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秘难求:离职潮下的市场化进程

但是,这位董秘同时也指出:“监管机构严格监管,对上市公司是好事,当资本市场有一套严格的标准而上市公司也意识到规范运作的重要性时,董秘的工作会越来越好做”。

除监管趋严外,上市公司投融资并购等资本运作的增加也对董秘的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随着传统行业转型升级,跨行业“并购式成长”成为诸多上市公司的目标。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3-2017年,并购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均成增长态势,2017年并购数量高达8388起,并购金额也达34202亿元,创历史新高(表4)。

企业涉猎全新领域,董秘势必也因此越来越多地参与战略制定、并购、重组等公司重大事项,除工作内涵扩展、工作难度加大外,风险也进一步加剧。一位在制造业上市公司任职多年的董秘就表示,在制造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谋求转型升级,收购兼并成为企业的新目标。“当公司专注做主业时,董秘的风险较小,工作也较为好做;然而当公司开始将目标转向资本运作时,由于大股东对资本市场的不了解,很容易受诱惑,加剧了董秘的执业风险。”

市场化带来的新课题

虽然市场化有助于董秘职群实现自身价值和地位的提升,然而也有资深董秘担忧过度市场化不利于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及上市公司的治理,同时也易导致董秘人才的流失。新财富董秘名人堂成员、招商蛇口(001979)董秘刘宁就表示,“董秘的流动性过大,对资本市场是不利的,一个能陪伴公司成长的好董秘,可以助力上市公司发展,并能够将公司治理带上合规之路,减少上市公司违规事件的发生”。

另一方面,市场的加速流动导致这一职群出现了董秘口中“老的老、小的小,年龄结构出现断层”的新特征。从对2017年离职董秘的职群分析来看,正值壮年的70后、80后董秘的离职比例较高,以及研究生学历、男性董秘的离职比例,均要高于其在A股所有上市公司董秘职群中的比例。

在2017年离职的董秘中,有283位70后,占所有离职董秘的数量近一半;60后次之,有174位董秘离职;离职的80后董秘也达到了118位;同时也有两位90后的董秘离职,他们分别是博信股份(600083)的董秘孙金伟和世荣兆业(002016)的孙玮浩。他们都出生于1990年,孙金伟在上市公司任职董秘有1年多,而孙玮浩挂职董秘一职则不足3个月(表5)。

事实上,很多70后、80后年龄阶段的董秘,因为学历较高、个人技能卓著,具备了与资本市场对接的能力,职业版图愈发宽广,转型投资人、自主创业成为其新的甚至是首选的职业选择。

若再进一步对比2005年首届“新财富金牌董秘”评选时董秘的年龄结构,则可进一步发现,与12年前相比,40岁以下的董秘数量减少了12%,而50岁以上董秘则增加了13.5%的比例。目前,董秘职群的年龄出现了明显的断层,年龄结构趋向成熟(表6)。

对此,有董秘呼吁:“董秘属‘智力密集型’职业,除了需要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需要拥有创新的能力、充沛的精力、旺盛的体力和敏捷的思维,相比之下,31-40岁这个年龄段的董秘可能更具优势。”由此,如何从机制上防止董秘职群人才流失,加快董秘第二梯队建设,正成为董秘职群市场化给上市公司乃至整个资本市场带来的新课题。

2017年董秘离职群像

行业

制造业离职的董秘数量最多,有355位董秘离职,超过了2017年度董秘离职总数的一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采矿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行业的董秘离职数量也较为居前。

性别

2017年度离职的615位董秘中,男性的比例远高于女性,共有482位男性董秘离职,占所有离职董秘的比例为86.69%,另有133位女性董秘离职。从男女董秘离职的比例来看,男性董秘的离职比例要略高于A股上市公司所有男性董秘的占比(75%),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相较于女性董秘,男性董秘的流动性更强。

学历

拥有研究生(含EMBA)学历的董秘离职数量为307,占所有董秘离职的比例为49.92%,略高于A股上市公司研究生董秘的占比(44.9%);本科学历的董秘离职数量为246位,占比为40%。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