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土耳其与以色列“和解”在即,暗战未已?

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冰封五年半之久的关系最近有了解冻的迹象。先是在2015年12月中下旬,多家媒体披露两国在瑞士闭门协商,并就和解达成了初步协议;随后在2016年1月初,双方领导人又都公开表达了对恢复外交关系正常化的支持。不过从目前来看,虽然土以高层关于和解的调门颇高,但是双方在解除加沙地区封锁等问题上仍然有不小分歧,同时两国内部对和解也有不同声音。

从“热恋”到“冰封”

在上世纪相当长的时间里,土耳其都与以色列保持着相对良好的关系,堪称后者在中东地区绝无仅有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早在1949年,土耳其便承认了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并于次年成为中东地区同时也是穆斯林世界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虽然在之后二、三十年,随着阿以冲突的起伏,两国关系在表面上屡有波折,但实质上土耳其一直都是以色列“外围战略”(由以色列开国元勋本·古里安提出的一项国策,主要是指以色列应该“越过”地区内众多反以的阿拉伯国家,而加强与地区外围的土耳其、伊朗乃至埃塞俄比亚的关系,从而打破以色列在中东孤立隔绝的处境)的重要支柱,而这一点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更为突出。而随着1993年巴以奥斯陆和平协议的签署,土以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更是步入了“蜜月期”。以色列不仅成为土耳其军方各类武器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两国空军还定期在土耳其境内进行联合演练。即使是在埃尔多安所领导的正发党上台执政后的头几年,双方在政治、贸易、金融与旅游等多个领域的合作还是有增无减。

然而,随着哈马斯取得加沙地区的控制权以及巴以矛盾的再度激化,土以关系也迅速发生改变。土耳其政府激烈抨击以色列在2008年至2009年期间对加沙发动的军事行动,并禁止以色列国防军参加在土耳其举行的“安纳托利亚之鹰”军事演习。2010年5月,以“运载人道主义救援物资”为旗号的“自由加沙船队”试图突破以色列针对加沙的海上封锁,遭到以方海军突击队的拦截。在警告无效后,以军强行登上指挥舰“蓝色马尔马拉”号并与船员爆发冲突,结果造成船上九人死亡(其中八名为土耳其公民,另外一人是土耳其裔美国人),另有多名船员和士兵受伤。事件发生后,两国关系彻底跌入冰谷。在2011年驱逐了以色列驻安卡拉大使之后,时任土耳其总理的埃尔多安提出,如果以色列想恢复双边外交关系,就必须完成三个前提条件:向土耳其正式道歉、向“蓝色马尔马拉”号遇难者家属进行赔偿、彻底解除对加沙的封锁。2013年,在奥巴马的力促之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致电埃尔多安表达了正式道歉,但是双方在其他问题上矛盾依旧,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并没有得到实质缓和。

情理之中的“解冻”

正当很多人渐渐习惯已陷入冰封状态的土以关系之际,以色列官员却证实两国于2015年12月在瑞士展开了高级别秘密会谈,其中以色列派出的代表是候任摩萨德局长约西·科恩和总理的土耳其问题特使约瑟夫·切哈诺夫,而土耳其则派出了外交部总干事、前驻以大使费里敦·斯尼尔利奥卢。同时,根据双方通过媒体透露出来的信息得知,双方在赔偿“蓝色马尔马拉”号遇难者家属和天然气合作方面都已达成共识,但在解除加沙封锁和限制哈马斯活动方面还未敲定最后协议文本。沉寂多时的土以关系为何会出现重大转机呢?

首先,最直接的原因是随着地区局势的骤变,土耳其急需摆脱目前的外交困境。“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以色列的周边安全局势一度急剧恶化,所以一直有意恢复与土耳其在地区内的合作关系,不过后者并不领情,反而借此机会积极介入包括叙利亚在内的多个阿拉伯国家的内部斗争。然而在最近几个月,土耳其接连因为击落俄罗斯战机、出兵伊拉克以及涉嫌与“伊斯兰国”进行石油交易等事件而备受质疑,面临极大的外交压力。因此,在叙利亚危机和“伊斯兰国”问题久拖不决、持续发酵的今天,选择与以色列缓和关系有助于扭转土耳其继续被周边国家孤立的趋势。

其次,土以“解冻”离不开美国的大力支持。作为土耳其的北约盟国和以色列最重要的盟友,美国认为土以两国的友好更有利于其中东地区安全政策,所以一直竭力斡旋,希望促使两国达成和解。正因如此,在土以瑞士会谈结束后,白宫在第一时间高度评价了两国恢复关系的努力。

同时,能源因素也是土以双方重要的考量之一。自从2009年以来以色列接连发现了位于地中海东部的两大天然气田后,内塔尼亚胡就一直是油气开发的积极倡导者之一。而另一方面,土耳其国内油气资源贫乏,对进口能源依赖日趋严重,其中近六成的天然气是从俄罗斯进口,另外还有20%来自如今与莫斯科关系日益密切的伊朗和伊拉克。随着俄土交恶,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虽暂时未涉及天然气领域,但对土耳其的能源供应已构成严重威胁。随着以色列近来积极推进能源出口,如果土以外交关系恢复正常,两国海底管道项目很有可能会在近期提上议事日程,而这一管道能将以色列的天然气输送至土耳其乃至欧洲腹地。

2015年5月31日,一些巴勒斯坦人举行仪式纪念“自由加沙船队”遇袭事件中的遇难者。五年前的这一事件导致土以关系跌入冰谷。

“和解”之路前途未卜

虽然土耳其与以色列已经相互释出善意,不过两国是否能够重修旧好、全面和解却依然是个未知数。

其中最重要的障碍在于双方究竟能否在解除加沙封锁这一问题上达成妥协。埃尔多安一直有意恢复土耳其于昔日奥斯曼帝国时代在中东和中亚地区的影响力,而其话语体系也与帝国晚期滥觞的“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一脉相承。与其在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后称中国的维吾尔族为“同胞”,在击落俄罗斯战机后称叙利亚境内的“土库曼旅”为“亲人”如出一辙,埃尔多安也一直以巴勒斯坦人的保护者自居,时常为所谓“受以色列压迫的穆斯林兄弟”鸣不平。按照此前以色列官方透露的消息,在瑞士会谈中以色列同意从土耳其运送救援物资和建筑材料前往加沙地区,而土耳其则会驱逐在其境内活动的哈马斯下属卡桑旅的高级领导人。不过,就在会谈结束后不久,埃尔多安随即在伊斯坦布尔会见了哈马斯领导人哈立德·迈沙阿勒。而在最近的记者会上,埃尔多安除了继续坚持全面放开加沙地区的海路通道以外,还表示维护耶路撒冷圣殿山的现状对于土耳其而言同样重要。所有这些都使得以色列怀疑埃尔多安会借“和解”之机插手包括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在内的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局势。

在以色列国内,工党党魁、同时也是目前最大的反对派——中间偏左的犹太复国主义联盟领袖赫尔佐克一方面批评政府在过去几年推进以土和解不利,但另一方面也表示无论土以之间未来达成何种“和解”,都绝不能让埃尔多安在加沙获得落脚点。而右翼政党“以色列我们的家园”的领袖、前外交部长利伯曼则强烈反对此项协议,警告称与土耳其妥协将会影响到以色列改善与希腊、塞浦路斯以及埃及之间的关系——因为土耳其不仅素来与希腊不和,埃尔多安还曾把推翻穆兄会政府的埃及新总统塞西称为“暴君”。在左右各派都对埃尔多安极不信任的现状下,内塔尼亚胡政府不太可能在加沙和哈马斯问题上对土耳其做出重大让步。

所以,尽管目前两国都表示愿意冰释前嫌,但土耳其与以色列“和解”的成色究竟几何还有待观察。即使双方各取所需并在解除加沙封锁等问题上达成折衷的妥协方案,也并不意味着两国可以高枕无忧。武器装备是否会随着救援物资一同涌入加沙地区?解禁之后的哈马斯与以色列的矛盾会否再度激化?如果爆发新一轮巴以冲突,面对国内压力的埃尔多安是否会重新强化其“反以”立场?所有这些疑问都深深困扰着两国关系的未来。所以,“和解”之后,新一轮的暗战可能才刚刚开始。

(作者为美国布兰代斯大学近东与犹太研究博士候选人,舒斯特曼以色列研究中心研究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