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摘·文学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原价:¥40.00   促销价:¥1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长篇小说丨果林城的中国女人(连载2)
(接上期) 十四、职场借刀杀人 1 兰欢对李香和丽华姐说:“贺云娇这个女人嘛,表演欲望惊世骇俗,但是人不坏,很容易相处的。”李香说:“对,她没有伤害过人,她都是在做她自己。”兰欢说:“有的女人表面上温和有礼,背后却抢人老公,害得别人家破人散...
短篇小说丨寒枝雀静
冰枝一点也不喜欢爬山,认为那是愚蠢而体力过剩的人所做的事。可这天早晨与以往不同。老板娘一直在谈论山,说旅店后面的山所通向的山顶平原,人迹罕至,野花遍地。 我没有去过那里。可总有一天,我是要去的!老板娘以尖利的嗓音向所有客人宣布她的爬山愿望。...
短篇小说丨那边
半夜里,不知怎么就闹起别扭来了。 小裳把身子一拧,躲在被窝里悄悄流泪。老边躺着没动,一下一下喘粗气。半晌,听见窸窸窣窣的,好像是在找烟。小裳这一回本来没有打算大闹,见他这样子,心里恼火,往日的千种冤仇顿时涌上心头,一下子掀开被子翻身坐起来,...
短篇小说丨少年时的一个月夜
大约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学校放暑假,闲着在家无聊。正巧,农村的二舅来了,娘说,你没事就去你二舅家待几天吧。 二舅家住在黄花岗,离我姑姑家的李保总屯有一二里远,村子和村子緊挨着,没有准确的分界线。有时候,人们互相打听对方家的住址,屯子的人就把二...
短篇小说丨伤心情歌手
我发现托尼·加德纳坐在游客当中的那天早上,春天刚刚降临威尼斯这里。我们搬到外面广场上来刚好一个星期——跟你说,真是松了口气,在咖啡厅的最里面演奏又闷又挡着要用楼梯的客人的路。那天早上微风习习,崭新的帐篷在我们身边啪啪作响,我们都觉...
短篇小说丨我的20世纪之夜,以及其他小突破
如果你在 1979 年的秋天遇见我,你会发现你很难给我定位,不论是社会定位还是种族定位。我那时 24 岁。我的五官很日本。但与那个年代大多数你在英国碰见的日本男人不同,我长发及肩,还留着一对弯弯的悍匪式八字须。从我讲话的口音里,你唯一能够分...
短篇小说丨晒
9999。圣诞节晚上,小帅的未婚妻在微信朋友圈晒图。在转账给她的附言中,小帅还引用了《大话西游》中至尊宝的一句:“我对你的爱,如滔滔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洪水所到之处,被收拾者无数,首先躺枪的是和小帅同一个办公室的小高和小付。 “你看,人家...
短篇小说丨女人心
春日午后,草地上散着休闲的人们,这是个节假日,热闹的最是孩子。笑声、闹声传过来,让她的心顿时痒痒起来。她立在高楼阳台上,透过落地玻璃门,看到两个四五岁的孩子争一只皮球玩。大一点的孩子抢走了,小的追不上,就躺倒在地上,两脚乱蹬,哭起了鼻子。她...
短篇小说丨假酒
上级对公款请吃规定很严,其中一条:不得上白酒,尤其是茅台酒之类的高档白酒。 他深知自己的领导是茅台酒的“忠粉”,无“茅”不喝。 怎么办?他灵机一动,将茅台酒灌在矿泉水瓶子里,喝这种“矿泉水”,应该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妙哉妙哉!他得意扬扬...
短篇小说丨生命没有下次
陈东是市里消防队的新人,自从上岗也没出过一次火警,最近有一次全市的消防检查,总算让他提起点精神。 陈东跟着队员来到这家仓库,仓库的主人他认识,论起来还算是表亲。 转了一圈,消防器材该有的都有,质量也过硬,一圈下来陈东有些倦意。 仓库的主人看...
短篇小说丨买孝心
自从儿子上大学之后,留下我和媳婦驻守略显空荡的家。就连节假日儿子也鲜有回来,这个家越发冷清了。 没想到,今年的端午节,儿子选择回家过节。而且在家里面对我媳妇连绵不绝的爱的唠叨,儿子竟也没有不耐烦,而是用心回答了每个琐碎无聊的问题。这让我和媳...
短篇小说丨土鸡蛋
何四不明白,母亲为啥会突然心血來潮,养鸡。 鸡天生好动,总是把屋子弄得又脏又乱。母亲七十多岁了,有骨质增生,腿脚不利索,何四担心她赶鸡跌倒。 母亲始终不愿进城,说城里空气不好,其实是怕给儿子增添负担。母亲不进城,何四只能回去看。每月一次。何...
短篇小说丨撑起一片天
那是一把普通的伞。 一早下雨,我撑着伞到了地铁口,那里有几个眼巴巴等候的人,像是被那雨惊到了,停滞在那里。其中的一个年轻男人,一脸着急,不时皱着眉,应是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目光不时地朝着雨在看,又不时地踱着步叹气,看着雨中甚至有冲出去的动作...
短篇小说丨赝画
凌风待的部门是市里挺有实权的地方,凌风在人眼里自然也挺牛的。人家都知道,只要他手里稍微意思一下,那些承包商尽可以滋润好几个月。于是,一些想在凌风手下滋润的主儿,便变着法子巴结凌风,凌处长长凌处长短地尽讲好话围着他转,今天说要请他吃饭,明天说...
短篇小说丨顽习
里人关君,酷暑英雄状,每每有人戏耍一枪,关君便仰面“啊”的一声壮烈而倒,如若中“机枪”连射,更是躯体挣扎,作痛苦万状样,许久“死”定。于是,里人常与之惹兴。 某夜,队长使关君瓜田值班。时将鱼白之际,关君朦胧中忽觉有人窃瓜,霎时一个鱼跃,奋力...
短篇小说丨分手前的清单
烛光摇曳,殷红的烛泪顺着烛身滑落…… 桌面上放着“离婚协议书”,两双忧郁的眼睛,失神地看着烛台里凝固、冷却的蜡泪。 玲玲两弯黛眉凝聚着哀怨,伤感地说:“老人都说‘两口子过日子要相互谦让是明智的夫妻之道’,可我们谁也不肯谦让谁,哪怕洗只碗也会...
短篇小说丨拍戏
某商行坐落于A市商业街西侧,开业一年有余,门可罗雀,生意冷清。老板B君终日郁郁寡欢。 一属下献计于B君,闻之,喜上眉梢。 翌日,便有身披ATV黄马夹,肩扛摄像机者若干,来此拍戏。如是再三。自此,该商行声名鹊起,顾客盈门,B君人生得意,把酒尽...
短篇小说丨绿灯亮了
天空下着细雨,地上脆裂着枯叶,缕缕寒气袅袅地冲进院子,在窗棂上颤抖了几下,悄无声息地漫到床畔,尖锐的湿冷,刺激着肌肤,将木多冻醒。木多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老式机械座钟,五点了,该起床了。 给钟表店当了六个月修理学徒的木多,终于出师了。独立工...
短篇小说丨女儿与乞丐
走出公园不远,遇见一个乞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街边向人行乞。那乞丐面黄肌瘦、老态龙钟、腿瘸手残、衣衫褴褛,嘴里叼着个破瓷碗,碗里已有些许零钱。 我十分恶心,正欲绕道而行。女儿却拖住我,大声问:“爸,那老爷爷在干啥呀?”“讨钱!”我说。“那...
短篇小说丨战友阳洋
我的战友叫阳洋,太阳的阳,洋洋得意的洋,上海人哦。 阳洋长得漂亮。部队有句话,上海兵娇,北京兵刁,广东兵爱烧包。阳洋是上海人,却一点也不娇气。在通讯报道学习班里,就她一个女兵,从来不让男兵照顾。下连队采访,五六个人挤在吉普车里,颠簸几十公里...
短篇小说丨父亲的让步
高考。我落榜了。父亲要我重整旗鼓,好好复习,明年再考。而我决意放弃梦想,出去做工挣钱补贴家用。僵持不下,父亲就让步说:“那好吧,你妈在河码头挑沙装船,你先去帮帮忙吧。” 在河码头挑沙,一上来,我仗着年轻气盛还不在乎,不一会工夫便全身湿透。半...
短篇小说丨小站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喇叭里放着一首又一首的语录歌儿,唱得大家心更慌。 “十点三十分开往港城的班车马上要啟动了,请旅客们到第三车道上车……十点三十分……”候车室的广播响了,舒缓的女中音周而复始,很动听。 候车室开始骚动,...
短篇小说丨爱
当衣襟褴褛的铁牛拐过山嘴,远远望见那棵大槐树旁的茅屋升着袅袅炊烟时,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八年了!八年前,新婚才三天的鐵牛被国民党的军队抓了壮丁。八年来,铁牛时时刻刻都记得,新婚妻子桃花在他被五花大绑着抓走时,那撕心裂肺的呼喊:“铁牛,你一...
短篇小说丨你不该请我
那个早晨,天刚蒙蒙亮,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还很少,就有一辆汽车像脱缰的野马般急速驶过,眼见车头就要撞上路边玩耍的一个四五岁小孩时,周围的几个路人都看傻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男人扑了上去,几乎是在飞沙走石之间,男人的大手轻轻一拉,把小孩拉...
短篇小说丨厂长
某厂始建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年月,一任厂长带领职工风餐露宿,摸爬滚打,建厂几个月就出产品。那时,厂里很艰苦,厂长没有办公室,整天和职工泡在一起,上班在车间,下班住大宿舍,和职工同吃大锅饭。 二任厂长时,厂里条件就好了,厂里建了办公楼,有...
短篇小说丨谁温暖了一座城
阴凉的上午。马路对面,是一棵大榕树,旁边是海滨市献血站。大榕树下,张小丹焦急地和一个中年男人交谈。她细声地说:“大哥,太贵了,100毫升血要600元,2000毫升要一万二,求你少点吧!” “这钱不是我要的,是给人家的营养费。你想想,一个人要...
短篇小说丨我一定帮你
老赵和老卢都身居公司高职,一个为人正直,一个左右逢源。曾经还是一同扛过枪的战友,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后来竟闹得不可开交。 在一次董事会上,老赵提名让小王和小韩进入中层,可老卢却极力反对,说小王太嫩需要再锻炼,小韩嘴拙还需要好好培养。而他自己却...
短篇小说丨孝顺媳妇
星期六惠玲回家看婆母,见老太太一脸愁容,唉声叹气。 原来婆母昨天在小区空地撸扫帚菜掉了钱。老太太们撸扫帚菜,全是撸最嫩的尖儿,蒸蒸吃,蒜一调,味美极了。 妈——儿媳一声喊,把老太太从心幕的电影中拉出来。 唉——惠玲来啦。老太太的脸色频道还没...
短篇小说丨以牙还齿
妈妈又在偷偷抹眼泪了。一定是爸爸又欺负妈妈。自从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妈妈流泪的日子就越来越多,四十多岁的妈妈看上去憔悴不堪。尤呦很心疼,十八岁的她想着怎样才能帮到妈妈。突然灵光闪现,她过去抱着妈妈,妈妈,别伤心,我有办法了。 周末,尤呦带回...
短篇小说丨月满西楼
西楼是奶奶取的名儿,是一间普通的木板房,时间长了,几次翻修,还是旧得不成样子。但奶奶喜欢。 奶奶常说,你爷爷人走了,魂还在,还在西楼。 奶奶的话,我们不信。奶奶说,你们懂什么,我说在,就在。 这天晚上,月光很亮。奶奶颤颤巍巍,拄着一把扫帚,...
短篇小说丨长椅
我记不起第一次遇见两位老人确切的时间了。 每天早晚上下班,我沿着河边鹅卵石铺就的甬道,过了净高7米的大运河桥洞,总能看见两位老人慢慢挪步,男的在前,女的在后,仿佛一辆车牵引另一辆出了故障的车。 我超过他俩,回头观望。 他俩总是在走出桥洞的阴...
短篇小说丨梦里桃花
媒婆把桃花介绍给海青,两人走了两回,都觉得合适。那天桃花给海青种花生,晚上没有回去,两人顺便把那件事做了。 桃花的肚子大了,海青拿不出聘礼。桃花的父母一再把聘金降低,海青仍然拿不出。无奈,桃花的父母不要聘金了,他们简单地买了一些嫁妆把桃花送...
短篇小说丨闪亮的地砖
我们就这样一路雀跃欢呼。 这是春节前一天,我们一家人早早回到故乡,一场雪突如其来。我提议说,到我们村的小学校去看看吧! 只要是往雪地上走,儿子说,到哪儿都一样! 父亲也泛起孩子般的激情,与我们同行。欢乐的间歇,我便给儿子讲了些以前的事。 我...
短篇小说丨撞人之后
小童下班后开车回家,心里老想着今天在工作上出现的问题,结果在城南的十字路口附近撞了人。 他撞的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是个扫街的环卫工人。见中年妇女痛苦地倒在地上,他先是一怔,后马上下了车,小心地把被撞的人抱上车,一起去了医院。 经过检查,...
短篇小说丨换了我,不会半路把你放下
她和他是同事,也是不错的朋友。 两人都是单身,不时有热心的同事调侃说:“看你们那样好,凑一对得了。”她总是笑笑,她觉得没那种感觉,她和他就像两条并行的平行线,和谐前进,但永远不会相交。 因为经常有机会一起出门,有时候她搭他的车,有时候他搭她...
短篇小说丨卡点
天空飘着雪,他来到设在热电厂的卡点,一边抖去身上的积雪,一边扫了一眼室内。没见到她,他有些失落。正想问带班师傅,门开了,一阵寒风夹杂着雪花随她一起钻进来。她赶忙把门关上,刚转身便看见了他。一阵羞赧从她脸上掠过,她低下头佯装拍去身上的积雪。 ...
短篇小说丨特效药
老周身患糖尿病多年,退休后他就想跑跑步把身体锻炼好,提高提高生活质量。这天早晨,老周起床后,就按锻炼计划到外面去跑步,大约半个小时后,途经十字路口,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汉在大声地吆喝着:“祖传秘方治百病,不管你生什么病,只要你吃了我的药,...
短篇小说丨“小飞机”劝架记
刚转过弯,就看到两个老头拉扯在一起,一个苏北话,一个宁波话,你一句我一句,谁都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看热闹的、起哄的,把不宽的小区道路挤得满满当当。 今天是我第一天下社区,本来师傅要陪我,谁知所长临时安排他和同事把昨晚抓到的几个家伙送到戒毒所...
短篇小说丨遭遇张扬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张扬。 张扬是我的老同学,关系很好,差不多有三年没见面了。 我们的手还没有握紧,他的手机响了。 张扬连忙脱开我的手,到一边去接电话,我站在一旁看着他。 张扬打完电话就说:“太忙了,真的是太忙了。” 刚说完这话,手机...
短篇小说丨白衬衣
老王所在的合唱队下星期有演出,队里每人发了200元钱,要求自己去买件白衬衣。 这一天,老王和老伴来到超市,他看到一件衬衣标价49.90元,这衣服从质地到款式都令他满意,但最满意的还是价格,于是他买了两件。 “错啦,错啦!”等来到一个偏僻的地...
短篇小说丨空薯条袋子
我平时都是骑自行车出行的,今天是下雨天,我又买了些水果去看朋友,就扬手招了辆出租车。路程较远,又堵车,和年纪在五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聊天,时间长了有些嘴干,又没有带水,就在水果兜里取了个橘子解渴。当我吃了半个橘子时,司机笑着说:“看样子堵车厉...
短篇小说丨房客
房东夫妇来好几回了,他们要把房子收回去。我和爷爷在这间40多平方米的一室户里,相依为命住好多年了,以前房东太太都是笑盈盈地来收租,但这次来时脸上却是阴云密布。 “不行,最多再住一个星期!”房东太太的话毋庸置疑。 “也不能把人逼太急了……”房...
短篇小说丨诚信
这事过去许多年了。 清晨,菜场门口聚起一大簇人,爆发出阵阵哄笑声。我挤进人群,一看,原来是个叫卖鼠药的。地上铺张发黄的塑料布,堆放着一包包鼠药,最稀罕的是小铁笼里居然还有一只龇牙咧嘴的活老鼠。卖鼠药的是个中年男子,饱经风吹日晒的脸庞,布满了...
短篇小说丨消除的猜疑
林红和钱红都是足不出户的主,两姐妹很少见面却感情很好。 星期天的上午,林红想将一台手提电脑,快递给钱红,前一天钱红在微信上说自己电脑坏了。林红在网上看到一家“某某快递公司速递”的广告,便拨打了电话,传来了银铃般的声音:“这里是×&...
海外文苑丨西方女间谍的从业之谜
在西方,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一些间谍活动可说是无孔不入,其技艺的高超也让人难以想象。其中,他们发展的女间谍更是出类拔萃,令人防不胜防。国际女间谍们讲求实际,头脑冷静,反应灵敏。她们比男人更会耍手腕,在从事危险的间谍活动中,女性的妩媚使得她们比男...
海外文苑丨我的英文课
我两年级的时候和朋友芮西每天早晨都步行去学校。在我们记忆中,我们每天都得穿过德國巴伐利亚一个又一个小山村,我们带着孩子的浪漫,就连每一个普普通通的拐角都是美的。那是1945年,战争并没有让我们放弃对美好事物的憧憬。 很多个早晨,我们都会走学...
文化散文丨历代《庄子》研究举隅
《庄子》也称《南华真经》,乃是庄周及其弟子所撰。庄子是继老子之后,道家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与老子齐名,合称为老庄。《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对庄子生平有简略的记载:“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
文化散文丨柴达木的河向西流
盛夏的那个中午,我静立柴达木盆地南沿红柳丛中一条河拐弯的地方,放眼四顾。雪停了,只有阳光,满山遍野的积雪闪闪发光。山洼里的阳光填得满满的,简直可以用勺子舀出来。我发现找不到自己,我已经被满眼的白雪融化。瞅着仿佛停止了奔腾速度的河水,我遥望它...
生活随笔丨我的军艺同学麦家
八一前夕,很多军队院校摘掉了挂了几十年的牌子,换上新的校名牌匾,我的母校“解放军艺术学院”也是如此,大名鼎鼎的“军艺”从此更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换牌那天,军艺大门口的新旧两张照片刷屏,唤起我的无限怀念…… 入学时麦家毫...
生活随笔丨口哨飞过白杨林
我中学时代的校园曾是旧时代的私家花园,有多座明清时代古色古香的建筑。两层的玉皇阁旁边,有茂盛的迎春花,石底座周边被灌木榆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这里的一层,是我们舞蹈队每日早晨练功的地方。 校园的大小操场里齐整笔挺的白杨树,树干上满是一颗颗天然...
生活随笔丨女儿的泪水
女儿上初中是家里的大事,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住校生活,我们有意识地培养她的自立能力,诸如整理房间、洗碗、叠被子和洗衣服等琐事,一年下来,女儿做得很好。 学校在另一座城市,离家三十公里,住校是唯一选择。两个月来,在生活的琐碎细节方面,女儿已经没...
生活随笔丨孤独论
我们压抑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不被外界或者是不想被外界所知,就形成了孤独。 孤独是一个人的独酌,而不是与众人的推杯。孤独有时是享受,有时是自我的折磨。有什么法子能让你迅速成熟起來,孤独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途径。 孤独和孤僻显然不是同一种心理体验...
生活随笔丨厦门的雨夜
独行厦门,偶遇到了夏雨之夜。 白天还日光粼粼,进了夜,小雨竟悄悄来了,敲着窗棂,像跟我有个约似的不拘束。你知道,不是所有充满想象的念想都能被视线触碰,如今夜这般醉人的雨,淋在这海水味道轻轻飘扬的城市,仅仅想着,都让人的心跟着静了,也净了。环...
生活随笔丨灯光
那天,我外出办事很晚才回家,公交车已经收班,出租车也是“空车”难觅,没办法,只得踏雪而行。当我气喘吁吁走到离小区不远的一条小巷时,蓦然发现巷口那间小小的面馆还亮着灯光。我心里一阵惊喜,几乎是小跑着走进这家面馆。 店里已没有其他顾客,只有一台...
生活随笔丨踏足米佛峡湾
新西兰南岛的皇后镇是户外运动的天堂,这里有各种挑战人的胆量和体能极限的户外运动,如蹦极、跳伞、攀岩、坐直升机看冰川等,我们选择了游米佛峡湾。 米佛峡湾位于米佛峡湾国家公园内,我们乘坐着车顶装着透明玻璃的旅游大巴,从酒店出发,沿着湖边,边走边...
生活随笔丨一把裁缝尺
17年前,农历五月初一早晨,我来到父亲的床前,撩开帐帘,目睹着父亲安详酣睡的样子,我本不忍心去打扰他哩!但当我放下帐帘,无意中触到了父亲那冰凉的手背时,我却大惊失色,愕然无措,顿感天昏地暗,头脑一片空白,气息欲断…… 尽管我拼命地不断摇动父...
生活随笔丨干净
外面的雨,密密的,细细的,一直下着。织帘似的雨瀑挂在窗前,让人感到一丝压抑。 今天周末,一早起来给高三的女儿做了早饭,并送她去学校。回来我上床睡了个回笼觉。妻今天加班早早地就走了,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下楼,去菜场,拎着菜回来。等...
生活随笔丨夕阳下的芙蓉镇
湘西有一个县,叫做永顺县,是土家族的发源地。县内有一条河,叫做酉水河,两岸住着四十多万土家族同胞。河畔有一座古镇,叫做芙蓉镇,西汉时期乃酉阳县治所,超过了两千岁。 芙蓉镇原名王村,1986年因为一部电影声名鹊起。很多人来芙蓉镇,是想看看影片...
生活随笔丨青蒿
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我来到这个世界没几日,一度出现发烧、抽风症状,大人都以为我得了七朝疯。我奶奶请来民间“先生” 孙二奶用银针为我挑血脉,释淤驱疯。那针,挖我手上的筋肉,挖我背上的筋肉,挖我腿上的筋肉,我“哇哇哇”大哭。然而,针挑并...
生活随笔丨红发卡
杭州,毗邻西湖的一条僻静胡同口,我锁停共享单车时不小心碰倒了相邻的另一辆单车,恰有一个上身穿桔黄色秋衣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路过,她见我一时腾不出手去扶,便赶紧凑前两步,迅速扶起那辆同是浅绿色的共享单车。我心存感激,一声“谢谢”刚出口,便被眼...
写作课丨我们何不混搭一回
我是一个大俗人,我在这个世界当中浮沉,涉及了不少领域,有很多很多的惶惑。第一呢,我就觉得现在这种农业文明诞生出来的散文,多半写的都是一己悲欢。有时候看着这么一个时代,觉得无从下嘴,不知道咬哪块能咬下肉来。 我也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从上...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海外文摘·文学版

杂志价格:¥1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