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澳大利亚:在地区变局中待价而沽?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自去年9月上任以来,不断穿梭于世界多地,展示出了一个政坛老手驾驭外交的丰富经验,而赋予他如此游刃有余地位的,是澳大利亚当前在地区格局中独特的地位。

2016年1月16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访问驻扎在伊拉克巴格达北部的澳大利亚军营时,与两名士兵合影。供图/CFP

打击“伊斯兰国”:不再增兵

新年伊始,特恩布尔于1月16日抵达伊拉克。他首先同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进行了会晤,随后秘密访问了位于巴格达北部的塔吉军事基地,那里驻扎着来自澳大利亚的军人,他们正和新西兰军人一起训练伊拉克安全部队。特恩布尔此次访伊是在其访问美国的途中,从近期美澳关于打击“伊斯兰国”的磋商来看,特恩布尔与其前任阿博特的唯唯诺诺不大一样,让美国颇有些“碰钉子”的感觉。

澳大利亚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联盟中十分重要的成员。事实上,尽管奥巴马吹嘘自己成功组建了包括60多个国家在内的联盟,但这其中能使上劲的为数不多,澳大利亚是其中一个。目前,共有约780名澳大利亚军人被部署到中东地区,包括300名训练伊拉克安全部队的人员,以及400多名实施空袭打击的空中特勤人员。此外,澳大利亚原本派遣了约200名特战队员训练伊拉克军队,如今已减少到约80人。

或许正是看到澳大利亚军队少而精干,美国对澳大利亚参与地区战事的期望值也水涨船高。特恩布尔上台后不久,美国就向澳大利亚提出希望其增兵的愿望。但特恩布尔政府却回敬了一盆凉水,拒绝了美国的要求。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考虑。首先,特恩布尔本人并不支持澳大利亚过多卷入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国的军事行动。澳大利亚的关键国家利益不在中东,而且原本军力和财力就有限,如今不仅出人出枪,还为伊拉克提供了数千万美元人道主义援助。可以说,澳大利亚已经为盟友做到仁至义尽了,不想长期为美国失败的中东政策买单。因此,在伊拉克期间,特恩布尔虽然说了很多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但在关键的增援问题上依旧不松口。他重申澳大利亚反对“伊斯兰国”的立场不会改变,会“坚定不移地帮助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同时,他还特别指出,在伊拉克地面部署的多国军队中,澳军队所做的贡献仅次于美国,并不断表示保持澳现有军队规模的重要性。就连《纽约时报》也承认,在对“伊斯兰国”的战争方面,“除了美国,澳大利亚做的已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正因为如此,特恩布尔才能给约40个国家寄去一封内容一致的正式信函,底气十足地强调澳大利亚政府认为其派遣到伊拉克的军队规模已经相当可观了。

其次,特恩布尔在如何打赢对“伊斯兰国”战争的问题上,也有着不一样的考虑:他认为,关键在于争取赢得思想战场的胜利。这恰恰点中了美国反恐战争的死穴。自阿富汗战争以来,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的反恐战争模式治标不治本——过多依赖军事武力,过多掺杂私心杂念,尤其在中东政策上长期忽视伊斯兰世界的文化背景,动辄权力政治至上,抑或实用主义为先,既鼓吹民主正义,又实行双重标准。当前中东的乱局,特别是极端恐怖思潮滋长,很大程度上是思想观念和意识形态斗争激化的结果。特恩布尔的评论,既是对澳大利亚拒绝增兵的一种合理解释,同时也是对美国军事政策的委婉批评,而且这一观点在国际社会哪怕西方阵营内,也有很多赞同之声。

对美关系:跟从但不盲从

如果说访问中东是特恩布尔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前菜,主要给澳大利亚人鼓劲、给盟友吃定心丸,那么,他在华盛顿与奥巴马的会晤则是这次外交出访的重头戏。

毫不夸张地说,自从二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重要。“南北双锚”(日本和澳大利亚)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扼守第一与第二岛链、围堵欧亚大陆强权的关键地缘战略伙伴。随着“印—太战略弧”的日渐成形,澳大利亚在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的这一广阔空间内,能发挥的作用和影响愈加突出,这也增添了其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特恩布尔此次与奥巴马会晤,两国虽在很多重大问题的政策原则上保持一致,但澳大利亚在具体问题和政策上显然有所保留。

首先是军事同盟问题。美澳同盟是澳大利亚安全的基石,而澳是美国抗击外来强敌的后方基地,这是两国军事同盟的核心内涵,还将继续保持不变。特恩布尔上台后,两国关系开局并不顺利,焦点就是澳大利亚北领地地方政府将达尔文港码头租给中国公司,租赁期99年。澳大利亚希望该港口成为未来中澳经贸的支撑点与对澳旅游的桥头堡。不过,达尔文港同时还驻扎了2500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是美国在南太平洋地区距离南海最近的前沿部署基地。如今不仅美军一举一动都在中国眼皮底下,而且按照协议条款,澳大利亚、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军舰进出达尔文港时必须要通知中国公司、在某些情况下还要征得后者的同意。奥巴马政府对澳此举极为恼怒,一些美国专家也危言耸听,称中国的投资能够增强对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控制,并阻断美国及其盟友对西太平洋的增援行动。但是,特恩布尔对此则持有不同看法,认为上述顾虑显然夸大了中国的军事存在和潜在威胁。在去年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奥巴马曾向特恩布尔施压,传闻两人发生了争执。据说,奥巴马当时抱怨美国是在《纽约时报》上才知道这笔交易的,类似情况澳大利亚最好提前告知美国,“下次一定要让我们知情”。特恩布尔则开玩笑回答说,奥巴马应该去《北领地新闻报》注个册。不过,为了安抚美国,他表示出租达尔文港不会影响到美澳军事行动,在出于必要的国防安全需要时,澳大利亚政府或国防部可以介入并控制达尔文港。

其次是所谓“亚太法治”问题。特恩布尔上任后公开表示过希望中国不要再推进南海岛礁建设。不过,这样的表态并没有太多新内容,可视为澳大利亚一贯政策的延续。奥巴马在白宫告诉特恩布尔,“在海洋法等问题上维护国际秩序与航行规则”的双边工作对于“持续拓展”该地区商贸活动“至关重要”。对此,特恩布尔给出了奥巴马满意的标准答案:“世界的安全建立在亚太和平与秩序的基础上,而这有赖于美国及其盟友的保障,澳大利亚也包括在内。”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澳两国这次并没有点名提到任何国家,这与奥巴马之前处处尖锐批评中国的做法大相径庭。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说明,澳大利亚不愿被美国对华政策所绑架,更不想被美国摆布成反华“马前卒”。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