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0年08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海外文摘》创刊于1984年,是一本贴近生活、透视海外的综合性文化休闲月刊。它专门介绍国外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万象...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1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不在场
有个失踪案,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齐凡宇翻看这个失踪案卷宗,失踪人叫杨德,失踪时23岁,1991年报的案,报案人是杨德的母亲,这么多年,家人再没到公安局询问过。卷宗里没有杨德的照片,卷宗写着,因为家里没有他的照片。 案卷记...
中篇小说丨名声
政府院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上访的人,刚从市上调任古城的县长秦怀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 办公室主任简单地给他汇报了些上访的情况后,秦怀德出乎意料地决定自己下楼去接见这些上访者。 办公室主任有些吃惊,他懂得按常规来说,领导们十分讨厌或者惧怕直...
中篇小说丨何向东的奔跑
一 春天的太阳是温暖的,一旦偏西,搁置在了西边那团黑蓊蓊的山顶上,整个安子沟都会黯然失色,阴冷起来。坐在那包青石头上放牛的老头儿谢新岳,连连打了两个喷嚏,一挂鼻涕吊在了鼻尖上,他欠身站了起来,一捏鼻子,随手就把那黏乎乎的脏东西甩在了柏树丫上...
短篇小说丨屠夫老馬
话说神农架这地界,山民的肉食以腊肉为主。因为山高路远,赶一趟街不容易,吃鲜还不现实。农历冬腊月,将猪杀了腌渍后在火塘上熏好,就是一年的肉食。一般人家喂猪散养,三五头猪很正常,所以,每家杀的猪会有两三头甚至四五头也不稀奇。屠夫因此成了季节活儿...
短篇小说丨我们能忍受多少疼痛
阿芬有些着急地来到布摊前,问秋燕是不是和百江商场或者什么人合作了,秋燕疑惑地摇摇头。阿芬指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说,那就怪了,我刚才在百江商场闲逛,看见成批和我这套一模一样的衣服。秋燕说,这不可能,我就给你做了这么一件啊。阿芬一拍脑门子,想起一...
短篇小说丨雾
取票时才得知南京飞往西安的航班取消了。 这是事先没有料到的。昨夜临睡前她还查过天气预报。查看的主要目的地是她生活的小城。小城很小,不出来走走,尤其不到苏杭一带的大城市来走动,是很少有机会强烈感觉到小城之小的。小城只有一百二十万常住人口,而据...
短篇小说丨米诺鱼
1 八月,酷日无情。尽管已然傍晚,这日头却仍不见颓势,全力烘烤着一切。躲在树荫遮蔽中的蝉扯着嗓子,吼着没有音调的歌。夏日即尽,它们得抓紧时间一展歌喉。两片锃亮的玻璃门挣脱彼此的怀抱,从大楼里放行了一位访客。像之前迎接他时一样,这两扇门骤然分...
短篇小说丨吕布衣
一 临时机构的成员来自不同单位,按照主任的说法,我们都是组织推荐的“优秀人才”,但我看哪个都不像。就说我自己吧,不过是人职不到一年的小公务员,对本单位业务不熟悉,这才抽调到这里来的。 主任跟我们约法三章:一、既然抽调了,要和原单位完全脱离关...
短篇小说丨花开的声音
1 1977年,对我家来说是个多事之秋。 母亲怀我时肚子都在下半身,形状尖尖的,腿脚迈得很是利索,临生了还在下地干活儿。村人说,瞧这身形这利索劲儿,一准是个小子!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心里却发慌,生孩子可是隔皮猜瓜,没准的事。 那时候,小西村里...
短篇小说丨你这样子对谁都不好
夏天的夜来得迟。 住在杏湾小区一楼的殷海娜,看着电视,吃着晚饭,笑嘻嘻地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正准备洗锅,看见凉台外闪过一个影子。殷海娜一惊,发现那人摘了自己挂在外边的绣花内衣就跑。殷海娜随即大喊一声:“干什么的?别跑!”边说边撂下飯碗,就往...
短篇小说丨姚雪垠速写
那年在纪念茅盾诞辰百年研讨会上,听到他跟刘白羽说:“我现在每天上午不会客,写东西。下午如果不来人就读书。” 有天下午,我去他家,第一眼就看到书房门楣上挂的红纸活金墨字“无止境斋”。 在他和客人聊天时,我在书房里的书桌旁看到几个高低不等带有许...
经典回放丨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
努尔曼老汉患了失眠症,一件恼人的心事折磨得他头疼脑涨的。此刻,他思量着今夜雪势不大,天亮准停,明早狐狸的去向一清二楚,便是不可错过的狩猎妙机了,但是……嗨!巴力斯(猎狗名)不在手上了嘛!有啥办法呢?为此,好久不能入睡。若是晴天,这阵也该三星...
经典回放丨逝去的岁月,活着的人艾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从根本上否定了“两个凡是”。由此也迎来了文艺界的活跃期(当然,真正的“解放思想”,是要到贯...
海外文苑丨暴风雨中降临的婴儿
每过几分钟,就有一阵宫缩传遍产妇的全身。产妇痛楚地叫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昏暗的小屋里,一床垫子铺在泥地上,瑞丝凯特裸身躺在垫子上。她浑身都汗湿了,发出光泽。瑞丝凯特的妈妈库迪拉特、姐姐阿迪亚特围坐在旁边。防风灯...
海外文苑丨古米廖夫与阿赫玛托娃的婚恋和离异
“艺术作品始终像它应该的那样,穿过拒绝接受它的若干岁月之死亡地带,在后世复活。”这是诗人勃洛克在《论艺术与批评》一文中的论述。俄罗斯文坛的诸多事例一再验证了这位大诗人的高瞻远瞩。 俄罗斯白银时代诗人尼古拉·古米廖夫(1886-19...
生活随笔丨英子
六岁那年,我随父母搬迁到一个花树掩映的村子。那个村子真美,花树包围着黑瓦屋,白泥墙旋转,像星空落下的河。 我家那时租住在一个单身汉的大房子里。屋里很大,有一个房间,一个灶台,一个粮仓。我们兄妹三人在屋里转来转去,从前门串到后门。英子也跟进来...
生活随笔丨天鹅与元生
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秋天。 树叶黄了,一行大雁往南飞,我和我们生产队里的社员们在村东割豆子。忽然,“砰”的一声枪响,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朝枪响的地方望去。在离我们不远的大沙河上空,一群正在南行的大雁忽然調转了方向由南向北飞翔。 割豆子的人们...
生活随笔丨护工
当母亲又一次脱离险情,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时,张阿姨来到母亲身边接手护理。 母亲身上插着鼻饲管、氧气管、导尿管、胆汁引流管,气管切开,胸前粘着各种贴片,连接着床头一台仪器——它将24小时监测身体的血压、心跳、氧饱和度,还有各种我看不懂的...
生活随笔丨逼婚
1961年7月,我初中毕业后,应征人伍。 临走前几天,哥哥问我有对象了没有?我红着脸说,我才十九岁,哪有什么对象?哥哥又问真没有?我说真没有。他说那好,明天去给你找一个。 哥哥是我们兄弟姐妹们六个中的老大(我是老二),年长我十岁,不但是生产...
生活随笔丨豆寇
十三岁那年秋天,臭菊花开得金光灿灿。我从山坡上下来。我妈在村口扯着嗓子喊我的小名,我一路狂奔,跑进村庄的晚烟里。 “算你运气好,你爸打听到,明天一早有拖拉机到猫街。”“上了初中,要好好读书。”我妈瞅了我一眼,转头继续划着火柴,烧火煮饭。 我...
生活随笔丨渴望
小学五年级,我参加全乡语文竞赛,作文是描写文具盒,自拟题目,我的题目是《我爱我的文具盒》。 考试快要结束时,监考老师走到我跟前,看我的作文,我有点拘束,用手捂住,老师还是挪开了我的手。交卷时,老师对我说:“就你作文写得好!”当时就感觉脸一下...
生活随笔丨母亲的“本事”
母亲生我时,父亲在外干活,母亲一人在家,生下我后本已筋疲力尽,可她在闻讯赶来的二奶的帮助下,坚强地拿起剪刀剪断了脐带。生弟弟时,也是相同的情形,母亲咬咬牙,总算挺过来了。 为此,父亲夸赞母亲有“本事”。 拉扯大我们也是不易的。恰逢大集体年代...
生活随笔丨幹孃
陈涛的父亲是一个粗壮的渔家汉子,下海捕鱼时不慎落海,直到现在,山坡上留的还是一座衣冠冢。 陈涛娘儿俩相依为命,靠母亲在渔村里给渔船理网、帮鱼贩剖鱼鲞打些零工,把他拉扯大。陈涛性格倔强,最痛恨别人叫他没爹的孩子,为此没少和别的孩子吵架,加上学...
生活随笔丨凭什么你长得那么好看
那是20年前的事了。 2000年,县里“三讲”党性党风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抽调人员,要从报社抽调文笔好的编辑记者到办公室工作,主要是写材料。我那时候年轻,20岁刚出头,写材料从来不觉得累,报社的工作程序大多数时候是编采合一,因为大部分自然来稿...
生活随笔丨走不出的目光
那幢红砖小楼,是单位分配的福利房,也是父母最后的住所。陈旧的两层小楼,阳台一大半都被前面的高楼遮挡住了,唯有半个拐角能看到對面的马路和远山。那半个拐角,便成了母亲眺望儿女的窗口。 上世纪90年代的我,每当骑到那片路段,都会下意识地扭头看看阳...
生活随笔丨半支彩笔
上高小的时候,我就读的乡村学校开设了美术课。在乡下人看来,这是一门可有可无的“副课”。因此,与举足轻重的“主课”语文、算术相比,它晚开了三四年。 美术课从铅笔素描开始,平时写字的铅笔和白纸,摇身一变成了画笔与画纸。习作和创作,是素描绘画连贯...
生活随笔丨三妈家
小时候,我家东边是三妈家。三妈也就是三婶。我们两家隔屋连山,东西并排而居。 我三媽是个苦命的女人,生了五个孩子,前面四个是清一色的女孩儿,直到第五个才是个男孩儿,比我年长两岁。因为从小经常生病,花了家里不少钱,故起名“买子”。又因生病时打针...
生活随笔丨芭蕾基训课的魅力
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年少时,酷爱芭蕾舞,经过不断的练习,舞蹈技艺大有长进,他创造了一些芭蕾舞的手、脚的动作和跳跃的动作,于是编排了一些较为简单的芭蕾舞剧,自己担任芭蕾舞剧中的男主角,这一下,征服了王公贵族、大臣及法国民众,同时在外交上用芭蕾舞拓...
生活随笔丨又见稻花香
春天,二弟来电话,说家乡又种水稻,正在插秧,给我发来了图片和视频。看到不是人工插秧了,而是机器操作。驾驶机器的男人正是二弟,高高坐在驾驶座上,紫红的脸膛上嵌刻的双眼,充满光明。堆积在田埂的一簇簇稻苗,犹如一团团拥挤的娃娃,陌生的目光正怯怯地...
生活随笔丨我的江南我的雨
悄悄地,云层低低压着田野,压着村庄和河流。一会儿,雨丝缠缠绵绵拉扯下来。 树被这雨吵醒了,结束数十天的冬眠,绿的幽灵在枝丫间飘来荡去。 窄窄的石级上,浣洗的妇女挽了裤脚,或披一袭雨衣,或撑一把花伞,或项一个斗笠,那粉腿玉臂插立水中,惹得鱼虾...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