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游戏的寒冬

 胡剑在北四环的办公室内
中國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

事实上,游戏行业有很高的准入门槛。“软件研发行业的特点就是外人看不懂,因为它没有任何固定的资产,你说电脑它值几个钱?你做出来的产品给投资人看,但那就是一堆存放在硬盘里的代码,普通人是看不懂的。至于它到底好不好,等到这个产品做完了才知道。在生产过程中,它完全是个黑箱状态,你根本不知道人家在干什么。”潘翔告诉本刊,那几年行内还催生了一种诡异的“to VC”的模式,就是利用这种黑箱状态坑投资人的钱。“很多投资人钱砸进去,最后连个泡都没冒,全交了智商税。”他说,资本市场的退潮实际上从2015年就已开始,但退出过程比较缓慢。“原来是你写个PPT就能拿到钱,后来是必须有完整的、履历光鲜的团队,再后来拿着项目也找不到投资了。”

投资机构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告诉我,今年他们只投了一个游戏项目,还是微信小程序游戏。目前这也是游戏投资的一个方向,尽管尚未看到清晰的商业模式,但至少微信小程序游戏开发主体为个体,并不受版号政策限制。据胡斌的观察,今年游戏投资整体规模至少缩减了50%以上。

游戏产业研究机构伽马数据联合创始人、首席分析师王旭给本刊提供了另一组数据:“今年游戏行业市场收入增速降至近10年的最低点,只有5%左右,而在过去10年,低于20%的年份也只出现过一次。”令人悲观的数字背后,一面是小企业接二连三的倒闭,特别是没有成熟产品的初创企业,一面是大中厂商裁员潮来袭。王旭说,以前游戏行业也喊过好几次裁员潮,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今年情况不一样了,包括腾讯、网易在内的游戏巨头也传出了缩减预算或裁员的消息。

不“出海”,便出局

在国内游戏行业饱和,中小企业难以找到发展空间的背景下,像潘翔这样从一开始就瞄准海外市场的小企业越来越多。今年在steam平台上大火的《太吾绘卷》就是成功者之一,上架第一周就卖出了30多万套,如今销量更是接近百万。它的研发团队总共只有5人,一个美术,一个音乐,一个后勤兼社群,一个制作人兼策划兼程,以及一个后来加入的动画师,游戏几乎没有主动宣传和营销,却很快成为中国游戏圈内的一大话题之作。《太吾绘卷》的成功给了很多小团队希望,特别是在版号政策限制下,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

除了小厂商,大企业也加快了海外布局。以腾讯为例,近些年已经利用资本优势在全球进行股权购入,先后注资美国游戏公司暴雪,收购《英雄联盟》开发商Riots Games,以86亿美元收购了芬兰游戏厂商Supercell84.3%的股份等等。旗下包括《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王者荣耀》等多款游戏产品在国内取得成功后被推向海外市场。

2013年,看到游戏行业崛起机会的胡斌曾放弃启明创投合伙人的位置到游戏公司掌趣科技担任CEO,直到去年11月离任。胡斌告诉本刊,2016年时,掌趣科技的海外收入占据了总收入的半壁江山,他们引以为傲的是在日本市场,卖得最好的产品是他们研发的《拳皇》,为公司海外战略注入强心剂。中国的游戏工业经历了从最早的粗制滥造到模仿再到高仿,再到开始有原创的过程,不过,胡斌介绍,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企业最擅长的还是做玩法和付费点,“同样的游戏,似乎中国人能做出10倍于别人的收入,这一点日本人和韩国人都很服气”。

王旭也有相同的观点。在今年一次内部分享会上,他看到有人拿出一个网易给暴雪讲课的视频,告诉大家暴雪是如何向网易学习游戏内部付费的设计方法论。但有着数十年游戏经验的欧美玩家对游戏的品质和体验有着更高的要求。在收入较高的游戏类型方面,与国内市场有着明显差异。据伽马数据市场流水收入TOP50数据显示,美国消除类占比35.6%,达到第一,其次是博彩类,国内则是RPG(角色扮演类)名列第一位。同时过去习惯玩主机游戏的欧美玩家群体往往认为手机游戏的代入感和沉浸感不够,无法在一个小屏幕中实现像主机游戏那样细致的场景和震撼的特效,他们的重要选择仍然是主机游戏或者类似的玩法,而这对中国企业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即便是国内企业最擅长的手游领域,创意不足、品质不高也一直是中国游戏行业最大的短板。“我们的创意经常要别人去找灵感,甚至有点抄袭。这也是为什么成千上万的小公司出来创业,但做出的产品千篇一律。游戏业和制造业是类似的,我们能做出全世界最好的产品,但可能不是我们自己设计的。”胡斌说。此外,通过砸广告获取用户,再将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这种原本在国内立竿见影的宣发模式一旦进入成熟的欧美市场就不再行得通。

不过,中国企业还有另一大优势,善于在不同的市场寻觅生存机会。除了欧美、日韩这样的传统游戏市场,游戏企业最早看到的其实是东南亚、阿拉伯等发展中国家市场。王旭告诉我,有的企业甚至通过专门开发针对阿拉伯国家王室成员的游戏而获得很高的营收,尽管王室成员群体很小,但他们平均的付费额度很高,足以养活一款游戏。

通过砸广告获取用户,再将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这种原本在国内立竿见影的宣发模式一旦进入成熟的欧美市场就不再行得通。

根据伽马数据的研究,2018年上半年,中国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海外销售收入达到46.3亿美元,同比增长16%,远高于中国游戏市场整体规模的增幅。“以前海外市场是一个补充,可能海外市场有很多地方企业觉得陌生,会遇到宗教习俗、文化习惯等各种冲突,大家不敢蹚这坑,但现在要求生存,求发展,必须要去蹚。”王旭说。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