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茅侃侃之死:千万负债与天才少年

1983年出生的茅侃侃,曾与李想、戴志康和高燃一起登上《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并受到央视《对话》《经济半小时》栏目的采访邀请,一举成名。在十几年的艰辛创业之后,他却选择在30多岁的年纪离开世界,到底是什么压垮了茅侃侃

1月24日晚,“豹大神”从公司下班回家后照例坐在电脑前,打开《守望先锋》的游戏界面。他登录了自己战队里一位队员的账号,有一搭没一搭地,挥舞着角色“莱茵哈特”手上的大锤挂机在线上。看到队友李想的“安娜”和樊铮的“天使”在线上拼杀,他并没有加入战队,也没有与他们交流。熬到25日凌晨1点钟左右,他下线后钻进了被窝。

就在此时,李想接到了一通电话。

25日早上醒来时,“豹大神”被李想发来的几条微信“弄蒙了”,对方告诉他,队友茅侃侃走了。

因为喜欢玩游戏,同为创业者的万家电竞公司CEO茅侃侃、车和家CEO李想、前汽车之家联合创始人樊铮与游戏主播豹大神组成了一个名为“XJBBB”的业余游戏战队。

“李想他们都觉得不可能,明明昨天晚上还看到他在线上挂了好久。我告诉他们其实是我登的老茅的账号。”豹大神叹息了一声,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道。

1月24日,农历腊八节。这天是茅侃侃与债权人董默约定的最后还款日。此前两天的1月22日,董默还跟茅侃侃微信确认过,茅侃侃回复“应该没问题”。

24日当天,董默陆续给茅侃侃发去了四条微信,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晚上11点收到茅侃侃去世的消息,“难道我的催款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董默心里“翻江倒海”,他觉得,钱要不回来事小,人没了这也太可怕了。

其实,董默并不是茅侃侃唯一的债权人。为了给自己的游戏研发公司万家电竞输血,从2016年底开始,茅侃侃通过透支信用卡、抵押车房,向李想、董默等好朋友借款的方式陆续投入公司2000多万。

自2015年茅侃侃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后更名为祥源文化)共同出资成立公司的两年来,万家电竞先后经历了多次业务转型,也经历了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带来的融资搁浅,继而深陷新上市公司各种“表面配合,私下不作为”的情况后,年轻的创业者茅侃侃选择了告别这个世界。

“金主”万家文化

茅侃侃与“金主”万家文化原实际控制人孔德永认识是在2015年。

当时的茅侃侃刚从供职四年的游戏公司鸣鹤鸣和离职,寻找新东家时,曾有多家比万家文化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表达了合作意向,但茅侃侃最终选择了万家文化。对孔德永的“信任”是茅侃侃选择合作的根本原因。

而孔德永控制的万家文化像很多“壳公司”一样,有诸多“前身”,最早名为“庆丰股份”,是无锡的一家棉纺类企业,在2006年一度戴帽ST股,后来经过腾挪打包,用股份转让和资产置换的方式装入了地产和酒店资产,“ST庆丰”变更为“万好万家”;后来又投资成立矿产公司,折腾三年后因亏损而全部转让。特别是当年股市暴跌之后,大量上市公司在2014到2016年初期间收购了一批利润注水的游戏公司,拉升股价。

很明显,孔德永选择与茅侃侃合作成立文化传媒公司就是看到了文化行业的风口,但“壳公司”的特质,已经早早给万家电竞埋下了隐患。

2015年9月30日,北京万好万家电子竞技传媒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法人代表是上市公司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孔德永。当时,万家文化出资460万,认购46%股份;茅侃侃出资340万元,认购34%股权,任CEO,而其余三位股东分别出资50万元。茅侃侃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除万家文化外,其余股东的出资额,均由其代出。

成立之初,万家电竞就定下了游戏发行、网络综艺传媒两块业务。

2015年11月18日,万家电竞和优酷在北京签署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共同打造电子竞技和游戲文化IP,并围绕打造的IP开展经纪业务、电子商务等业务。万家电竞还向优酷出售了一款游戏《余烬战争》的版权,获得了约700万元的收入,也成为万家电竞最大的一笔收入。

随后,茅侃侃还与腾讯视频合作出品了综艺栏目《213星座编辑室》,但只播出五期就结束了,另一档节目《铁屋游戏》也只到了出样片的阶段,最终没有上线播出。

茅侃侃意识到游戏发行业务早已不是当年“旱涝保收”的时代,随着发行成本逐步升高,发行业务逐步向苹果商店、微信游戏等平台聚集,单凭游戏发行业务获利甚微。茅侃侃曾对媒体表示,为了 配合上市公司的整体计划,急于让公司产生流水,他决定让万家电竞同时做发行。但这个决定,被茅侃侃称作是自己“最大的决策失误”,因为“2016年中小型的发行业务本身已经不好做了。”

随着SNH48、1931等国内女团的融资风口出现,2015年年底,万家电竞开始打造号称是中国首个星座女子偶像团体的Astro12。预计投入资金2亿元,并邀请同道大叔加盟合作。“做女团是因为当时万家文化坚持要做的,因为是个风口。”前万家电竞公司一位知情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位知情人的意思是,这个项目是为了配合万家文化而上马的,并非茅侃侃本人的真实意愿。

但是,Astro12因资金问题运营并不顺利,“因为光(女团)12个人和3个工作人员,在日本的三个月集训、生活,以及音乐和MV的制作等费用,就超过700万。”据茅侃侃此前对媒体介绍,为了十二星座女团的运营,他的女友还曾经垫付过部分资金,“我实在不想让她跟着我受罪,所以,最后我让她走了,去上海工作了。”

万家电竞于2016年初发行的《心跳战姬》《九州无双》两款新产品也在开启内测后不足1年就相继停运。

实际上,万家电竞不是上市公司的唯一游戏运营主体。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万家文化旗下游戏业务主体约有12家,涉及手游、页游、端游近200款。在2016年万家文化营收超7亿元的情况下,游戏业务虽然毛利率远超其他项目,超过80%,但营收占比仅在10%左右。换句话说,茅侃侃的公司,在万家的体系中并不占举足轻重的地位。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