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20年07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海外文摘》创刊于1984年,是一本贴近生活、透视海外的综合性文化休闲月刊。它专门介绍国外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的社会万象...     展开
原价:¥20.00   促销价:¥1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梅花煞
叶汶对我说,有句俗话,人老深,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他说,其实,这个深不是别的深,是指心计。心计深也不是别的意思,是说办事有分寸,懂得适可而止。说着就笑了,年轻时不这样,总是脑子一热,一条道儿跑到黑,只要认准的事,说怎么着就得怎么着。 他...
中篇小说丨古黄河的女儿
1 沙苇出生在秋天,古黄河两岸芦苇荡漾,芦花纷飞。那是一个名叫睢宁的小地方,六百多年前,黄河在这片土地上奔腾过。黄河任性霸道,淮河安静温顺,黄河欺负淮河老实,多次鸠占鹊巢,抢夺淮河人海之道。黄河肆无忌惮,想改道就改道,想泛滥就泛滥,泛滥之后...
经典回放丨神木
一 冬天。离旧历新年还有一个多月。天上落着零星小雪。在一个小型火车站,唐朝阳和宋金明正物色他们的下一个点子。点子是他们的行话,指的是合适的活人。他们一旦把点子物色好了,就把点子带到地处偏远的小煤窑办掉,然后以点子亲人的名义,拿人命和窑主换钱...
经典回放丨给人心一点希望
罪犯把外出打工的无辜青年骗到小煤窑下杀死,伪造事故现场,然后以青年亲人的名义向窑主诈钱,这是发生在煤矿的真实的恶性案件。已抓到的罪犯有40多人,他们一般是两人或三人结伙作案。近年来,这伙丧尽天良的罪犯流窜在陕西、河南、江苏、河北、辽宁等地小...
短篇小说丨国境绝地
赵德最终还是被老婆拽上床,虽然那時已是半夜一点多了。 其实,那晚他是蹑手蹑脚偷偷潜进家门的。那天晚上,酒足饭饱的他和樊春雨去了歌厅,扯嗓子吼到精疲力竭后,又去串店撸串,灌了一肚子凉啤酒,直到凌晨才晕晕乎乎回家。为了不惊醒老婆孩子,他脱下鞋子...
短篇小说丨你去过巴里坤吗
对于那个人的冷漠你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近乎冷酷,但眼神里又时常透出些莫名的忧郁。如果这么说,你还不甚明了,那就说个事实吧。 这趟西去的列车上,他比我上车早,我从兰州站上车,找到自己的铺位时,他正在铺位对面窗口边的凳子上坐着。确切地说,我推着皮...
短篇小说丨秋分
对,擦伤,会好起来的,他只是擦伤。 不知道我是听从了医生朋友的劝,才想去医院看看呢,还是我只想去看看,一夜之后他好点没有。其实,我的目的很明显。我想,我真的从没像今天这么累过,醒了坐起来又躺回去。 随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找出温度计,38.5...
生活随笔丨那催人泪目的邂逅(外一篇)
一场秋雨一场寒。处暑过后,金沙便进入树树秋声、山山寒色的绵雨季节了。 金沙是乌蒙山区的一个中等县,人口57万,经济实力却名列全省前茅,且是中国西部百强县。县域南部的乌江大峡谷,群峰屏列,碧水深流,奇洞幽穴,猿戏鸟鸣,现在已是观光休闲的热点景...
生活随笔丨留长发的女生
女生就该是长发飘飘才好。“你看我们班级里那些学习认真、成绩优异的,基本上都是留长头发!”这是儿子关于女生留长发的直接印象。“所以,妈妈也该留起长发!”我一听,乐了。 “你们父子俩这是什么奇怪逻辑?”妻起初还表示明显抗拒,不过,在我和儿子的左...
生活随笔丨稼轩词里看上饶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又“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些千古词句,中小学生都会熟背熟用,出自南宋军旅词人辛弃疾之手。 1181年初,42岁的抗金志士辛弃疾被罢免来到江西上饶(时称信州),从落脚带湖到1207年别离瓢泉,前后居停...
生活随笔丨乳汁的颜色
乳汁是什么颜色?毫无疑问是乳白的,而我却把它看成另一种颜色——红色,鲜红的血色。我不仅把它看作是鲜红的血色,还纯粹把它看作是鲜红的血。滴滴乳汁,是滴滴鲜血变成的。 我把乳汁看作是血,是因为我把母亲的每滴乳汁,看作是鲜血变成的。这是我懂事以后...
生活随笔丨豌豆
豌豆,注定不平凡。 尚在娘肚子里,她就有了责任田,那是挺着大肚子的母亲挥舞着镰刀用生命换来的,她上边,是高大威猛的大哥、二哥。豌豆,还没出生就被刻在了族谱上。纺织厂工作的母亲,煤矿上班的父亲都说,豌豆必须生,虽然计划生育已经很紧了。 小时候...
生活随笔丨1973年的超级板车
我刚上小学一年级,那年冬天特别冷。 雪还没“焐”出来,三爷来了。在皖北桐城,那里管叔叔不叫叔,叫“爷”。 三爷来的时候是在傍晚。三爷二十七八岁,比父亲小了十多岁,瘦瘦高高的像根麻秆儿,人长得怪精神,着一身蓝卡其布裤褂,上衣口袋里还别着一支锃...
生活随笔丨姥爷与刺猬
听母亲讲,她小时候姥姥家每年都种甜瓜。 到了夏天,姥爷在瓜田里搭一个窝棚,晚上就睡在窝棚里看瓜。甜瓜地里经常有刺猬出没。 姥爷把刺猬逮住,第二天吃刺猬肉。 刚开始吃刺猬时,不懂怎么去做熟,姥爷就用刀如殺猪一般先剥刺猬皮。刺猬的哭声酷似婴儿,...
生活随笔丨自学路
1982年仲夏,初中二年级未读完的我因故辍学,然后去河源山区修水利,到深圳特区做搬运,在省城广州学武术、流浪,然后回家乡陆丰爆竹厂当切炮手。 一番历练,几番挣扎,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了些思考,觉得赚钱非吾愿,习武学艺又需要钱,只有当个穷秀才,一...
生活随笔丨祖母,我想您了
祖母离开我已经60余年了。 有时候我独处书斋出神,祖母好像就在我的眼前叮咛我:“你又呆着,别总在屋里发呆,出去走走吧,那样你会快活些。” “好的。我听您的,祖母!”我心里回答着,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一会儿漫步在田野窄路,一会儿蹬行在山阴小道...
生活随笔丨有父亲的时光是彩色的
我记事是在三岁左右,这让很多人惊奇。 母亲总是不在家的,她去食品厂上班,叮嘱姐姐照顾我,说晚上给我们带餅干吃。姐姐嘴里答应着,母亲刚一出门她就跑到外面疯玩儿,把我扔下了。我有些寂寞,也有些无聊,于是我独自上路。穿过碎石铺就的巷道,路过一家茶...
生活随笔丨夏虫儿
打麦场上,一到夜晚,就是这萤火虫的天下了。 它们一个个闪烁着光亮,就像是遗落在人间的星星,或群飞而起,或独自舞蹈,或飘忽不定,或驻足小憩。仿佛这夜晚就是专门为它们布置好的巨大舞台,点点萤光,就是这绝大舞台上最闪亮的角色,它们的飞舞,将这寂静...
生活随笔丨齿间
美食是与生活的所有乐趣相随的。 吃是人的天性。我邻居家一小孩儿,也就两岁多一点,父母常领着他走亲访友,逢人必定要让小孩儿叫“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礼貌称呼一番。但这孩子奇陉,如果被称呼人空着手,父母再怎么提醒,他只是瞪着眼不作声,...
生活随笔丨相遇在柏林的深秋
柏林是一个让人很容易爱上的城市,冷峻又温柔、克制而自由。 没来柏林之前,柏林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和东、西德国分裂、啤酒、香肠,连接在一起的符号,而今天,却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柏林是一座現代与古老交织的城市,这里有看不完的新兴景观,也有数不尽的...
生活随笔丨“带柄蛏”的传奇
“带柄蛏”是我老家舟山六横岛的方言,指浅海滩涂上一种类似贝壳的生物。 其外形的上半部分,有点像普通的蛏子,但却是棕黑色的,扁扁的两瓣外壳紧紧地闭合在一起,但它的外壳又没有贝壳那么硬,不易破碎,有点像胶木的样子,所以,这也是我怀疑其是不是贝类...
生活随笔丨穷与富
“衣锦还乡”是一句成语,《旧唐书·姜暮传》有一句:“衣锦还乡,古人所尚。”也就是说,自古人们就崇尚衣锦还乡。 最出名的,莫过于《史记》中项羽与刘邦的记载。当了官或者富贵了,不回故乡就像是穿新衣走夜路,没人看得见。当年,项羽消灭了秦...
生活随笔丨门槛上的沙漏
古时候的门都是木头门,如果把门直接安装在地上,时间久了,木门会逐渐腐朽,地面也会变得坑坑洼洼,门缝则会越来越大。而加上一道门槛,可以起到密合作用。 门槛是为了防止了家财外露,同时保护门的底部,以阻挡从门底下吹人的风。在风水上的说法,门槛具有...
生活随笔丨看松
阔别五垸林场,已有30多年。 那时,这个坐落在岳阳县、毗邻著名的新墙河抗日战场的林场,从107国道进林场,路较平坦,只有一截山路,有着蛇行的扭曲与起伏。野山桃树与梨花,都把红白的花朵不吝地贡献出来。车子从村舍前穿过,惊得鸡鸭一阵逃窜。 车子...
海外文苑丨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
2020年3月27日,北京时间晚上十点。 一架从英国伦敦机场起飞的飞机,在青岛流亭机场落地。检疫人员登机,开始例行体温检测:“欢迎来到青岛,欢迎回家。”这句开场白,让我印象深刻。 去年5月,我奔赴英国威尔士卡迪夫市,就读于卡迪夫城市大学,开...
海外文苑丨朝鲜记
今年一月中旬,我们自组一个20人的旅游团,赴东北感受冰天雪地。第二站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首府延吉市,突然捞到一个去朝鲜的机会。于是,我们九人迅速从大团分离,组成旅朝小团,坐两小时的车,抵达圈河口岸。 路上,导游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去年夏天,...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