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月刊

杂文月刊 (2017年1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杂文月刊》是我国惟一刊登杂文、随笔、小品、漫画、讽刺小小说、杂文学术文章,转载其他报刊杂文精品,海内外公开发行的杂文类综合性杂志。2004年改出半月刊,上半月发“原创作品”,下半月为“选刊精品”。它兼具各家杂文报刊之优长,人有我有,人无我也有。读《杂文月刊》可遍览天下杂文精品。
原价:¥4.00   促销价:¥1.6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咸言辣语丨咸言辣语
9月19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共享单车新政配套文件,规范共享单车发展。文件首次明确每辆共享单车应该具备唯一编码,车辆使用三年应更新或报废。车辆停放方面,要求临街单位“门前三包”责任区,实现自行车停放区应设尽设。对于承租人,要求企业运营平台应限...
赤膊锻剑丨对周围环境最有利的生物活得好
美国著名学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说过:“生存的最好的生物,是对周围环境最有利的生物。” 你有利于周边环境,周边环境也不负于你。你让周围生物活得好,你就因周围生物活得好而活得好。利他者利己,此乃自然法则,也是社会法则。...
赤膊锻剑丨抬起下颏,但不过分
这样的场景寻常见:逢节庆,社区总要“联欢”或“茶话”,散会时, “塑料家族”与餐巾纸满地“角逐”,有人叹曰:嗬嗬,同样情状,要在外国,收拾得利整整的……类似言论,亦时见网上、报端,一言以蔽之曰:国人素质忒差! 笔者无意顺此“理论”,倒是另一...
赤膊锻剑丨不做病梅
当下,号称“全民直播”的时代来临,各类网络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据不完全统计,仅各类直播软件就超过300款,各种光怪陆离的直播层出不穷。《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占网...
赤膊锻剑丨学会“屈己”
王安石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改革家之一,此君最大的特点是不拘小节,常凭性情做事。1084年(元丰七年),苏轼离开黄州,乘船路过金陵时,王安石穿着平民服装、乘着驴子来到江边拜访。限于条件,苏轼没有穿正装迎候,很不好意思地说:“轼今日敢以野服见大...
赤膊锻剑丨种好方寸地
混迹文学圈多年,也辛辛苦苦发表了百多万文字,但我始终没有跻身“名家”行列,且与此目标渐行渐远,几无希望。一次笔会上,酒足饭饱之际,一资深文学前辈为我指点迷津:“老弟,不是你不努力,也不是你没才华,而是因为你进错了行。杂文随笔是方寸之地,任你...
赤膊锻剑丨徐悲鸿教画
先模仿中央电视台戏剧大赛的出题模式出一道选择题,不过这道题不是戏剧方面的,而是教育方面的:1946年,著名国画大师徐悲鸿在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当校长。艺术专科学校分三个年级。请问,当时兼任教师的徐悲鸿教几年级?有三个答案供选择:1.一年级;...
激浊扬清丨孩子心中的榜样问题
有消息说,最近,家住重庆市南岸区的谢先生遇上了一件烦心事——暑假期间,他9岁的儿子彤彤,参加一个户外拓展的夏令营活动。活动过程中,彤彤完成的一份问卷调查中,有个问题是:“你心中的榜样和偶像是谁?请按照重要程度写出排名前五位的人。”彤彤给出的...
激浊扬清丨人还是要有点“清高”的
还在年少时,“清高”一词便与我结缘,老师、同学在肯定我的同时都要带上“希望改掉清高的毛病”之类话。我虽尽了努力,但每有总结评语,“希望”却依然如故,像一件有污垢的衣服,解不开脱不下。由此我对“清高”反感并憎恶,一直耿耿于怀,意欲除之而后快。...
激浊扬清丨总有理者,或缺教养
生活中有一种人,他总有理。怎么个“总有理”法呢?第一,他总是以理直气壮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话,有时甚至表现得声色俱厉大义凛然;第二,他从来不听别人怎么说,或者即使听了,也立即毫不质疑地给予否定甚至是火力强劲地予以反击;第三,他从来不说“我错了”...
激浊扬清丨“考‘颜’”没商量
人人都有一张脸。华夏尤为重脸,遂有“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之说。循此说,脸上升到了高级阶段:面子,这也是明明白白一张脸的2·0升级版。到了面子阶段,各行业各阶层,都会生发许多大问题,“面子比天大”,又“不蒸馒头蒸口气”嘛,波谲云...
激浊扬清丨刚者仁心
建中靖国元年,徽宗登基、大赦天下,流放海南的苏轼启程北返,归途中写了《刚说》。 文章以引述孔子的“刚、毅、木、讷,近仁”和“巧言令色,鲜矣仁”起笔,然后阐发一条人生经验:“吾平生多难,常以身试之,凡免我于厄者,皆平日可畏人也,挤我于险者,皆...
激浊扬清丨区别在教养
常常听人谈起教养问题,一个人的教养或许与他的文化、学养、家教有点关系,但也不尽然。梁启超的二夫人王桂荃是做丫头的出身,4岁丧父,6年中被养母转卖过四次,后来成为梁启超发妻李蕙仙的陪房丫头进入梁家。这样的家境,这样的遭际,她能有什么条件去读书...
激浊扬清丨说和做
我不是一个十分爱说话的人,但我常常为自已胡乱的表态,而最后无果感到羞愧。比如有一次,在一个还算比较正式的场合,我借着自己的虚荣,在朋友面前大放厥词,说凭借自己的社会影响力,过几天,一定能组织一帮人,为一位居无定所的老人募捐一笔可观费用。后来...
激浊扬清丨学习的本质,在于触发思考
同样是看书,有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而我却一目一行,过目便忘掉十之六七。 这令我很沮丧,好在没有自暴自弃,努力以勤补拙。苏格拉底说:“恶来自于无知。”我的学习目的很简单,不图名利,学点儿做人的道理,绝不做恶人,更不做恶事,力争活出个人样。 ...
域外透视丨维也纳遇盗
盗窃是盗,强盗也是盗。辞书诠释,前者是“用不合法的手段秘密取得”钱财或其它什么东西,可谓小偷;后者则是“用暴力抢夺别人财物”,是为大盗。前不久,鄙人的老伴儿在维也纳遇盗,这当然不是好事;但遭遇的是小偷而不是大盗,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在...
飞镝鸣处丨范仲淹让官辞俸
宦途中人,几乎没有人不想官越做越大,俸禄越挣越多。范仲淹则反其道而行,对朝廷授予的官俸一再推辞不受。其高风亮节,震古铄今。 庆历二年(1042),范仲淹向宰相吕夷简提议,陕西四路军事统帅,应文武各半,他愿将环庆路帅位让出,另命武臣接替。不久...
飞镝鸣处丨“苞苴”释义及其他
近年来,以贿赂的方式卖官鬻爵的案件时有曝光,那些“买方”即行贿者、鬼迷心窍的“跑官”者和那些“卖方”即受贿者、利欲熏心的几“把手”一旦东窗事发便身败名裂。 我喜读史书,略知在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以贿赂的方式卖官鬻爵多有记载,它是封建社会官...
飞镝鸣处丨“疯癫”诗僧寒山子
在唐代,他怀才不遇,逃入佛门,吟咏性情,嘲讽世态。他似仙,似佛,似僧,似疯,又似隐士。他就是寄迹山林的诗僧寒山子。 据《太平广记》引《仙传拾遗》说:“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历中隐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当暑有雪,因自号寒山子。好为诗,每得...
负暄琐话丨贾宝玉不宜做官论
汪强先生《论贾宝玉亲自系裤带子》(原载《杂文月刊》)有点意思,此文分列三“论”,一是“论贾宝玉首次亲自系裤带子时的年龄”,汪先生认为应在贾宝玉“初试”之后,上学之前,大约13岁左右。因为“初试”那天,大腿上有“冰凉黏湿”的一片,还是袭人为他...
负暄琐话丨幸福·圆满
一 这个世界上,人人都在寻找幸福;古往今来,试问谁个找到了真正的幸福,成为天下最有福气的人呢? 有人说平安是福,小康是福,快乐是福。 有人说吃亏是福,辞让是福,沉默是福。 有人说知足常乐就是福,没灾没病就是福。 有人说正义与多才是福,德性与...
负暄琐话丨汤思退之难
汤思退难在何处?为人难,做官难,归去难,人生何处不为难! 汤思退是处州(今浙江丽水)人,南宋绍兴十五年(1145)举进士,以右从政郎授建州政和县县令,后考取博学宏词科第一名,出任秘书省正字,从此,进入中央首脑机关,参与朝政,历任多职,按照《...
负暄琐话丨萧红不死
最近,我阅读了由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5卷本《萧红全集》,不由得感慨万端。 萧红,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女作家。本名张乃莹,1911年,出生在东北黑龙江省的呼兰河畔。由于生活的不幸,1942年,年仅31岁就英年早逝,长眠于香港的浅水湾公...
负暄琐话丨名言说理须两全
世界上的任何道理,都只在一定条件下才成立;不附加任何条件的道理,即使有,也毫无价值。但我们的一些名言,或者因为要偏重突出某一方面,或者因为认知的片面和传播的讹误,都只说了半边话,造成的结果,或是传播了谬误,或是误导了受众。它们成为名言的事实...
负暄琐话丨会说话的人最占便宜
嘉庆十年,四川总督勒保来京觐见皇上。君臣谈完正事后,闲聊起来,嘉庆问勒保:“以你历任督抚的经验,官员中哪一类人最占便宜?”勒保答:“会说话者最占便宜。”嘉庆听后,深以为然:“的确如此啊,能干的人,因善于说话显得更能干,不能干的人,因善于说话...
负暄琐话丨宝宝与我“自由谈”
上午九点,宝宝才起来吃早饭。油煎粘糕、煮鸡蛋。他在吃,我开始泡牛奶。他见到了,大叫起来:我不吃牛奶!我说:不会强迫你吃的,我把牛奶泡好放在桌上,你想吃就吃,不吃就留着。他将信将疑,不叫了,一边吃,一边看着桌上杯子里的牛奶,嘟囔:反正我不吃牛...
负暄琐话丨林语堂谈饮食
一生提倡“闲适哲学”和“享受生活”的林语堂先生,对我国饮食文化之所论不但机智幽默,且多有精辟、独到之见。 中国人的善食好饮为世界所公认。林语堂先生说:“我们是地球上唯一无所不吃的动物。只要我们的牙齿还没有掉光,我们就会继续保持这个地位。”“...
负暄琐话丨李清照的“雅赌”
近日,闲来无事,从自家书橱中取出一本《文人故事集》,在翻阅《才胜夫婿的李清照》时,忽然才发现,千古流芳的第一才女李清照,原来也喜欢“赌博”呢…… 国人爱赌,非但有悠久的生动实践,而且有充足的理论依据——“大赌伤身,小赌怡情。”言外之意是,大...
负暄琐话丨“知止”方可“自敛”
素常以为,人到了一定岁数,会淡看“名利”与“地位”,进入“知止而后有定”之境。然而,从名将廉颇、李广贪恋“栈豆”,最终败亡来看,他们“虽古为贤卿大夫,未有能知止自敛者也”。 “知止自敛”,按字面的理解,应该是“知道边界,懂得收放”。“知止”...
负暄琐话丨拥抱每一个美丽的早晨
人间最深刻的对话,是孤独者与孤独者的对话。数本华认为,思想者最好是个聋子,听不见世界上的噪音。处于尘世人群中的思想者,注定是一个寂寞的孤岛,独自守望着自己思想的果园。 自有人类艺术以来,没有人比梵高更加寂寞。他生前只卖出了一幅画《红色的葡萄...
世相杂记丨不畏世言畏童言
1949年5月,李敖跟着父母,从上海来到台湾,那年他14岁。父亲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个职业,在台中市一中当国文教员。李敖也考取台中市一中,就读于初二甲班。 清早,李敖就和父亲一同出发,由台中西区走到北区的市一中。中午就在学校吃便当。因为初到台湾...
世相杂记丨春风得意楼
现在“上海老街”上有家茶室叫“春风得意楼”,就开在方浜中路靠近旧校场路的转角处。它的装潢倒也是古式古香的,还陈列了不少旧式家具和老照片。不过,那味道、那感觉我总觉得还是有点不太像。 其实从前正宗的“春风得意楼”并不开在方浜中路上,而是开在豫...
世相杂记丨世相片段
朋友扔一块骨头给那条狗。它懒洋洋地瞅一眼,懒洋洋地站起来,懒洋洋地走过去,懒洋洋地嚼几下,但吃得很干净,不留狼籍残渣。然后懒洋洋地坐回去。自始至终无贪婪之相。修成此功,既需富足条件,又需时间。狗成贵族易,人成贵族难。 晨。楼下一群白衣老妇,...
世相杂记丨鸟没良心
故人送我一只鸟笼,我就养了一对鹦鹉。 鹦鹉蛮漂亮的,雄蓝雌绿,蓝的蓝得发亮,绿的绿得发光,漂亮得要死,比我街头见到的红男绿女漂亮多了,街头也是雄的着蓝,雌的着绿,皆是粉墨登场,指定不及鹦鹉清水芙蓉,自然束装。 我堂客欢喜透了。我喊鸟,顶多喊...
世相杂记丨浆田的鱼塘
粤北南雄自古以来就流传着一首民谣:“浆田的鱼塘,上溯的村庄,弱过的书房,白胜的祠堂,鱼鲜的庵场……”民谣概括了各个村庄的显著特点,村庄因之声名远播。我的家乡在浆田,自然是以“鱼塘众多”“鱼肉鲜美”享誉南雄。 家乡浆田是“恐龙故乡”南雄盆地里...
世相杂记丨大院里的拾荒者
几百户的大院子,不是这家有废纸箱,就是那家有旧书报,或者淘汰下来的家电、家具等,真有一个拾荒者成天忙乎的活儿。大院里的拾荒者,是一个高高廋廋的中年妇女。从她带在身边的小女孩看(也就小学高年级的样子),推测她的年龄,也应该不会很大,但看上去她...
世相杂记丨“醉书”的味道
好饮之徒必有醉酒之事,好书之人定有“醉书”的经历。好饮之徒追求的是喝酒时的酣畅淋漓,而好书之人独爱“醉书”那妙不可言的味道。至今我还对“醉书”时那种飘飘欲仙的意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刻骨铭心。 “醉书”的味道其实是对书的神住。我喜...
世相杂记丨凝望中的祖母
晚年的祖母,喜欢凝望。 常常,久久地注视着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件物件。不是痴呆,而是安静和神往。一头稀疏的白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衬着她那张虽瘦枯却又精神矍铄的方形的脸。看上去,人就显得格外的蔼然而安详。 祖母起床早,特别是夏天。 天刚亮,祖...
灯下翻书丨穿梭古今诠释时代新意
《古今海龙屯》是当代著名作家叶辛最新完成的一部力作。该作品是历史和现实的交融,围绕遵义海龙屯的前世今生,巧妙结合作者擅长的知青题材与“万历三大征”之一的平播之战,别有新意地呈现当地杨氏家族的风云变幻,其中既有古人的气息在,同时又有一种与时俱...
灯下翻书丨边看边说的高度
杂文家王春说,沈栖先生杂文集《边看边说》,宜在车上读。新乡杂文年会结束当天,他还特意叮嘱我。王春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以“在路上”的姿式,用心去体悟一位杂文家,在改革年代对家国情怀的感悟与理解。 说实话,对曾国藩“刚日读经,柔日读史”的说教,我...
灯下翻书丨独特的思想探索之旅
春秋战国时期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曾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产生过孔子、庄子等一大批光耀千秋的思想家和文学家,这些诸子百家不仅开创了特立独行的理论学说,还借助辞赋等文学表现形式,留下了众多博大精深的思想著述。两千多年过去了,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份沉甸甸...
灯下翻书丨“四有”女杂文家
黑龙江省穆棱市杂文学会于2016年1月成立,我任会长。考虑到写杂文的女性太少,有意识地侧重培养女杂文作者。她们都订了《杂文月刊》,我将经年在《杂文月刊》发表文章的女杂文家林永芳确立为她们学习写作的榜样,定期集中研读林永芳的文章。当读到她的《...
灯下翻书丨断尾蜻蜓的魅力
每一次张爱玲遗作的问世,都是一场张迷的狂欢,《雷峰塔》《易经》《小团圆》之后,又等来了未完的英文遗作《少帅》,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地入手,如饥似渴地读完后再慢慢品味。 《少帅》是张爱玲以1925年至1930年军阀混战时期的北京为背景,以传奇人物...
灯下翻书丨文学是有准备的人干的事
最早读到简心(郭玉芳)的散文,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博客流行,简心的许多文章,就是以博客的形式出现的,似乎还形成了规模不小的“粉丝团”。到后来,收到简心的散文集《被绑架的河流》(光明日报出版社),那些曾经在网上看到的以及未曾读过的文章,...
画里有话丨“无题”等十则
不要等有了希望再努力,而是努力了才會有希望。...
原色空间丨山村故居
寒舍僻静,临水而居,每到新芽初绽,心中最为得意。寒冬寥落时,就在庭中观雪景,翘企春天真正光临人间,景象便如云锦灿灿了。 小山峰一座连着一座,屋舍栖在山脚下。山头含烟,庭院,人家,老井,点缀在春阳中。廖稀村居,又连接一湾碧水,最富有情趣。寒舍...
原色空间丨剧场与菜场
剧场与菜场,一个雅,一个俗;一个官方,一个民间。 到一个城市去,我喜欢留意那里的剧场和菜场,剧场上演人生百态,而菜场更容易打量一个地方的鲜活生活。 菜场在民间,有烟火味和这个地方最本真的生活气息。它允许一个外来者,近距离静静观赏,那里有鸡蹦...
原色空间丨继木晶莹
上下班,穿过河滨公园和中心广场,无论在哪一季,一路上,只要有心,你目光所极处,总有一些应季花在不懈不怠地悄然开放,给波澜不惊的生活带来欣喜和美丽。 花总是抢眼的,入心的,就像靓丽的美女走在路上总是那么醒目,拥有众多回头率一样。这是由人的心性...
原色空间丨负暄石臼
故乡为江南一古村落,背靠崔嵬的群山,面迎清澈的小河。村前,有一片开阔空地,那是村子的晒谷场。因岁月剥蚀,场地已龟裂。在其一角,蹲踞着一对石臼,似两位负暄老人,靜静地镇守着这一村古朴。 石臼是农耕时代村民捣碎谷物必需的生活用具,由麻石凿成,内...
杂七杂八丨忽然想到
一 心怀“爱”的人,心态一定平和,脸相一定親切。他不会邀功,不会叹息,也会不怨恨和张狂。常常看到,有大爱的人忍辱负重,任劳任怨。所以,孔子对他的核心理念“仁”的诠释,就是“爱人”。 爱是人类的一种特殊能量,它有非常的生命力。爱有承受苦难、拯...
杂七杂八丨美的唤醒
1951年春日的一天清晨,晨光明亮,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法國小说家乔治·希姆诺和作家朋友姆赛尔·帕努沃尔沿着一条路在愉快地散步。 这时,希姆诺忽然吹起了好听的口哨,他吹完一曲之后,对帕努沃尔惊叹道:“上帝,那个女子...
杂七杂八丨原生态与审美
一说审美,许多人就觉得是阳春白雪。其实不然,审美与现实的距离,并不是天上的云和地上的人那么遥远。通俗來讲,审美是相对于一叶障目来说的。只要你看事物分析问题时,别只看眼前,看得远一些、立体一些——那么,你的眼光就有了审美意味。 审美层次不一样...
杂七杂八丨一束野草
国家登山队的一名知名队员是我的朋友,他家里最显著的位置,常年养着一束山坡上最常见的野草。我不明就里,一般人家都在这样的位置养着名贵的花,他怎么养着普通的野草?而且,我看出来,他对那束野草,似乎有着庄严的崇敬。 他对我说:一束普通的野草,对于...
杂七杂八丨驯养
先提个问题:在商场或地铁站,一个青壮年,从一楼到二楼,是乘扶梯快,还是快步爬楼梯快?想必许多人都会觉得乘扶梯快,所以一到早晚高峰时,扶梯上人挤人。其实答案是一样快。 再问个问题:一般的写字楼,从一楼到八楼,快步爬楼梯需要几分钟?我问过许多常...
杂七杂八丨目的地
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什么人们经常将读书与旅行联系在一起?不光是因为读书与旅行,是人增长见识了解世界的主要途径。还有一点就是这二者有着共同的“目的地”。王阳明说:“读书的目的不在于记住一个词、一句话,而在于用书中的道理去启迪内心...
三人行丨杂文这样写,也挺好
边读边乐边思索地读罢商子雍先生《欲与洋人试比高》一文(2017.9上《杂文月刊》),觉得,杂文这样写,也挺好。 有道是“文无定法”,杂文自然也不例外。有人说“杂文越不正经越好”,意思是,突破套路,自如挥洒,只要写得顺手,读者点头认可、啧啧称...
三人行丨老人的“糗事”不宜放大
《如无意外,你定会老》(杂文月刊2017.9上),标题新颖:假设“如无意外”,不写之写;规律“你定会老”,无可奈何。笔者年近八旬,感谢作者为老年人鼓与呼。 另再“续貂”几句。老年人话题常炒常新、花样翻新,骂也好赞也罢,都有点片面,缺乏代表性...
三人行丨仅仅“小心地滑”就行了吗
看罢《杂文月刊》(2017年9月上),《跌跤是一件不可预测的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程学武先生从自己下楼一不小心一只脚踏空跌了一跤说起,延伸至某高官贪污腐败沦为阶下囚,最后得出人的一生,不可预测的跌跤有多种形式,关键是,要把握好現在,走好每...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杂文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9.2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杂文月刊

杂志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杂文月刊

杂志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