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7年1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Mini Novel)1993年创刊,是由河北省文联主办的省级文学刊物,它以“文学意境 青春意趣”为办刊理念,围绕着“悦读、感动、成长”的宗旨,用精短的小说察世事万象、悟情感真谛、启睿智心灵、品人生哲理等。曾获中国期刊协会“全国中小学图书馆馆配期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等称号。
原价:¥3.00   促销价:¥1.2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今古传奇丨关东楔子王
已是掌灯时分,顾三爷眼瞅着状元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估摸着也没生意了,于是吩咐伙计顺子小心照看铺子,自己就先回去歇息了。 回到院子里,顾三爷先预备好晚饭,就坐在太师椅上喝起茶来。他单枪匹马地闯了一辈子江湖,无儿无女。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捡...
今古传奇丨借棺
明朝天启年间,有个秀才名叫皮寒霜。皮寒霜命运不济,连考十年也未能中举,没有办法,秀才改做商人,他利用商道边的一间祖屋,稍加修葺,开了一间客栈。 客栈生意相当不错,可皮寒霜心里还是轻商重读,念念不忘仕途。 当时魏忠贤大权在握,迫害忠义之士。皮...
今古传奇丨海半仙与丁得孙
每月底,海半仙会在酒坊门口的豆棚下摆桌搁凳。因为老朋友时迁会风雨无阻地赶来喝酒。那年,同山镇下了一尺厚的雪,他是一路摔了二十一跤赶来的。 时迁长一对招风耳,各种酒事特灵通。这天时迁说:“县城老朋友的老朋友,古董商丁得孙,最近收了三罐元朝的酒...
今古传奇丨随礼
胡子围上宅院时,祁老爷已有所防备。 那时间,盐区沦陷,土匪四起,民不聊生。打家劫舍者,随便一凑,就是一个帮派;而看家护院的权贵们,自顾不暇,反倒成了一盘散沙。所以,盐区有钱的大户人家,纷纷购枪、制炮、雇用镖局或私养家丁,以备匪寇来袭。而一般...
今古传奇丨苏大少爷
苏大少爷生出来时,若不是两个脚心上各长了一撮细细的黑毛,苏老爷一准美翻天。 太太折腾了大约一个时辰,产房才传来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心急火燎的苏老爷腾腾就往屋里赶,和出门报喜的接生婆差点撞个满怀。接生婆那声“恭喜老爷”刚飘出口,苏老爷已经看到了...
红尘异事丨水鬼夜半闯窝棚
天津海河沿岸有个镇子,杨柳青镇,以年画出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离镇子十几里外,有个小村,坐落在河畔沙土之上。那时候村民们消息闭塞,观念陈旧,许多怪事奇事也就流传开来。 村里有个老头叫刘老三,老两口60岁出头。在河边沙地上弄了片葡萄园,每年秋...
红尘异事丨流浪汉
父亲去世后,小康就正式接管了店铺。店面不大,经营的是相机,尼康啦,佳能啦。这种东西,也贼值钱,好的,得上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不亚于一辆小轿车。 小康每天早上来到店门口,总能看到一个流浪汉蜷曲在店门口。他六十岁左右,胳膊腿健全,长长的头发,像...
红尘异事丨手语
荷晴独自驾着辆破车,在荒芜的西亚戈壁公路行驶了大半天,渐渐驶进了羊肠小道,这时天色已开始暗下来。 前方终于见着了村庄,几十座破旧的小屋,成群的牛羊正在归栏,周围没有电线杆,是个与世隔绝的土著小村。 几个村人好奇地打量着荷晴这个外乡女人。她的...
红尘异事丨马蹄铁
听到马蹄的声音,小铁匠的嘴角就会微微上扬。不用说,生意到了。小铁匠并不停了手里的活,该打铁打铁,该淬火淬火。甚至也不正眼瞧那牵马的人,只让炉火把自己的脸庞映得更加火红。 小铁匠是个女人。但从来没有人把她当女人看,连她自己也是。满脸的炭灰,头...
乡野记趣丨那驴那贼那先生
那驴瘦,都有好多岁了,如果用村子里的一个人来打比喻,它肯定跟西头住着的毛四孩差不多了。毛四孩满脸皱纹了,一咳嗽能把村子西头的那块石头震得动起来。可是,村子里的人还用那驴,村子里是再没有钱能买一条更好的驴了,像那有劲的高大骡子和马更是想都不敢...
乡野记趣丨撞鬼
正刚昏昏沉沉地爬上兔儿岩,猛抬头,看见一个怪物,一动不动,挡住他的去路。那怪物头上扎一条白色孝帕,身披死人用的青色被子,鑲有红边,脸上遮得严严实实。 正刚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响,浑身冷汗直冒。月光像被洪水冲过似的,昏朦缥缈,四下里秋虫低鸣,树摇...
乡野记趣丨草垛
二孩翻过篱笆,溜进场院,攀上草垛时,天已经黑透了。 躺在草垛上的大青往一旁挪了挪,二孩顺势在大青身边躺了下来。 大青抓起一根稻草咬了咬说,五叔家的豆子泡好了,他说今晚肯定做豆腐。秀婶家做不做大米饭? 做,做。二孩說,我从家出来就猫到了秀婶家...
乡野记趣丨冬夜编筐
冬天,村里的女人们热火朝天地忙着编席子,父亲则将腊条娴熟地掌控在双手之中。 房间里因此变得拥挤起来。就连我写作业,都沒了阵地,只能搬到昏暗的卧室里,打开电灯,或者点上蜡烛,奋笔疾书。透过房间的窗户,我可以看到父亲的影子,落在墙壁上。那影子夹...
世情百态丨点灯人
放学后,小镇上炊烟袅袅,各种食物的香气在空中飘散。孩子们在总是暖色调的巷子里踢球,直到天黑。我却想穿过小镇,去这座海岛最南端的沙滩上看看。 沙滩上有座灯塔。周围没有人,一阵窃喜,准备登上去看海。 我悄悄爬上楼梯,找到矮小的门,轻轻推开。今天...
世情百态丨蓝莓谷
那年夏天小鸥十五岁,打猪草去了后山谷。从小鸥家到后山谷隔着一条小河,河水瘦的季节,踩着石头就可以过去。奶奶摔骨折后小鸥不得不辍学了,打理家事,侍候奶奶。 小鸥有好几年没去后山谷了,走到谷口,他发现以往入山的小径被拦了一道篱笆,门口一块立石上...
世情百态丨井
烟酒不分家在温子骞这里是行不通的。 温子骞不抽烟,但喝酒。酒限量,适可而止。用他的话来说,想喝时不需劝,不想喝时劝也没用;不过,茶水可以多添。 温子骞是酒水不分家。一杯小酒,吱──再喝一大口水。 他说,酒水,酒水,酒要配水。后来,人们明白,...
世情百态丨珠光宝气
北阙云从公家的文物商店退休十年了,满打满算,已是古稀之人。只可惜老伴五年前过世。而儿子早去了太平洋彼岸,找了个洋媳妇,生了个中美混血的男孩。他的日子自然过得有些落寞。 好在他身体瘦健,也没什么要紧的病。他试着去美国探过亲。可听不懂洋话,看不...
世情百态丨半壶水
夕阳染红了整个大漠。 一只狼,一只披着细碎残阳的瘦狼,跌跌撞撞地闯入了陆归林眼前这雄奇瑰丽的画卷。 他轻轻地解下了外腰带,这个两端有铁环、铁扣的军用腰带,可攻可防。 狼伫立在远方,略仰着头,对着他示威。 这绝对是一只历经苦难和沧桑的老狼,它...
世情百态丨雪地开花
坡上坡下、岭岭洼洼的小兽们全知道,我爷爷不好惹!我爷爷精神矍铄,银须飘飘,在草原放牧生活了大半辈子,成精了,他眼睛毒、耳朵灵、鼻子尖。大灰狼借夜色叼走了小羊,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我爷爷硬是循着爪印,找到狼窝,打断了它的腿。百灵子飞在天空叽叽喳...
世情百态丨赶走喜鹊
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的院子里飞来一对喜鹊,在那棵开满粉红色花朵的山茶树上筑巢。我十分欢迎它们来做我的邻居。喜鹊是吉祥与喜庆的象征,喜鹊登枝,不就意味着我将交好运了吗?因此,我削了一些短树枝,扔在屋顶上,为它们提供筑巢材料。 一个多月后...
新聊斋丨茶汤
北宋末年,江南江宁府有个开茶馆的年轻人,姓李,人们都叫他李掌柜。李掌柜熬得一手好茶汤,因而客人络绎不绝。 那日黄昏,街上行人渐渐少了,茶馆里的客人们也渐渐离去。李掌柜见时候不早了,就准备打烊了。在关门的前一刻,李掌柜听见门外传来一声沙哑的喊...
新聊斋丨纸马引魂
东北边镇,靠山堡。 话说这年深秋的一天,住在镇西的于得水酒后回家,半路上突发脑梗,殁了。于得水的老婆叫秋桃,一见尸首,登时捶胸顿足,差点哭晕过去:“该天杀的于得水,你睁睁眼,告诉我钱放哪儿了?哎哟哟我的亲妈呀,二三十万哪,全没了!” 敢情,...
新聊斋丨模特
听说,中信大厦一楼大橱窗里的模特又增加了。 当然,那都是披着华丽外衣的假体模特,却极大地吸引了萧琳这位货真价实的T台模特的目光。 中信大厦是一线都市H市的地标和楼王,地处灯红酒绿的中心地带,是当地最繁华的购物商城。一楼富丽堂皇的橱窗里,陈列...
悬疑志丨海瑞断案
海瑞做江西兴国知县时,为官清廉,正直严谨,深受当地百姓爱戴。 这天,海瑞接到报案,说是兴国郊区刘家庄发生命案,海瑞赶紧带人赶去。发生命案的人家在刘家庄村西,海瑞到现场时,那户人家的一间屋子已经被大火烧得只剩瓦砾,尚有残烟冒出。旁有一名妇人呼...
悬疑志丨囚徒与卖花姑娘
小野呆坐在监室的床上,他才二十五岁,但已经是个惯偷。监室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小野闭上眼睛凝神细听,从声音来判断,一共是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松原和藤田警官,另一个则是陌生人,他们现在打开的是312监室的门。外面汽车的引擎声告诉他典狱长到了...
悬疑志丨绝杀令
暮春之夜,一阵抑扬顿挫、余音绕梁的丝竹之声,从纸醉金迷的天香楼传出。 此刻,洛阳城这座最大的销金窟已是贵胄云集,巨贾盈门,将江山的摇摇欲坠抛之脑后……灯红酒绿间,一名体态曼妙、艳惊四座的妙龄女子,以风情万种的舞姿,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一旁,那...
悬疑志丨空月刃
姜玲玲收到那封放妻书的时候,刚好初春,她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 记忆中,那天的草长莺飞和自己的怒火焚心是格格不入的。 和姜玲玲相反,姜禹城在看见信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慨,甚至于连些懊恼都没挂在脸上。 不是爹一贯的作风呀! 盛怒之下姜玲...
笑笑吧丨“活神仙”失算
太平天国被朝廷剿除不久,一个自称蓬莱山的老道,把萧条的归安县城闹得沸沸扬扬,道士宣称能“后知五百年”,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到国家兴衰小至个人祸福,无不灵验。如四川地震、忠王被诛、朱祖谋中进士──都是他早就预测出来了的,说得有根有據、有鼻子有...
笑笑吧丨一头猪是怎样飞起来的
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自家的那头猪到底是怎样飞起来的。 他养的那头猪,足有二百斤重。脾气大,有时喂食晚了,就气哼哼地在猪圈里横冲直撞。那天,居然把猪栏门撞开了,跑到院子里,没拦住,又冲出院门跑到街上,来了个胜利大逃亡。 猪在前面撒着欢跑,他...
笑笑吧丨赢不了的赌徒
约翰是个生意人,自从迷上了赌博,很快就输得倾家荡产。为了赌资,他铤而走险去抢劫,结果被抓进了监狱。在监狱里,约翰认识了大卫,两人臭味相投,经常以打赌为乐,约翰还是赌什么输什么。 这天,天降大雨,两人又犯了赌瘾。大卫问约翰:“你现在最大的愿望...
微语堂丨看热闹
为了给女儿营造一个快乐健康的家庭氛围,我和老公曾约法三章,其中一条是:无论多么怒火中烧,当着女儿的面,都不能吵架。三年来,我和老公一直遵守着这个约定,女儿从来没有见过我俩吵架。 昨天晚上,哄女儿睡下后,我要跟老公聊聊他玩手機上瘾的问题。我说...
微语堂丨电梯里的栀子花
她早上去菜场买菜顺便买了一把栀子花回来,走进电梯,又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她一直讨厌烟味。 这电梯里明白警示“禁止吸烟”,可有些人就是视而不见,非得在电梯里抽烟,真是素质低下!她一边在心里指责那个不自觉的烟鬼,一边从袋子里取出几朵扼子花来,...
微语堂丨捡到一部手机
今天上班的时候,看见我对面的小张很不高兴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 小张叹了一口气,说:“昨天晚上,我坐公交车的时候,捡到一部iPhone 7,刚下车就有电话打来了,是个女的,说请我吃饭,让我把手机还给她。” 我坏笑着问:“这不是正好么,你还单...
微语堂丨刷碗
吃午饭时,老婆说:“从现在开始,谁先说话谁刷碗。” 我点了点头答应了。 后来的結果你们应该猜到了,吃完饭老婆说:“你竟然整顿饭下来都不和我说话,罚你刷一个月碗!”...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