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静静的云冈
从遥远的北魏,武周山那片祥和,迈着从容的步伐,一路走来。再大的风,再急的雨,也动摇不了她坚如磐石的意念。 沉淀了一千六百多个岁月的思索,展开今天动人的笑靥。云冈,就那样,静静地屹立,屹立成人们心中一尊神圣的向往和眷恋。 六月,和煦的风,轻轻...
品行丨无事此静坐
我的外祖父治家整饬,他家的房屋都收拾得很清爽,窗明几净。他有几间空房,檐外有几棵梧桐,室内有木榻、漆桌、藤椅,这是他待客的地方,但是他的客人很少,难得有人来。这几间房子是朝北的,夏天很凉快。南墙挂着一条横幅,写着五个正楷大字:无事此静坐。我...
品行丨一个人身无分文能走多远
我身无分文地出了门。那是一月的芝加哥,北风刮得紧,回去取钱便要顶风跋涉半小时,无疑要误课了。这时我已在地铁入口,心想,不如就做个赤贫和魅力的测验,看看我空口无凭能打动谁,让我蹭得上车坐,赊得着饭吃。我惟一的担心是将使芝加哥身怀绝技的扒手们失...
品行丨天柱杜鹃红
上天柱山,几位作家朋友滞留在山的半腰。朋友都是我的朋友,理应由我相陪。找了一家客栈,让他们喝茶、聊天、吸氧。我没事,就在这半山腰瞎转悠。这一转,就有一大群杜鹃花映入了我的眼帘。杜鹃花团团簇簇的,一丛丛一排排,一路沿天柱山的石阶蜿蜒盛开。红的...
品行丨口罩与社交恐惧
如今出门,除手机外,最能给人以安全感的要数口罩了。有人说,出门扔垃圾发现自己没戴口罩,一时胸闷气短伴随面红耳赤,回家戴上口罩再出门,顿觉宛若新生。 口罩掩盖了很多微表情,所以我的朋友阿猫说自从戴上口罩,她的社交恐惧症减轻了。走在公司走廊上可...
品行丨爱因斯坦的蜗居
2019年11月18日,我从德国坐车,穿过大雪弥漫的阿尔卑斯山,进入瑞士,第一站就到伯尔尼。 早就听说,这里有一处爱因斯坦故居。于是,从车站出来,就循着手机地图的指引,找到老城的克拉姆大街。这条街可能是伯尔尼最重要的街道了,一种历史感弥漫在...
品行丨越过时间的乡愁
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很早就过世了。小时候我曾问父亲:老家在哪儿?父亲说:听你爷说,在江西一个叫李家的村庄。从此,乡愁氤氤氲氲,梦境一般,盘桓在我的脑际,解不开,抹不掉。 前些时候,朋友邀我去雪峰山的李家湾。 汽车沿着崎岖的山道,...
品相丨生活塑造容貌与气质
在信义路上,有一个卖猫头鹰的人,平常他的摊子上总有七八只小猫头鹰,最多的时候摆十几只,一笼笼叠高起来,形成一个很奇异的画面。 他的生意不错,从每次路过时看到笼子里的猫头鹰全部换了颜色可以知道。他的猫头鹰种类既多,大小也很齐全,有的鹰很小,小...
品相丨你要做什么呢
在我学琴的时候,一个唱歌的朋友带我去见一个拉琴的朋友。路上,他告诉我,那朋友琴拉得很漂亮,可是因为成分不好,屡次上调不成,投考文工团也终因政审不及格而不成。最后,他进了一个县级的剧团。 真倒霉啊!我叹息。 此时,我亦在农村,亦在投考文工团。...
品相丨“失败”的人
我不相信人会有所谓的“命运”,但是我相信对于任何人来说,“限度”总是存在的。再聪明再强悍的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也总是有限度的。 老人桑地亚哥不是无能之辈,然而,尽管他是最好的渔夫,也不能让那些鱼来上他的钩。 他遇到他的限度了,就像最好的农民遇...
品相丨寻常
有人问画家黄永玉,您的人生哲学是什么?他只回答了两个字:寻常。说得多好。 烟花三月,我坐在书房读书,窗外的鸟儿在桃花丛中谈天。累了,倚着窗子向外张望,就看见小区的围墙外那户农家。春日的午后,老婆婆抱着一个小婴孩,哼着小曲,哄他睡觉。院中的水...
品相丨陌生
一个人。上海。微雨的黄昏。 坐在“上海风情”的小饭店里。一条秋刀鱼。想起日本来,总喜欢吃秋刀鱼的民族。秋刀鱼,喜欢这个名字。一种遥远的远意。凉凉的三个字。组合起来,分外禅意。 细长的鱼,烤了一条。 鱼腥草。崇明香草干。热而且甜。有草的腥和嚼...
品味丨稀粥南北味
稀粥对于许多中国人,亦如生命之源泉,一锅一勺一点一滴,从中生长出精血气力、聪明才智,还顺便喝出来许多陈规积习。 少年时代在杭州,江浙地方的人爱吃泡饭。把剩下的大米饭搅松,用水烧开,就是泡饭。泡饭里有锅底的饭锅巴,吃起来很香。佐以酱瓜、腐乳和...
品味丨父亲的半瓶酒
我在城里工作后,父亲便没有来过,他从学校退休在家,一直照管着我的小女儿。从来我的作品没有给他寄过,姨前年来,问我是不是写过一个中篇,说父亲听别人说过,曾去县上几个书店、邮局跑了半天去买,但没有买到。我听了很伤感,以后写了东西,就寄他一份,他...
品味丨碗里乡愁
自从搬进城里与我们一起生活后,母亲每次回故乡,总是会带回一些故乡的土特产,一袋小白菜,一袋土鸡蛋,一小坛腌菜,一块腊肉什么的,一家人,就常常把故乡捧在碗里。 无论是半袋红薯,还是一把青葱、一把辣椒、一捆小白菜、三五个茄子洋瓜、一块腊肉,都会...
品味丨好日子,就在一蔬一饭里
一位精明、干练的职场丽人,因为业绩突出,短短几年间,便从普通职员升为公司高管。我问她平时喜欢做什么?她不加思索地回答:“做饭。” 见我一脸愕然,她坦然补充说:“真的,做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特别喜欢。” 问她拿手的一道菜是什么?她笑着回答—...
品物丨风筝
家居市区的边缘,除却购物的不便,剩下的几乎全是方便。我们的楼房前边不再有房子了,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才知道你吃下去的确是真的粮食,喝下去的也确是活的水。我们也不必担心窗外的菜地被人买...
品物丨记忆中的旧书摊
读过点儿书的人总是忘不了旧书摊。曾几何时,在城市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一摞摞各式各样的旧书在地上摆开,立时就能吸引爱书人的目光。印象里,我最早接触到旧书摊,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当时涵江顶铺、豆芽巷、城隍庙有各色各样的旧书摊位,有四大...
品物丨病毒与人类
病毒听起来很吓人,但实际上,从人类起源开始,病毒与人类之间一直是协同进化的关系。病毒与人类宿主之间的持久斗争是人类演化的关键推动力,甚至于可以说,没有病毒,就不会有人类! 在大约6600百万年前生命史上的第五次生物大灭绝中,恐龙以及许多物种...
品物丨狗也老了
我们刚来的时候,小区里狗还很少,体型小,品种单调,最常见的就是“丑”得惊人的京巴和博美。这些狗大多是买来给家里老人作伴的,特别是那些因为年事已高不太能出门的老人。它们对空间需求不高,可以梳各种发型———老人很热衷这个,她们还热衷给狗打各种颜...
品物丨种子
我出生农家,对种子是极其偏爱的,那是对未来生活所有的憧憬和希冀。虽然未成年时跟着父母干过不少农活,回想起来不过只是为父母打了下手,真正经过自己的手把一粒种子种到地里亲手照顾到最后收获,却几乎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对于生于农村长于农家并自称...
品情丨一方阳光
在我的记忆中,每到冬天,母亲总要抱怨她的脚痛。 她的脚是冻伤的。当年做媳妇的时候,住在阴暗的南房里,整年不见阳光。寒凛凛的水汽,从地下冒上来,从室外渗进室内,首先侵害她的脚,两只脚永远冰冷。 在严寒中冻坏了的肌肉,据说无药可医。年复一年,冬...
品情丨奶奶的心思
奶奶坐在满树的繁花中,满地的浓阴里,张望复张望,或不断地要我给她说说:“这一段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形象,逐年地定格成我的思念,和我永生的痛悔。 如果可能,如果有一块空地,不论窗前屋后,要是能随我的心愿种点什么,我就种两棵树。一棵合欢...
品情丨我和米格
“米格”如同“卡拉”,也是一条狗。二十年前的初夏,我逛离宫,在宫墙根下的花鸟鱼虫市场,见到卖大小狗的,一时喜欢,花二百元买了一只。我怕小狗难养,买的是只半大狗,应该是被人养过的。卖者说这是俄罗斯的,叫米格。往下,我也就喊它米格了。 米格短毛...
品情丨一件暖心的小事
那天深夜,大雪纷飞。改日转晴,天空居然蓝得那么透彻。上午接到快递小哥通知,让到小区大门外取件。北京城疫情渐紧后,所有小区管理加急加严。凡是有几个出入口的都只留下一个口子供住户进出。其余的全封闭。外卖、快递人员更是一律不许进小区。物件只能存放...
品情丨父亲
父亲,他的形象也许还是早些年坐在竹藤沙发上沉默抽烟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色衬衫和墨绿色的毛坎肩,微卷的头发里泌出一層浅浅的油膏。那时我11岁,我们搬了新家,养了两只猫。其中一只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留下的那只继续睡没完没了的觉,不节制的饮食使...
品情丨当你老了
前几天,父亲的工资卡出了问题,需要去银行办理。 因特殊时期,父亲知道银行还没有正常营业,便先跑到银行门口把营业时间记下来后,才跟我联系。他的电话很长,因为他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说一遍,有的重点内容,他还会说上两遍,一边说一边解释,唯恐我理解...
品言丨生活也包括沉默
许多年以前在一个朋友间的聚会上,我听见一位女孩这样评价我的一个寡言少语的朋友:他懂得沉默。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熠熠发亮,你可以从那种眼神中轻易地发现她对沉默的欣赏和褒奖,对于一个青年男子来说,那是一个多大的暗示。男人们总是格外重视来自异...
品言丨写散文要说人话
写散文是说话。说人话,说实话,说中肯的话。 说人话,不要说神话,除非你是老天爷。不要说鬼话,除非你是无常。也不要说官话,就是个官,也要去掉官气,官气在官场流通,在文章里要清除。也不要说梦话,文章千古事,要清醒着写文章。 说正常人的话,说健康...
品言丨贱交
自古“无友不如己者”,此亦符合人性习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有些知识的人,多不屑与劳动者交往,阶层不同。但也有与工农打成一片的例外,这与阶级立场无关,与性格有关,与个人的魅力有关。 苏轼便是一位。其一生不为富贵相,交友也广泛,凡夫走卒...
品言丨给大壮的信
我很小的时候,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跟着我爸爸去他的学校。路上经过一片水域,就是现在的柳荫公园,当年觉得那片水很辽阔,对岸都是模糊的,现在看就是一个小池塘。我爸爸的同事亲切地称呼他为“瞎子”,他得了一种病叫“视网膜萎缩”,要用放大镜看报纸,他还...
品言丨胆怯的意义
老天爷给了我们一个无比重要的礼物,那就是胆怯。 “离地三尺有神灵。”这是一句老话,也是我在小说中描写盲人的话。盲人有一个特点,胆怯,多疑,因为他们看不见。他们把看不见的障碍看作了“神灵”。 有一次我与一位盲人聊天,他说,我们有个共同的特点:...
品艺丨泥人张
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而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大名叫张明山,咸丰年间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是东北城角的戏院大观楼,一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坐在那儿,为了瞧各样的人,也为捏各样的人。去大观楼要看戏台上...
品艺丨规劝
茶人数到宋代,不可不说到黄庭坚。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又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他是著名的诗人,“江西诗派”的开山鼻祖;又是杰出的书法家,与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他还是一位茶艺家。 黄庭坚聪颖...
品艺丨孔子的洒脱
我喜欢读闲书,即使是正经书,也不妨当闲书读。譬如说《论语》,林语堂把它当作孔子的闲谈读,读出了许多幽默,这种读法就很对我的胃口。近来我也闲翻这部圣人之言,发现孔子乃是一个相当洒脱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儒家文化一重事功,二重人伦,是一种很入世...
品艺丨金圣叹评点“六才子书”
金圣叹是明末清初著名文学批评家。他出生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江苏人。他本姓张,名采,字若采;后改姓金,名喟,圣叹是他的别号和评书时用的笔名。金圣叹幼年生活比较优裕,“拈书弄笔三时懒,扑蝶寻虫百事宜”。然而父母去世早,家道中落。他1...
品艺丨生活之灰遮蔽下的荒诞真情
家庭与社会是人类绕不过的话题,历经十年思考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一脚踏进来,先是将其割裂,然后全部碾碎,《小偷家族》就这么诞生了。 影片不动声色地讲述着一个家庭聚散的故事,其结构、气蕴、不事张扬的镜头语言和所有琐碎细致的呈现,大有中国古典名著《...
品史丨李忠的自赎
《水浒》写史进在渭州碰到鲁达,巧遇师父李忠一段,让我们看到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李忠,在生活的重压下,个性如何被扭曲而至于委琐。事实上,生活的重压并不一定导致人性的委琐,直接导致个性扭曲的,可能还在于谋生方式。比如李忠,他选择了在街市上耍枪弄...
品史丨赤壁之战的真相
赤壁之战,是三国史事的关键。倘使当时没有这一战,或者虽有这一战而曹操又胜了,天下就成为统一之局而不会三分了。所以这一战,实在是当时分裂和统一的关键。 要知道赤壁之战的真相,先要知道当时曹、刘、孙三方面的形势。 刘备是个有领袖欲的人,他是不甘...
品史丨疏不间亲
《三国演义》第三十九回,刘表的原配太太死了,大儿子叫刘琦,后娘对他不好,准备让自己的儿子继位。刘琦急死了,就请教他的叔叔刘备,刘备很高明,他说你问我们军师诸葛亮吧。 刘琦就问诸葛亮,诸葛亮听到就不答话,故意岔开,刘琦总讲不上话。后来刘琦就告...
品史丨相国之位
《资治通鉴》开篇第一个故事,就很神奇。迎面三个大字,昭襄王。战国时期秦国国君(公元前306年-公元前251年在位),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君之一。 话说,有一天,处斩了一个大官,河东郡守,他的名字叫做王稽。罪名呢,是与诸侯勾结,谋权篡位...
品史丨有文化真可怕
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鄂州黄鹤楼。郡守王山民宴请湖北转运使刘立之。看着楼外滚滚长江,点点白帆,吟诵前人有关黄鹤楼的诗句,江风吹过,神清气爽,非常惬意。已经喝了好几天了,刘省长对王市长说:“我就呆在这儿,暂时不走了。我儿子正参加考试,发...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