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国号演变中的 历史密码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三分魏蜀吴,二晋前后沿。南北朝并立,隋唐五代传。宋元明清后,皇朝至此完。”

这首《中国历史朝代歌》,大概是一代人对中国历史朝代最朴素的记忆。纵观中国历史各朝代的国号,春秋时候的强国如晋、齐、秦、宋、楚、鲁、吴、越,战国的强国如齐、楚、燕、韩、赵、魏、秦,这些国号以后会一再在中国历史上出现。

三国时代的魏、吴,南朝的宋、齐、梁、陈,北朝的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五代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十六国时期的前秦、前燕、后赵、成汉等许多国家,乃至于我们通常认为是大一统朝代的晋、隋、唐、宋,这些国号,一眼望去,大都是春秋战国时代国号的翻版。

而自宋以后,封建王朝最后三个大一统朝代,大元、大明、大清,这三个国号,则别开生面,清新脱俗,不大容易在历史上找到渊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国号的演变中蕴藏着怎样的历史密码?究竟应该怎么看待国号?要解答这些问题,我们不妨把眼光放远一点。

那些随心所欲的国号起源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率诸侯联军在牧野和商朝军队展开决战,商朝灭亡,周朝建立。之前,周弱而商强,战争打得相当艰苦,据《封神演义》讲,还有很多神仙参战。所以周朝建立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分封诸侯。这件事的历史意义之所以重大,在于它第一次在法统上承认并确定了各诸侯国的国号。在此之前,像“齐”“鲁”“燕”“宋”这些名号,也不是没有,但起源十分随心随性。以图腾为名,以姓氏为名,以部族为名,以居地为名,什么样的都有,而且往往互相掺杂。

周朝自己这个“周”字就是很好的例子。“周”字在甲骨文中的形状,是种满庄稼的农田。周部族的始祖后稷,本身就是农耕之神。但这一部族正式以“周”为名,还要等到周文王的祖父周太王(古公亶父)率领部族移居到岐山以南的周原为止。周原顾名思义,是很好的平原。在他们迁移到周原,“定国号为周,粗皆国家雏形”以后,他们也可能再移居到别的地方,起别的名字。但既然一跃打败了商朝,成为天下诸侯的共主,这个“周”字从此就有了合法性和权威性。从此以后,不管周朝的重心几度变化,都城从镐京迁到洛邑,这个“周”字就此屹然不动。

而被周朝灭掉的商朝,国号比较公认的来历是图腾。所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字在甲骨文里的图像就是一只鸟。这个部族因此以之自命,称自己为商人,他们受封的土地称为商地。

周的始祖后稷和商的始祖契,都是身份显赫的大贵族。相形之下,楚的来历要草率得多。楚,又称荆楚,本意是荆条。据《清华简》,楚国祖先的生母难产而死,以荆条捆缚下葬,国号“楚”字由此而来。

总而言之,很乱。

历史传承的复杂综合体

周朝分封诸侯,在长达八百年的时间里,天下皆以周为共主,这就是秩序。即使我们知道周王在后期也就是吉祥物,但有吉祥物的秩序,也好过没秩序。

但诸侯制同时也产生了一个副效果,就是在传承数百年以后,诸如齐、鲁、秦、晋等各大诸侯国已经各自成为足够大的独立个体。它们拥有明确的地理疆域,有足够的内部认同和向心力,国民也形成区别于别国的独特特征。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所说,“齐带山海,膏壤千里……其俗宽缓阔达,而足智,好议论,地重,难动摇,怯于众斗……而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好儒,备于礼……(关中)地小人众,故其民益玩巧而事末也……(西楚)其俗剽轻,易发怒……南楚好辞,巧说少信”,虽然是不折不扣的地图炮,但如果翻译成山东人厚道有文化、四川人讲安逸、徐州人脾气大、两湖人狡猾会做买卖,即使到今天,也未必不能忽悠到拥趸。

到这个时候,这些诸侯国的国号就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字,而是包含着地域、人文、历史传承的复杂综合体。即使这个字具体代表的部族已被取代,国家已被消灭,这个字的意义仍然在,并且将一直传承下去。春秋战国以后,这些字被新兴的国家和朝代一次又一次沿用,根源正在这里。这种传承,甚至直到今天。今天的山西省简称“晋”,山东省简称“鲁”,而“燕赵子弟”“齐鲁大地”“惟楚有才”等一系列的词语,至今仍时常见到。

所以当秦完成统一,建立帝国,国号定为“秦”是顺理成章的事。

不按套路的都活不久

当然有一些人,例如刘邦,不管怎么够,他也够不着这些动辄传承数百年的高贵的国号,他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一点点打出基业。拿下沛县,自立为沛公。打下巴、蜀、汉中,被封为汉王。刘邦称帝以后,他的王朝叫作汉朝,即由此而来。刘邦这个“汉”则是偶然事件。当时他要被封为别的什么王,国号也就跟着跑了。

好在汉朝虽然没什么历史渊源,但足够强大和长久。放眼中国历史,汉朝也是最强大最有凝聚力的朝代之一,以至于今天我们的汉族,用的也还是这个“汉”字。

刘邦即位之初,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的潜在影响尚在。除了项羽家族是楚国贵族,张良是韩国贵族,魏豹、魏咎弟兄是魏国贵族,田憺、田横兄弟是齐国贵族。但西汉王朝绵延两百余年,到了西汉末年,各诸侯国的影响已微乎其微。这个时候,游戏规则再次变化。以后的王朝国号由来,大致有两个渠道:第一是继承;第二是源于封邑和爵位。

但还有第三,第三就是不按套路。比方王莽的新朝。所谓“革汉而立新、廢刘而兴王”,话可以这么说,问题是立新是不是就要代表国号叫作“新”。魏之代汉,晋之代魏,都有一个相当漫长的建立合法性的阶段,在此之前,通过先称公再称王的步骤,都已经培养足够亲信,打击足够异己,易言之,已经属于天下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了。直到失败,王莽也没想清楚,他之前执政的合法性恰恰是剽窃自被他取代的汉朝,而取代汉朝之后巨大的反震,不是他这个仓促而成的“新”朝顶得住的。

两晋南北朝时期,王朝禅代,国号变迁,如过江之鲫,但大体上仍然延续我们所说的两条规则。刘裕祖籍彭城,春秋时属于宋国,晋室封其为宋王,他建立的王朝即为宋。萧道成是刘宋王朝的齐王,萧衍是南齐的梁王,陈霸先是南梁的陈王。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隋唐。隋文帝杨坚的父亲杨忠是北魏的随国公,因为“随”字不大吉利,于是改为隋。而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是西魏的唐国公。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