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骇人听闻的ISIS性奴市场

自从去年6月10日,极端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以一种近乎摧枯拉朽的姿态,攻占了伊拉克北部重镇、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来,这一年尽管承受着来自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不断打击,但这个以残忍、冷酷著称的所谓伊斯兰圣战组织的势力依旧不断壮大。而且,这场战争也早已超出了反恐范畴。最近传来的消息,在ISIS魔爪控制的地区,女性正在遭遇骇人听闻的灾难。

开设市场买卖未成年少女

6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武装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班古拉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揭露了“伊斯兰国”的性暴力恶行以及开设性奴市场的内幕。她说,极端武装“伊斯兰国”(ISIS)在其控制地区性暴力犯罪猖獗,开设交易市场买卖未成年少女,一些女孩甚至“拿一包烟就能带走”。

今年4月,班古拉分别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调查“伊斯兰国”性暴力罪行,并起草了一份行动计划。调查过程中,她与多名逃离“伊斯兰国”魔爪的女性和未成年少女谈话,倾听她们的悲惨遭遇。

班古拉说:“这是一场关乎女性身体的战争。”根据班古拉的调查,“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攻陷某一地区后,就会掳走当地年轻女性,充当性奴市场“新货源”。班古拉还说,“伊斯兰国”性奴市场中,每个女孩“标价”不一,最便宜的甚至仅用一包烟就能换走。

班古拉具体讲述了一些被掳女性的遭遇,她说:“她们被掳走,关在一间屋子里。超过100个女孩被强制脱光、洗澡。”而后,这些女孩被带到男性武装人员面前,由他们“定价”。一名15岁的女孩这样告诉班古拉,自己被卖给“伊斯兰国”一名头目。这名50多岁的男子拿出手枪和棍子,问她选哪个。女孩回答:“手枪”,这名头目却称“我买你可不是为了让你自杀”,随后予以施暴。

在遭受迫害、凌辱的妇女中,雅兹迪人的遭遇格外引人关注。早在去年8月,就有英国媒体报道,“伊斯兰国”在控制了伊北部辛贾尔山地区后,绑架了数百名当地少数民族——雅兹迪族的妇女和儿童。报道称,极端武装的男人最低只需支付5美元就可以买一个雅兹迪女孩做为“性奴”,而20岁以上女子的价钱甚至还要低得多。很多雅兹迪部族的男人说,自己给妻子或女儿打电话,听到的却是陌生男人的声音,而且态度凶恶地让他们“滚远点”。一名消息人士称,极端武装甚至对10岁女童也不放过,以高价“出售”她们。

当时,为逃避极端武装的迫害,上万名雅兹迪人不得不躲进辛贾尔山区,希望经此逃到叙利亚,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那仅仅是一个开始。在伊拉克北部、距离摩苏尔40公里的巴德拉营地是1.5万名无家可归的雅兹迪人的家。无家可归的他们却无疑是幸运的,另外的上千名雅兹迪人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不得不作为人质处于“伊斯兰国”激进分子的控制之下。今年2月,据美国媒体报道,伊斯兰国激进分子杀害了上千名雅兹迪男子,并关押了妇女和儿童。有几名年轻女性历经艰险最终逃脱,在巴德拉营地用化名向美国记者讲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18岁的索哈姆·穆罕默德在做了6个月俘虏后逃脱了。“伊斯兰国”8月份开进她居住的村庄,抓走了所有的男人。她说:“他们强迫我们七个女孩和母亲分开,把我们带到塔尔阿法的一个房子里,环境极差,食物也很糟糕。一个月后,两名‘达伊沙’过来从我们当中选了一些人,带去摩苏尔的房子。” (当地人按照阿拉伯文缩写把“伊斯兰国”贬称为“达伊沙(Daesh)”)

索哈姆忍受了无数次的强奸和殴打,最终成功逃脱。她跑了一整晚,直到找到一家人收留她,并最终联系到了她的叔叔来救她。

“武装分子在科彻村杀害了1700人。”另外一名成功逃脱的俘虏、22岁的萨拉·侯赛因说。一百多个年轻女性被隔离并带到叙利亚北部拉卡市的一栋房子里。那天晚上,激进分子出现了——“每个战士都来买一个女孩。他们买卖我们,并把我们转变成伊斯兰教徒。他们强奸我们,不给我们吃的。无人幸免。如果有一个人反抗,所有人都会挨打,打我们的头和手。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有时他们会三个人一起强奸一个女孩。”

萨拉还说,儿童的遭遇更糟糕——“我们逃跑了,但我们并不开心,因为我们的家人不在这儿。所有我们的近亲还在‘达伊沙’手里。他们给小孩子洗脑,并给他们打针。这些孩子以后会对我们做同样的事。”

逃到土耳其、化名玛娅特的女性难民有着类似的遭遇。17岁的她说,即使到现在,约有40名妇女仍被囚禁,每天遭受着ISIS激进分子的性虐待。

玛娅特说,她在8月3日伊拉克北部辛加尔镇遭到ISIS绑架,之后被关押在南摩苏尔的一个村子里。她被囚禁在一个禁止出入的建筑物内,旁边还有手持武器的男人把守。在那里,她遭受着日复一日的性虐待。“妇女和女孩在顶楼的三个房间中被粗暴强奸,一天三次,不同的人。”玛娅特如是说。

在接受意大利《共和报》采访时,玛娅特哀求道:“我求你不要公布我的名字,我很羞愧他们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死,但我仍然希望还可以活着,我能再次拥抱我的父母。”

然而ISIS的成员们似乎很乐意向世人展示他们的暴行。除了极尽能事的虐待,ISIS在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大肆炫耀被绑架女性被沦为他们的“性奴”这一不堪入目的事件。

玛娅特还说,最初被捕时ISIS没收了她和其他所有女性的手机,但后来他们“改变了方式”,退还了她们的手机,妇女和女童可以通过手机向外界讲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所有恐怖事件——“他们要我们详细向父母描述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嘲笑我们,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不可战胜的。他们认为自己是超人,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丧心病狂的恶魔。”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