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面对儿童性侵害,如何编织安全网?

自7月3日被曝光后,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不断发酵,持续引发关注。

这并非一个孤立事件。仅在最近,关于儿童被性侵的事件也多有曝光——7月1日,遼宁绥中县绥口小学校长王某军被曝光性侵小学生,其中1人被强奸,4人被猥亵;7月5日有媒体报道,云南镇雄一名14岁女生遭性侵后死亡。

舆论沸腾之时,很多人将目光投向法律:在预防及处理性侵儿童案件上,法律该如何为他们编织一张安全网?

不少受访者表示,刑罚并非一剂万能药。对于性侵儿童行为,必须以预防为先,司法机关与职能部门、家庭、学校、社会志愿者应联合起来,共同构建起一张针对儿童被性侵的防御网。

量刑差距

王振华猥亵事件曝光后,不少评论分析,犯罪嫌疑人王振华可能会被判处5年左右的刑期。

5年,是我国法律对猥亵罪量刑的一个临界值。《刑法》第237条规定,量刑可能超过这一临界值的有两类情况:一是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强制猥亵罪或侮辱罪,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二是猥亵对象为儿童的,可从重处罚。

北京市东城区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莹据此推断,对王振华的量刑极有可能在5年以上。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玉霞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若有阴道撕裂等情况,是可以判刑5至10年的。”

即便量刑从严,刑期与近期美国的判例相比,依然不够严厉。据媒体报道,6月18日,美国阿拉巴马州一名男子因多次发骚扰短信、意图侵犯孩童,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另有数据提到,在美国乔治亚州,猥亵儿童的初犯会被判以5年至25年监禁,而惯犯将被判以10年乃至终身监禁。

上海靖霖律师事务所律师樊星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美国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惩治,有两大特点:一是全方位惩治,除了性侵犯罪外,还对可能引发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周边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比如收藏儿童色情照片;二是从严惩处,《杰西卡法案》要求对性侵未满14周岁儿童的罪犯,最少判处25年有期徒刑,最高可至无期徒刑,终身不得假释。

“相比之下,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比较笼统,司法实践时难以把握,容易出现认定犯罪困难、同案不同判等问题。”樊星举例称,《刑法》规定“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强制猥亵、侮辱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如何认定“公共场所当众”、哪些情节属于“其他恶劣情节”,并没有明确说明。

他认为,王振华性侵事件应该引起立法者的注意,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猥亵罪中的“其他恶劣情节”。

在采访中,多位受访者均呼吁应提高量刑上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长期致力于儿童保护研究,她认为立法上定的刑期与大家的预期相比不够严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罪名设置问题:“我们的法律大多针对的受害者都是成年人。为了更好地利用法律保护儿童,应该把和儿童有关的性侵行为囊括在统一的罪名之下,比如单设‘性侵儿童罪’。”

实践当中,法官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办案人员理念、司法审判水平等也会对量刑产生影响。据樊星介绍,我国司法实践与理论界在犯罪责任认定上,存在许多分歧:“如果遵循严格责任原则,可以从重处罚,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但如果出于刑事法律谦抑性的考虑,遵循过错责任原则,则有可能做出有利于保护行为人权利的判决。”

面对“从重处罚”的舆论呼吁,张玉霞提醒,一味采取最高刑罚也可能适得其反。她表示,“刑罚既要与犯罪性质相适应,又要与犯罪情节相适应,还要与犯罪人员的人身危险性相适应。比如绑架罪,如果只要实施绑架行为一律判处死刑的话,绑匪在犯罪过程中破罐破摔、选择撕票的可能性反而会提高。”

2018年10月2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性侵一名7岁女童的20岁男子Nicholas Ninow出庭受审。图/视觉中国

前期预防

每年全国两会前,“女童保护”基金都会发布性侵儿童案例分析报告。“女童保护”发起人孙雪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由于诸多因素,相关事件难以全部被公开报道和统计,这一数量仅为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毫无疑问,王振华涉嫌猥亵幼女事件将是2019年数据中难以忽略的一例。据上海市公安机关公告,此案中另一犯罪嫌疑人周某某,充当了“皮条客”的角色。观察家分析认为,该案或存在输送幼女的利益链条。

“利益链条在很多案件中都存在。”律师李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她代理过的案件中,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利用渠道便利,向资助者兜售女童性服务;内蒙古满洲里前人大代表性侵女生案,有5个高年级的学生充当了组织者的角色。李莹认为切断链条,比较有效的措施仍是严刑。

学者童小军则认为,针对王振华性侵事件,原本可以从三个层面进行防护。第一个层面涉及性侵实施者,第二个层面涉及牵线、组织者。这两者都属于犯罪行为参与人,可通过一定的量刑予以约束和打击。第三个层面则涉及监护人。

童小军认为,很多案件都是因监护人的疏忽导致的。

从预防角度,类似监护人疏忽的问题,单靠刑罚的威慑并不足够。据律师张玉霞介绍,刑法的介入在性侵发生之后,但在前期防御方面,更为相关的是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相关法规。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