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互联网医疗的春天来了?

“儿童家长年轻的特点,儿童互联网医院必定会成为家长追捧的场所,会改变家长的就医行为习惯。”不过,李嫔主任对记者强调,互联网医院目前毕竟是新生事物,医生和家长都需要有一个适应过程,家长在线咨询量越来越大,也需要家长理性等待,医生会逐一进行回复。“目前互联网医院以三个月内复诊续药为主,初诊病人、疾病诊断不明的还需到医院线下就诊。”

于广军院长介绍,互联网医院运行初步达到了设计的效果,儿童医院将积极持续发挥互联网诊疗服务的优势作用,辐射全国各地复诊患者的基本医疗服务需求,全力阻断疫情传播。

疫情席卷下,公立医院正大规模“互联网化”。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郑锦介绍,继徐汇区中心医院、华山医院、儿童医院、皮肤病医院、中山医院、仁济医院、第六人民医院等7家公立医院开设互联网医院后,8家社区医院首批开通“互联网社区诊疗服务”,通过网络,居民有望实现“足不出户,在线看病,药品到家”的便捷服务。

互联网医疗并非新生事物

疫情期间,除了公立医院互联网医疗业务加速推进,互联网医疗企业也陆续开通了在线义诊或在线问诊通道,成为抗击疫情的重要补充力量。从已公布问诊量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平台数据来看,疫情期间的在线问诊人次已超千万。

事实上,互联网医疗在国内已兴起多年。2014年,则被公认为是“移动医疗创业元年”。

2014年1月,阿里联合云峰基金耗资10.37亿元收购中信21世纪,正式吹响进军医疗行业的号角。同年9月2日,腾讯耗资7000万美元投资医疗健康互联网公司丁香园,刷新了国内互联网医疗行业单笔融资纪录......不过,虽然获得了资本青睐,但互联网医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摸索中前行。比如成立于2011年的春雨医生,赶上了2014年的互联网医疗热潮,还首创了“轻问诊”概念,却一直无法摆脱自身商业模式的困境。由于这一模式的可复制性很强,许多后入场的企业也纷纷借用这一概念仿效服务模式,但服务质量并没有保障。随之而来的,则是针对互联网医疗乱象的讨伐。

2017年,高达1000家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被注销。一番清洗之后,当时的互联网医疗行业幸存者已不足50家。

2018年,《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文件下发,互联网医疗行业的规范终于出台,新规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主、互联网医疗公司为辅的发展模式基本定调。

行业格局经历再一次洗牌。文件下发前后,平安好医生、微医等头部企业宣布与多家三甲医院签约合作,企业以大数据为基础向医院提供信息服务的智慧问诊系统是主要合作模式。

此外,还有企业选择了自建医生团队。叮当快药正是在2018年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医院,通过自己组建的一支专职医生团队,提供24小时免费的在线咨询。

“当前互联网医院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单纯提供‘医’的服务,另一种是‘医+药’的模式,叮当快药采取的是“医+药”的模式——‘医’负责解决用户是否需要用药,以及用什么药的问题。而‘药’是解决如何方便快速把药送达用户的问题。‘医+药’形成了一个闭环,问题解决得就更为彻底。”叮当快药CEO俞雷告诉《新民周刊》,叮当快药互联网医院的定位是服务常见病、长期慢病用户,以及小病小痛用户,通过自建医生团队,完全可以解决用户关于“医”的问题,“1分钟在线找医生、28分钟送药到家,这是我们的一大特点”。

这其实也是互联网诊疗规范发布后,国家对于互联网企业的要求。有专家解读,现行的规范实质上就是鼓励互联网医疗公司充当工具,促进医疗服务途径、医疗服务方式、医疗资源匹配模式的升级,提升医疗效率。

互联网医疗未来将走向何方?

“疫情对于互联网医院的加速发展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而我們医院过去深耕互联网医疗的经验,使得我们能够在非常时期能够迅速把平台拿出来。”朱福告诉《新民周刊》,疫情期间,医院的门诊量是平时的一半,但互联网医院上线的短短几天,平台的问诊量已经跟正常时期的线下门诊量持平,有的专家甚至出现了挂号排队的现象,可见群众对于互联网医疗的需求是很大的。

叮当快药组建的专职医生团队。

那么,互联网医疗有否取代线下传统医院的可能?

在朱福看来,这并不是一个选择题。“很多人觉得互联网医院和线下医院是一个对立关系,其实不然,互联网医院能够完成线下医院30%~40%的工作,能够满足一部分人民群众的需求,就是医院的好助手,也是群众一个非常好的就医途径。”

对于互联网医疗平台来说,公立医院的入局令他们感到压力的同时也感受到机遇,“传统医院也参与到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中,恰恰说明互联网医疗符合用户需求,符合政策发展趋势”。俞雷解释:“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互联网化的程度,像平台的合理搭建、高效运营、AI、大数据技术在互联网医院中的有效应用,以及药品的即时配送等等。用户的一部分问题可以通过互联网化的方式解决,而另一部分仍然要依靠线下解决,比如拍摄X光片——互联网医院与传统医院将有效结合,而非取代。”

“不过,在线下医院,患者首诊之后,仍然需要再次排队找医生的情况下,这个环节互联网医疗是可以帮助到用户的。”俞雷向记者补充。

此前,医保被认为是互联网医院发展过程中的关键因素,但近日出台的《指导意见》将互联网复诊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打通医保后,“医+药+支付”将真正形成闭环,尽管异地医保结算仍然没有捋顺,但至少,这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疫情给了互联网医疗一个发展的机遇,有人甚至已经迫不及待将2020年划成互联网医疗发展元年。不过,互联网医院如何将疫情期间涌入的增量用户转化为存量,如何真正打通医疗信息的壁垒,如何保证患者在线诊疗的质量,仍然是未来发展中不可忽视的难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