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新一线城市年轻人“漂流”图鉴

作为17年的资深“沈漂”,黄翠对沈阳的风俗民情十分了解,在朋友眼里,她是个正宗的沈阳人。她自己也觉得沈阳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我后期人生都在这个城市,所有的印记都深深地印在这座城市。”

执念“杭漂”

谈到最初选择“杭漂”的原因,刘雯(化名)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答案:“我就想来杭州,都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执念。”

最开始,刘雯也曾被北京吸引过。2017年下半年,她在北京当实习程序员。半年的实习时光足够她看遍这座城市的人来人往。她看到的北京,“一直有人努力留下,也不断有人选择离开”。

那时,她和别人合租了一间房,月租1600元,从出租屋坐地铁去上班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刘雯没赶上过北京的“早高峰”,却有幸赶上过“晚高峰”。

那天,三元桥地铁站的安检通道里挤满了刚下班的年轻人,特别热。“我看到大家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额头的汗也一直往下滴,安检的速度很慢,基本所有人都在低头默不作声地玩手机,默默等待,基本没有什么抱怨。大家已经习惯了排队、挤地铁、加班,也习惯了不抱怨。”刘雯说,那一刻她觉得“这种习惯”特别“令人害怕”。

“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活得太累了。”半年的见闻让刘雯在找工作时排除了一线城市。她觉得,一线城市不仅消费高,面臨的户口和房租压力更是巨大。“我们就是在给房东打工。”她说,自己不选择一线城市是“量力而行”。

2018年研究生毕业,刘雯去了杭州。杭州在她眼里是安静而内敛的。她说,杭州人很少大声讲话,大都喜欢喝喝茶,逛逛西湖。时常还会看到一些人,穿着汉服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上。总体来说,杭州人有情调,小资氛围很浓。

在来杭州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刘雯搬过一次家。现在,她与同学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月租5000元,距离市中心只有8站地铁。平日里,刘雯基本8点出门,从家坐地铁到公司需要半个小时。“这两年,杭州的地铁也越来越挤了,有时为了不迟到,会硬挤上去。”

周末,刘雯会和室友在家做饭,或者一起出去运动。有时,她也会去杭州的景点转转,最喜欢的是北高峰,人很少,“特别是雪后更是美如画”。

刘雯说她很喜欢杭州,但暂时还没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公司里浙江人占了50%以上,自己又听不懂江浙的方言,所以时常感觉融入不了。另外,饮食习惯不同,杭州的饮食偏淡,不如北方的口味重。“有时,就是会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孤独。”

刘雯说,杭州从地理位置、环境风景以及未来发展来看,都是一座很有潜力的城市,虽然她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仍旧迷茫,但她已经把户口迁到杭州,打算今后在杭州工作生活。

“虽然杭州的房价也很高,压力也很大,但我觉得在这‘漂’更合适,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来杭州的。”刘雯说。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