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人类的创造力是从哪里来的

2018年7月29日下午,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蚕”体育馆内人声鼎沸,RoboMaster 2018机甲大师总决赛即将在这里上演。这个比赛看上去很像是实体版的“王者荣耀”,只不过把原本只在虚拟世界里发生的枪战场面换成了真实的机器人对射。总决赛由上届冠军华南理工大学队对阵东北大学队,双方队员在各自的操作间里通过机器人视角操纵本方机器人,在一个近似篮球场大小的战场上闪转腾挪,互相攻击对方的大本营。比赛现场的灯光设计极为炫酷,體育馆内充斥着橡皮子弹击中装甲后发出的乒乓之声,看得人心潮澎湃,其刺激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一场职业的篮球比赛。

机甲大师赛的前身是2013年举办的机器人夏令营,主办方是总部位于深圳的DJI大疆创新公司。这家公司是全球无人机行业的领军者,其创始人汪滔最早就是从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con)上脱颖而出,并开始创业的。2013年初,大疆推出了首款针对普通消费者的航拍无人机“精灵1”(Phantom 1),迅速风靡全球。刚刚挣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汪滔迅速决定出资举办机器人夏令营,由此可见他对机器人有多么着迷。两年后,汪滔又将这个夏令营升级为面向全球大学生的机甲大师赛,迄今为止已经连续举办了4届,总投资接近3亿元。

虽然大疆真的很有钱,但如此大的投资力度已经不能完全用“兴趣”来解释了。有人认为大疆试图将其办成一项商业赛事,就像职业篮球赛一样。但从现场观众的人数和构成来看,这项赛事距离盈利的目标尚有一段距离。还有人认为大疆试图从参赛选手中挑选未来的雇员,这个说法当然不能说毫无根据,毕竟大疆已经从历届参赛选手中招进了几十位工程师,但如果我们把机甲大师赛仅仅看成是一场高价招聘会的话,那也未免太小瞧这家公司了。

“机甲大师赛的主要目的不是为大疆招聘工程师,而是希望能在大学生中间培养出一种工程师文化,以此来激励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工程师作为职业。”大疆公司总裁罗镇华对我说,“只有这样才能为这个创新型社会培养出更多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才,大疆肯定也会从中受益。”

大疆非常重视创新,甚至把这两个字写进了公司的名称之中。大疆所在的深圳市也自诩为“创新之城”,一直试图把经济增长从投资驱动转为创新驱动。事实上,“创新”已经成为全体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关键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只有创新才能让中国富强起来。

2018年度机甲大师赛参赛选手在调试机器人

目标虽然一致,路径却各有不同。类似大疆这样以工程师为骨干的高科技企业全世界有很多,大部分采用了定向培养的方式吸纳人才,具体做法就是从好大学里挑选出优秀学生,为他们提供奖学金,希望他们学成后为自己服务。还有一些企业也想通过办比赛的方式发现人才,但比赛规则却和机甲大师赛有着非常大的不同。目前流行的几个国际大型机器人赛事大都是某个特定的专项技术的比拼,比如看谁制造的机器人上台阶最快,或者谁设计的无人机飞得最稳等等。比赛方式也大都是私密的,更像是一场考试。大疆则反其道而行之,把比赛做成了一场公开表演的游戏,而且是最吸引眼球的战斗类游戏,不但提高了参赛者的兴趣,也把观众的热情抬了起来。

如果用美职篮(NBA)全明星周末做个比喻的话,其他那些比赛相当于周六举办的扣篮大赛和三分远投大赛,机甲大师赛则相当于周日举办的全明星正赛。熟悉NBA的人都知道,周六比的是篮球专项技能,参赛队员真用力,比赛含金量高。周日的比赛则相当于表演赛,能上场就是最大的褒奖,比赛内容往往乏善可陈。

机器人比赛也是这样。其他那些专项赛事的技术含金量往往比较高,获奖者甚至可以出篇论文。机甲大师赛则重在参与,里面涉及的技术都相当基础,但是因为比赛过程好看,再加上大疆花重金打造,使得机甲大师赛在大学里的知名度很高,所有被选中参赛的学生都会被视为英雄,获胜者更是有可能成为校内明星,受到全校师生的追捧。

除了宣传和后勤服务之外,大疆只负责制定每年的游戏规则并给出某些指标上限,然后就撒手不管了,任由参赛选手自由发挥。比如,机器人赛车只规定了电池的最高功率,移动方式和速度均不设限,于是有团队设计了一套电容供电装置,大大提高了行车速度。再比如,大疆只负责在每台机器人身上安装靶子,躲子弹的方式不限,于是有位学生设计了一个巧妙的装置,让车身旋转起来,但炮台不动,这样一来机器人战车就可以一边高速自旋以躲避子弹,一边继续瞄准射击,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总之,大疆为学生们提供了一个高仿真的虚拟工作机会,所有参赛队员都会在比赛的过程中把将来工作中可能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解决一遍,并在这种近乎真刀真枪的演练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找出未来的努力方向。至于说每个人的长处和短处究竟是什么,努力的方向到底在哪里,大疆就不管了。

两种方法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培养创新型人才,究竟哪一种方法最有效呢?答案取决于一个终极问题,那就是人类的创造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我们相信创造力来自天才,天才又是可以从小鉴定的,那么前一种方法更可靠。但如果我们相信天才来自民间,没有规律可循,无法提前培养,那么大疆的做法就是正确的。

到底哪种方式最有效?这就是本专题试图回答的问题。

2018年度的机甲大师赛最终以华南理工大学卫冕成功而宣告结束。我走出体育馆,发现场外有好多人在等退票,我刚想惊叹这个赛事居然已经如此轰动了,却立刻被告知他们等的是隔壁体育场的退票,某当红歌星那天晚上要在那里开演唱会。

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一提到创新,学者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科学和技术,认为这哥俩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飞跃,代表着人类和动物之间的本质区别。放眼望去,无论是深圳市中心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还是周围人手一台无所不能的智能手机,似乎都在证明此话不假。但其实大多数老百姓更关心艺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歌手往往要比一名优秀的工程师更能打动人心,即使前者需要借助很多后者发明的高科技手段才能完成一场大型露天演唱会。

事实上,大疆目前的无人机产品虽然也可以用来提高生产力,但大部分普通消费者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航拍上。航拍满足的是人类对于艺术创新的渴望和情感交流的需求,远比提高生产力更吸引人。

因此,我们这个关于创造力的讨论一定不能只限于科技,而把人文艺术拒之门外,因为创造力涉及几乎所有的领域,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

就拿前文提到的那个终极问题来说,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已经给出了答案。他破天荒地组建了两支国家队,让他们相互竞争。他还决定从草根球员中选拔队员去参加亚运会新增设的3对3篮球赛,而不是像往常那样派专业运动员代表中国出战。最终结果证明姚主席的新政是成功的,中国篮球队包揽了本届亚运会所有4项篮球比赛的冠军。

姚主席赛后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最优秀的选手不是培养出来的,是被发现的。”创新型人才是否也是如此呢?我们的创造力究竟来自哪里?让我们从艺术创新开始讲起吧。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