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禁塑令风口上的“可降解”爆发

“目前由于供求严重不平衡,可降解行业全链条从原料、加工到终端零售价,均出现了两至三倍的价格上涨。”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总工程师季君晖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PBAT为例,2020年11月时价格在19000元~20000元/吨,如今市面报价已突破28000元/吨。但可以预见,许多企业和项目的产能投放后,市场供求得到缓解,价格会回归到理性区间。”

急缺统一标准

政策与市场双双发力之下,可降解塑料行业的市场空间巨大。华安证券研报指出,中国此次推动的全国范围内的禁塑政策将拉动可降解塑料国内需求稳步增长。到2025年,预计中国可降解塑料需求量为23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477亿元;到2030年,预计需求量为42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855亿元。

在可降解塑料市场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背景下,由于各地区缺乏统一的生产监管标准,市场内涌现出一批质量参差不齐的可降解塑料产品,打着“可降解”的擦边球,以低于正常可降解塑料产品的价格流通。“目前国内的可降解塑料发展水平并不落后,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需求爆发点,市场内一哄而上、鱼目混珠的问題是客观存在的。”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占杰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现在有一些新型可降解材料品种存在技术争议,号称可降解,但并不能最终达到降解标准。”

2020年12月22日,浙江义务市一家企业生产新研发、可食用的淀粉吸管。图/IC

由于非可降解和可降解材料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悬殊,中间地带便出现了足够的“商机”。广义上的可降解塑料中,除了以PLA、PBS、PBAT为代表的生物降解塑料,还有可以机械性分裂的塑料,如光降解、生态降解、热氧化降解等“伪降解”塑料。

光降解塑料指材料在光的作用下会自动降解。很多光降解塑料是在材料中添加光敏剂,在光照条件下成为更小的粉末。另一些所谓的可降解材料是添加了一定比例的淀粉,通过淀粉的生物降解使材料物理性能崩溃,分解后的PE、PP、PVC等不但无法被环境吸收,反而因为肉眼不可见会一直残留在环境中,造成更大的危害。

“这些伪降解塑料实际上是传统塑料材料+各种添加剂合成,最终实际降解率低,并不满足可降解产品需求和生化标准。”季君晖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判断一种材料是否为可降解,需要看三个指标:相对降解率、最终产生物、重金属含量。有一项不达标,严格上都不能算作可降解材料。”

事实上,这些“伪降解”塑料能够在市面上流通,是因为国内尚未出台针对可降解塑料的强制性统一标准。在可降解塑料领域,现行的产品标准有GB/T 38082-2019《生物降解塑料购物袋》、GB/T 18006.3-2020《一次性可降解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GB/T28018-2011《生物分解塑料垃圾袋》等。还有一些产品使用GB/T 21661-2008《塑料购物袋》、GB 4806.7-2016《食品接触用塑料材料及制品》或企业标准。因此,不同地区、不同企业采用不同标准生产出的“可降解”塑料,普遍存在品质不一的问题。

直到2020年9月,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制定的《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分类与标识规范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才明确要求生物降解率应≥90%,且其重金属及特定元素含量等其他条件必须同时达标才算作可降解塑料。目前《指南》是行业内较为公认的《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分类与标识规范指南》,但也存在认证规范问题,如“双j”标识谁能使用、如何认证等,需要进一步完善。

“目前《指南》只是指导行业标准的一个阶段性文件,还需要尽快完善一套统一标准来解决现存争议和问题。”王占杰表示,“我们需要能够从技术上、方法上让大家能够判断一种材料是否属于可降解范畴”。

“我非常希望环保部尽快出台全国统一的技术指导标准和文件。现在各个省推行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各省之间质量要求不一致,这会对行业产生致命打击。”季君晖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已存在三个问题:第一,禁塑令推行覆盖面远没有达到政策要求。第二,由于至今没有对可降解、替代品的定义出台清晰的指导意见,整个市场情况比较混乱。第三,由于短期内供不应求,很多厂家、商家趁机哄抬价格,影响了行业生态。”

警惕市场过热

伴随禁塑令的推出和落地,可降解塑料相关企业在二级市场获得广泛关注。东方财富数据显示,自2020年1月20日出现“降解塑料”板块以来,相关指数至2021年1月25日已上涨约38%。而自2021年1月1日新版限塑令实施以来,金发科技、金丹科技、中粮科技等概念股股价上涨幅度超过10%。其中,可降解塑料龙头金发科技2021年1月16日开盘价达26.32元/股,创近十年来最高纪录。

股价飘红的背后,是各企业在可降解塑料领域的密集布局。金发科技作为亚洲唯一完整掌握聚合、改性及终端应用核心技术的完全生物降解塑料生产龙头企业,在2020年上半年宣称正加紧建设新产能和开发新的生物降解塑料以应用于更多领域,预计在建6万吨PBAT(聚己二酸/对苯二甲酸丁二醇酯)生产线新建产能将于2021年投产。

“对比去年同期,我们今年1月的产量已经增长了10倍。预计到今年年底,我们的产能将达到18万吨。”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郭德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的生产技术要求在业内很严格,生产合格率一直很稳定。但并不是全国各地区企业都按照这么严格的要求进行生产的,所以市场上严格生产的产能其实是不够的。”

不仅是行业龙头。恒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宣布签约一项年产60万吨PBS类生物可降解塑料项目,也是国内规模最大、产能最高的可降解新材料项目。同时,山东有两家意向开工的在建企业也宣布规划了年产30万吨PBAT项目,预计今年投产的已有四川广安宏源科技有限公司10万吨PBAT项目、山东睿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万吨PBAT项目和珠海万通6万吨项目。此外,金丹科技、长鸿高科这两家刚刚于2020年登陆A股市场的公司,也先后展开可降解塑料布局。2020年12月29日,中国石化集团资本有限公司入股专业生产聚乳酸(PLA)的海正生物,布局高端聚乳酸(PLA)可降解材料。

新入局者正在大量涌入。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经营范围含“生物降解、光降解、化学降解、可降解”,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可降解相关企业近8400家。其中,2020年新增可降解相关企业近2300家,较去年同比增长38%。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到2022年底出现严重生产过剩的可能性非常大。”季君晖直言,“目前已经立项和有意立项的产能已经非常大,如果还一味鼓吹紧缺、放任热钱流入,很可能会把行业做乱。现在已经有一些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蹭热点,拿这个事在资本市场上获利了。”

事实上,市场过于聚焦的可降解塑料产品,只是禁塑令呼吁的塑料污染的解决方案之一。《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指出,基本原则之一是以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为导向,研发推广性能达标、绿色环保、经济适用的塑料制品及替代产品,培育有利于规范回收和循环利用、减少塑料污染的新业态新模式。

“加快建立和实现回收塑料的高质化回用,是更值得重视的解决方案。”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占杰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往中国还需要从国外进口每年500万~800万吨的废旧塑料,耗费极大资源。现在中国不再进口废旧塑料,每年能消化国内800万~1000万吨的废旧塑料,完成资源再利用。但目前来看,废旧塑料的高质化回用的回收、再生产两个环节,还需要加大建设力度,这将对国内塑料垃圾的治理起到极大作用,也更符合禁塑令的初衷。”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 2021年11期

    中国新闻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