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全球极端天气为何扎堆而来?

和1998、1954年相比,今年的气候有少许类似之处,那就是都在厄尔尼诺之后,福建、台湾和东西伯利亚都出现了异常高温,台风都偏少,长江流域6月降水都偏多。但不同之处也很多:今年的厄尔尼诺,没那两年那么强。

一方面,长江流域虽然6月降水偏多,但5月严重干旱。而1998和1954年5月、6月降水都偏多,因此今年“底水”没有1998和1954年高;另一方面,今年梅雨季偏早偏长,但远不是1954年的“超长梅雨”,更比不上1998年。

“只有在7月中旬,副高迟迟不北上,或者北上后再崩溃,发生了‘倒黄梅’,才有可能出现全流域大洪水。”根据主流超级计算机模式分析,从7月11日起,副高将在日本以南建立块状单体,并大幅北抬。长江中下游甚至淮河流域的梅雨将一举结束,转为盛夏酷暑。届时,我国主雨带将转移到四川盆地、黄河流域、海河流域和东北。

从目前的数据分析,块状副高大崩溃、长江流域倒黄梅和全流域大洪水的可能性都不大。但南方的朋友也要警惕超级计算机失准、倒黄梅发生的可能性;而如果副高不崩溃,北方就要提高警惕防洪了。“这个7月,尤其是7月中旬,非常关键。”

殷杰提醒,目前最难以防控的就是山洪,公众应提前做好应对措施。因为山洪与河流不同,很难做到有效预防,比如河流可以利用水闸,建各种各样的水库,调蓄洪峰,或者在大江大河两边建很高的堤防,沿海地区还可以建设海堤挡潮。但山洪就很难,即便有水利工程加持,也能很轻易地破坏道路、房屋甚至造成人员失踪及伤亡。

“这是一个难题,目前还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中国水科院专家开座谈会时感叹道。如果在地質起伏大的上游地区,把自然河道修成人工融合的河道,进行渠道化分流,反而会加大洪峰的形成,使其来得更快、更大。但不修的话更不行,当山洪裹着泥土和石头,一下子滚下来时,不仅会完全淹没村庄,还会瞬间造成重大灾害。

一个多月前,56岁的章三扬就在泥石流到来前逃出。她家在浙江衢州九华乡大侯村山上。6月3日,暴雨倾盆,快到12点了还不停,她躺在床上,睡不着,爬起来一看,“山上像冒烟一样”。水体浑浊,夹杂着泥巴、石头和毛竹“滚下来”,声音巨大。

好在章三扬反应迅速,在山体滑坡、房屋坍塌来临前,迅速撤离。不到一个小时,滑坡点及周边的107名村民皆安然无恙。然而,单纯依赖于居民自身的逃生速度,并不是正向的解决办法。“可以隔个几十公里,通过逐级修建水闸、水库调节洪峰流量;如果水库无法调节,就要找个影响不大的地方来泄洪,以保证每一段都是安全的。”

当然,殷杰明白,目前的方法多着眼于事后的亡羊补牢。实际上,防灾减灾,应该做到预防大于应对。目前普遍情况是气象预报优于水文预报,洪涝预报相对来说难度更大、精度也差一点,如何做到从天上到地上的预报都很精准,值得探讨。英国的“洪涝预报系统”,就是利用高精度雷达降雨预报数据和高精度洪涝数值模型,从而做到精确及时预报预警的。

“目前在伦敦、伯明翰和曼彻斯特等大城市用的是5米精度的,均可以做到提前6-12小时的实时预报。在预报动态图上,可以看到哪条路淹了多少,哪栋房子周围水位最深,一目了然。”相比之下,国内在技术方面没有问题,但预报精度上还需提升,因为现有50米到100米的预报精度,根本没有办法刻画出城市的洪涝过程和灾害影响。”

殷杰指出,如果能从国家和地方层面快速推进这一系统的建设,将会减少许多损失。“像一直难解决的山洪,就会留出足够的时间差,该疏散的疏散,该加固的加固,该分流的分流。”

全球气候变化 已不可逆

在南方“水漫金山”的时刻,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北方地区正在经历一场场“烤”验。

6月3日,中央气象台发布了今年第一个高温预警,华北多地最高气温达38~40℃,河北邯郸和邢台局地最高气温达41.8℃,济南和北京出现今年首个高温日,其中19个观测站高温达到或突破6月上旬极值。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吐鲁番市高昌区艾丁湖也高达45.8℃。

虽说在北方,六七月份确实是高温日最多的月份,但今年的高温天气有些“不同寻常”。具有“出现早、范围广、强度大”的特点,5月1-9日,中东部出现了1961年以来最早高温过程,较常年值偏早49天。预计6月至8月,黄淮西部、东北部等将出现阶段性高温热浪。

日本九州强降雨引发洪灾。这是7月4日航拍的洪水泛滥的日本熊本县八代市。
印度媒体7月2日报道,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近日连降暴雨引发洪涝灾害,已造成160万人受灾,至少34人死亡。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服务室首席周兵表示,在大陆高压控制下,盛行下沉气流,太阳辐射很容易到达地面,因此这个月份容易出现“烧烤天”。高温天气的异常变化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全球气候变暖造成的极端性天气正在增多。

“不光是今年,其实从去年开始,就是一个典型的厄尔尼诺的年份。”南半球,澳大利亚酷暑难耐,引发大火,大量野生动物死亡。北半球极端低温,今年年初,美国芝加哥早上的气温曾降到-23℃,打破了1966年的纪录。今年肆虐多国的蝗灾也与全球极端天气增多相关。

轮到北半球6月份夏季,位于北极圈内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小镇维尔霍扬斯克,出现了38℃高温,一根雪糕放在阳台上没多久便融化。而在不少气候学家的预测模型中,这一数值本应该在80年后才会达到。而格陵兰岛冰盖的融化速度已经比20世纪90年代快了七倍。

全球绝大多数科学家已经认可,气候变化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了。而且不局限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区域、某一个国家,而是全球性影响。“当全球温度增温达到某一个临界点,大气环流和大洋环流的循环平衡可能会减弱甚至中断。随之而来的是交换能量减弱,冷的地方越来越冷,热的地方越来越热,极端气候事件也会越来越多。”

有研究显示,到2100年左右,印度、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大部分地区将接近人类生存极限的临界点,高温和高湿的天气组合也将会成为普遍现象。结合近期频繁发生的极端天气,上述预言似乎不再是危言耸听。

国际能源署预测,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碳排会下降8%,但伴随全球各地的封闭状态结束,碳排将反弹,且有可能快速升高。这将取决于各国经济刺激的推行速度和政策选择。为此,欧盟推出了7500亿欧元的“绿色复苏计划”,其中有25%用于环保,这一措施预计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量减少15%—30%。

2020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要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发展可再生能源。人类为自己行为买单的时间越来越近,如果再没有实质性行动,地球极端气候最终将危及人类自身。不过殷杰也表示,气候变化似乎已经是一种不可逆的趋势。即便人类将温室气体排放维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平,地球气候仍然会持续变化甚至恶化,而这种情况将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人类在自然面前太渺小了,地球上的生物群落,已经跟不上目前地球大气和水循环的失控速度。正如一位气象专家所说:“地球不需要拯救,真正需要拯救的是人类自己。”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