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园

百花园 (2018年09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原价:¥8.00   促销价:¥3.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言说丨小说的隐秘中心
我们全神贯注地追寻小说的隐秘中心。这是我们在阅读小说时,我们的意识最频繁执行的操作,无论我们对此天真地一无所知,还是感伤地反思到这一点。小说区别于其他文学叙述类型的特点是有一个隐秘中心。或者,更准确地说,小说依赖于我们相信其中应该有一个我们...
正典丨借 钱
全村子都说这可是好事,这可是喜事,这可是好事成双,这可是双喜临门,北瓜老汉却摇了摇头感叹,这可是发愁的事,这可是要命的事! 原来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女比翼齐飞,一举考上了大学,还一个考到了北京,一个考到了上海! 北瓜老汉很生气地和两个孩子说:“...
正典丨龙须巷
巷是古巷,又宽又深,路面清一色的油麻石,光脚走着啪啪响。 往里走,巷像大树,不断分岔,主巷分岔出小巷,小巷又分岔出若干小巷。 据说,一日来了个先生,先生在巷里走,走着走着,就走迷糊了。先生一出来便问:“这叫什么巷?” “树巷。”族长解释,“...
正典丨饯行酒
柳浩然清理完办公室的东西出来时,天已经黑了。站在县委大门前,他略为踌躇了一下,还是朝左边走去。 穿过两条大街,他来到了一条小巷。小巷古色古香,叫苏家巷。与大街上的热闹相比,这里要清静好多。 柳浩然径直走进了巷口的徐记饭庄。 “柳主任来了,我...
正典丨丑 丑
同学付词在我的印象中是典型的北方男人,心大,线条粗。近日来,不知为什么变得敏感细腻起来。他常在晚上10点以后给我打电话,除了交流一些读书的体会外,谈论更多的是他的丑丑,说他的丑丑如何通情达理、如何抚慰他灵魂深处的创伤等等。付词离婚四五年了,...
专辑丨七月的枣
七月的夜晚,我蹲在那棵枣树上,嗅着枣子清爽的气息,在夜色里摸索一颗又一颗的小枣子,耳边,却飘来村前戏台上崔影牵魂揪心的唱腔: 石榴开花红似火, 翠娥头上插一朵。 十七八闺女她把花来戴, 小媳妇戴花人笑我。 手里挎着竹篮子, 我要到地里摘豆角...
专辑丨八月的梨
那天,四方的姐来了。 其实,四方的姐来了,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只是,四方是我们村的,四方是我最好的伙伴。 那天,四方的姐给四方家带来一篮子酥梨。 其实,四方的姐带来的酥梨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知道,四方的姐婆家在高庄。高庄酥梨,在我们这...
专辑丨九月的柿子
我娘说,柿子到九月就熟了。 关于柿子成熟,我问过娘有一百遍了,娘也不厌其烦地回答了一百遍。 所以,我觉得,九月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月份。到了九月,柿子就会成熟,柿子成熟了,该有多好呀! 大概是四月,我家院子里那棵柿树,开了一大堆的花,花是淡黄色...
中国元素·民俗丨棒子王
本家老婶的一个电话,把我勾回了老家石门。 “你快点儿回来吧,四爷怕是不行了,他要见见你。”老婶说的这个四爷,是石门的棒子王宋海云。曾盛行于辽南的棒子舞,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淡出了舞台,而今不过是老辈人的一种回忆罢了。 “那些汉子,打起棒子...
中国元素·民俗丨坐 箩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秀兰出嫁了,成了春生的新娘子。 第三日,秀兰回娘家。 这是高良村的风俗,闺女出嫁后的第三日,和夫君一起回娘家,这叫“回门”,也叫“回脚迹”。 吃过饭,娘一把拉过秀兰进了房间。 房间里,只有娘和秀兰。 娘问:“秀兰,我怎么...
芳华丨玻 璃
小文在手机里说:“你写,写写玻璃的故事。” 第二天酒劲儿散去,我想起昨晚的话,眉头不由得一皱,这扯不扯,咋写呀? 转眼俩月,一字未写。不是不想写,是我跟小文以及玻璃之间,根本就没故事。 小文在微信里說:“不行,你答应我的,你得写!” 噢,我...
芳华丨含着泪奔跑
法庭上,中年夫妇的律师用很多证据来说明女孩儿居心叵测,特别是说到女孩儿根本没有怀孕,不知是从哪里抱来的孩子,说是中年夫妇的孙子时,作为监审的我,一时也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脑。 女孩儿很年轻,跟中年夫妇的儿子是大学同学。她坐在被告席上,表现得很平...
芳华丨宝根是两条狗
春天,根儿考进报社时,同一办公室的宝儿正在谈恋爱。宝儿为了一个有妇之夫疯了,根儿却为宝儿疯了。有妇之夫不能陪伴的那些个黄昏,宝儿大多是与根儿一起消磨,今天吃水煎包,明天吃麻辣烫,反正都住单身宿舍,反正都得吃饭。 “宝儿,咱俩今天吃点儿啥?”...
素年丨一直在
每天晚上加完班,总要等她走出办公室,他才开始整理桌子。“只要五分钟。”他想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合上那本摊开的《钢结构设计规范》。这时候出门,她乘坐的一部电梯应该下楼了。他可以乘另一部,或者等下去的电梯再上来。总之他想避开她。只是在电梯...
素年丨卖炒面的男人
现在的李胜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李胜利了,既不是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李胜利,也不是那个曾经指天发誓要在书画界创出一片天地的李胜利。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围着油腻腻的围裙的男人,以前居然是个画国画的。 他拧开炉子就颠锅,花样翻...
素年丨蓬莱酒馆
1 蓬莱酒馆开在巷尾。 建安城中,小巷星罗棋布,蓬莱酒馆的位置委实偏僻,但顾客却是络绎不绝。 原因不外乎酒。 蓬莱酒馆的酒,醇而不腻,烈而不伤。饮时大快,醉时安稳,醒时知足。喝一场酒,仿佛过了整个人生。 蓬莱酒馆的老板娘,三十有余,精于算计...
世相丨好 墨
那一年我到邯郸去开会。刚走进宾馆的院子,我就看到一个人在花坛的甬道上散步。他背着的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唰的一下打开,唰的一下又合上。当我走及近前,才看到是个熟人。 “啊!原来是你呀?”我说。 “啊!原来是你呀?”他说。 我们握了手。当年我在河...
世相丨父亲病了
父亲病了。姐姐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医院里,守在庞老板父亲的病床前。 这是陪床的第四天。四天四夜,困了,他就在椅子上打个盹儿。手机设了静音,振动了几遍,他才感觉到。他摸出手机,迷迷糊糊地看了眼,屏幕都是黄的。盯了半天,他才看清是姐姐的号码。...
世相丨小 黑
男人出门的时候,女人很亲,亲得让男人觉出了一丝不适应。 男人觉得,真正的爱是不表达,是无声,是一声默契的叹息,或者眼神。 男人这样想的时候,已经走在袁店河畔。他紧了紧背上的褡裢,里面有五两多银子。这已经不少,可以买一千来斤的小米,袁店黄。袁...
世相丨撺 忙
朔风吹,天气异常寒冷。这天傍晚,吴小万回到住宅楼前,冻得直打哆嗦。 “小万,来,暖和暖和。”周大爷递给他一个马扎,把电暖气开到高挡,问他:“咋?还没找到活儿?” “还那样,高不成低不就呗。”吴小万挓挲着手,一副无可奈何相。 隔着玻璃窗,他瞥...
浮生丨传 说
关于杜世强的传说,是“红鼻子”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杜世强是何方神圣,但是红鼻子一脸佩服的样子,跷着大拇指说:“他可是个绝顶的高手!” “是吗?”我不以为然。 “那还用说!”红鼻子摇着大蒲扇,从老树枝叶间滑下的阳光落在他的猪腰子脸上,使他那个...
浮生丨听 雪
钱谦益正在书房看书,忽而从窗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细小,轻巧,柔弱,但却非常清晰。 是雪花飘落的声音。 江南的冬季,雪是很少见的,而崇祯十三年的那个冬日,却纷繁错乱地飘落了一场大雪。钱谦益闭上眼睛,陶醉在那绵绵软软的声音里了。 忽然,冷清...
浮生丨苏来恩
据我父亲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一大家人在伙里一起生活,没有分家,家里共有十多口人。隔壁住着山东过来的一对夫妻。男的被称为老苏头,女的被称为老苏太,尽管那时候他们还不是老人。他们夫妻操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听着不太习惯。因为是外乡人,他们和街坊很...
浮生丨喜 材
他六十岁大寿那年,家里来了很多亲戚带着礼品拜寿,等了半晌也没见到他。就连他的老伴儿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起来了。昨晚老伴儿还跟他说,今天客人多,让他上午帮忙倒倒茶、择择菜,谁知道半晌都没看到他的影子。 农历六月,正是南方最热...
地方丨糨 罾
捞虾六早上捕虾回来,在上午八九点钟时分糨罾。 我们这地方,管捕小鱼虾的方形渔网叫“罾”。所谓“糨罾”,就是往捕虾的网上涂一层用米粉或木薯粉煮成的糨糊,然后晒干。为的是第二天网虾,小虾们闻着糨味儿,便往虾网里钻,很容易就捕到虾。 这天,捞虾六...
地方丨杠 网
打鱼七好久不“杠网”了,准备过年,村上有两家人杀猪,打鱼七就想讨点儿猪血来“杠网”。 那年头儿,还没有塑料渔网。打鱼七的渔网,是自己用青麻绞成细绳编织成的。为使渔网耐用,就得经常“杠网”。所谓“杠网”,就是用猪血加鸡蛋搅拌后浸染渔网。被猪血...
地方丨两只蝴蝶正午出去——
两只蝴蝶正午出去—— 在一座农场跳华尔兹—— 然后径直迈过天空 坐在一束阳光上歇息—— 然后——又双双飞去 在閃亮的大海上蹁跹—— 尽管任何港口—— 从未提到他们——入关—— 假如远方的鸟儿谈起—— 假如在以太汪洋里 被炮舰或者商船遇见——...
新星丨这不是假钱
8月26日,是金光一高新生开学的日子,三个收费窗口前排起了长长的交费队伍。这些交费队伍中,有的是学生家长,有的是新生本人。在这里交过学费、书费、住宿费后,新生拿着票据报到入班。 金光一高在周边三县市区中享有盛名,每年都有十个以上的学生被清华...
新星丨残 疾
接待完上午预约的最后一位当事人,我挺了挺有点儿僵直的背,开始归整已受理的材料。 就在这时,她旋风般地冲了过来,大大咧咧地往办公台前的凳子上一歪,冲着我大声地说:“我要办理××证件。” “对不起!办理××...
新星丨戏班子
太阳刚落下山,微微北风把村前老槐树吹得哗哗地响。老书记家宽敞的院子内早就挤满了村民,人群中间桌子上摆了个大茶壶,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聊起来。 “老书记,你在村里干了这多年,付出太多了,我才出山,今后工作请你多支持。”说话的是大学生村官,刚刚任村...
村庄丨面 瓜
半个月前的这一天,天青来到村东的庄稼地里,他在离坑塘不远的地方看到一片瓜地。天青知道,这片瓜地的主人是村里的王老瓜。王老瓜种出的面瓜很有名气,因为种瓜种得久远,把自己的名字也给种丢了,村里人都叫他王老瓜。天青看到地里的瓜已经成熟,在太阳光下...
村庄丨老乡亲
“娘的!竟敢骑到老子头上了!”一瓶52°的“老乡亲”,水溅吹了一半,捏着红鼻头,一个人坐在堂屋里骂骂咧咧。 五大三粗的水庭山墙似的杵到跟前,吓得水溅像个龟孙子直躲:“你……你来干啥?”水庭笑嘻嘻地伸出两根手指头,摘掉水溅鼻孔边那坨...
村庄丨乡村鸡事
麦子要抽穗时,卖小鸡的南方人又来了。他挑着两大筐小鸡吆喝着进了胡家桥。那竹筐直径足有一米五,小鸡们叽叽叽的浅吟低唱从竹筐里迫不及待地挤了出来。 走到八队饲养室门口,饲养员牛大爷笑着站起来招呼南方人。南方人就笑着走到树荫下,从肩上放下两只大筐...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百花园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6.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