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园

百花园 (2018年03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原价:¥8.00   促销价:¥3.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言说丨创作哲学
埃德加·爱伦·坡(1809—1849),美国著名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其小说风格神秘怪异,充满象征与隐喻,对后世犯罪小说、恐怖小说等影响极大,被尊为“侦探小说鼻祖”。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黑猫》、诗歌《乌鸦》等。 我认为...
正典丨心 事
村子里,王家和李家只隔着一堵墙。拆了这堵墙,王家和李家就是一家。 王家一个儿,李家一个儿;王家的儿子在县城当局长,李家的儿子在村里当教师。每逢星期天,王家的儿子必定开小轿车回家看望他爹王老汉,带回许多好吃的好喝的好用的;每逢星期天,李家的儿...
正典丨翦 剪
转眼到了1971年的深冬,北风吹地白草折,雪花疏一阵密一阵,无边的森冷利若针砭。 翦剪枯坐在家中的小客厅,望着墙上的挂钟,临近子夜了。他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苦寒如铁啊!” 老婆和孩子早入梦乡,他却愁得毫无睡意,且夜夜如此。一个理发师,在...
正典丨美丽的学校
新学校动工的那天,村主任特意燃放了几大盘炮仗,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将整个村庄的空气都炸得热乎了起来,连同那些平日里无精打采的狗叫起来也似乎都精神了不少。除了过年,村子里还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呢,大家都跑出来观望。 父亲和他的学生们也都跑了出来,...
正典丨回家,陪父母吃饭
下午四点半钟,车到县城。在车上我就反复盘算:是否回家看看父母?回来之前,我曾给父亲打过电话。父亲说:“有时间就回来,没时间就别跑了,千万别耽误你正事。”父亲所说的正事,是一个文学活动。我周六上午回县城,下午参加活动,周日上午去海边参观,吃过...
专辑丨自话自说
情况往往如此。 大舅每次来我家,母亲都要炒上四个菜,然后,烫上一瓶酒,供大舅享用。这一瓶酒基本一天就可以喝完。第二天,如果他继续往下住,仍需准备一瓶。第三天,大舅就会不好意思了,他执意回返,并顺理成章地从母亲或父亲手里接过十块钱。 大舅坐火...
专辑丨尽量虚拟
他是那种精于算计的农民,有心计,脑子活。偶然的机会,他离开了土地,到县城做起了批发生意。他很快致富了,但也很快就学坏了,抛弃了原来的媳妇,和一个他自己认为年轻貌美的女子另外组建了家庭。但是,这个另外组建的家庭并不能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他的第二...
专辑丨吉他琴的呜咽
十五年前,我老舅坐在家里的阳台上吸烟——阳台很小,种了许多的花,花丛中有一个小板凳,是老舅的“宝座”。他一边吸烟,一边欣赏着身侧的那些葱葱郁郁的花草,心底充满惬意。他是一个在儿女面前从来不笑的父亲,但对待花草、对待姊妹、对待别人,却是截然不...
专辑丨让小小说更加生活化一些(创作谈)
去松原讲授小小说创作,遇雪;今天是从那里回来的第二天,大清晨,雪又下来啦!古语有“瑞雪兆丰年”之说,北方人见了雪心里自然欢喜,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从事小小说创作三十年了,坎坎坷坷地在学习中实践着,在创作中摸索着,一点点接近自己心中的目标。闲...
中国元素·梨园丨挂 画
门外的车喇叭嘟嘟地响了好一会儿了,筱嫦月盯着手机还是一动不动。她在等丈夫的短信。早上,她的微信里收到朋友发来的一组照片,照片上全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孩,手牵手的、搂肩搭背的、面对面的,每一張上的两个人,都是幸福快乐的模样。那个男人,是筱嫦月的...
中国元素·梨园丨对台戏
杨士贤正在钟楼下的一家酒馆里自斟自饮时,听到对面桌子的几个陕西人说起戏园子演戏的事。原来是,戏园子要唱戏,且是南台秦腔、北台蒲剧的对台戏。而且呢,秦腔上演的是花旦宋上华的拿手戲《拷红》《杀狗》;蒲剧这边呢,是小梨花担当主演,演的也是她的叫座...
芳华丨你笑起来很美
最后,朱莉决定穿那件棕色高领连衣裙参加葬礼。纯羊毛。袖口处缀有两朵细腻的银菊花。黑色腰带选用的是优质头层牛皮配以纯铜质地的扣子。 这件好衣服是朱莉五年前在市里的一家高档服装店买的,那时她跟建辉住在东街的出租房里,她以为他们快要结婚了,应该花...
芳华丨爱上捡垃圾的男孩
快三十了,他还没有结婚。父母、亲戚为他焦急,就连单位的同事也为他焦急,经常为他介绍对象。可他自己却不急,他坚信,这世上总有一个女孩是他命中注定的伴侣。 他虽然个头不是很高,皮肤有点儿黑,但很健康,脸上总洋溢着开朗的笑容,看着很朴实、很舒服。...
芳华丨宋瓶儿的尖叫
给大明寺画壁画时,宋瓶儿十六岁。 十六岁的宋瓶儿春心萌动,暗自喜欢上了大明寺那个眉目清秀的扫地僧。 于是宋瓶儿路过扫地僧的机会便无端地多了起来。两个年龄相仿的人儿彼此都对对方暗生爱慕,几番目光较量后,宋瓶儿自认确定无疑。 夜深人静、月光渐歇...
素年丨幸福的游泳
游泳对她是幸福的事。 这一切要从她刚刚学会游泳开始。 那天她刚换好泳衣下来,走到泳池边,听见“嗨!”,她转头,他在泳池里同她招手。 他居然认得她。她略吃惊,内心暗自欢喜愉悦。 “你没跟团队?”话一出口,她就懊恼自己不会说话。 他不需要跟团队...
素年丨谁的江湖下雪了
唐楚下班回来,顺着楼道里昏黄的光线爬到四楼。四楼的声控灯坏掉有一段时间了,向房东老太提了多次,也不见修理。唐楚打开手机的电筒,摸索着掏出钥匙开门。 对面的门“哐当”一声开了,唐楚惊得全身一颤。对面的出租屋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这时一个陌生的男...
世相丨老张媳妇
十年前,老邻居于二哥老两口儿,去大连投奔儿子,房子卖给一户黑龙江人,姓张。 老张家搬家,我得过去帮忙。这搬来后,两家是隔着一个墙头的邻居。邻居,你不处好了不行。不是有句话吗?远亲不如近邻。 看得出,我主动过来搭把手,老张两口子很意外,也很高...
世相丨回 来
李飞住在抚州城外,这地方可以称作贫民区。整个城外,见不到几幢好房子,都是那种老木屋,很多房子因为没人住,几乎倒掉了。还有,在这里住着的人,大都没有正式工作,比如李飞,还有他隔壁的细毛、水华等,就在外面卖苦力。细毛帮人家刷漆,水华扎钢筋,李飞...
浮生丨麻 雀
11月一过,麻雀就多了。稻子收割好,稻穗捡了两遍,剩下的留在田里,喂那些麻雀。周禾子背着手,站在田边看麻雀蹦来蹦去,低着头找稻穗吃。 周禾子的家在她身后。 周禾子如今已经67岁了,她9岁离家,60岁回家。她不在家的这些年,最老的那间小土房没...
浮生丨剃头匠老董
董师傅的小店只有几平方米,夹在街上两个店面之间,很逼仄。于是他就在店门口摆了几张椅子,还有一张破旧的藤椅,可以让等着理发的人坐坐,聊聊天。当然,没有顾客的时候,董师傅自己也会坐在那把藤椅上,抽着烟,看着街上来往的人和车,悠然的模样,丝毫没有...
浮生丨颠 覆
小学校的教室在一天早晨轰然倒塌。七七的儿子马马在小学校读书。小学校就一个班,马马是班级最小的学生。教室坍成一堆废墟时,马马正在院子里玩。马马听见一声巨响,回过头,看见一根碗口粗的木头笔直地竖向天空。马马很想像一只猴一样攀上去看看,不想被一只...
小时候丨找驴子
那年冬天,我正在做娶媳妇的好梦,却被我娘掀开了被子。娘使劲儿拍拍我,急着说:“咱家驴子又跑了,赶紧找驴去。”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摸黑穿上衣服和鞋子,钻进了夜色里。 本来,那头驴子是招人喜欢的,犁地的时候卖力气,打场的活儿稳稳当当,拉车赶路最...
小时候丨吃鸭子
开春的时候,我家买了两只鸭子,上上下下都是黄色的,笨笨的样子,招人喜欢。到了秋天,两只鸭子变样了,前前后后雪白雪白,而且,每天下两只蛋,白花花的,惹人疼爱。 两只鸭子下蛋,说起来也有我的功劳。早上,我去塘里捞鱼虾;傍晚,我去树下捉虫子,把两...
小时候丨那年麦收的夜晚
那晚的月光有些亮,照得人心里明晃晃的。吃饭时,娘说:“俺们今晚还得上坡呢,大队里要抢收麦子。”她这话是替爹说的。爹惜话如金,在家里轻易不开口,这让我们兄妹三个多少有点儿畏惧。 饭后,爹开始霍霍地磨镰刀,娘去整理扁担和绳子。我跟在娘身后,小心...
新星丨远去的稻田
别急别急,饭还没熟呢,你先好好在轮椅上待着。 香?能不香吗?这米是顺子从乡下背来的,刚磨出来。他大老远来看你,可惜你认不出他了。也是,除了我,你谁也认不出了。 顺子是咱们下放在农村时的邻居,他爹是队长,一家人可实诚了。那地方不产细粮,成年累...
新星丨胡先生
小村人一般是不以先生称呼人的,称胡先生是少有的例外。胡先生少时上过多年私塾,这在小村已经是凤毛麟角,小村人总是胡先生长胡先生短地叫着。 胡先生家有书,有很多很多的书。人们经常看到胡先生抱着一本本书有滋有味地看,书有厚有薄,有大有小,看到尽兴...
新星丨收破烂的老奶奶
楼下花园里的菊花在瑟瑟的秋风中孤傲地绽放着! 我们小区有一位收废品的瘦弱的老奶奶,不论是酷暑烈日、寒冬凛风,还是覆霜三寸、大雨滂沱,始终骑着一辆老旧的三轮车在小区中穿梭,并伴着一声声为生计而响亮延绵的吆喝:“收破烂嘞!”那辆三轮车似与她年龄...
新星丨修车老人
走在大街上,汇入川流不息的人群里,那鳞次栉比的高楼、明晃晃的车影挤入我的眼帘。我一次次想要停下来,但都被这杂乱的脚步推着前进,心中那点对宁静的渴望,也只能微弱地呼吸。 我疾步走在那条街上,怀揣着正午的闷热与烦躁。忽然,拐角的一棵绿化树占据了...
地方丨泗门人物(三题)
棉花秆 我母亲被泗门东河沿人叫作全国粮票,因为她除了石棉厂的公务,还经常给人做媒。其中一个,是把她二姐的女儿,介绍给太傅世家(明代谢迁阁老的出生之地,曾经被朝廷赐封了这四个字,如今只剩下几个小院落)里头的达苗哥哥。 母亲的二姐,嫁在青山的一...
村庄丨母亲的麻将和孙子媳妇
母亲66岁生日那天,我从城里赶回乡下送给她一副麻将牌。我知道这比给她老人家做个五彩缤纷的大蛋糕还要强百倍。同时我把儿子小时候用的一条小红毛毯拿了回来,当麻将牌的桌布。印象中这条小红毛毯还是母亲一手买的。母亲时常念叨孙子,可孙子在学校里。学校...
村庄丨做 伴
柳倩倩的丈夫出去打工了,柳倩倩的婆婆就邀秀雅姑娘晚上过去给柳倩倩做伴。 柳倩倩刚结婚不久,房子、被子、家具、电器都是新的。房里面的双喜字还是鲜艳的,被子还透着清新的棉絮味儿。秀雅心想,自己的闺房干净是干净,可哪里有这么新?她的靠身的被子得有...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百花园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6.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