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延命治疗:生与死的抉择

在对重症患者的延命治疗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本人与家人不希望出现的状况。日本帝京大学附属医疗急救中心时常面临是否对患者停止延命治疗的艰难抉择。该医院每年要接收2500名重症患者,其中半数以上是老龄患者,而且在该医院采取急救措施后,不得不长期住院的患者日益增加。

68岁的小泽敏夫因心肺停止状态住院,靠人工呼吸器维持生命。在主治医师对其进行CT检查后发现,小泽的脑部严重受损,恢复意识的可能性极小。因此,医师向小泽的家属提出停止延命治疗的建议。由于小泽曾表达过不希望接受延命治疗的意愿,因此医院在征得小泽家人的同意后拔掉了人工呼吸器,让小泽安静地离世。不过主治医师神田润称,这种方式虽然对患者和家人来说是一种解脱,但并非是最好的方式。

日本医疗界曾视停止延命治疗为禁区。2004年,北海道一家医院的医师因为将一位90多岁心肺停止状态的患者的人工呼吸器拔掉而被认为犯有杀人罪;2006年,富山县的一名医师因为拔掉多位末期患者的人工呼吸器而被检察机关以涉嫌谋杀起诉。虽然几例案件的当事人最终并未被判有罪,但在当时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应。

随着患者和家属对于人的生命与生活价值观念的转变,很多人开始希望顺其自然地迎来人生最终阶段,认为延命治疗成为一种负担,因此临床医疗的状况也出现了很大变化。2007年,日本政府首次制定了同意对末期患者停止延命治疗的指导方针;之后又相继出台了停止胃穿孔患者人工补充营养、人工透析和人工呼吸器等延命治疗措施,并逐步推广至临床医疗中。2017年,政府又制定出新指南,允许急救人员在得到高龄患者本人同意和主治医师的确认下停止心肺复苏抢救。

不过,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特聘教授会田薰子表示停止延命治疗也让不少医师感到困惑,因为他们的本职就是治病救人,停止对患者的治疗,就意味着让医师结束患者的生命;而且对于患者和家属来说,这种死法或许从心底也难以接受。谁都知道生命总会有走到尽头的那天,但一旦即将步入死亡,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同。对于死亡,有恐惧,有挣扎,更有留恋。因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平静地接受死亡,即使自己已经在接受延命治疗。

不过,韩国老人的观念似乎与众不同。据不久前韩国的一项针对70岁以上老人进行的“如果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是否愿意接受延命治疗”的调查称,几乎90%的受访者人都表示“拒绝接受延命治疗”。这一调查结果在韩国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因为在10多年前,还有很多人觉得“即使是延命治疗也要保住生命”。这一结果反映出韩国人对死亡的看法发生了巨大改变。

近年来,韩国人口老龄化状况日益严重,老年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而医院针对患者进行延命治疗的事例被频频曝光后,人们逐渐认识到此举的某些弊端。几年前,一位姓金的老妇人一直接受延命治疗,但子女却认为老人已经没有意识复苏的希望,与其大幅降低她和家人的生活质量,不如让老人静静地离开人世。但醫院却执意对老人进行延命治疗,于是老人的子女们一起状告了医院,当时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医院出于珍惜生命的考虑,认为应该对患者进行一切可能的治疗;但老人子女认为,患者已经没有康复的希望,一味对其进行延命治疗,不仅损害了患者本人的生命尊严,而且还给家属带来了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负担。最后,法院判患者家属胜诉,医院不得不按照家属的意愿给老人摘下了氧气罩。这一事例唤醒了很多人对人生最后时刻的思考。

事件之后,韩国相关法律开始保护公民尊严死的权利,但前提必须是患者本人有此意愿且家属也同意。最好是本人健在的时候,亲笔写一个生前意向书。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保健团体,倡导人们填写生前医疗意向书。据其中一个社会团体透露,每年都有5000多人向他们咨询相关事宜,其中70%的人都填写了生前意向书。由于生前意向书只有在患者生命垂危的时刻才能生效,所以必须有人替他们保管,该团体目前已为万余人保管着生前意向书,当然也有人是交给“信任人”保管,如子女或朋友等。

过去,医疗的作用就是治病救人,但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如今医疗的使命逐渐变成了“如何维持每个患者生存到最后一刻”。对此,需要我们每个人认真思考关于生命的价值与尊严问题。

兰贝儿与母亲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