
火车上,一位老人和他二十五岁的儿子坐到座位上,火车马上就要开了,旅客们各就各位。 火车刚一开动,年轻人就感到欣喜若狂。他坐在窗户旁,把手伸到窗外,享受着风从指缝间穿过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他喊道:“爸爸你看,外面的树都在往后跑。”老人带着微笑...
微语堂丨星星
我初中时暗恋同桌很久,有次看她在折星星,便問她:“你这是准备折给谁啊?” 同桌笑着说:“我要送给喜欢的人。” 毕业那天,同桌送给我一只毛茸茸的熊玩偶。 我抱着这只熊玩偶,心里想的却是:她折的那些星星不知道送给谁了呢? 许多年过去了,我娶妻生...
微语堂丨不理它的理由
公狮和母狮悠闲地坐在家门口晒太阳,一只猴子爬上旁边的一棵树,对着它们龇牙咧嘴地做鬼臉,戏弄它们。 母狮被激怒了,说:“丛林之王呀,你怎么甘心忍受猴子的侮辱?你必须得惩罚惩罚它!” “你当然说得对,不过你懂得太少,我乃丛林之王,不可以自降身份...
微语堂丨撒酒疯
一天晚上,有个醉鬼在酒吧对招待说:“給每位客人来一杯酒,包括你。”招待遵命而行,然后对醉鬼说:“一共是37.5美元,付费吧。”醉鬼说没钱,招待把他打翻在地,然后拖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这个醉鬼又来了,再次为每位客人要了一杯酒,包括招待,招待...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