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ISIS肆虐,中国怎么办?


打开文本图片集

近日,伊拉克局势急转直下,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从北部挥军南下,先是占领了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之后又占领了前总统萨达姆的老家提克里特,目前已经推进到离首都巴格达60公里的地方。总理马利基宣布伊拉克进入紧急状态,并请求美国协助轰炸叛军。

由于伊拉克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中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石油输出国,ISIS又刚刚占领了位于拜伊吉市的伊拉克最大炼油厂,事态不仅造成了地缘政治的紧张,也导致国际油价急升。加上伊拉克目前是中国的第五大石油进口国,中国油企也在伊拉克石油开采项目中占据最大份额,中国在此地的能源利益远大于美国,因此,人们普遍关注中国要如何应对ISIS的肆虐,甚至有美国媒体建议中国应向伊拉克派兵。

6月15日,美国《福布斯》网站刊出“如果要轰炸伊拉克,难道不应是中国”的文章,认为美国在波斯湾地区并无太多经济利益,反观中国平均每天从伊拉克进口150万桶原油,如果供油中断,“日子会很难过!”因此,“美国应让中国派出自己海军进入险境,毕竟中国在伊拉克的利益远比美国多。”

而国内有评论认为,伊拉克距离我国西部空军基地直线距离超3000公里,远远超出了我国战机的作战半径和打击范围,而中国在印度洋及中东地区缺少海外军事基地;再加上辽宁舰航母尚未完全形成战斗力、缺乏远洋综合补给舰,052C型驱逐舰和054A型护卫舰都没有发射巡航导弹能力等因素,因此,从军事角度分析,中国的海空军尚无法承担维护伊拉克和平的任务。

显然,伊拉克局势的恶化,对中国最大的影响是在经济上,它再次提出了中国应如何保卫海外利益的问题,并凸显了庞大的海外利益与保护手段之间的矛盾。

中国人在伊拉克

伊拉克探明石油储量约1150亿桶,约占全球探明总储量的10%,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居全球第三位。目前,中国已成为伊拉克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最大的单一投资国,中国几大石油公司在伊拉克都有布局。

伊拉克战争结束至今,伊拉克政府共进行了4轮石油对外招标,其中2009年进行了2轮,2010年1轮,2012年1轮。中石油于前2轮招标中获得了伊拉克南部的鲁迈拉、哈法亚2个油田的招标,还通过早期与伊拉克政府的协议,以旗下公司参与运营巴格达中南部的艾哈代布油田;中海油获得同属南部的米桑油田权益,并于2012年进入项目回收期;中石化则于2009年通过对瑞士Addax公司的收购交易,获得基尔库克地区的油田权益,是大陆公司在伊拉克北部唯一的石油项目。在这其中,中石油规模最大,在伊拉克南部产油区有四个项目,去年产量据报近3亿桶,占其海外产量的1/3。

除了石油之外,中国在伊拉克的投资还包括:上海电气在伊拉克的发电项目、中兴通讯在伊拉克的电信设施项目、中国建材承建的水泥厂以及中水电等中资承包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等。目前,中资企业在伊拉克的员工约一万人。另外,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国人在伊拉克从事商贸、餐饮等生意,目前,来自中国的服装、工艺品、自行车、五金、文具、玩具、日用百货、电脑配件等日用品在伊拉克的市场占有率高达90%以上。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就认为,B&B(北京和巴格达)贸易轴心正在形成。

由于中国并未参与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没有投资伊拉克的重建项目,但在战后获得了大量的伊拉克石油利益和投资机会。因此,有关“中国赢得了伊拉克战争”“美国为中国火中取栗”的议论,最近一两年时常出现在西方媒体上。

中国之所以能在伊拉克战后重建市场抢得先机,一是因为美国企业高估了风险,对参与重建不积极。战后只有两家美国公司获得了石油合同,石油行业分析师和美国官员们都认为,这是由于他们担心在腐败严重、动荡不安的国家做生意的风险。法国驻伊拉克大使鲍里斯·包里隆就认为,“美国已经有了伊拉克疲劳症。如果你对一个美国人说:‘你可以去伊拉克做生意,因为那里有很多机会,’这个人会想一想,然后说,‘哦,伊拉克——那个血腥国家。’”而美国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主导,政府不可能命令企业为巩固美国的政治利益而进行经济投资。

另一方面,是中国企业的能力和伊拉克的市场需求匹配度更高。以建筑行业为例,伊拉克遭受战争重创,公路、电信设施、桥梁、铁路、房屋等基础设施大量毁坏,重建的需求很大。在这方面,中国企业有一定的优势。比如,2012年葛洲坝公司就以8.02亿元中标了伊拉克Siwera污水处理厂工程。今年2月,外长王毅在访问伊拉克时特别强调,中国将重点帮助伊拉克重建电力、通讯、港口基础设施。

而目前全球工程承包市场大致可划分为处于不同发展水平的三个等级市场:处于高度发展水平上的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建筑市场;处于中等发展水平并快速增长的东南亚、中东和非洲、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的建筑市场;处于低水平眼下尚无明显增长的亚、非、拉部分落后地区的建筑市场。对于第一类建筑市场,中国大部分建筑企业现有的技术和管理水平均还满足不了要求。对于第三类低技术含量、低管理水平、低建造成本的落后地区的建筑市场,中国现有的技术和管理往往无用武之地。只有第二类正在快速增长的中等发展程度的建筑市场,对中国建筑企业大有用武之地。因此,中国拓展海外建筑市场的最佳目标一直是非洲和中东。在这两个地区的工程承包市场上,我们与西方承包商比具有成本优势,与当地承包商比具有技术优势。

第三,中国企业和商人善于在艰难困苦中寻找和把握机会。中国近年来的能源需求急剧增加,目前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在这种情况下,在全世界找油就成了政府的急务,而三大国有石油巨头就成了当然的推手。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伊拉克的安全环境有一定风险,这些企业也必须迎难而上。另外,还有一些在伊拉克做商贸的民营企业和个人,这些人则是看到了战后伊拉克的巨大商机,于是发挥中国人一贯信奉的“富贵险中求”的精神,穿梭在战争和危险之间。比如在巴格达开办“中国商贸城”的中国商人陈宪忠,就是在2003年伊战还没有完全结束时就来了,如今成了人脉广阔、中国媒体到伊拉克必定会采访的一个人。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