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预备偶像

或许你已经在2018年多次见过这些词,Pick,大厂,Balance……源头是 《偶像练习生》 ,诞生之初韩国Mnet电视台就已发官方声明斥责节目侵权,这档养成类选秀节目却仍在收官创下28.3亿次的总播放量,相关微博话题上热搜达到577次,为微博热搜榜输出了一批批专有名词和新鲜姓名。

这一幕是否似曾相识,正如近年社交网络给人带来的困惑——那些粉丝狂热追捧的是谁,有什么作品?

移动互联时代,艺能不再是决定艺人市场位置的至高因素。双向传播渠道将受众往线上汇聚,凝聚成另一股足以扭转市场的关键力量。而在这群庞大粉丝群体的背后,我们试图理解,为什么这个时代如此需要这些青春偶像?

偶像,即将人类普遍向往追求的特质、年轻美好的外形、积极清亮的心境、朝气蓬勃的生命力,集中、凝练地全景式展现。而只有当粉丝接受了由艺人与团队共同打造传递的这一形象,“偶像” 过程才算完成。當张扬、反叛唾手可及时,这一代中国青少年开始渴求纯净、光亮的偶像形象。

个人练习生蔡徐坤票数第一,成为团队C位出道

无论男团TFboys、女团SNH48,还是最新的偶像练习生,总能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资本过度青睐造成的责任错位,一度是他们引发争议的原因。新生代爱豆想要进入人心,总得踩准这个时代的心理节奏,再由外力推动、借力于媒介的力量,慢慢完成从边缘到主流的转变。节目结束,这一批偶像练习生还能续航多久?在2018年春天就已透支了感情和参与热情的观众,还能继续pick吗?

《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

如那片轻盈的、在德克萨斯州掀起龙卷风的蝴蝶翅膀,舞台出道六号位的棕发男生笑着轻轻挥了挥手,卷起台下一片扇面的持久尖叫。当看到昏暗观众席闪烁自己的应援灯牌时,他眼眶一红,紧跟着有人捂嘴哭出了声。

波辐不止于北京这一处录影棚。2018年4月6日,晚8时,实时直播将决赛画面输送至世界各地。特写镜头里,这张年轻脸庞经受住了多种发色的考验,五官精致、线条和柔,直播弹幕大面积扫过,“人间仙子朱正廷”,“正正不要哭”。

拍摄现场,粉丝捕捉着他的每一个细节:选手Justin(黄明昊)登上四号出道座时,他开心得几乎跳起来;看到选手范丞丞排名第三,他雀跃挥舞着胳膊;加上红眼眶,粉丝注解并丰盈那个原有答案——重感情、善良、真诚。一段解析很快成文,再热转于微博、贴吧、泡泡圈。

RAP导师王嘉尔在节目中指导练习生

爱奇艺偶像养成类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中,朱正廷在内的一批偶像预备生从公司练习室走到镜头聚光灯下。历时四个月的封闭训练后,这一场决赛,将角逐出9人团NinePercent的最终出道名额。

20位练习生的亲人陆续来到了赛现场。“X叔叔,X阿姨,您们辛苦了。”挤成沙丁鱼罐头的观众池里,粉丝的致谢口号有些零落。卡在我身旁的两位女生讨论了数分钟,到底叫婆婆还是叫阿姨。由于Justin的母亲到场,往日的应援高频口号“Justin妈妈爱你”清一色替换成了“Justin姐姐爱你”。

呐喊、灯牌、手幅,即未正式出道的练习生的等级注脚,粉丝们谁也不甘示弱。场外,循环视频的LED车巡街,各粉丝站发放应援物及点心、饮用水。场内,我左手边Jeffrey的粉丝扛好了价值4万的大白单反,右边女生举着“坤”字灯牌严阵以待。一到表演,左耳高频快门响,右耳“坤坤加油”的嘶喊,一度盖过舞台声。

镜头捕捉了许多激动哭泣的脸,举着选手林彦俊灯牌、满脸热泪的女孩是1999年生的高三艺考生,她花了一万二从黄牛手中购入门票。林彦俊进前九她没抱期待,开场前有些气馁,问了一圈,“现场就没有一个林彦俊的活粉了吗?”第二天她就会坐飞机赶回广西南宁的学校接着上课。表演时,银发、棱角分明的林彦俊多次在她位置前面停驻,张开怀抱。当晚,他以黑马之姿杀进了前九。

《偶像练习生》总导演陈刚

不同名字交叠而成的呐喊汪洋中,女声占了绝对比重,她们多在18到25岁之间,有行业精英、中学生,有蓬蓬裙lo娘或朋克青年。这一晚,围绕着同一个名字,散落在观众席各处的她们汇成无形星轨,守护着台上的年轻偶像。

出道九人团,即近两千位练习生市场选择的最终结果。98名练习生悉数到达现场,他们性格各异,汇聚时,外貌与礼貌的共性被强化凝练甚至符号化。际遇骤变的四个月里,他们坐拥评判的两极,承受尊崇与质疑,神话与浅薄。

台下是粉丝、亲人,还有他们所属的经纪公司——几乎是目前中国的偶像行业供应商。个体命运之外,这一群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大男孩,能否成为撬开中国偶像市场的决定力量?

上一页1 2 3 4 5 6 下一页 7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