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恶性案件频发,折射日本“社会病”

这些蛰居族与社会严重脱节,对社会的不满和怨恨无处排解,内心充满孤独、悲观和绝望情绪,很容易出现暴力倾向,严重者会实施犯罪行为,将暴行施加给无辜大众,甚至于家人。

格差社会:“下流阶层”扩大

绝大多数施暴者工作不稳定,或处于失业状态,处于“下流阶层”。所谓“下流阶层”并非指社会底层,是指中产阶级的居下游者。过去的日本号称“一亿总中流”社会,绝大多数人生活在中流阶层,贫富差距较小。但是平成时期以来,经济不景气导致雇佣环境恶化,失业率提高,就业困难。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伴随着雇佣制度的变革,“一亿总中流”社会瓦解,代之而起的是“格差社会”的出现。贫富两极分化现象日益严重,社会阶层之间在收入、就业、消费、教育及社会地位等方面的差距不断扩大。

著名社会观察家三浦展认为日本社会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下流阶层”。从事临时工或找不到工作,没有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的“下流阶层”,随时面临生存危机,贫困、孤独时刻困扰着他们。日本社会是一个注重实效的社会,弱者、失败者没有容身之地。没有固定工作、没有朋友、不能结婚的他们逐渐被社会孤立,从而产生怨恨情绪。

“秋叶原案”凶手加藤智大一直没有找到稳定工作,在不断变换工作的过程中对社会的不满和孤独感不断积累。行凶的导火索便是被劳务派遣公司解雇,失去自信,生活陷入困境,由怨生恨,进而行凶。“川崎案”凶手岩崎隆一长期处于无业状态,靠80多岁的叔父叔母供养。被熊泽英昭杀死的儿子同样没有固定职业,整日在家中虚度光阴。

低欲望社会:“蛰居族”激增

“低欲望”是当今日本社会的显著特征之一。年轻人生活态度消极,缺乏奋斗动力,变得无欲望、无梦想、无干劲,“蛰居族”激增。他们为逃避现实社会而不上学、不工作、不与人交往,长期闭居在家,不与外界接触。

日本政府2015年调查结果显示,15~39歲的青少年“蛰居族”达到54.1万人。但是,有很多蛰居者数年或数十年过着蛰居生活不能自拔,导致中老年蛰居族增多。根据日本政府最新公布的2018年调查结果,40~64岁的中老年“蛰居族”已高达61.3万人。蛰居问题的严重性可见一斑,与之相应,近年来蛰居者实施的恶性案件有增无减。。

日本恶性案件频发所折射出的“无缘化”“格差化”“低欲望”等社会病,为日本敲响了警钟。如何重构“有缘社会”、缩小社会差距、调动年轻人的活力,成为日本社会面临的重要课题。

(作者为天津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