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园

百花园 (2020年07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原价:¥6.00   促销价:¥3.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言说丨小说的本质
不管是多长或多短的虚构作品,我都称它们为“故事”,长篇也好,短篇也好,只要是特定的人物和事件相互影响,最终构成了有深意的叙事。我发现大多数人就算坐下来动笔写故事也不一定知道故事是什么。他们会发现他们画了张配有简要说明的速写,或者写了篇配有速...
正典丨渠水清清
代理指导员带领战友闯进三里湾时,又冷又饿不说,好多战友还身负重伤。三里湾人分头把他们接到家里,挤出自家的口粮招待这些瘦弱的军人,还把私藏的苞谷酒送给伤员消毒使用。 草药伍更是忙里忙外。 有的战友伤势太重了,草药解决不了问题,急需一些西药。三...
正典丨南京往事
那年,在西南一座城市里,我认识了老段。 老段并不过于老,1975年出生,但长相比实际岁数往前赶了十多年,像是1957年出生的。在那座城市里,我们都是异乡人,偶尔朋友带朋友,赶一个并不重要的饭局,认识了,就成了重要朋友。 其实,我与老段一年也...
专辑丨陪我坐会儿
某天,我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这让我很紧张。犹疑着接通了,对方跟我很熟的样子,声音有些慵懒:“忙吗?有没有时间?”我嘴上“哦哦”着,同时脑子飞速旋转,过滤掉一些名字,听他继续说:“就今天下午,出来陪我坐会儿?” 想起是谁了…… 城市不大...
专辑丨酩 酊
酒是粮食精,酒是害人精…… 小陶感慨万千,浅浅抿了口,咝啦一声。 小炕桌上摆着几碟小菜,有荤有素,都是淑芳给弄的。经常,淑芳出门忙活,家里就剩小陶自己,他会从中午磨叽到傍晚。淑芳回来,见他没有撤桌的意思,还会重新给他弄俩菜,接着喝。 有人看...
专辑丨羊驼小姐
一个老人告诉另一个老人:“这是驼羊。” 旁边有个小女孩立马尖声纠正:“不对,是羊驼!” “那到底是羊还是驼呢?”两个老人面面相觑。一对年轻情侣在一旁掩嘴窃笑,在他们口中这动物还另有名字,听上去就像是一句骂人的脏话。 再看那家伙通体雪白,长毛...
专辑丨说说小小说的“说”(创作谈)
题目绕口,也一目了然,可见我对“说”的偏爱。 从小就喜欢听故事却不会讲故事,哪怕是把刚刚听过的再复述一遍。有个小伙伴堪称“故事大王”,有几年用唾沫星子罩着我,让我死心塌地做了他小弟。放学路上,常因追随他而过家门不入,直至将故事听完再折返。而...
中国扶贫故事丨非建档户
第一次去西街村搞贫困户核查时,我跟同事肖梅一组。别看肖梅比我小两岁,但她已经在扶贫一线待了快半年了,稀奇古怪的事儿、难缠的刺儿头,她都应付得头头是道。领导说:“跟着肖梅,抓紧熟悉一下流程,把肩膀磨踏实了。千斤重担,都在那儿等着人挑呢。” 西...
中国扶贫故事丨铁打的
丁大头卖了一只羊。 从屠户家回来,丁大头南一阵北一阵乱窜,像一只吃饱了的羊羔子。到了村头,丁大头就开始数票子,一直到家门口,丁大头还在数票子,哗哗啦啦,动静儿很大。 邻居小葱看见了,瞪大了眼睛。 丁大头说:“看你以后还敢说我是贫困户不,贫困...
中国元素·梨园丨夜 戏
待到胡琴咿咿呀呀地响起,鬼戏,毫无预兆地拉开了大幕。 鬼戏,顾名思义,就是唱给鬼听、演给鬼看的戏。 此时,生、旦、净、末、丑,不管大角儿还是小学徒,只要上了戏台,个个都严肃认真,绝不敢荒腔走板;胡琴师、板子手,也一丝不苟,不敢差半个音,少半...
中国元素·梨园丨婚纱照
那会儿,剡剧界也像武林一样,门派林立。王素琴、张雅卿挂头牌的雅琴剡剧社,为一时翘楚,她们改编演出的《雷雨》,算是这个剧种第一次与新文艺的结合,媒体记者闻风而动,煞是热闹;以白秀文为头牌的水云社,虽说经常换小生,但是她的《虞美人》却红遍了十里...
芳华丨种 菜
刑警大李在QQ上跟网警“侠骨柔情”说:“一个叫‘肉包’的3岁男孩失踪两天,你帮发个桃源警讯。”说完,扔来一文档,消失。 “又这样。”侠骨柔情哼唧,十指噼啪敲打键盘说,“你好歹给我点儿籽儿啊,不然怎么种菜?”那头儿半天仍无动静,侠骨柔情忍不住...
芳华丨夏天的夜晚
乌云已经堆叠起来了,夜黑得愈加浓密。 二环高架上空荡得很,公交车便开得很快。盡管耳朵里塞着耳机,陈米已经歪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了——她向来睡得很早的。下午与朋友约在玉林吃饭,食物不太令人满意,又换了家慢慢吃了甜品,等到上公交时,已经快十点半了。...
芳华丨雷在喊雨
往事随云走,但雷在喊雨。 那个教我用指尖在黑白键上跳舞的人,嘴一张一合,轻松地道出三个星期后有五年一度的钢琴比赛,她说她想给我选一首比较难的曲子去参赛。“惊讶”二字写在我瞪得像铜铃般的眼睛上——没想到钢琴老师竟将重任委予我!嘴巴说让我参加容...
素年丨租来的日子
家里有一套空房要出租。新房,刚装修好不久,应该很好出租的,但是在中介登记了快两个月也没租出去。这一天,茉茉花了5分钟自己在58同城发了广告,付了60元置顶推广费,当晚就有人和她联系了。 对方看了房,问好房租之后,双方约定在周日签租房合同。 ...
素年丨打锡壶
吃罢早饭刷了锅碗,水玉抓了两把玉米撒到院里,倚着门框,看着鸡们争先恐后地吃。枣红色公鸡叼起来一颗玉米,咯咯咯叫着又放到地上,招呼母鸡们来吃。母鸡们一过去,它就趁机跳到她们背上了。 瞧着鸡冠血红、雄赳赳的公鸡,水玉想起了男人。天阴着,刮起冷冷...
世相丨拍桌子
老子给儿子打电话时占着线。老子不死心,继续打,总算拨通了。儿子小声说:“爹,我今儿回不去了,我即刻就要带队去外地考察。” “啪!”老子拍桌子的声音,让儿子拿手机的手抖了一下。 “爹,你看看,你那老脾气又上来了不是?我嘱咐你多少遍了,你都这个...
世相丨偶 遇
起初女人向他走来时,他并没有在意,直到女人站住,迟疑着问:“你是……林振明吗?” 他才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她:“是啊。” 女人说:“我是刘霞。”刘霞!这个名字让他一激灵,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能在这儿遇见她。 这是个简陋的车站候车室,空气中弥漫着烟...
浮生丨站 岗
秦大福住在麻城郊区,说是郊区,也只是和麻城隔着一条河。 河叫麻河,桥自然就叫麻河桥。这座桥就像是条扁担,一头挑着的是乡村,一头挑着的是城市。一水之隔,风景却是大不一样。就跟那时的家庭结构一样,父亲是城市户口,吃的是商品粮,而母亲却是农村户口...
浮生丨春回大地万物生
庚子年的春日阳光明媚,春光正好。张庄村一夜无梦的张大娘起了个大早去后岭上掐香椿,捎带着也看看香椿树下沉睡多年的老伴儿。旷野上静悄悄的,脚下的土地蓬松柔软,带着春日苏醒的泥土的芳香和弹性。从远处来的风轻轻地抚着老伴儿坟头上蒲公英的小黄花。 张...
寓言丨鲜 花
从前有座大寺庙,大寺庙里有个小沙弥,小沙弥每天只做一种事,准备好洁净的盆子和手巾,接待进山门的施主。 一天早晨,如同过去无数个早晨。这天,有个花农挑着一担鲜花进来了,他的双手沾满了泥巴。 小沙弥猜定花田离寺庙不远。他眼一亮,花瓣还托着亮晶晶...
寓言丨J
银河中有很多星星,它们很美,闪耀光芒。我穿越银河,我走过很多地方,可是没有停留在任何一颗星球,我四处漂游。我的心已经不再悲凉,我走过很多地方。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末路狂奔。我四处漂游,找寻可以安身的地方。 乐声幽远。 一个黄金星球。 是这里...
传奇丨丁铁伞
一 丁记篷船是在午时来到杭川水西渡的,从汀江回龙湾顺春潮而下,满载土纸。 靠岸,跳将下来一精壮汉子,四十开外,灰布长衫,后背斜挂铁骨雨伞。 汉子回头说:“康旺,会子(供货清单)交给昌泰行,归船歇着。阿妹的花布,俺会带回来。” 康旺说:“大哥...
传奇丨龚州石
明朝成化十一年,三月,陈文瑜调任龚州知县。他带着两名随从、一个书童,坐一叶扁舟,沿江南下。其时,正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一路江水苍茫,烟波浩渺。没过几日,古城龚州将近,陈文瑜走出船舱,伫立船头,眺望两岸景色。杏花烟雨,桃红柳绿,陈文瑜诗兴顿...
小时候丨乘 凉
爹肩上扛一架凉床,嘎吱嘎吱地走。长生跟在后面,一把篾扇啪啪地摇动,心早已飞到晒场。 晒场不远,地势高,通风,向阳,耗费了几块肥土修成,又宽又大。那时集体的小麦、玉米、稻谷等都运到这里晾晒。如今包产到户了,晒场按户头被分化成一些小方块,方便家...
小时候丨香 皂
后堂前向东,有一条阴暗的弄堂,长十多米,宽一米多,带个人字顶瓦棚。瓦棚的椽子向下塌陷,几根吊在半空,让我非常害怕。它也漏雨,让弄堂一年到头滑溜溜的。晴天的时候,上面会洒下几点光亮。这些光点往下扩大,映在烂泥地上,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很是好...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死亡练习
养老院的廊厅下,方明躺在一个灯芯绒的沙发上,扶手上的棕色漆面斑驳陆离,两只搭在扶手上的手,像裸露在地面的老树根。早晨的太阳照在他微闭的双眼上,他感觉眼前一团橘红色的温暖。 旁边陆续多了几张模样相似的灯芯绒沙发,沙发上的人不尽相同,他们互相打...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明 星
“什么,李想和同学去省城参加Z明星见面会了?”李大强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全都是星星在闪烁。他老婆见状,赶紧一把搀住了丈夫,万分后悔将女儿去省城的事说给李大强听。李大强慢慢地瘫坐在菜场的水泥地上,两眼空洞地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母 亲
风有些大。光秃秃的树干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发出噼啪的声响。挣扎在通往来年春天的路上,内心越加寒冷。 我裹了大衣,陪男友去火车站接他表妹。 “让你们久等了。”她先看见我们。 她的嘴唇有点儿干裂,头发凌乱,一件起了毛球的驼色大衣上有许多褶皱,手里...
村庄丨雨一直下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凌晨,暴雨还在下,没有一点儿停的迹象。 德根老汉坐在自家堂屋当门,一口接一口地抽着老烟袋。望着屋外如注的暴雨,德根老汉紧锁双眉。雨幕中,一个人撑着雨伞匆匆奔进德根的院子。 谁这么早来我家?老汉正在惊诧,雨伞下的人已经奔到眼...
村庄丨酒 爷
要说谁家的酒缸大,整个灰石村,没人敢跟酒爷比。 酒爷,大名李久,刚过不惑之年。 一口大缸,下端埋进土十多厘米,像树一样种在酒爷家门口。每年,酒爷要做200斤糯米的酒。 冷风乍起,酒爷开始做酒。他采用的酒曲配方,简直是一个盛大的春天花园。你听...
讲座丨侧面与正面:丛棣小小说新作擎要
侯德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天鼓:从甲午战争到戊戌变法》《寂寞的书》《那时候我们长尾巴》等专著、文集十五部,获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小说选刊》最受读者欢迎小说奖等多种奖项。 2018年8月8日,我写过一篇关于丛...
阅微丨公交站点
每天他和她都会在同一个公交站点等车,一个月了,但却从未搭过话。他们都在等对方先开口,也都知道对方在等自己开口。一个月,再不互相说点儿什么,就太不正常了。可是一个月都没有说话,再开口,也显得有点儿刻意和别扭。他曾想故意晚来或早到一会儿,错开和...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百花园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44.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